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对刘鑫说:扎心了,老铁!

96
无表情小姐
2017.12.12 06:11 字数 1528

12月11日上午,备受关注的“江歌案”在东京地方裁判所第426号法庭开庭。整个审理将持续至18日上午结束,12月20日下午进行宣判。

“江歌案”太惨,惨到我们质疑生命与人性。

“江歌案”太大,大到牵动日本的法律与决断。

2017年8月14日,江歌的母亲在微博上发起请求判决陈世峰死刑的签名活动,30个小时内便获得18万网友的支持。

11月,当刘鑫第一次在江歌遇害后和江歌母亲的见面的视频在网上再次掀起轩然大波,各大公众号的文章一度在朋友圈层出不穷。我在某个公众号看到了签名活动的链接,点进去,在没有温度的屏幕上一笔一划写下自己的名字。

想来,每一个签下自己名字的人,心情都和我一样复杂。明知道这是一件难以实现的事情,却想尽一丝绵薄之力。

在日本,判死刑到底有多难?

在司法实践中,日本法院根据“永山准则”来判断是否判处死刑。“永山准则”的确立源于永山则夫案。1968年,年仅19岁的永山则夫在大街上用枪先后射杀了四人,并因此被判处无期徒刑。但在1983年,日本最高院认为判决有误,改判死刑。此后,在判决死刑标准上,法院逐渐确立了“永山准则”。

“永山准则”包括以下九条标准:

结果严重性,特别是死者人数

犯罪的性质

犯罪的动机

犯罪的方法,特别是杀害方法之连续性与残虐性

遗属之被害感情

对社会的影响

犯人的年龄

前科

犯罪后的情况

其中,死者人数是判处死刑最为重要的标准。被告人只杀害1人时被判处死刑被认为是“反常”的。

在司法实践中,在死者为1人时,日本检察官几乎不会向法官要求判处死刑,而当死者为2人以上时,检察官则几乎必然要求适用死刑。数据也显示,1980年到2009年,死者为1人时,被告人被判处死刑的为32%,死者为2人时,被告人被判处死刑的为59%,3人以上时79%。

仅从历史数据来看,“江歌案”被告人陈世峰被判处死刑的可能性较低。

我们在为预想的最坏结果做最大的努力,想抵达一个理想的境地。即便现实沉重,到底在不断探寻着所求。

现实一次又一次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跟进“江歌案”至今,即便作为旁人,卷杂在复杂的事态中,也难以保持一个稳定的心态。

刘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刘鑫说:“我不知道怎的,打不开门了。”

刘鑫说:“好可怕,把这个拿上!”塞给了江歌一把刀,一把能够让江歌防卫的刀,一把也能让陈世峰“正当防卫”的刀。

江歌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能倒在血泊中,如果可以,大概她对刘鑫最后的话应该是:“扎心了,老铁!”

想来有趣,人缘何在世,又缘何要以最坏来揣测人心?在世求不得,以最坏揣测人心却是在日久天长中被点点“熏陶”出来的。

看了开庭前的视频。当江歌的母亲江秋莲跪在地上亲吻祭拜江歌的花朵,当她走过江歌带她走过的路,当她一遍一遍拿起手机,照着江歌平时所见的一花一木。

内心的煎熬难以想象。我还记得看《局面》访谈她和刘鑫会面的视频,隔着屏幕能感受到的冲天的愤怒,当今日再看她一袭黑衣,走来路上,却是如此肃穆。

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长达一年多的道德审判,最终会有一个怎样的结局,时间最终也会将事件归于尘土。

观案至今,我不知道如何描述自己的心情。所有的证据叠加起来,比不得一个结果让人期待。时常想想,如果当时刘鑫能站出来,如果当时刘鑫能说明情况。

如果,却没有如果。

我们固执的认为“我是对的”,固执的站在自己的道德制高点宣判,想得到一个能印证我们良心的结果,能够让我们燃起对美好事物向往的结果。

求而不得,怒而无处诉。从善的人认为自己做的事情都是对的,作恶的人同样认为自己做的事情都是对的。道义是个极难稳定的天平,自己心中的秤大概最公平吧!

“江歌案”持续至今,无数媒体的跟进,无数网友的努力,许在未来的某天,会被划归成这个时代的印记,让人叹惋或者欢呼。

《熔炉》里有句话,我很喜欢:

我们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改变这个世界,而是为了不被这个世界改变。

无戒365天日更营 写作训练第38天

无表情小姐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