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山越岭(六)》

“你有何罪,你给本府听清楚了:你冒充状元,欺君枉上,是为不忠;贪图功名,数典忘祖,是为不孝;毒害义结金兰,残害无辜樵夫,是为不仁;你使妻而无夫,子而无父,是为不义。象你这种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我大宋朝容你不得!天地间容不得你!

周勤啊!周勤!本府只想告诉你,人可欺,天不可欺;人可侮,天不可侮。你走!本府倒要看看,所谓天理昭彰,何彰之有?所谓天理难容,还能如何容你?天下虽大,已无容你之处。”黑白电视机里传来包拯的声音。

一家人子人嘴里吃着津津有味的晚饭,眼睛也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包青天》。虽然是黑白的,但这可是程晨爸爸迎娶妈妈时,承诺给妈妈买的礼物,那可是村里为数不多,质量上乘的黑白电视机,爸爸为此还到村里显摆了一些日子,妈妈也感觉脸上有光。

那时候,邻居们吃完晚饭后,总是会自发地聚到程晨家里看电视,一边摆龙门阵,一边看电视,《射雕英雄传》、《鹿鼎记》、《小李飞刀》、《天龙八部》等电视剧如数家珍,各种人物角色、剧情滚瓜烂熟。说来也奇怪,虽然这样的生活很单调、清贫,但没有人埋怨,没有戾气、没有争吵、没有冲突。

“程晨,快出来,看阿姨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叔叔大声地喊道。原来是叔叔从医院接阿姨回来了,叔叔牵着马儿走在前面,笑呵呵的,阿姨则骑坐在马鞍上、乐呵呵的。

“吱”,程晨迅速打开门,飞奔着冲向叔叔。“叔叔,带来什么好吃,快给我。”程晨一边嚷嚷,一边翻弄这叔叔的手和荷包兜里。

  “树芝,回来了,好点了没?”妈妈端着碗,也出门问道。

“吃饭没?没吃饭,先来我家吃饭再回家,反正家里也和漆马虎的。”

“谢谢了,我们吃过了,在乡里吃了才回来的。你们先吃。程晨,给你一颗水果糖,要听话哈,以后给你买更多的糖。”叔叔把糖拨开,放到程晨的嘴里,接着牵着马儿转角回家了。

月光洒在阿姨和叔叔的背影上,哒哒的马蹄声奏响了他们幸福的月光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