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越蓝03

占星师正待言语。冷不防的侧目黑坑,犀利的眸光迸射锋芒,锁定黑坑之中的什物。



众人随着星师的目光落在了黑坑中,方才惊觉那物似在缓缓蠕动。



人群骚动,五夫人吃了一惊,娇喝一声。人群更见混乱。



大家齐刷刷的让开数步。



我按步未动。痴痴的目光流转在黑团上。摄卫佩剑在身,挡在我身前道:“殿下小心”



我心下温软,脱口心中的疑惑:“将军,你看那黑物,怎么感觉……像是个人!”



摄卫神色动容,定睛望去,双眼猛地一睁,印证了我心中的疑惑。



黑坑中的“黑团”不住地动弹,不多时,双臂展开作伸腰状。



四下里纷又躁动:“好像是个人……”



“真的好像一个……人!”



“是人,没错,有胳膊……”



“身子都被烧黑了,看不清脸”



人群七嘴八舌的议论。



我斜睨了一眼父王,同样是满目震惊。



从天而降的“怪诞”,是个人?!



北微星师机智过人,按捺住心底的疑惑和丝丝恐惧。向前探步,缓缓道:“尊者何人?敢问从何而来?”


仅蠕动了两下,便再也没有了声息。



但见那“黑人”皮肤焦黑,身体一丝不挂,不辨雌雄,影影绰绰是名男子。



父王威声呵道:“来人,把他……带上来”



眼见着父王身后的随从侍卫碎步上前,面露些许胆怯。



侍卫小腿先伸,踱上前去。捏步至黑坑中央,用剑尖抵住那人。



见“黑人”无任何反应。方大胆夹住他的两侧,慢慢驮了上来。



人群围上前去。我唯恐不能留出空隙,倘若那人还活着,岂不是不能呼吸空气?遂原地不动,只静静远观。



粗看,轮廓舒朗,身姿厚实挺拔,看不出肤色肌理是何样。



胸膛微弱的一起一伏,竟还活着!



待欲下看,怔的是一坨耸立的软囊物块状。凝神一刻,才恍然觉察,是一名男子。



顿时感觉小火急烧额头,羞得脸往一边挪。见无人注意我的反应,才定了神,尤自镇定起来。



百姓热火争议:“挺清秀的男人,怎么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有几个人抬头检视黑夜天空。漆漆朗朗的天空上镶嵌着几颗水钻似的星辰。



“怎么可能是天上掉下来的”众人迷惑。看天看地看人脸,一时晕头转向,颠倒觉知。



倒是五夫人抢了话峰厉声道:“此人从天而降,方才星师说了,妖星移位,这人,定是个妖孽什人”



说毕,昂首目视父王,娇俏面容藏不住的是狠辣。朱唇微启,正色道:“武帝。擅闯南越大地,又疑似妖族之人,此人必定留不得!”话说的急,发钗上的玉环铿锵鸣脆。



听在我心里,却是如地窖冰毡连根拔起的破碎声,直觉得心口泛寒。



心底涌出许多不忍,跪倒在父王面前:“父王,佛语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况且北微星师并未断言此人乃是妖族中人!切不可听信一耳之词”



目光扫过五夫人。她目光中微露摄人骨髓的寒意。



尝听闻娘的教导,让我处处忍让她,只那一句:她的城府之深娘亦从未知晓。



我疑心娘的死因和她有着丝缕的关系。在摄卫将军水落石出之前,尚不愿与她纠缠。



可……余光里,是躺在地上尚不知来历的陌生人。他来自何方,父母谁人,家住何处,怎会突然降临南越国。



人是好是坏都未可知,怎能轻易灌了罪名,夺去生命。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妖星移位 浓稠黑夜渗入灵堂内,织进块块长帷布幔,那阴郁色泽让人看了眼晕。 诺大的堂室大气不喘,竟以为四下无...
    秘密的践行者阅读 100评论 0 1
  • 夜色浓重。我双手抱拳置于头顶,神色极尽恭谨。 一阵凉风酥爽紧绷的额头神经。 北微星师跨步面向父王,面庞在月光掩映下...
    秘密的践行者阅读 74评论 0 0
  • 很多家长热衷于培养孩子各种兴趣,殊不知,孩子天生就是艺术家。 儿童在生活中的艺术表现比比皆是,只是我们缺少发现和欣...
    桥巧阅读 249评论 0 0
  • 余师说:“要么读书,要么旅行,身体和灵魂总要有一个在路上。” 我想大学期间去一次百公里算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旅行吧,...
    筱崎阅读 111评论 1 1
  • ,你高脚后跟
    lmy觅阅读 6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