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是大地/ 爱与信任——摘自《妈妈是什么》

十月怀胎的准妈妈,像被播种了的大地。一粒微小的种子,驻扎在母亲的体内,像小小的草籽一样开动,它慢慢开始膨胀、分化、成长,直到一个圆满的胎儿强力“破土而出”,转变成婴儿。准妈妈变成了妈妈。

经历了十个月孕育期的妈妈,都能坚实地体会到大地的特征——“不计所有,提供营养”。植物在大地上扎根,它们的性情最有地力,它们从大地生发。季节过去,它们枯萎的躯干和叶子,又构成大地的一部分,成为滋养自己的新生力量。

我曾经养过一盆绿萝,在不大的花盆中,不眠不歇地长了好几年,直到客厅的四面八方都挂满了它延展的绿色藤蔓,沙发像摆在原始森林里。绿萝的生命力真是旺盛至极。有一次,家中好久没人,我一回去,枯黄色的绿萝叶子在各个方向委顿一地,整个客厅像凋零的秋季。

本来以为绿萝死了,愧疚地整理它的藤蔓,发现离根部最远的新芽所在,依然绿油油的,有很多小芽苞。新的小叶子还在生发中,每一根都如此。而花盆内绿萝的根部早已经干枯,靠近根部的叶子落尽,连叶梗儿也干透了。

这盆绿萝正在完成艰苦的自我供给,它长长的老梗老叶,把从花盆中一点点土壤中得到的营养水分,持续推送到三四米外的叶尖儿,每推送一寸,后方就死掉一寸,前方就滋生半寸新芽儿。它就这样在坚持着,等着新的补给机会。“不计所有,提供营养”。它的根部深深地盘踞在土地里,完全依靠土地里的营养生长着的植物,完全承袭了来自土地的性情。

老掉的绿萝,直接化为土地的一部分,不计代价地供给着新出生的芽苞、藤蔓、新叶。以往是枯槁的植物,委顿下来化作土地的一部分;现在,大地直接沿着憔悴和干枯寸寸攀援,把每一寸枯萎都化作大地,把最后的营养输送到新生力量的位置,保持生存和希望。

来不及自我谴责,我赶忙把一根根藤蔓从干透的部分剪掉,把绿藤直接养在水中,等着生根。所有干掉的枝叶,都被埋回花盆,等待着在水中生根须的藤蔓栽回来。没过多久,大概个把月,所有滋生了根须的藤蔓就被植回了自己的腐败枝叶间,重新扎根到了自己的骨殖里。

这就是大地的故事,即使我们只有一小盆土地,也能感觉得到。

胎儿在妈妈的肚子小屋里,无论妈妈吃什么、喝什么,吃糠咽菜还是进食山珍海味,就像营养在地底秘密转化,身体把最好的滋养,无论是多种微量元素、蛋白质、水、氨基酸还是妈妈思维和性格的能量,都源源不断输送给胎儿。胎儿通过脐带,在妈妈的肚子小屋深深地扎下了根,无思无虑地接受着妈妈最精华的供养。

大地之道,负载万物,安静柔和,广博宽厚。大地珍惜每一粒小小的种子,把潮湿温润的土壤中的精华力量,借由植物呈递而出,滋养万物而不居功。

无论是什么样的妈妈,在天性上都几近于大地。无论多么失衡的妈妈,面对柔弱的孩子时,都会尽力去照顾周全。小孩子像植物一样,每天都吸收阳光,总有那么多精力、探索欲。妈妈在孩子的生命之初,就是那个把孩子摆到自己的花盆,观摩其光合作用,把孩子集结起来的各种能量球,不厌其烦地接住,再有序放下并一一回传的人。

妈妈在最辛苦、最愁肠百结时,只要在孩子面前,就会被激发出欢乐的能力,甚至会给逗到没心没肺、前仰后合的地步。呵,那不是此刻的妈妈在笑,而是做小姑娘时的那位,还保持着新奇、敏锐和兴致勃勃。妈妈被人觉得“可爱”的时分就是小姑娘时期真性情的流露。

妈妈用自己幼时的快活无忧和孩子们的气场交流,尽情尽兴地表达对孩子、对生活、对他人的爱,这是一门不可思议的艺术。掌握了这门艺术的妈妈,是深受孩子喜爱的妈妈。而这样的妈妈,也被孩子激活了被时光远远抛掷到青春期、青年期之前的童年,生命中的刚硬和坚实得到了柔化。

小的植物长在大地上,根系不间断地汲取营养和力量,代谢掉的叶子和花朵,必然被作为垃圾抛掷在大地上。

孩子是妈妈大地上的作物,会添很多很多辛劳给妈妈——吃饭时,突然要帮他去擦屁股;晚上不睡,早上不起床;早晨送去幼儿园,晚上接;去公园、图书馆、野外,一样都不能少;生病时24小时挂在身上,健康时每日要操劳三餐、点心加娱乐……但这些不仅仅是事儿啊,是每日每时每刻爱的修行。孩子们激发了我们爱的力量,爱需要分解到行动中。妈妈的爱,是大地对万物的托举和滋养。

大地把任何疮痍、垃圾、死亡、朽坏都顺势承担,予以转化,变成更为滋养的原料,循环往复,无眠无歇。这就是妈妈的力量之源。

最有力量的妈妈,哪怕自己憔悴、疲惫、虚弱,也会像绿萝一样,把每一寸的地力,沿着自己的枯萎之处供应,将所有的黑暗都转变成无尽的肥沃。

大地,无限地慈爱,给予所需,己无所求,永不嫌弃。万物的欣欣向荣,构成大地青葱的面貌,而大地却深藏功与名。大地胸襟宽广,力量雄浑,有世间最深的容纳力和最强的承担力。

妈妈是大地,大地对万物最长情的告白是爱与信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