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草堂筆談 品泉

料理息庵,方有頭緒,便擁爐靜坐其中,不覺午睡昏昏也。

偶聞兒子書聲,心樂之。而爐間翏翏如松風響,則茶且熟矣。三月不雨,井水若甘露。兢扃其門,而以缸罌相遺。何來惠泉乃厭張生饞口?

訊之家人輩。雲舊藏得惠水二器、寶雲泉一器。亟取二味品之,而令兒子快讀李禿翁焚書。惟其極醒極健者。

因憶壬寅五月中,著屐燒燈品泉於吳城王弘之第,自謂壬寅第一夜。今日豈減此耶?


世家公子講究多。然以焚書下茶,可算清雅得淩冽。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