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49)

96
傅青岩
2017.10.15 09:19* 字数 2666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48)回不去的昨日



(49)相亲对象

“老姐,你撞上皮老板的土豪车啦!”坐在后排的程小黎扭过身子,看着一辆后面车大声嚷嚷。

“闭嘴,你爸不也是皮老板吗?”下车前我警告程小黎。

“可我爸不是土豪啊!”

去年四月,小叔和婶婶去了永康,小黎的班主任打电话告诉他们,小黎在学校肚子疼,叔叔便打电话给我,让我开车带小黎到医院去瞧瞧。

小黎上的高中,也是我以前的高中校园,旁边挨着程岩傅工作的党校。

到学校门口才发现赶上校庆日,校园比之前整改扩建了许多,操场上、教学楼和通往宿舍的大道上到处人山人海,我在人群中挤挤撞撞,找了很久也没找到程小黎,后来终于在学校礼堂找把她揪了出来。

“姐,姐,我可以过会儿再去医院不,马上男神来我们学校演讲了……”

“你哪一位男神……杨洋?”

“不是啦,是位海龟学长,他叫——”小黎一只手被我拽着走出拥挤的礼堂,一手捂着肚子,一张青春甜美的脸蛋,因为痛经皱着跟苦瓜似的,还在求我等她一睹她男神的风采后再走。

一般学校都喜欢请往届的风云人物,当今社会上的精英份子来参加校庆活动,而精英呢,总是会成为学妹学弟们迷恋的男神女神。

拗不过程小黎,又等了一会儿,她实在是疼得受不了,才不情愿地被我拉着走了。

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这段路上会出现交通拥堵,各种豪车停满了从校园到党校门口路上所有的停车位,当然我开的是程岩傅车祸后修理过的破丰田。

来接小黎时,我将车子停在了路边的梧桐树下,之前路上并没有泊这么多车辆,现在我的车被前后车辆夹在了中间,车距离得很近,于我来说倒出来会有些困难。

看着小黎疼得发白的脸,只好战战兢兢地尽力试一下喽,果然很倒霉,只听轻微的“砰”一声,撞上了后面的车。

“老姐,你撞上皮老板的土豪车啦!”坐在后排的程小黎扭过身子,看着一辆后面车大声嚷嚷。

“闭嘴呀,你爸不也皮老板吗?”下车前我警告程小黎,都怪这丫头,早点走哪会有这桩事。

“可我爸不是土豪啊!”

“不是土豪,反正修车费也算你爸的……”

下车去瞧了下后面被我撞的车,是够土豪的,是辆黑色的宾利,一边车灯被我刚刚倒车撞碎了,像鱼的一只眼睛被攻击地受了伤害。

还打算留个便条什么的,看到车主竟然在上面。

靠!忍不住在心里咒骂,泊车距离靠得这么近,早知道让他往后挪一下。

车上下来位打电话的年轻男子,白色衬衫,工整笔直的西裤,脚上的皮鞋炫亮得光可鉴人。男子看起来应该还算斯文模样,挂断电话后,正要开口,却听冲下车来的程小黎兴奋地尖叫,“哇,男神,姐,男神就他呀!”

程小黎见到男神后似乎肚子痛都被治愈了,激动得乱窜乱跳,还拉住我的胳膊摇晃。

我狠狠瞪这丫头一眼,向男子道歉,“实在是不好意思,把您车给撞了,但我赶着送我妹妹去医院,我留我的电话号码给您,修理费您修好后打我电话可以吗?”

在心里懊恼,肯定很贵,可是宾利!

男子看着我,又瞧了瞧他的豪车,一直不说话,像是在考虑什么。丢人现眼的宝贝程小黎还在一旁作眼冒星星的崇拜状,哼,套近乎叫人家男神也没有,该赔还是得赔。

我拿出自己的身份证给男子看,商量让我们先去医院,男子看过我身份证后,又还给我,突然风度翩翩地向我伸出手,说:“程小鹿,你好,我是林木森!”

