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圣人》第二十七章 欺软怕硬

文/墨成


三轮摩托在新修的柏油马路上匀速行驶,这时橘红色的阳光已从地平面升起,给笼罩在氤氲迷雾的大地涂上了一层霞光。李永辉冰凉的袖子让小陌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在他竹叶般的眼缝里,被浓重白霜遮盖住的草丛、棒秸垛、树木……都在丝丝缕缕的光亮里挣扎着绽放。

阴冷的北风似刀般生猛地刮着,李二妮给怀里的妞妞拉了拉近乎遮眼的帽子,然后又抬起胳膊紧了紧自己头上的绸缎花边头巾。北风依旧呼啸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不知何时,搂着小陌的李永辉抽出了胳膊,双手放在嘴边,哈着气摩擦起来。

“喂,有良,我们把车停到集市的进口吧,不然一会儿走的时候出不来了。”李美丽趴在车斗的靠背处,用手拍打着丈夫的脊梁。

“好嘞。”

马达声在集市的进口的草地里戛然而止,结束了二十余分钟的行程。

“哇塞!”下了车的小陌目不转睛地看着集市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

“走吧孩子。永辉,你看着妹妹点儿,人太多,大家别走散了。”李友良的手搭在小陌的肩上。“妞妞,用不用爸爸抱着你啊。”

“不用,我要自己走。”

“小陌,来,牵着娘的手。”

“妞妞,别看了,走喽。”李永辉捏捏妹妹东张西望的小脸蛋儿,咧嘴笑着。

“娘,哥哥欺负我。”

“哥哥给你闹着玩儿呢。永辉,别瞎闹了。”李美丽从车斗上拿了个化肥袋子,扭头瞥了儿子一眼。

一行六人就这样挤进了涌动的人潮,淹没在人群里的小陌说不出的激动。集市的道边上聚集了四面八方的商贩,有卖生活用品的,有卖瓜果蔬菜的,有卖肉类海鲜的,有卖鞭炮对联的,有卖儿童玩具的……他东瞅瞅西看看,琳琅满目的摊位无一不吸引着他。

嘈杂的集市热闹非凡,商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新鲜的蔬菜,便宜啦。”“猪肉,现宰的猪肉,大姐,来几斤猪肉吧!”“看一看,瞧一瞧,刚进的苹果,不甜不要钱。”……各显神通的商贩们喋喋不休地推销着自己的东西。

“伙计,来十斤猪肉。”李美丽在一个肉摊前停了下来,从怀里掏出化肥袋子放在案板上。

“您要肥点儿的还是瘦点儿的?”

“不肥不瘦的!”李美丽的手伸进兜里。“嫂子,你要几斤?”

“五……六斤吧。”李二妮轻咬了下干裂的嘴唇,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

“姐姐啊,大过年的,多来点儿呗。”商贩回头笑着说道。

“我们家人少,还有不爱吃肉的。”小陌不知哪来的勇气,说完便藏进母亲的怀里。

小陌的话让两个妇女的心一阵痉挛。李二妮单手抚摸着儿子的头,尴尬地笑了笑。

“伙计,给我们来一块十八斤肉,回去我们自己分。”

“好嘞。”商贩麻利地称完了猪肉。“看见没,高高的一称,十八斤一两。”

“一共多少钱?”

“六块钱一斤,十八斤一两是一百零八块六毛。那六毛给您抹了,给一百零八吧。”

“你这儿猪肉比别人贵吧。”李美丽从兜里掏出一把钱,抽了两张蓝色的百元大钞递给商贩。

“哎呦,大妹子,天地良心。您在这集市上随便问,随便打听,要是买贵了,我一分钱不收您的……”

“说的跟真的是的。有良,背着肉。”李美丽接过商贩找回的钱,数了数塞进兜里。

“六块钱一斤,六乘以……”

“走了嫂子。”李美丽拽了把小声嘀咕的李二妮。

“美丽啊,给……给你钱,四十……”

“回家再说吧嫂子。”李美丽笑着压下了李二妮伸进兜里的手。


“娘,我饿了。”妞妞有气无力地耷拉着小脑袋说道。

“坚持会儿,一会儿娘给你买油条。”

“娘,咱家洗发水没了。”李永辉走到日用百货的摊位前停了下来。

“怎么用的这么费,上一瓶才用了几个月啊?买了省着点用。”

“又不是我自己用的,你没用吗?”李永辉轻声反驳道。

“你这孩子……”

“行了,买一瓶算了,跟孩子置什么气啊。”背袋子的李友良这时开了口。

小陌躲在母亲身后,牢牢拽住母亲的衣角,偷瞄着李永辉手里的洗发水。他见阿旺用过,香香的,滑滑的。

和煦的阳光洒在小陌微醺的脸上,他那拽着母亲衣角的小手儿沁出了汗珠,湿漉漉的。他乐此不疲地行走在车水马龙的集市上,心里异常兴奋。母亲买了好几种蔬菜,都是自己平日里吃不到的,有的甚至闻所未闻。

太阳越升越高,商贩的叫声也变得嘶哑、稀疏起来。

“看看还有什么需要买的,买完赶紧回去,快晌午了。”李友良将肩上鼓鼓囊囊的化肥袋子放了下来,喘了口气,又甩在另一个肩上。

“油条还没买呢?”妞妞双手叉腰,大声嚷道。

“没忘,前面就是卖油条的,就知道吃。”李美丽用食指点了下女儿的额头。

“美丽,我们买完了,你们转转吧,我和小陌回车上等你们。”李二妮想到兜里为数不多的几张毛票,踌躇片刻,张开了口。

“我们往前也走不了几步了,一起呗。前头有份卖鞭炮的,怎么也得给孩子意思意思。”

