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寒,素心向暖


季节,在花开花谢中轮回。时光,在寒来暑往间往返。

挥别旧时光,转眼,已经进入了冬天最寒冷的时节。素色的深冬,宛如一幅简约的素描画。

远山,是若隐若现的墨色。枝桠,是简单勾勒的线条。天空,依旧辽远深邃,只是少了白云的点缀。

天寒地冻,北风呼啸而过,席卷着时光遗落的风霜。风吹落叶,跌落成诗,每一行都写满了悲壮。是诀别,亦是期许。

满地的落叶,仿佛是沉睡的枯叶蝶,披一身清凉衣,拥天地而眠。即便是寒风,也不忍惊扰它们的美梦。

走在街上,目光所及,皆是萧条:枯枝,残叶。西风,瘦影。清冷的寒意,划过脸庞。一阵悸动,却又无比清醒。

回眸,凝望来时路,有辛酸,有疲惫,亦有遗憾。每个人,内心深处,都会有一些无法言说的难处。

有些话,一直想说,却找不到倾听的人。等有人想听了,却说不出口了。不是不想说,而是已经没有说出来的必要了。

有些事,一直想去做,却苦于没有合适的机会。等有一天机会摆在面前,却不愿做了。不是不想做,而是已经没有去做的心情和理由了。

岁月深处,风起云涌,只留下一地斑驳。而自己的内心,已经波澜不惊。原来,时间早已冲淡一切,该忘记的人和事,已然忘却。

我知,不管过去的时光是斑斓,还是伤悲,终需一别。时光的脚步,不会为谁停留。光阴的色彩,也不会为谁更改。

把心窗打开,让清风吹进来,让花香飘进来,让阳光照进来。温柔的暖意,会铺设整个心房。

冬日漫漫,在清冷孤寂中寻找一份诗意。

等一场雪,缤纷洒落。片片晶莹缀衣衫,点点温凉落眉眼。

等一树梅,迎寒而来。袅袅暗香绕指柔,绰绰疏影月朦胧。

想起南北朝诗人陆凯的一首诗:“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严冬腊月,凛冽清寒,却挡不住梅的清冷与柔情。古人的二十四番花信风,便是从梅花开始的。自梅花始,盛大的花期便接踵而至。

温柔的风,暖暖的香,迷人的春,都会如约而来。风有约,花不误,岁岁如此,永不相负。

暮色向晚,独坐窗前,等一个归人,抖落满身烟火,赠我一枝春,与我围炉饮茶,把盏话温情。

岁月悄无声息,雕琢着沧桑,镌刻着荒凉。不如,卸下所有的负累,微笑前行。在喧嚣的尘世,独守内心的一方净土。

如深冬里,那一树一树的梅开,清冷孤寂,清逸出尘。不恋凡尘浮华,不惧严寒风霜,独守自己的清欢,绽放一世风雅。

拥一怀淡然,携一抹明媚,于山水处见从容,于素色处见繁花。心中有暖,何惧冬寒。不管季节如何变换,也要让自己的内心活色生香。

采撷一路花香,装点行囊。远离沧桑,享受生活的阳光和宁静。静坐时光深处,素心向暖,等风送春来。

踏过一路荆棘,心怀美好与希望,往前走,穿越迷雾和阴霾,重遇繁花似锦的人间。

心之所向,万事可期。凛冽寒潮中,愿你有物暖身,有人暖心。愿你历经寒凉,更加坚强。

愿山河无恙,人间皆安。

作者:茶诗花,安般兰若签约作者,郑州市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开一间茶馆,饮红尘悲欢。执一支素笔,写世间温情。已出版美文集《在最深的红尘里相逢》,全网热销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