鳄鱼的眼泪

剧照《以家人之名》

瘦削的肩膀不停地颤抖,脸色苍白,眼角带着泪痕,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坐在医务室的凳子上,默默哭泣,小多伸手拽着女人的胳膊往外走,女人只顾着哭泣,不说话,也不起身,坐在桌子前的医生皱起了眉头,指着小多让她滚出去。

小多默默不语,用力地拉着女人的胳膊往外拖,医生气愤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伸手要拉小多的胳膊,小多抬起头,恶狠狠地看着医生,冷声说,“不要多管闲事”。

医生踌躇不前,女人急忙抹了一把眼泪,泪眼汪汪地看着医生,“医生,您不用管我,小多她也不是故意的,年纪大了不中用了,女儿嫌弃,我能理解。”

医生指着小多的脸,说她大不孝,会遭报应的,小多没有理会,自顾自地拽着女人的胳膊往外走,直到出了医院的大门,才松开拽着女人的胳膊。

女人号啕大哭,歇斯底里地冲着小多大吼,说尽世间最恶毒的话语,好似,她们不是母女,而是仇人,小多早已习惯这样的怒吼,面无表情地走在路边。

骂累了,也哭了,直接伸手在小多胳膊上掐了一把,小多疼得叫出声来,女人凶巴巴地说,“我渴了,给我买瓶水去”。

小多加快脚步往前走,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女人也快走几步冲上前,一把夺过小多身上背着的包,熟练地掏出钱包,洗劫一空,小多好似已经习惯了,叹口气,拿起包大踏步离去。

女人追在后面骂骂咧咧,小多忍着怒气,指着女人说,“你以后有什么事不要找我,也不要四处留我的电话号码”说完,气冲冲地走了。

小多一边走,一边掉眼泪,无尽的委屈在心中蔓延,小多不渴望妈妈多爱她,只希望妈妈正常一点,不要总是找她麻烦,打扰她的生活。

剧照《以家人之名》

小多出生在一个小镇、一个普通家庭,从小她就知道,她的爸爸妈妈和别人不一样,从小就是听着爸爸妈妈的争吵声长大的,挨打受气那是家常便饭。

有时候,小多觉得她能活下来,那是奇迹,在她的记忆里,妈妈从没有抱过她,对她总是横眉冷对,爸爸也整日喝得醉醺醺,爷爷奶奶为了躲避爸爸妈妈,跑去和姑姑一起生活,只有在过年时才会见上一面。

小多有个比她大五岁的姐姐,在她的记忆里,姐姐很漂亮,特别是笑起来眉眼弯弯,让人喜欢,但妈妈不喜欢姐姐,爸爸偶尔还会抱抱姐姐,带姐姐出去玩,给姐姐买糖葫芦吃。

在姐姐十二岁时,受不了妈妈的歇斯底里,受不了妈妈心情不好时,对她的毒打,选择离家出走,杳无音信。

从此,小多成了妈妈的出气筒,那个偶尔温情的爸爸也开始酗酒,家无宁日,她不懂为什么别人的家那么温暖,她的家为何那么冰冷?

小时候,听人说爸爸妈妈重男轻女,她就每天看着妈妈的肚子,渴望妈妈给她生一个弟弟,这样妈妈会开心些。

年纪再大一些,小多才知道,妈妈不是因为没有生出儿子而伤感,而是讨厌爸爸,讨厌这段不幸的婚姻。

妈妈很漂亮,长发飘飘,皮肤白皙,一双大大的眼睛,窈窕的身姿,是一个妥妥的大美人,美中不足的是妈妈走路一瘸一拐,让她的美貌打了折扣。爸爸就显得逊色了许多,家境一般,长相一般,唯一的优点是憨厚老实,勤劳能干。

如果时光倒退到妈妈十五岁之前,他们之间是没有交集的,那时候妈妈已经出落地楚楚动人,亭亭玉立,有着无限美好的未来。

天有不测风云,在妈妈十四岁时生了一场大病,在家里,妈妈并不受宠,外公外婆有些重男轻女,对这个女儿说不上多么喜欢,随意找了一家小诊所,诊所里的医生也是艺高人胆大,不知从何处学来的的针刺疗法,随意扎了一通。

命是保住了,右腿落下残疾,妈妈不甘心,又哭又闹,可是外婆哭着跪在妈妈面前,让她不要闹了,事后才知外婆外公收了诊所两万块钱,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收到的两万块钱也没有拿出来给妈妈看腿。

