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剧《都挺好》:你们都是受害者

观影圈有个鄙视链,看美剧的看不起看日剧的,看日剧的看不起看港剧的,看港剧的看不起看国产剧的。但不得不说,我们国家的国产剧这几年的质量的确有所上升,港剧已经江河日下了,近几年都拿不出什么代表作。

然而我回避了拿国产剧和日剧、美剧比,因为真的还是有蛮大的差距。就整体制作水平而言,美剧重编剧而我们重明星这一点上,就造成了根本性的差异。对美剧而言,主角都可以飞你出局(见“纸牌屋”、“反击”、“实习医生格蕾”和一季死个主角的“行尸走肉”),但编剧大妈大叔们永远坐在铁王座上。对剧本的严格要求让他们塑造出来的人物更有人性,观众也更容易投入。

那么人性是什么?人性绝不是非黑即白,董存瑞顶个炸药包做了英雄,所以他只能是好的不能有一点点的缺陷,这样的人物吸引人吗?并不。我们的编剧也渐渐明白这个道理,要让一部电视剧吸引观众看下去,人物的塑造越接近生活中的你我他,越能得到更多共鸣。

所以“都挺好”成功了。

第一集开篇,从苏母的突然离世开始,这已经触动大多数九零后、八零后的担忧了。这个年龄段人们的父母年纪并没有太大,一如片中的苏母,六十多岁。刚退休几年,正准备好好享受生活,感受从来没体验到的整天就想着怎么玩的人生。因为一场连续十小时的麻将,身体强健的苏母突然走了。这份突然,让九零后、八零后的观众不免心惊,触动了我们内心对父母年岁渐长有一天可能会扔下我们的恐惧,从而完成了第一步对观众的吸引。

随着剧情的推进,苏家的成员们一个个出现在观众眼前,他们的冲突也一点点的付出水面。人们不免要问,是什么让这个家庭的成员在痛失亲人的时候,却忙着各种清算、争吵呢?本应全家齐心协力共渡难关,反而成了彼此攻击和伤害的理由。

隐患在孩子们还小的时候,就已经埋下了。

苏母是他们那个年代的女强人,作为护士长工作非常忙,但她同时要兼具三个孩子的母亲和一家之主的职责。她在家中说一不二,看起来非常强势,可是强势的背后需要付出多少,没人知道。一个家本来应该有一个男主人和一个女主人互相扶持,共同建设的。可是苏家没有男主人,苏父(苏大强)根本就是卷缩在妻子身后的大孩子。家庭成员之间有什么冲突,苏大强就会面对墙壁站着。这种行为在什么人身上最多见?幼儿园和小学的孩子身上。做错了事情,老师一指墙角,孩子就自己跑去站着了。所以,苏大强的心理年龄,也就在幼儿园到小学的年龄段吧。

男主人只是个小孩子,女主人必须撑起整个家,所以从这个角度看,苏母在婚姻里是不幸福的。但她也需要这样的丈夫,被其完全掌控,不会对她的任何决策提出一点异议。

所以苏家,其实是一个母亲带着四个孩子的家庭结构,父亲的位置是缺失的。

影片并没有给出苏母的成长经历,但从苏母极度要强这点上来看,她在自己的原生家庭中必然是不受待见的一个。如果一个孩子从小得到很多爱,是没有那么多动力去要强的。他可以是优秀的,但不会是要强的,不会把很多的精力放在和别人竞争上。苏母显然对爱是什么,并没有体会,所以他们整个家庭对爱是什么的体会都很少。自己没有的东西,怎么能给自己的孩子呢。

但苏母知道控制是什么,她用不同的方法来控制孩子们,以达到她的目的。

她的目的也很简单,她生的孩子必须出人头地为她争气。大儿子苏明哲不用说,完全是她对理想人生的塑造,甚至可以说是对理想男性人生的塑造。她把最好的资源都给了大儿子,明哲也不负所望的考上了名牌大学。记得第一集里明哲对妹妹明玉说的话吗?没有背景的家庭,就必须靠读书一条路。这句话是明哲自己想明白的,还是苏母早就灌输给他的,不言而喻。

