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之天权(篇)

“叩叩”

“慕师妹,南宫师兄找你。”

听到门外的声音,我烦躁的起身,打开了门。

与师姐道过谢,我便朝屋外走去。南宫羽那厮,果然站在院外,可那又怎么样?

“潆潆,你别生气了。刚才那么多人看着,难免别人会说我们,人多欺负人少。”

我睨了他一眼“这么说,我还得谢谢你,顾全我的名声。”

“潆潆,你明白就好。”

我自小与南宫羽定亲,我同他除去说修炼一途,没甚仔细打量过他。此时只见他,眉扬鼻雕,薄唇微勾,下巴尖实,肌肤如初,桃花眼中的笑意更是溺人。浑身上下翩翩如风,又不失张扬。

难怪这么招女人喜欢!

“你可以走了,我要修炼。”

他脸上的笑容停滞一瞬,又恢复正常“潆潆,修炼固然重要,适当休息也不错,要相得益彰。”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我第一次怀疑,他真的适合自己?

一连数日,我都在闭关之中。这时,体内的玄气起伏,在筋脉中游走冲击,最终汇聚一起朝丹田涌去。

“咔”的一声,瓶颈终于有所松动,我借着这股势,突破了玄皇,冲击到了玄皇二阶才停下来。

我睁开眼,心情愉悦的出了玄灵宫。呼吸了一口外面的空气,便朝着住处走去。多日未在学院内行走,这些人的眼神,怎么看起来这般怪异?

突然,前面走来一行人,挡住了去路。季心琪走出来,面色傲倨的看着我。

“让开。”

“让,我自是会让的。不过得看你选择怎么走了。”

我听着她嚣张的言语,心里不屑一顾,继续朝前走。

才没走两步,就有几人伸出手臂拦住,从季心琪处飞来一纸书信。

‘挑战书’几个大字,映入眼帘。我挑了挑眉,转头看向她。

“接下这挑战书,你自可以过去,如若不然,他们可就不那么长眼了。”

我笑了,就这么几人,她季心琪以为我会怕。不过这战书,来的可真是时候,我不爽她很久了。

我收下战书,在季心琪奇异的目光下,离开。

走到半路,就听到身后咋呼呼的声音传来:

“潆姐姐,潆姐姐,你终于出关了!你闭关的这些天,季心琪那个贱人真是太不要脸了。”

转身,就看到雅玲气呼呼的朝我奔来。

“怎么了,惹得你这么生气?”

“潆姐姐,你还笑的出来!南宫哥哥,都被季心琪那贱人勾走了。”

听到雅玲的说词,我也不意外,毕竟两人早有勾搭。此时,我竟不觉难过,只是觉得厌烦。

我将那‘挑战书’拿出来给她。她翻看完,双眼大亮。

“潆姐姐,有了这个学院这边就管不到了,你一定要给她厉害,让她知道我们隐世家族的人,可不是那么好踩的。”

我轻勾着她的鼻子,说道:“为了你的这份期待,我也会认真对待的。”

之后,我一直在房间里巩固修为,也不理会外面的热闹。

约战这日,稍转即到。我走出房间,雅玲已在屋外侯着我。

我们一路走到九黎广场,路上行人不断,投来打量的目光不绝。


从雅玲的口中得知,这些都是季心琪在暗中煽动,又使人设立赌注,目的是要我身败名裂。

那女人,打的一手好算盘,我岂能辜负她?我环眼四周,挑了挑眉,南宫羽没在,自己出关后也没见过他,当真有那么忙?

广场的东面,立了一处高台,上面坐着的是学院的导师。学生之间私下发出挑战,学院会派导师出面,一为见证,二预防意外。

只见西北方的人群,开出一个口子,季心琪带着几人径直走到我的面前。

她高傲的像个女王,将我蔑视,轻哼了一声才开口说道:“慕浔潆,生死状,你敢签吗?”

我优雅的笑着“为何不敢,你敢吗?”不待她回应,一份生死状的契约书,便在我手中形成。不等导师反应,一团绿芒便钻进了广场上的,黎塔柱上。

季心琪见状,也立马投了一份进去。忽然,我身体轻移,我俩被挪到了战斗圈内。周围也被结界罩住,除非一方身死,或一方愿意接受反嗜,否则结界不会解开。

我没错过,季心琪眼底的阴狠,心底便多了几分谨慎。

我手一挥,金凤剑就握在了手中,一个回身旋舞,两头凤凰就啼叫了出去。

季心琪的手中亦出现了一柄,欺霜赛雪的长剑。

她竟是少有的冰系!

她挥舞出了阴冷的冰寒玄气,一路冰霜直击我的凤凰。

轰!