“这……”

“走吧。有良,你带着妞妞去买油条,我们去卖鞭炮那看看。”李美丽说着便拉起了李二妮的胳膊。

“行,那我们去了。”

在李美丽的怂恿下,小陌的母亲妥协了。她想:也对,哪怕给孩子少买点呢,毕竟一年就这么一次。

“多少钱一挂?”鞭炮摊前,李美丽指着百十头长的一挂鞭说道。

“一块五。”

“呦,二妮儿也舍得买鞭炮啊!”孙澜欣带着儿子鬼魅般出现在鞭炮摊前,说话酸里酸气。

“孩儿他婶儿,瞧你说的,不是过年呢嘛,怎么着也得有个响儿啊,你说是不?”李二妮侧身笑着答道。

“我家哈雷从外地买了二百多块钱的鞭炮,真是败家。别忘了给小陌买点儿小孩儿放的,这鞭炮可不适合他放……”

“我爸爸给我买了好多划炮、摔炮……”大宝的眼睛眯成一条线,高傲地仰着脖子。

“儿子,要低调。”孙澜欣眉飞色舞地讲起了那些炮如何如何好。

“再好有什么用,你就那么确定是给你家大宝买的?”李美丽突然接过话茬,话里有话。

“什么意思?你说明白了。”

“没什么,我今早看到哈雷拎着一袋子划炮、摔炮进了村东头张寡妇的门儿。”

“不可能,王哈雷,你给我过来。”气急败坏的孙澜欣一脚踢在隔壁摊位看对联的丈夫身上。

“你有病吧!”

“你告诉我,你给张寡妇送鞭炮的事儿是不是真的?”

“是又怎样?”

“你……气死我了。不要脸,奸夫淫妇。”孙澜欣如疯狗样在集市上大声地叫嚷起来。

小陌站在母亲的身后,目光看向被吓得不知所措的大宝,心里阵阵哀叹。

“别他妈没完没了了,大过年的,别找不痛快,你不要脸,我还要呢。”哈雷阴沉着脸,低声说道。

“你还知道要脸啊……”

“大庭广众下干嘛呢这是?耍猴呢?”买完油条的李友良带着妞妞走了过来。

“有良哥,这疯婆娘吃错药了。”哈雷给李友良点了颗烟,把事情简单地陈述了下。“你看看,就他妈因为这个。”

“我说澜欣,你也是,你不知道张寡妇的丈夫和哈雷是什么关系啊,那可是拜过把子的交情。张寡妇一人带个五六岁的孩子容易吗?过年了,常年在外的哈雷过去瞅一眼怎么了?”

“少在这充好人,你媳妇知道你……你去寡妇家,没准比我还……还气呢?”不甘示弱的孙澜欣有点胡搅蛮缠。

“会说人话吗?有良,别在这管闲事了,狗咬吕洞宾,真是的。”李美丽一把拉过丈夫,没好气地说道。

“嫂子,您别生气,别和疯婆娘一般见识。”

“哈雷,你怎么说话呢,你竟然和别人合起伙来欺负你媳妇。”

“滚,你在瞎逼逼试试。”怒发冲冠的哈雷抬起了硕大的手掌。

大宝的头贴在母亲的腰上,噘嘴瞅着四周看热闹的人群,两行热泪从脸颊无声地滑落,刚才的趾高气昂早已消失殆尽。眉头紧锁的李二妮伸手为大宝拭去泪花,抬头弱弱地开口说道:“别吵了,孩子都被吓哭了。”

“关你屁事,狗拿耗子。”孙澜欣不敢去看横眉立眼的丈夫,话锋转向了李二妮这个“软柿子”。

“你再逼逼逼逼,冲谁吼呢?有没有教养啊,简直是四六不懂。”李美丽挺身而出,站在李二妮身前双手叉腰。

“好。”人群里不知谁喊了一嗓子。

“你……你们……欺负人。”孙澜欣可怜巴巴地望着无动于衷的丈夫和议论纷纷、拍手叫好的众人,张口结舌。

“别和她吵了,这么多人看着呢。”李二妮倾身附在李美丽的耳边。

“没事儿,老娘今天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行了,回家吧,别丢人现眼了。”哈雷说罢便拂袖而去,留给孙澜欣一个魁梧的身影。

此刻的大宝正哭的撕心裂肺,他不明白父母为什么要吵架,在人头攒动的集市上,还吵的那样凶。

“别嚎了,你爹是走了又不是死了。”李美丽低头给儿子抹了把泪。

“大宝乖,别哭了,拿着。”李友良从食品袋里抽出一根油条递了过去。

“干嘛啊,花二百多买鞭炮的人买不起一斤油条啊。”李美丽上前一步,夺过丈夫手里的油条放回袋子里。“你买的油条刚够仨孩子吃的。”

“那是。大宝,我们走。一会儿管你爸爸要了钱,咱买二斤,这顿吃不完下顿吃。”

“什么玩意儿变得啊!”李美丽的话点开了嘈杂人群的笑穴。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李友良扔掉不知何时燃没的香烟,向众人挥了挥手。


“你可真厉害。”李二妮叹了口气,面向李美丽。

“嫂子,她就是看你老实。”“你这鞭炮还能不能便宜?”

“必须能,就冲你刚才的仗义劲儿,十块钱八挂。”商贩边说边竖大拇指。

“给我们来十块钱的,我们回去自己分。”说着,李美丽把钱递了过去。

“美丽,我们可……可要不了那么多。”

“没事儿嫂子,你要剩下的就是我们的。”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诚意推荐

简书连载风云库

简书疯人院专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