为此,妈妈恨透了外婆,恨极了家里的每一个人,像是仇人一样,每每提及此都是咬牙切齿。

到了出嫁的年纪,开始犯愁,好人家嫌弃妈妈腿脚不便,家境一般的妈妈也看不上,到了26岁才遇到爸爸,妈妈并不愿意出嫁,外婆再次一哭二闹三上吊,把妈妈送出了门。

剧照《以家人之名》

开始时,小多是同情妈妈的,觉得妈妈这辈子太苦了,她试着理解妈妈,工作后,带着妈妈去看心理医生,但是妈妈每一次都是恶语相向,对着小多拳打脚踢,事后冲着小多号啕大哭,无理取闹。

小多一次次原谅妈妈,一次次抱着妈妈哭泣,可是这样的场景多了,小多开始麻木。

大学毕业后,小多选择留在了千里之外的都市,她不想回家,不想看见妈妈的眼泪,不想看见爸爸借酒消愁。

有时候,小多会想起离家出走的姐姐,想着如果姐姐在,她会不会就不会那么辛苦,不用什么事一个人扛,可以过得轻松一些。

只是这样的想法在得知姐姐不是离家出走,而是被爸爸送人后彻底崩溃,姐姐离她并不遥远,只有三十分钟的车程,爸爸说对不起姐姐,对不起她。

小多才知道,姐姐有多讨厌这个家,跪在爸爸面前,痛哭流涕,姐姐告诉爸爸不想待在这个家里,拿着剪刀刺向自己的脖子,死也要离开,爸爸就把姐姐送走了,送到一个没有孩子的远房亲戚家里。

小多疯狂地冲到姐姐养父母家里,她心中有恨有怨,为什么?她也不知道该怨姐姐的自私凉薄,还是怨爸爸的偏心,或者是怨妈妈的无情。

她一眼就认出了姐姐,因为姐姐长得太像妈妈了,和妈妈不一样的是,姐姐脸上带着笑容,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身边跟着一个帅气的男人,一切是那么美好,姐姐的养父养母像很多普通的父母一样,慈爱地看着姐姐。

这样的幸福晃花了小多的眼睛,眼泪唰唰往下落,止也止不住,她想冲上去大吼,哀叹命运不公,但她没有,她没有妈妈的歇斯底里,还有一丝理智存在,告诉自己不可以。

小多上大学时有一段甜蜜的爱情,想过和男友结婚,组成一个幸福的家庭,只是在妈妈眼泪的攻势下,无疾而终。

剧照《以家人之名》

很多人说天下没有哪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小多会说他们见识少,她可以肯定告诉说,“我的妈妈就不爱我,我的妈妈对我充满敌意。”

小多永远记得高中时,上体育课摔到了腿,医生说是骨裂,修养一段时间就好,可是妈妈哭着问需不需要截肢?在医生给出否定的答案时,她竟然从妈妈脸上看出了一丝遗憾,小多只觉得浑身冰冷。

偶尔,妈妈会指着小多说,“为什么你的腿好好的?为什么让我成为一个瘸子?”事后,妈妈总是会哭着说对不起,说她太苦了,她这辈子就因为瘸了一条腿,整个人生都毁了。

说得多了,小多不再相信妈妈的话,看见妈妈的眼泪让她想起鳄鱼的眼泪,充满欺骗性,特别是在她工作后,妈妈没钱花了,就会给她打电话,甚至跑来找她,在她面前哭泣,很是可怜。

小多很累,很烦,有时候给爸爸打电话诉说,爸爸总是让她忍一忍,他也无能为力,如果人生可以重来,爸爸说不会选择和妈妈在一起,不会贪恋妈妈的美貌,找一个样貌普通的姑娘快快乐乐地生活。

手机铃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小多才知道,妈妈竟然偷偷把她的肾给捐了,医院向她核实信息,并且让她去医院体检,小多苦笑,她以为妈妈去医院是真的病了,竟然还有一丝担忧,小多粗暴地挂断电话。

随机铃声再次响起,屏幕上显示妈妈的号码,小多盯着屏幕默默发呆,她知道妈妈一定是要和说捐肾的事情,一准是又哭又闹,直到她屈服为之,小多好想问一句,“妈妈,我真的是你亲生的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