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的诗词大会,五位被移出群聊,其中两位逆袭颇有文采

大观园里的儿女们举行了好多次诗词大会,诗才一流的林黛玉是大会的领袖。大多数帅哥美女,可以在这个舞台上一显身手。但其中这5人被排除在外:王熙凤、香菱、贾环、贾兰、薛蟠。王熙凤略识几个字,字都写不好,做诗是个技术活,更不可能了。因此,每有诗词大会,爱凑热闹的王熙凤几乎不露面。而其他4个,不是诗文水平太臭,就是被大家遗忘了。

贾环和薛蟠无论相貌和人品,怎么看都像同伙。一旦让他俩做诗,肯定把那帮才女吓得不轻。在冯紫英家里开家庭晚宴时,大家轮流做诗,很快轮到薛蟠。面对着一大帮人期待的眼神,薛大爷可能喝得有点多,情绪高涨,伸长脖子,口占一绝:““女儿悲,嫁了个男人是乌龟;女儿愁,绣房钻出个大马猴。”当然,后面还有几句,成了小黄文。

当时贾宝玉也在场,听了此诗,惊呆了。好在,这个聚会,鱼龙混杂,爷们儿居多。要是大观园的那帮才女在,薛蟠一定会被唾沫星子淹死。薛大爷做事惊世骇俗,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出人命。为了争抢英莲,三两下把小干部子弟冯渊结果了。后来,一次聚会上,有个小人物把蒋玉菡多多看了几眼,薛蟠醋意大发,拿起酒碗把那人砸死了。

动手打人是薛蟠的长项,要是做诗,为了不辱没祖宗,还是免了吧!或许是薛蟠这首诗带来的坏印象,他被大观园的诗词大会,永久拉黑了。之于贾环,就像石头缝里蹦出的野孩子,从来让人嫌弃,自己又不争气。但凡高雅点的聚会,他如过街老鼠,不敢亮相了。他和探春是一母所生,但两人的素质有天壤之别。

香菱很早被拐卖,是个文盲。自从进了大观园,开始自学识字。最初,她只不过是大观园诗词大会的观众。在朋友圈,她没有发言权,属于僵尸粉,跟移出群聊差不多。她羡慕大家出口成章,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成为一份子,而不甘于只为别人鼓掌喝彩。于是拜林黛玉为师,苦学做诗。香菱过去的人生是一个巨大的空洞,她希望用知识将那个空洞填上。当一个人发现自己的残缺时,更能激发自己的斗志。即使在梦里,香菱都在酝酿诗。一天半夜,梦中醒来,获得灵感,连忙将句子写下来。第二天,拿给林老师指点。林黛玉一看,大加赞赏。老师厉害,学生也是个有天赋的。从文盲到诗人,不亚于经历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磨难。

相比过去噩梦般的人生,学习使香菱超快乐,也让她得到了正常人应有的尊严感。香菱梦想着有一天加入大观园的诗词大会。但,贾府这座富丽堂皇的宫殿,顷刻间坍塌,昔日的才女们,死的死,散的散,接着香菱香消玉殒。此恨绵绵,夙愿永难实现了。

贾兰小贾宝玉几岁。是个天真烂漫的孩子,被诗词大会忽略不计。恰恰是这个小屁孩,成了贾府里最有才能的孩子。在母亲李纨的教导下,磨刀霍霍,自幼勤学不辍。写的诗文受到贾政的欣赏,更加重了贾政对贾宝玉的焦虑:“看看你侄子写的文章,再看你自己写的那些狗屁不通的臭文,羞不羞?”

贾政眼里蹦出爱恨交织的火星,将贾宝玉臭骂了一顿。贾宝玉只好屏声敛气,像个犯错误的小学生,哼哈应承。但贾宝玉这种人狗改不了吃屎,事后照样斗鸡走马,玩他的。从没关心过孙子的贾政,平生头一回,摸着贾兰的小脑袋,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当贾兰脱颖而出时,贾府像一个病入膏肓的老大爷,无药可救了。还没来得及在诗词大会上亮相,富贵如一场大梦,成了过去式。诗词大会上那些才子才女们,七零八落。唯独贾兰凭着真才实学,进入仕途,反倒成了贾府子孙们羡慕的人物。

一直被贾府的一帮知识分子忽视的香菱和贾兰,却成了继林黛玉之后,贾府的末世狂欢里,最有代表性的文学青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