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看见星空的颜色|第二十二章 驱逐年兽

看见星空的颜色

光鹿急促地“啾啾啾啾”着,可无论如何也无法将灵尔和上官仁唤醒。眼看着年兽身体发红,似乎要再一次的进化。光鹿围着年兽“嗖嗖”的瞬时移动着,寻找它的弱点,等待机会击破。

在这个时空里,人人都有着悲苦的表情。时间像是一幅图画,整个时代都嵌入在这幅画卷里,没有一丝色彩,灰白的天空,雾霭沉沉,散发出阵阵的死气。错落的村庄塌陷,街道的摊位散了架,蔬菜水果和村民用来裹腹的包子都被碾碎,混在泥泞的土壤中,染上刺目的鲜血。光鹿不断的发出哀鸣,企图唤醒沉睡中的小主人。

年兽发出轰隆隆的喘息,眼见着它从几丈高成长到几十丈高。村民纷乱逃窜,慌不择路,孩童因受惊吓尖锐刺耳的呼叫声,老弱妇孺的哭喊声,爷们壮年的咒骂声,四处塌陷落地的铿锵声,无不使人更加恐慌。

然而人越是害怕,年兽增长的速度以及破坏力就更快更强。人们不知道的是,年兽是靠吸食人们意识分流出来的恐惧,埋怨,生气,悲伤,咒骂,罪恶和恨意等负能量而成长的。

人的不甘心正是年兽的食粮,却无人知晓,只能任由年兽无止境的变成庞然大物的魔兽。

最终魔兽开始咆哮,它的嘶吼声如雷霆,它的双眼亮如闪电,它的利爪如雪亮的刀剑,渺小的人类面对它就如同蝼蚁,甚至蝼蚁都不如。对于它来说人类的攻击力简直就是无关痛痒的尘埃。

光鹿断了自己的两角,抛向空中,两角左右分别围在年兽周围,散发出紫色的光,将年兽罩在光影之下,开启了光鹿降魔阵。可惜这降魔阵坚持不了很久,只能拖延片刻,光鹿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年兽身体里的两个孩子身上。村民此前看不到那两个孩子,这降魔阵困住年兽后,村民就看到这两个孩子了,大家纷纷惊呼,期盼这两个孩子醒过来。

光鹿只能站在阵中心,才能镇住这头年兽。只是它渐渐的光芒暗淡,慢慢丧尸了能量。村民也看出了,纷纷停止了逃窜,站立凝望,世间安静的仿佛听到了竹林间风吹哨子的声响。也不知是谁开始双手合十的,村民们都放下了执念,双手合十,开始祈祷。

他们祈祷的什么,除了他们自己,没有别人知道,但是祈祷的愿力发出了零星的光,都朝光鹿身上凝聚,光鹿微弱的光芒逐渐明亮。这星星点点的光亮汇聚成一条紫色的银河丝带,飘向光鹿,光鹿周身的紫色光芒万丈,并且将紫色的光圈扩大,直到完全笼罩起巨大的年兽,年兽也因为没能再吸食负能量而逐渐变小。

村民看着这一幕,纷纷欢呼的指着年兽:“看!魔头变小了,他在变小!”

欢乐,希望充斥着每一个人,愿力的能量更大了,每个人身上发出的光芒越来越亮,将这灰暗的天空照亮,年兽的眼睛被刺目的光刺得闭上了双眼。人群中又发出一阵阵欢呼。

年兽的能量被削弱,灵尔和上官仁逐渐苏醒。

有个三岁小孩跑到年兽跟前,像是宣战一样,两手掐腰,挺着肚子说:“你这个大坏蛋!快把哥哥和姐姐放下来!”

人们都没来得及反应,这个无知小儿竟然敢和大魔兽说出这样的话。

就看小孩子拿了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扔在了它身上,恰在它身上炸开了个火花。这次轮到魔兽吓了一跳,它哆嗦了一下,还打了一个喷嚏,降魔阵地面都开始下陷了。

却不料年兽这一个喷嚏,就把灵尔和上官仁喷出了体外。劫后余生的灵尔和上官仁开始联合,他们知道年兽致命的缺点,就是年兽的耳朵太过于敏锐,听不得爆炸的声音。

灵尔将那三岁小儿抱到怀里,上官仁耳语给村民,让村民准备鞭炮和火药,围着降魔阵数十圈。

光鹿见小主人此时安然无恙,便放心对抗年兽,年兽还在挣扎咆哮,光鹿的头都快被震晕了。不得不甩甩它那可爱的小脑袋,试图清醒,以至于不在关键时刻给小主人添乱。

只听“噼里啪啦”的声音响彻天际,除了能看见村民的欢笑,声音都被爆炸声淹没,年兽也被声音阵的晕头转向,摇着它的大脑袋,在烟雾中嘶吼。而光鹿围着年兽呈螺旋状快速移动,紫色的光如电般地“嗖嗖”穿梭在年兽的周围。年兽开始发狂怒吼,可是它越是这样它的能量爆发的就越小,直到它以肉眼似的减小,越来越小。

爆炸声还在继续,小孩子也纷纷热闹起来,人手拿着些摔炮丢在年兽面前。

最后年兽已经变的和一只哈巴狗一般大了,这时人们才看出它的模样。

灵尔和上官仁把手中的竹竿扔在地上,准备去抓这只年兽,没想到它逐渐变得透明,最后直到消失,他们俩反应过来时,已经分别趴在地上,大眼瞪小眼了。

“喂!你是谁?”

“你管我是谁,小乞丐!”

眼见着这两个小冤家差点在地上扭打在一团,都瞪红了眼。光鹿跑到她们面前,前腿屈膝,示意他俩坐上来,他俩不明所以,就都骑在了光鹿的背上。彼此对视一眼,纳闷的又都摊开手,瘪了瘪嘴唇。

只听“啾啾”两声,耳畔风声呼啸而过,他们就从这个时空消失了。

等他们都醒转过来时,都已经各自回到自家了。

灵尔醒来时,青鸟已经在她不到一拳的距离,盯着她的脸看了。其实,青鸟一直在看她的睫毛,要是她再不醒来,估计青鸟就要忍不住啄上两口了。实在觉得这睫毛好看,又浓密又纤长的。

倒是灵尔一醒来,水汪汪又有点迷茫的大眼睛,闪动着纯净的光,两手就“吧唧”一下把青鸟“拍”住,跟拍蚊子一样,夹着它身体,拼命的亲它,晃的它身体跟筛子一样,青鸟眼睛都被晃出一团黑线,要晕了。

“呀!停!停!停!老子要去自尽!”青鸟唧唧咋咋的喊着。

一听这个,灵尔立马住手了。

“我觉得我好像好久好久都没见到你了,我做了一个好长的梦啊,一定要和你说说的。”

“你说不说,你说,反正我知不知道的,好,你说……”

青鸟嘟囔着,直到灵尔又把手举起来,吓唬它,像抓它一样,它才乖乖飞到灵尔肩膀上,做出倾听的姿态来。

阳光透过蕾丝窗帘,影子投在墙上,树影和灵尔清甜的声音,显得格外静谧与祥和。


小倩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