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下的心灵录

在家已经关了一个月多了。

其实我们是在女婿女儿家已经四十多天了。原本打算在除夕那天上成都是来亲家那里团完年,大年初一再回彭山的,结果到处都封路,严进不出。

只有在家里,客厅厨房卧室阳台飘窗等这几个有限的地方转悠;每天都是乖孙孙和一家人的吃喝拉撒,洗洗刷刷。

人的体重上去了,腰杆粗了,脸圆润了,可精神头,心里头总有点说不上来。

每天一睁开眼就是刷新闻,看每天新冠肺炎又确诊了多少,疑似多少,死了多少……

看地图上哪个地方从白色变澄色又变红色,直到整个雄鸡都变了色,心里的担忧、焦虑、困扰……

其实每次看到武汉那些求医问药无果,无助,无奈以及医生护士的防护物质缺乏,他们的苦累、感染、牺牲,都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与重疫情地的这些比起来,我们的那些根本就不算什么,我们每天吃吃喝喝,睡到自然醒所有的所谓郁闷,烦躁,却正是那些前方的医生护士警察等为我们冲锋保平安的战士英雄们所期盼的事。

当然生活还要继续,一切还要按部就班,只要明天还能看见太阳就是胜利(记录于2020年四月的某天)。


其实这一年多遭遇不顺心的事太多。先是爸妈烤碳火中毒(幸好老妈治愈),然后是爸瘫倒在床,接着又是老姐和一个堂妹弟查出癌症……

可以说心情曾经到达过冰点,糟糕难受至及。

那时候觉得天是灰暗的,饭菜也是无味的,什么都是不感兴趣的,人生是没有意思的……

老爸老妈住院期间,乖孙孙又降临,2019年过年都在医院度过没出门,2020年过年又遇到新冠肺炎也没出门——全国人民都不能出门。

还好有乖孙孙带给我很多的欢乐和无限的希望,虽然累,可是乖孙孙就是家人的开心果,让我们暂时忘记了痛、悲。

今年父亲节(6月21号)那天,父亲走了,受难在床整整一年半,也算解脱了。

可是每每看到别人尚且健在的老父亲,作儿女的还可以尽责尽孝,承欢膝下,自己心里就隐隐作痛,痛惜父亲走的太不值太不该了!

操劳一辈子的父亲啊,您真的不该这么早就走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没有真正享受晚年的美好生活,还没有来得及去看一眼高铁坐一次高铁出游,心愿没让女儿给实现就走了。

怎不叫人遗憾!怎不叫人痛在心!

一晃2020年还有一个多月就没了,时间真的是不经用!

老爸也离开我们白日有余,愿父亲在天之灵安息,保佑您的大女儿康复!保佑您的子孙后代们平安健康兴旺!

保佑国家安宁强盛!百姓安居乐业!

期望新冠肺炎,各种疾病尽快消除远离人们。

世界和平!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