(连载)《千城寒鸦》by米儿 二

2

   “撑住了兄弟!呼呼…就到了…”男人背着他,艰难的走着。毒辣的太阳利剑般穿透心脏,吸收着背上那人的生命。

   良久,背上的人轻哼了一声。

  “跟我说话!随便什么都行!别睡啊你!”男人急了。

   “哈…阎王爷没叫我…我那敢…去”虚弱的回答,他是楚杉,这是他身为雇佣兵的最后一个任务。

    这次在国界他们和雇主受到毒贩子的偷袭,死伤惨重。钱没了,人也没了。

     说来也可笑,他们的雇佣兵团在国际也是提的上名的,没想到最后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楚杉身上挂这那件防护服早就不知道哪去了,水已经用完了。此时早就是绝望的边缘。没有枪,那帮混蛋追上来怎么办。可是那个人还是不放弃…

    感觉下半身没了知觉,脑子也渐渐模糊起来。眼前略过的风景开始定格。

     累,困,好痛苦,就睡一下吧…

   “他妈的说话!楚杉!求你了…呼呜…老子害怕了。”一米八多的男人呜咽着。

    诶…别怕,我在这呢。楚杉想说出来,可嘴却怎么也动不了。他感觉男人跑起来了。天知道这样的环境,跑一段需要多大的毅力。

    别急,休息一下吧。他把头埋在那人的颈窝,渐渐没了气息。

     那人终于摔倒了,楚杉的身体掉到地上。男人慌忙爬起来,紧紧搂着楚杉。

    乌鸦盘旋,远处一辆黑色悍马缓缓开来,车顶架着的狙击枪瞄准男人…

     “砰!”

      楚杉睁开眼,无神的看向天花板。

       是梦啊。他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啧,昨天喝的太多了。又做这个可怕的梦。不过每当他做这个梦,就预示着他要倒霉了。不是那个搭档莫寻找他麻烦,就是哪个妞又赖上他了。不过后者往往会发生在他不回家的情况下…那么就是最糟的情况了。

      越是平静,越是可怕。

      他一出门就看见架着眼镜认真写备案的小朋友莫寻。

        楚杉磨蹭出了卧室。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楚杉先生。”

         看见我了…莫寻最讨厌自己喝完酒后,分子热运动到他所呼吸到的范围内。“啊?”楚杉回头。

        “你知道你昨天喝嗨之后回家,是怎么吐到我身上并且嘲笑我的吗?”莫寻放下笔,摘下眼镜凝重的看着楚杉。

      不说还好,经他提醒后,记忆如潮水般涌来。自己倚在卫生间门口冲着被吐了一身的莫寻哈哈大笑…然后…

       “你昨天不也打我来着么,扯平了扯平了”楚杉摸了摸发疼的头。

         莫寻还想说什么,可楚杉已经溜到厨房了“有吃的么小寻,我饿了。”

         莫寻叹了口气“你不用吃东西。”

          楚杉翻了个白眼,从冰箱里拿出了前两天莫寻买的布丁。坐在阳台的椅子上吃了起来。

           万里无云,阳光斜射进客厅,照在他的脸上。今天天气真好啊。楚杉想。

           他想起很早之前自己曾经养过一只猫,他很喜欢坐在阳台和它嬉闹。因为家里总要有点活气儿,即使他们都是死人。楚杉一点也不想和一个木头脸待一块。

          可是后来呢,那只猫好像走了,还是去世了。楚杉想不起来了。也许应该再养一只呢…

        手机铃声打断了思绪,他吃完最后一口布丁。

         “喂,老常。”

         “晚十点,城东沁叶园,四单302。”

          “成,雇主是…”

          “嘟嘟嘟……”

          得,挂了。老常是他们在这片管辖的上司,负责接任务给俩崽子。脾气就那么回事,总归来说干这行的没一个正常人。除了适应能力好的两位。

         沁叶园,楚杉记得三十年前就在那了也算是老城区了。所以雇主可能是老人?临时租房也有可能。反正不会遇到跟宋乔一样好说话的了。

         楚杉把任务跟莫寻说了一遍,回房补觉去了。



           晚上21:50,千城的夜晚刚刚开始,沁叶园的灯火已是星星点点。

            302房间的灯亮着。忽然,一阵阴风吹过,灯变的闪烁。安静,依然安静。静的房间里只有钟表走动的声音。窗前月光投下来一个诡异的影子,他奇怪的坐在地上。窗帘随风摆动,那个影子又突然消失。“铛…铛…铛…”时针直到了十,灯灭了,房间里隐约出现两个人影,从阴暗处走来。茶几上有一张相片,一个老人正搂着一只狗开心的笑。

       莫寻瞟见了照片,说道“老人家,您该走了。”

       窗帘后的那个身影低下头。良久,缓缓转过头来,一双眼镜深邃,透着说不尽的悲凉与凄苦。莫言睁大双眼,手里紧紧攥着招魂幡。那东西手爬在地上,以一个诡异的声音回应他们

      “…汪!”

      楚杉打开灯,只见一只哈巴狗端坐在阳台上…他环顾四周,并没有亡灵的气息。

      “你们在找什么。”那狗说到。

       “你会说话!”楚杉惊叹。

      “谁规定狗不能说话。”

       “……家畜成精可不归我们管”

       “我一觉醒来发现我好像死了,大家都看不见我,而且也不饿了…你们是来找这家主人的么?我也在找。”

       “也许他去哪旅游了吧,你和我们走,等他回来我让他去找你,怎样?”

        “不会的,他每次旅行都会带上我。”

        “啧,他是你什么人啊,主人?”不用猜都知道,“你把他名字告诉我,他来了自然会去找你。”满脸黑线的莫寻说。

        “我…记不得了,我只记得他长的样子。”小狗垂下头。

          莫寻皱眉,“那…”

           “我知道。”

            莫寻回头看向楚杉。只见楚杉手里拿着刚才那张照片,照片后面写着一行字:葛新郁和爱犬玛奇朵,西槐乡照。



(吾…想写耽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加入了一个需要创意,需要文笔的组织,自己却偏偏是个没有创意没有文笔的人,又因为某些原因不能退出。唉 只有努力改变自...
    宁缺毋滥ZMM阅读 112评论 1 2
  • 今天,伤口上的痂尽数脱落,伤口看起来好看很多了,早晨的脚肿胀也消很多,表面上看脚好了很多。 我自己感觉脚也在一天天...
    妖女青青阅读 46评论 0 0
  • 无数陈词过往在歌颂青春,其实可以理解为怀念过去。怀念较目前状况来更美好的时光。换句话讲,大概就是目前的状...
    李童年阅读 15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