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女自杀事件背后:精神控制和处女绑架的悲剧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女孩子的第一次是很美好的东西。”

男友牟林翰强调女生的第一次很重要时,包丽曾经委婉地反驳过。

包丽说:“我最美好的东西是我的将来。”

不过仅仅是一个月后,有些东西潜移默化地改变了。

牟林翰开始给包丽拍大尺度的性爱视频,并扬言如果包丽离开他,那些裸照就会公之于众。


图片发自简书App


面对男友的百般折磨,包丽妥协了。

包丽是牟林翰的“狗”,不管是私下还是外面,包丽尊称牟林翰为“主人”,对于他的变本加厉,她放弃了抵抗,彻底屈服。

牟林翰让包丽扇自己耳光,包丽扇了;

让包丽“给他怀一个孩子再打掉”,“做绝育手术”,美其名曰是为了这段感情的长久,为了保证包丽和他分开后不再“属于别的男人”......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包丽仿佛被洗脑了一般,在牟林翰的“驯化调教”下,包丽由一个坚强独立乐观的北大女学霸,变成了一个因为非处女而感到罪恶和羞耻的“小女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包丽的自我慢慢被男友击垮,在“熠熠闪光”的男友面前,曾经自信阳光的包丽认为自己是“一块垃圾”。

自我厌恶、自我唾弃,最后,包丽不堪精神上的折磨,最终选择服药自尽。

现如今,本该在北大法学院读书的包丽,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陷入昏迷,服药自杀之后,她躺在床上,再也没有醒过来。

2

有人说,这是一个由恶臭的处女情结引发的悲剧。

因为牟林翰对包丽非处女的指责,所以导致包丽后来的一切异常行为,包括后来的服药自尽。

不过就青木看来,包丽自杀的症结并非“贞操”问题。

包丽一开始对自己“非处女”的事情毫不在意,也根本没有意识到“非处女的罪恶”,为什么一个月后却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短短一个月内,包丽到底经历了什么?

曾经人人艳羡的北大法学院的女学霸,竟然觉得自己是“垃圾”,并且因为自己“非处女”的事实对男友感到抱歉,甚至想到了以死谢罪。

是谁击垮了包丽的意志和自我?是谁摧毁了一个北大女学霸的自信和信仰?

想象一下,如果你也有一个男友,他时不时贬低你、否定你,在你耳边告诉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啧啧,女孩子的第一次很重要,但你不没有了。

你已经不是洁白之身了,你对得起我吗?

女孩的第二次毫无意义,我就是一个接盘侠......

你既然不是第一次了,就应该用你的所有爱来补偿我,懂得服软.......

不要小瞧这些话,那是你最亲密最信任的男友,一个和你朝昔相处,时时刻刻可以在你耳边灌输思想的人。

他打击你,全方位贬低你,源源不断地给你输入否定自己的负能量……

有这样的男友在身边,再乐观再坚强的人也会被动摇、被腐蚀。

很快地,你就会产生自我怀疑,觉得自己真的像对方说的那样不堪,渐渐丢掉曾经的开朗和自信。

同样的,牟林翰正是抓住包丽非处女的事实,通过“性”、“贞操”来控制包丽,对其进行精神控制和虐待。

牟林翰对包丽荡妇羞辱,压低她的价值,让她相信女人的价值和膜是一体的,她不是处女所以她已经没有价值了,更不会有人娶她,而牟林翰会娶她,但她必须要讨好牟。

渡边淳一曾说:

男人的贞操情结与其说反映了男人们在性爱方面的敏感和脆弱,不如说是那些不成熟的男人从一己私欲出发所制造出来的畸念。

牟林翰用自己的畸念洗脑了包丽,而包丽选择自杀,则是牟林翰精神虐待导致的悲剧。

3

什么是精神虐待?

