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7

引用

        面前是涣散的星辰,裹进十月的瘦湖。一排排,仿佛美丽的骨笛。撑夜船的造访者,击打褶皱重重的乐谱。穿越水面的勇士,梦见安详的面具,陡峭的跃过掌撸的手。

挽灯的少年,伸出平凡的祭词。死去的,是鹰和莫须有,虚无淼淼的夜空。动荡的露水,潜进湖底。安静的月亮,留出惨白的居所。

天空,白天曾经走过的云霞,云霞里,擎着雪原的掌鹰人,孤独的,庄严的遁隐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