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持刀出行

01刀

传闻青县有一人生性胆小,出门总携刀而行,有如以酒壮胆者,时人称其为“刀生”,以示嘲讽。

这天,他带刀行至竹头坡,那摇曳的青绿色竹影深深浅浅,在熊熊烈日下显得尤为诱人,他连连咽了好几口水,却是不敢上前,只是站在坡下出神,举起一把竹制小扇挡在眼前,就势坐在道旁歇脚,时不时从怀里掏出一条白色的绣花手绢擦汗。

六月天就这点不好,太阳把树烤得蔫头耷脑,把树上的知了烤得“滋滋”响,把出门的人烘得昏昏沉沉的,走不得几步就满身是汗,风一吹,汗衣黏在皮肤上,直闷得人透不过气来。

待他擦干净汗再凝神看去,那在微风轻扶下浓浓淡淡,淡淡浓浓的竹荫底下已经三三两两坐了好几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幼,看衣着打扮都不像是本地人。他面不改色,心下却是一惊:这群人倒是胆子大得很,难道竟不知野外树下歇息最忌讳正午和午后一两点,其次才是清晨和傍晚?正午阳气最盛,阴气亦然,如此方可阴阳调和,使天地不失其正序。

中有一老翁,须发尽白,炎炎夏日却是里三层外三层裹了个严严实实,此时正十分惬意地靠在两株粗壮的竹子上闭眼小憩,在一堆纷纷挽袖提裳、扇风纳凉的人群中尤为显眼。刀生眯起眼睛盯着远处那似睡非睡的老者,手指不自觉地摩挲起随身携带的弯刀来。

“痒。”

一个低沉而略显沙哑的嗓音忽地在颅腔内响起,刀生一愣,顿时回过神来,停下手讪讪地问道:“喂,以我多年撞邪的经验来看,这老头儿绝对有古怪,不是鬼就是草木虫鱼等活物化就的精怪,你觉得呢?”

“尚未可知。”

刀生:“我猜他就是那竹子所化,你看他那灰黄色的胡须,像不像竹节上的根须?再看他的衣服,一层套一层,跟那竹笋的竹衣似的。你说,他是在等什么?”

“不知。”

刀生:“不是,我说咱能不能好好说话了,天热,口渴了你就多喝点儿水,多说几个字会死啊!”

“会。”

刀生:……

他大人有大量,决定不跟一把自称修炼了三百年却连人形都化不完全的刀计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