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仍有心事,你我再无故事

完了,要赶不上车了!

就睡了个午觉,一睁眼下午四点,我拿起沙发上的背包,就往楼下跑。辉的老家可是个小县城,错过这班车,就只能等到明天,弄不好连婚礼都赶不上,如果给他说下次再去,显得我太不厚道,所以只能在出租车上默默祈求火车晚点。

辉是我的大学室友,一起开黑、洗澡的那种,嗯,别误会,我们学校的澡堂是一人一个隔间。

一个月前,辉突然打电话说他要结婚,婚期定到了5月2号,既是小长假,又给足了我们往他那赶的时间,为了能把寝室的六个人聚齐,这货真没少花心思。

时间果然可以让一个人成长很多。

七年前,新生报到,早早找到宿舍的我在下铺整理着被褥,一个留着长发的非主流骚年推开寝室的门,试探性的探了探头,然后操着浓浓的口音问了句:

“这是N-613吧?”

嗯,没错,这就是我俩第一次见面的开场白,从那之后,这个一头遮眼的长发,不怎么爱说话,竟然和我还是同一个市的陆仁辉每次总能惊掉我的下巴。

由于不太适应新的环境,我回到宿舍就和高中的同学聊天、打电话,和他们吐槽着每天发生的一切。

有一次,我和高中同学珂珂闲聊,聊着聊着就抱怨起了我们理工科专业的男女比例,而英语专业的珂珂得意地夸起了她们的尼姑班。

当时的我灵光一闪,这么好的资源不能浪费啊,死皮赖脸地让珂珂介绍室友给我,三年的革命友谊,在那一刻再次得到了升华,拿到了QQ号的我自然不能亏待了有着同窗之谊的珂珂,为了我们纯洁伟大的友谊,我把辉的QQ发了过去。

这绝对不是什么见色忘友,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辉和我们一个高中同学很像,又留着韩寒一样的长发,并且还加入了学校文学社,这对韩寒死忠粉的珂珂来说,应该会有很多话题了吧,当然,我也只是尽人事,听天命,至于他俩究竟能发展成什么样,我也不知道。

我唯一知道的就是自那之后,每天晚上辉都要抱着手机很晚才睡觉,每当我和他聊起珂珂的事情,他总是知道的比我还清楚。甚至不怎么喜欢社交的他,一有时间就往图书馆跑,还经常借关于张国荣的书回来看。

哦,对了,珂珂是哥哥的迷妹。

到哪了?坐上车没?还没等我说话,辉那边就火急火燎的问了一大串问题,快要赶到车站的我一一回答了之后,本以为他会给我说让我路上注意安全,到了接我之类的,可这货却问了句,我让你带的东西你带了吧?

嗯,在他心里,东西比我重要。

挂了电话,看了看车外一直后退的风景建筑,摸了摸包里让辉心心念念的东西,越来越怀疑,最美的风景永远都在过去。

哦,对了,辉说的东西不是红包,是一个木制雕刻相片。珂珂的。

至于为什么会在我手里,作孽呗。

临近期末放假,当时我因为家里有事,请假回去了两天,回家的路上和珂珂闲聊了两句,无意间把话题扯到了辉身上,看着他俩聊的不错,却没啥实质性的进展,我当时心血来潮,给珂珂说了句,要不我帮你俩撮合撮合?

然后,然后我就收到了辉打来的电话,兴师问罪的。问我要闹哪样,你妹啊,我还想问你呢!我知道你没谈过恋爱,也知道你性格腼腆,但至于连喜欢都不敢说么?我把他骂了一顿,直接挂了。胆小鬼。

后来我才知道,我当时给珂珂说完,珂珂转头就把我说的话转述给了正在聊天的辉,说什么,piao说要帮咱俩撮合撮合,你同意吗?这豪爽的一问,让没有一点心理准备的辉一时间不知所措,这才给我打了电话质问我,而原本你一句我一句聊的正开心的珂珂,看到辉一直没回复,自然也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我去,有这么为难吗?珂珂爆了句粗口,把对话框的那句尴尬的你同意吗顶了上去。至于后来他俩聊了些什么,辉没给我说,我也没问。

火车站到了。司机回头冲我喊了一句,帮我收回了思绪。取票、安检、找月台,紧赶慢赶终于赶上了一天只发两趟的火车。我在佩服自己人品的时候,暗自庆幸。

比起为了赶车付出的努力,我更欣喜的是想明白了一个道理,很多事情都是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发生,就像赶的火车一样,一旦错过了,即使你能再踏上同一列车厢,到达同一个地方,那也早已不是你想象中的模样。

啧啧,《我与世界只差一个你》,还是限量版,珂珂也真可以,我过生日也没见她这么大方。看到珂珂给辉寄来的生日礼物,我承认,我酸了。辉被我说的老脸一红,慌忙小心翼翼地把礼物放进了柜子里,开始给我扯东扯西,转移话题。

辉生日当天,他的几个发小特意从周边的城市赶了过来,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辉也有朋友,我还以为他一直都是独行侠呢!