两团玄气,直接撞击在一起,冰霜龟裂无痕,凤凰的身影消散无踪。

我俩又栖身上前,缠斗到了一处。来之前,我已清楚她是玄皇一阶的修为,却能不费力的接下我一招?不过,跟我比体术,简直是找虐。

我收起金凤剑,掌风带劲,朝季心琪劈去。她的身形急转后退,我的身体也随之一拐,一掌劈到了她的胸口。

我追着她下沉的身体,发现她眼里的阴狠一闪而过。我暗道不妙,才要抽身,发现脚已落入,一张獠牙巨嘴之中。

我急转飞身,却被它吐出来的舌头缠住脚,一股危险的力量自从身后传来。

我爆发出强劲的玄力,一剑劈开缠绕的舌头,整个人旋身飞出,腾身而起,迎面发出一招凤锵杀。

光团爆碎后,我坠落在地,口吐鲜血,不可思议的看着季心琪。

她居然是玄皇四阶!

“哼!隐世家族的人又怎么样?我现在杀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样简单。你签下生死状,又有阿羽作证,你们慕家也说不得我的不是。”

她见我毫无惧色,又道:“你这狼狈的模样,被阿羽看在眼里,你猜他会怎么想?”

结界只能挡人,却隔不了音。外面早已呼声一片,我顺眼望去,南宫羽果然站在外面,神情冷漠。

“呵呵,既然看到了,那么就安心上路吧!”

刚才那一击,体内的玄气耗尽,空间戒指里的丹药,自是取不出。此时受伤 ,已是动弹不得,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的冰封越来越近。

雅玲的哭喊声,清晰可闻,我心有不甘,拼命催动着丹田中米粒大小的玄气。

我不能死,更不能死在季心琪手中。


当她的冰封漫延到足下时,我体内突然一震,澎湃的玄气自丹田喷涌而出,脚下出现了晋级图阵。

外面又曝出了惊讶的呼声。睁眼,便看到季心琪怨毒的脸孔,我毫不留情,一记金鸣三式就打了出去。

生死关头的感悟,让我进了一阶。随着晋级,身上的伤也被治愈,趁此一战,还能巩固修为,说不得要多谢她。

我使了八成的玄力,发出的一击,竟让季心琪受了伤。再看时,她的修为已跌落至玄皇一阶。

原来是事先服了秘药。我暗恨,下手更没手软。

金凤剑被我收起,拳拳砸在她的身上,直到她被我踢到地上奄奄一息。

我酝酿着手中的玄气,给她个痛快,算是她今天帮了我一把。

玄气球就要发出,南宫羽的传音却来了:

“潆潆,放了她。泽雾崖的那条矿脉,南宫家让出三成给你们慕家。”

透过结界看过去,他神情紧张的盯着,我手中的玄气球。为了季心琪,他还真是有心,那么难得的矿脉都能相让。

在心里思量一番,遂给他传音:“你确定,你能做得了主?我要契约文书。”

我回过头盯着他,果然他脚下出现了阵纹。接着,一抹光团朝我飞来,落入眉心进入识海,天地法则生效了。

我传音给导师,说明情况,让他们打开结界。然后,看着地上的季心琪“结界的反嗜,也够你受的。”

在季心琪怨毒的目光中,我出了结界走到雅玲的身旁。

“潆姐姐?”

她看着南宫羽抱着季心琪的身影,回头看着我。

“没事,我们走吧!”

不难过是假的,毕竟定亲这么多年,曾经对他也有过憧憬。看来,是该作打算了!

向学院告完假,我便乘了飞行兽,往家族返去。

行之一月,终于回到家族。眼前的房屋依然霸气凌厉,又带着古老的沉蕴,就像隐世家族的处事风格,沉稳又不失凌厉。

园中,奇花异株,玉石灵泉,一直通到了祖父的书房。

“进来。”

听到声音,我推门而入,即使感到压抑。

“祖父。”

“嗯。”

他停下写字的手,眼神落到了我身上。顿时,我如同大山压顶,心悸不已。

“嗯,比出门时多坚持了两息。”

祖父的威压挪开了,而我整个人像在水里泡过一般。

我喘过一口气,才把那份契约书从识海中,祭了出来。

祖父看过后,眼里掠过一缕精光,极快。

我见他此时心情颇好,便开口:

“祖父,孙女想解除跟南宫羽的婚约,求祖父成全。”

祖父诧异了一瞬,说道:“南宫那小子欺负你了?”

“祖父,孙女同他不合适。”

祖父看了我一眼“给你订的亲事,都是家族考量好的,我们慕家岂能出尔反尔。这些年你们都处的不错,怎么就突然不合适了。这话以后休要再提,你退下吧!”

出了院子,便感觉心里有一团郁气堵着,难受的紧。

在家待了不过几日,就收到了学院的传讯,我匆匆辞别家人,朝着约定的地方赶去。


到了迷幻森林入口的小镇上,我在一家客栈中,找到了集合的队伍。

当看到队伍中的两人时,我眉头微拧,觉得心里好不容易消散的郁气,又浮了出来。

季心琪受了那么重的伤,居然都好了,南宫羽倒是舍得。我不想理会二人,便转过头问道:

“炎师兄,这次的任务是什么?”