然而出人头地后呢?苏母并不知道,明哲也自然不知道,他知道的全都是社会所谓的约定俗成。比如作为儿子,要孝敬父母,作为大哥,要管好弟弟妹妹。可是从一个男性角色缺失的家庭里走出来的儿子,并不知道具体做些什么才算孝敬父母、成为大哥。为什么那么多年,他对家里的矛盾一无所知?因为他本能的逃避了这个家庭,并不想真正去承担家中长子的责任。

因为苏母的突然亡故,逼得明哲不得不回来面对这个身份,所以他假装自己做的特别好。一出场,苦着个脸,安抚老父,调停弟妹之间的矛盾。但如果细想就会明白,妹妹十年没回家,也不参加二哥的婚礼,作为长子的他居然毫不知情,他又真正为这个家操过什么心呢?

明哲和母亲一样爱面子,所以同意将父亲接到美国。可是妻子不同意,这个时候他能想到的是要求妻子去理解他、支持他。弟弟明成和妻子丽丽暂时承担照顾父亲的责任,他没有看到他们的不容易,出了一点问题立刻就去指责弟弟照顾不周。可是当他被辞退,无法接父亲来美国,却手机关机拒绝和家人沟通,把全家都凉在中国干着急。因为那个会担当、能顾家的大哥只是他的理想形象,并不是真正的他。

也许苏明哲比他的父亲还是功能要更强的,但在某些部分,他不自觉的向苏大强认同。一旦真的需要做些什么的时候,只会要求别人和逃避。

二儿子苏明成是苏母最疼爱的孩子,既然有长子承担了面子工程,小儿子就可以随心所欲的享受。苏母用宠爱来控制小儿子,让他成为自己的开心果。学业事业不成功没有关系,苏母愿意拖关系花点钱,给他铺好未来的路。在苏母心中,一个儿子有出息,一个儿子能听话,人生大约就圆满了。

虽然明成是一个妈宝男般的存在,但讽刺的是,得到比较多爱的明成,在承担责任方面实际比大哥明哲要强。同时,在建立亲密关系的能力方面,也比妹妹明玉要好。他在明玉离家出走和明哲远渡重洋的日子里,如同母亲希望的那样,一直陪伴在父母身边。在母亲去世后,他把父亲接回自己家悉心照顾,同时努力平衡好妻子丽丽和老父亲生活习惯上的种种矛盾,其实并不容易。

明成用了父母那么多钱,也是苏母允许的。孩子对于各种规则的了解,首先源自于父母。对于明成而言,在家里他是可以任性的。不管是花钱还是欺负妹妹,都是被家里唯一的家长苏母所支持的。所以他会肆无忌惮的问家里要钱,也会动不动就责骂妹妹,甚至对妹妹动手。

他也是被母亲剥夺了成长的权力的,母亲的溺爱让他失去了应对挫折的能力,也失去了被培养责任心的机会。所以他做决定总是那么想当然,因为他没习惯承担决定后的结果。可是人并不能永远只待在家人创造的理想环境中,社会是很残酷的。所以等他进入社会,就会震惊于那么多的不如意扑面而来,措手不及的他才会选择暴怒来应对。

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苏明玉,她承担了苏母最多的仇恨。

一个重男轻女的母亲,必然来自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如果苏母有觉悟,能明白她在原生家庭里的遭遇是不合理的,也许她不会这样对自己的女儿。然而,她并没有意识到这种不合理,那么就会把这种熟悉的模式原版复刻到自己的新生家庭中去。所以作为她的女儿,苏明玉得到的也是不公平的待遇。

明玉的离家出走,其实和苏母是一样的。她们都是要强的人,为什么要强,前文已经说过了。明玉在家庭中什么都得不到,没有人支持她,没有人给予她爱。那么,如果她想得到一些什么,只能靠自己,只能让自己变强。明玉的事业成功,也是向苏母证明。作为母亲你什么都不给我,但我可以凭自己的本事过的很好,比那两个儿子得到更多的社会地位和财富。

