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访地球

地球四光年外,如死水般平静的太空,猛地亮起了白光,一场大爆炸,搅动了无边的空间,掀起了巨大的波纹。

  远处寂静漂泊了上万年的陨石群像暴风雨中的小船,时刻都有倾覆的危险。忽然,一束强光打到上面,“海浪”由远及近,奔腾而来,犹如千军万马,齐头并进,但奇怪的是没有任何声响。

  空间“涟漪”越传越远,此处又重归寂静,回归黑暗,未名的陨石群没能留下任何存在的痕迹,一切都泯灭在宇宙的“呼噜”声中。

  四年后

  “爸爸,到哪了?”

  “已经到夏官县城了,再有200公里就到兰州了。”

  “妈妈,我头晕,好想吐。”

  “好儿子,再坚持一会马上就到。”

  十岁的余杭扭了扭身子,将身体牢牢嵌在副驾驶的座位上,清秀、蜡黄的小脸上写满了疲惫。

  此时,如水的“涟漪”扫过了距离地球30亿公里外的海王星,原本的滔天骇浪好似失去了绝大部分的“力气”,但足以让海王星在它的公转轨道处震颤几下。好似亚马逊的蝴蝶仅仅扇了扇翅膀,行星表面两千多公里每小时的飓风瞬间提升了十倍,灭世一般刮过地表。

  此时,距离它到访地球不足三个小时。

  两个小时后

  “醒醒儿子,看到黄河了吗?”

  余航顺着车窗探出脑袋,桥下便是浑浊的黄河,奔流不息,气吞山河。这条母亲河自有文字起,便在人类的历史文明中奔腾流动了上千年。

  “快把头伸进来!”爸爸一把把余杭拽进车内。

  “还有多长时间到兰州啊。”十岁的余杭奶声奶气地问道。

  “再有一个多小时吧。”爸爸宠溺地看着小余杭。

  此刻距离地球一亿公里外的火星上,沉寂了数亿年的死火山突然爆发,庞大的火山灰裹着大量的气体从地底深处喷出。行星表面密布的陨石坑、峡谷中裂开了巨大的缝隙,大量岩浆和气体如喷泉一般涌出。“毁灭”与“创造”这两个异常矛盾的词,在萤惑古星上诠释得淋漓尽致。

  如水的“涟漪”隆隆扫过火星,即将扫向地球。2004年美国的“勇气”号火星探测器从地球飞行近3个月才可着陆火星,而它仅需6分钟。

  地球上

  余杭不安分地靠在座椅上,外面的新鲜事物早已消磨了他的倦意,一会向左看看光秃秃的山,一会朝右瞧瞧奔腾的河。

  “嘟!嘟!”呜呜的汽笛声响起,高架桥上一辆高铁瞬间掠过余杭的视野,“好快啊!”余杭兴奋的叫起。

  “砰!”汽车像是撞到了一堵城墙,余杭的身体在巨大的惯性下,几乎脱离窗外,之后又被安全带狠狠的拉回窗内。剧烈的疼痛几乎让他昏迷,眼角处一辆载满旅客大巴像是穿越了空间,从四五米高的桥上横着飞出,划着一条不算完美的弧线,撞向地面。

  “砰!”,“怦!怦!”也不知是公交车撞在地面的声响,还是他剧烈的心跳声,朦胧之中他听到了三声巨响。公交车在路旁的斜坡上连续翻转,剧烈的撕扯声像是有人拿指甲挠黑板,人们痛哭嚎叫,鲜血很快染红了车身。

  “挣!”没等余杭缓过神来,他的身体猛的向前飞去,突然一双染满鲜血的手掌,按住了他的胸口,一张满脸血迹的脸紧紧贴在他的头部。

  余杭在彻底昏迷前看见太阳冲他滚滚而来,越来越近,刺眼的光由红变紫,“隆!隆!”他好似听到太阳的呼吸声音,温度越来越高,阳光也越来越刺眼。“啊!”太阳几乎把他吞噬,他手捂着头昏迷在父亲怀中。

  此时一辆红色小轿车在撞飞他家的车后,也停在原地熄火,司机趴在方向盘上生死不明。

  此刻地球外的三颗高轨卫星探测到剧烈的信号。地球上,中山大学珠海校区的“天琴地面研究基地”内。

  “报告李主任,卫星监测到剧烈的引力波信号。”刚刚博士毕业的研究员小王工作才半年,便监测到如此剧烈的引力波信号,此时的他兴奋不已。

  与此同时,西半球的地面观测站“LIGO”以及欧洲的“LISA”探测器都探测到这一剧烈的引力波信号。

  “李主任,我们需要赶在他国之前,把这一发现发表出来。”办公室内小王搓着手,激动的向李主任建议道。

  “你回去把数据好好记录下来,交由档案室后就不用管了。”

  “老师,您没说错吧?这么重大的发现,迟一步就会被别国领先啊!国外的探测器可一点都不比我国差啊。”

  “整个甘肃、四川,因此死亡的人数不下十数万,最高领导已经下命令了,数据封存,对外宣称地震。现在外媒都已经封了,全国都投身都抗震救灾中,国人已经经不起刺激了。”

  “可是……”

  李主任抬了抬手,止住了他下面的话。

  “你刚毕业,还太年轻。”

  王洋看着自己老师的脸上多少有些无奈,他一直紧攥的拳也无力地松开。

  “2028年七月九日,下午三点十分左右,甘肃省、四川省多地突发地震,根据中国地震局的初步统计,此次地震的面波震级达8.3Ms、矩震级达8.6Mw,为近百年来最大地震,受灾面积覆盖甘肃省南部,四川省北部等30万平方千米……”

  甘肃省人民医院的的走廊上,余杭在一位年轻护士的陪同下坐在走廊的长椅上,而走廊上往返的医生、伤者络绎不绝。

  “小朋友,你爸爸没有生命危险,很快就会出院的。”

  “哦。”余杭呆呆的回复道。

  护士姐姐以为余杭受到了惊吓,她的身体一直挡在小余航的前侧,避免他看到血淋淋的伤者。

  余杭手里攥着爸妈给他买的魔方,手上胡乱拧着,他侧着头不时看看急救室门口的灯,因为爸爸最后被推进了那间屋子。

  “我妈在哪个房间里”小余航问道。

  护士很费力的才听懂余航的山东方言,“你妈妈很安全,没有受伤。”

  他这才低头拧自己的魔方,大自然第一次在小余航面前展现自己的力量,庞大、恐怖的力量几乎要了他全家人的性命。

  “大自然生气了好可怕!”余航自言自语,幼小的心灵第一次对大自然产生了敬畏的心理。

第二章 上大学

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