“迷幻森林最近总会出现,小规模的兽潮。我们的任务是查清原因,报告给附近的军团,并协助他们处理兽潮。”

“明白了,谢谢炎师兄。”

难怪镇上的人那么少,原来是出现了兽潮。

一夜无话,第二日我们便进了迷幻森林。

外围,见不到魔兽的身影,我们只好往内里深进。越是深入,越觉得诡异,路上碰到的魔兽都成群结队,其中还有不少高阶魔兽。

可它们并不恋战,只是一路奔走,好像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威胁着它们。

“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要危险,这深处恐怕,有不得了的东西存在。”炎师兄的表情异常凝重“任务直接升到双S级,我们退回镇上,等学院派长老过来。”

我们都没有异议,跟着炎师兄往回走。在经过一个岔路时,却碰到两名,满身是血的佣兵。

“救,救命呀……”

随着他们的呼救声,我更听到了大地的震动声。

我们不由分说,加快了速度。炎师兄和另外一名师兄,提起两人也急忙飞奔。

震动声,越来越近,一行人跑的甚是狼狈。我们逐渐被兽群包围,只是它们却越过我,攻击炎师兄他们,不对,是在攻击那两名佣兵。

其中一名佣兵,从戒指里拿出一个东西,朝我这方一抛,我顺势接住,竟是枚蛋。

我还没反应过来,兽群就都朝我袭来,师兄他们也遭到了攻击。我才明白,那两人是偷了这枚蛋,才遭到攻击,而我们在它们眼中已然成了帮凶。

我把那蛋抛了回去,拿出金凤剑砍杀起来,自己惹的祸,却要我们来背锅,哪有那么便宜。

我们十几人被冲散,炎师兄传来消息,让我们尽快汇合。我清理完身边的魔兽,才发现是走到了南宫羽和季心琪这边。

唉!现在也不是计较的时候,我提着剑又重新砍杀起来。

忽然,一阵威压从兽群中散发出来,直直的朝我们这边奔来。我心下大惊,刚要出招阻拦,就被人推了一把,背后也传来一股杀意。

果然还是大意了!

我稳定身形,转身反进,破开季心琪的招式,反转将她擒在手上。准备将她扔出去时,手臂被人袭击,我松开了对季心琪的束缚,又受了一掌,身体朝着高阶魔兽群坠去。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南宫羽。为了她,他居然对自己出手,那季心琪的小动作都是他默许的?自己于他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我嘲讽的笑了,自己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身体坠落只是一瞬,我却觉得过了半个世纪之久。这样也好,能解脱了,不用被家族谋算,不必为以后黯淡的生活郁伤。呵!活了这么些年,还不曾找到真正的渴望。


“慕师妹……”

听到几声叫喊声,我只能苦笑。眼见,兽爪朝我撕来,死亡的味道很近,我正要闭眼,却感觉空间被人锁住,一股浩瀚的威压席卷而来。

一名紫衣女子从天而降,魔兽的身体瞬间被爆破。

如此强大的力量,在我心中造成不小的震撼。我抬头仰望着空中的女子,崇拜犹滔滔炎浆,在心底翻涌。

许是感受到我的视线,她朝我看来。瞬间,我感觉如芒在针,比祖父的眼神还要叫我难受。

“你是慕偃的孙女?”

“回前辈,晚辈正是。”

忽然,一只玉瓶向我飞来,我伸手接住。

那女子的眼神变的温和“你眼中所见,便是你心中所想。”

说完,她便消失在这方空间,我深吸几口气,对她的话语若有所思。

我们在小镇休整了一番,便回了学院。从院长的口中知道,这次迷幻森林的兽潮,是云裳仙子的契约兽,弄出来的。

所以,那女子是云裳仙子,近几百年来,大陆上的一个传奇存在。

回想着云裳仙子的种种传言,心里好像有颗种子要破土而出。眼之所见,必是我心之所想。那么,我应该是渴望……

时机,来的很快。

我们又被学院组队,完成任务。这次的任务完成的很快,返程时,我按照计划,用计杀了季心琪,再激怒南宫羽,让他当着师兄们的面,将我打下山崖。

他们都没发现我是故意坠崖的,更没看到我嘴角噙的笑容。当然,我又不是去送死,肯定会有所准备。先让苏醒过来的契约兽,探查路段,确定地点,再实施计划。最后让它用天赋神通,锁住我的灵魂,让我的命牌碎裂。

即使要死遁,我也没打算让南宫羽好过!

身体下坠产生的气流,将身体撕裂的生疼,我却畅快不已,呼啸的风更像吹佛进了心底。在这自由的风中,我可以自由翱翔,激荡起人生的波涛汹涌,谱写生命的风云变化,经历我自己的坎坎坷坷。

再无束缚,再无!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