我撞了他的车,他不用对我“行此大礼”吧?边在心里嘀咕,边伸手与他虚握了一下,“林先生,您好。”

“还有我,木森学长!”一旁的程小黎忙不跌地从我手上接力过她男神的手握着。

“小黎学妹,你好!”男子仍是谦谦有礼。

“哇,学长记住我名字啦!”程小黎被她男神握了一下手后,开心得快要飞上天了,抢过我的手机嚷嚷着,“学长,我想和你合影——”

“小黎,不要闹了,”我忙拉过小黎制止她,“林先生是有正事的。”

程小黎把手机还我,非常懊恼,“是啊,木森学长还要去我们学校演讲,我怎么恰好今天摊上倒霉事了呢!”

我在心里接了句,撞了你男神的车,当然够倒霉的。面上却陪着笑脸,向男子说:“林先生,您看我们现在都各自有事,修车费您过后再联系我可以吗?”

男神好像没打算放我们走的意思,饶有兴趣地问我,“程小鹿,你当真不认识我?”

我对男子挤出个笑脸,“认识认识,我和小黎共同的学长嘛!”

男子微笑地盯着我看,突然扔了句,“没人跟你说过,我是你的相亲对象?”

相亲对象?

想起前段时间,姑父说要给我介绍对象,据说对方是一社会精英,不但经商有方,还是浙江省的杰出青年代表,全国某传统行业领域的领军人物,反正是一身上有诸多头衔和光环的人物。

以前我在H公司市场部任职时,见过几次H公司年逾花甲的神秘总裁——他也曾获得过“中国十大杰出青年代表”的荣誉称号,因此根据我对“杰出青年”的偏见,估摸着他们都应是一副头发花白耆耄苍老的模样。

那次我拒绝了姑父的好意,倒不是因为怕对方是位耆耄老者。后来程岩风小心翼翼地问起我,“小鹿,都怪爸爸不好,你要是放不下那个人,就去到广东找他吧!”

心里一阵刺痛,却轻松答道:“爸,我答应你,我去相亲。”说完我眼眶红了。

见我在哭,程岩风慌了,“小鹿啊,你真的不用勉强自己,我已经想好了,只要是你喜欢的——”

“爸爸,我和他已经过去了……”我双手掩面,忍不住哭泣起来,那段时间许尹正每天都在他的社交软件上发布与韩娜娜秀恩爱的内容与照片。

程岩风听后很自责,怜惜地抚摸我的头发,良久开口说:“那也罢了,我们小鹿找个更好的!”

我答应了去相亲,打算与姑父口中说的杰出青年见一见时,但那位杰出青年却迟迟没了消息,兴许人家也反悔了吧。

我重新打量眼前的土豪——社会精英——杰出青年,离耆耄老年差得太他妈的远了!

但相亲对象,这茬不是早已经过了吗?

“林先生,那个相亲的事就别提了吧,您先忙吧,学校那边正在等您呢,我们先走了……”

“老姐呀,为什么我比你晚生了几年呐?我的男神竟然会成我姐夫……”去医院的路上,程小黎不停地唉声叹气,又忿忿不平,开口闭口的称呼她男神叫姐夫,乱死了。

“程小黎,你肚子还疼不?”

“疼。”程小黎果然声音小了。

“疼就闭嘴!”

“老姐,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在广东工作几年,连性格都变得这么霸道。”

费话,当然,当我永远这么闷,长不大吗!

“老姐,别老想那叫什么正的家伙了,就在我们老家给我找个姐夫吧,就林木森学长,啧啧,那长得山清水秀的……”

大嘴巴程小黎一回家,所有人都知道了我遇见了林木森。

我上车走之前,那叼毛俯在我车窗边,当着程小黎的面说:“程小鹿,咱们还是别相亲了。”

本来心想,这男人可真没风度,不相就不相呗,你不情我也不愿意呢,也没讲出来的必要吧,给彼此都留点面子。

正要关窗走人,程小黎口中的山清水秀的男子又冒了句:“我们谈恋爱好了,从现在开始我追求你!”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下一节(50)木棉、林木森

木棉集
木棉集
17.6万字 · 1.7万阅读 · 28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