可惜,没轮到她去证明什么,苏母就离世了。虽然不能向母亲证明,那就向家里其他成员证明。所以她把自己一直非常看重的工作都丢在一边,一定要出钱出力,把母亲的葬礼办好。而她办的越好,越是可以证明母亲当年错了。

有意思的是,当这个家庭中的主心骨苏母去世后,立刻飞奔来顶替的是明玉。最恨母亲的明玉也是向母亲认同最深的,这就是母女微妙的关系。当大哥明哲因为工作关系可以常驻上海,他把大家召集齐提出以后家里的事情他会代替母亲来操持的时候,明玉的眼神是不满和怀疑。当二哥明成照顾下的父亲跟着别人买理财产品被骗后,她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二哥夫妻两个骂了一顿。在她心目中,有能力照顾父亲、管理和掌控整个家庭的只有她。

最后来聊一下这个缺位的父亲苏大强,很多人说他是巨婴,躺在地上要喝手磨咖啡的样子成为了经典。小时候靠父母,成家后靠老婆,年纪大了靠子女,这一辈子苏大强早就学会了如何更好的依靠别人。这一招其实很简单,就是示弱,或者叫撒娇。要满足自己口欲期本我的各种需求,又不用自己去努力,撒娇是很管用的方法。许多人都知道在必要的时候可以示弱,但苏大强却只会这一招。什么样的原生家庭才会养育成如此巨婴的孩子,一般母亲和孩子是共生关系的时候,这种情况就会产生。

而有意思的事,当这个孩子,也就是苏大强长大了,需要他能当家做主的时候,他会寻找一位和母亲一样可以让他“寄生”的妻子。他让妻子掌控自己的一切,表示出绝对的听话,而这位和母亲类似的妻子,也乐于去掌控这一切。两个人在关系中达成了共谋,就形成了外人看上去稳固的夫妻关系。

但这样的关系里出现的孩子们,成为了填补他们早年心理需求的牺牲品。孩子们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但他们的家庭就是无法做到和睦。明明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姐妹,彼此却和仇人一样无法共处。这个家庭里什么都有,却唯独没有爱。而爱是家庭成员之间的润滑剂,有矛盾的时候,越多感受到家庭内部流动的爱意,矛盾越容易得到化解。

但他们又无法象陌生人一样离的远远的,互不干扰。于是任何的小矛盾,都会演变成大战争。兄妹三人彼此折磨,甚至上演血淋淋的伤人事件,把他们的伴侣也都卷入进来。明哲一味的装老好人,其实并不想真正处理弟弟和妹妹的积怨。明成沿袭母亲对明玉的态度,作为既得利益者,他不愿意承认妹妹那么多年在家里受的委屈。明玉痛恨明成可以获得母亲的宠溺,抓住一起机会贬低明成。父亲苏大强只要能让自己的日子过的舒坦,并不介意在兄妹之间挑起战争,搬弄是非。

这样一部到处是冲突却找不到和解可能性的连续剧,我个人觉得观看的时候会被一种愤怒的情绪带着跑。剧情让里面的人物总是被逼入死角,彼此之间很少看到一些有效的沟通,只是各种发泄情绪。也许尖锐的冲突让观众过瘾,但我们如果身处其中,会不会对家庭深深的失望呢?在这一家四口的重重矛盾中,没有绝对的获益者,也没有绝对的受害者,都是代际传递的牺牲品。

对家人的恨也因为我们渴望去爱他们,却无从下手。要从家族一代代的创伤中破茧而出,需要更多的视角去看待自己的成长经历,从不同的角度看待这些伤害自己的家人,这并不容易做到。但每个人至少应该努力去尝试,因为只有从我们开始打破这种创伤的强迫性重复,才能为我们的下一代,带去真正有爱的家庭关系。在他们的未来里,至少不会让彼此伤害的故事重演。

想加入影心理读者群 请联系平台助理微信:xinliwanka,通关密码:我是读者。如果觉得我们的文章还有些趣味,或许还能给一些提点和帮助,欢迎点赞转发,或打赏支持主创。想跟进一步了解主创,可以关注微博:心理咨询师贾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