法国临床精神学者玛丽-弗朗斯·伊里戈扬认为:

精神虐待是虐待行为中的一种,指一个人或几个人针对特定对象,无需通过现实中的肢体暴力,而是靠日复一日地对某一特定对象贬低、羞辱、嘲讽、排挤,而造成严重的心理创伤。

言语上的指责、嘲讽、否定、说教以及任意打断、拒不回应、随意出口的评价和结论,会给人带来情感和精神上的创伤,甚至比肉体的伤害更加令人痛苦。


图片发自简书App


伊里戈扬在《冷暴力》中就讲述了一个妻子遭受丈夫精神暴力的故事。

男主人公保罗不愿意和妻子安娜沟通,对她长期挖苦嘲讽,有强烈的掌控欲,希望对方成为自己期望的样子。

这段婚姻关系让安娜无所适从,痛苦不堪,在安娜提出离婚后,保罗还将一切责任推给安娜。

就像《多重空间》里,明明是劳埃德杀死了三个孩子,可他最后还是将这一切的责任都安在了多琳的身上:“一切都是你的错”。

这就是精神施暴者的思维逻辑,他们披着亲密关系的外衣,伪装成一个充满智慧的引导者,让受害者不知不觉失去自卫能力和判断力。


图片发自简书App


继而对对方进行一点一点的打击,任意伤害对方,腐蚀对方的人格,达到精神控制对方的目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祁建建说:

长期的精神暴力令人感受到屈辱、自由受限、被漠视、低自尊、恐惧,摧毁受害人的思维、健康和生活。精神暴力可以破坏亲密关系、友谊及建立此类关系的能力,使人封闭、内向、无所适从甚至无法自处。

精神施暴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

很多时候,被虐者处在畸形的关系中根本不知道自己正在遭受精神暴力。

那些恐吓、嘲讽、诋毁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们习以为常,不知不觉中陷入怀疑自我的漩涡,再也无法自拔。

知乎上有过一个提问:摧毁一个人到底有多简单?

底下的最高赞仅仅三个字:否定他。

是的,想要毁掉一个人,不停地否定TA就对了。

否定TA的意志,否定TA的人格,否定TA的信仰,当TA陷入自我怀疑的死循环里,这个人就完了。

3

曾经看过一个“精神施暴”的案例:

一个有钱有权有势的男人想和原配妻子离婚,把自己在外面的情妇娶回家。

可是,他又担心老婆知道之后大闹一场,传出去不利于他的身份和地位会影响他的前途。

于是,他选择把自己和情妇做爱的过程和某些具体的细节讲给妻子。

他把用过的东西拿回家给妻子看,想在精神上击溃女方,逼女方自己提出离婚,以达到顺利离婚的目的。

男人没有硬碰硬,也没有在肢体上威胁妻子,而是用自己和情人的性爱视频刺激妻子,告诉妻子这段婚姻之所以没能守住,是因为妻子的魅力不够。

最后,男人成功了,他摧毁了妻子的自尊、人格以及内心。

女方精神上遭受了重创,一度觉得自己毫无魅力甚至一文不值。

男人轻轻松松就达到了离婚的目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无论如何,希望所有的女孩都能明白,任何精神的控制和摧毁都不是爱。

没有人可以打着爱情的名义去打击你、否认你、贬低你,不要把错误归咎到自己身上。

一段亲密关系里,如果对方只是一味地打压你、诋毁你,麻烦以最快的速度远离。

这样的人不是良人,也非益友。

他们在讽刺和贬低他人中,腐蚀别人的精神世界,一次满足和填补自己的控制欲。

对你而言,有百害而无一益。

包丽的自杀是个例,却是被施暴的群体之一。

哀其不幸运,也怒其不争!

希望包丽的悲剧不再重演,也希望每个人建立自己心灵的边界感,不因别人的评价而惴惴不安。

最后,愿所有人都能被温柔以待,遇到懂得欣赏自己、赞美自己的伴侣。

文章首发于公众号:花田大叔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