当天晚上,吃完饭,我和辉一起把他几个喝大的发小在提前预定的宾馆安置好,扶着晕乎乎的辉回到了宿舍,辉在卫生间洗漱的时候,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想都不用想,一定是珂珂。我看了看时间,凌晨一点半。

你这够上心啊,昨天凌晨十二点的祝福早就送到了,现在都这么晚了还跟我们一起熬着。他今天喝的有点多,可能没来得及回复你,现在又去洗漱了,一会出来了应该会回你。

辉的性子慢热,又扭扭捏捏的不会表达,看着这个一直主动的傻姑娘,我都不知道当初给她QQ号是对是错。

我珂珂聊了不一会,洗漱好刚出来没多久的辉就接到了珂珂半夜将近两点打来的电话,什么寝室有热水,没有蜂蜜,什么又是没事又是谢谢的,我顿时觉得好委屈,我特么也喝了好多好么???!!!

您好先生,请看一下您的票。我还没来得及委屈,就被乘务小姐姐从充满恋爱酸臭味的回忆里拉了回来。火车轰隆隆的不停向前,从来没有为谁做过过多的停留。

辉和珂珂的生日差了将近四十天,在这四十天里,我没有一天是安生的,不是被辉用有意无意的对话侧面打听珂珂的喜好,就是要让出自己的电脑,让辉逛某宝。

后来,纠结了将近一个月的辉,终于在网上确定了一个中意的礼物。原本我以为会是什么充满粉色泡泡的惊世骇俗之物,后来我真的猜对了,是一封刻在竹简上的情书。嗯,没错,刻在竹简上的,情书!真搞不懂文艺青年的脑回路。

情书上写的是:

“郭珂:人生如梦,白云苍狗。错错对对,恩恩怨怨,终不过日月无声,水过无痕。所难弃者,一点痴念而已!当一个人轻描淡写的说出“你同意吗?”时,她已握住了开我心门的钥匙;当她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忍着困意陪我聊着、逗着的时候,我已彻底向她打开了门;当她在我生日喝的醉醺醺的时候打电话关心着时,我已此生不可能再忘。之后是是非非,不过是越陷越深而已。

话至此处,你还要问piao哥吗?

由爱生嗔,由爱生恨,由爱生痴,由爱生念。从别后,嗔恨痴念,皆化为寸寸相思。不知你此时,可还厌我恶我。恼我怒我?紫藤架下,月冷风清处,笔墨纸砚间,仁辉心中没有闺蜜,没有蓝颜,只有拿去我魂魄的郭珂一人!相思相望不相亲,薄情转是多情累,曲曲柔肠碎。红笺向壁字模糊,曲阑深处重相见,日日念卿安。”

是不是有点熟悉?我也觉得,后来我才想起来,这不是穿越剧中女主写给男主的信么?只不过辉稍微改编一下!我问辉,为什么想送这个?他说因为珂珂给他说过喜欢看《步步惊心》,我晕,这就是传说中的文艺青年?!

哦,对了,不是我有意偷看信的内容,而是当时网购兴起,辉没有相关的账号,对网购的流程也不是太懂,所以只能他把需要和现金给我,我帮他操作。

啤酒饮料矿泉水;香烟瓜子火腿肠。来,腿收一下 。推着车子叫卖乘务员在各个车厢来回穿梭,像一个小型的脱口秀现场。装着梅子的紫色袋子被塞在小车的一角,如果珂珂在,一定会兴致勃勃地买一袋,打发这一路上的无聊时光。

珂珂喜欢吃梅子,辉是在大一的寒假知道的,那时的我们都准备收拾行李准备回家,在外地上学的珂珂比我们放假早了几天,听说珂珂要转好几次车才能到家的辉坐不住了,拿起手机就开始夺命连环call:

“到哪了?带着吃的和水没?厚衣服带着没?车上冷吗?到站了有人接没?”

“一下问这么多问题,让我怎么回答?”

“嘿嘿,是有点乱!”

“关心才会乱哦!”

嗯,这狗粮我吃,我吃还不行吗!只是说好的喜欢吃梅子呢?你给我看这些截图干啥?!

在毕业的散伙饭上,喝的直晃悠的辉一手拎着酒瓶一手端着杯子从其他桌串到了我的面前,给我主动说起了他和珂珂的事情。

我俩变成现在这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每次聊天几乎都是她先开场,我跟着她的话题走,后来,我主动找她聊天,可总是说不两句就草草结束,以至于后来联系的也就越来越少。

说这些的时候,辉泛红的脸上出现了一些复杂的表情,他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翻着空间里的私密相册,聊天截图、备忘录截图、个人相片,整整几百张。

当时我都惊呆了,明明从大二开始,我们都开始心照不宣地不再提起珂珂,可关于珂珂的一切,这货竟然还偷偷存着。

毕业离校那天,辉从柜子里翻出来一个盒子递给了我,让我把它交给珂珂。也就是那天我才知道,在珂珂大二生日的时候,辉用珂珂的照片在网上订做的木制雕刻相片,被珂珂原封不动地寄了回来,在辉的柜子里一躺就是两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辉的原因,毕业之后,每次年终聚会,珂珂从来都没参加过,我也再没有见过她,而她的那幅木质相片我也迟迟没能送出去。直到一个月前,我把辉要结婚的消息告诉了珂珂,珂珂过了好久回复了我一个字,哦。

窗外漆黑一片,火车依旧轰隆隆地不停向前跑着,每到一站,迎来送往,日日如是。

下了车,看到提前在出站口等我的辉,主动迎上来抱了抱我,我借着灯光看了看他,利落的短发,微胖的身材,还有着从前的酒窝,只是却不再喜欢笑了。

把我送到酒店,拿着相片出门的辉扭头对我说了一句,珂珂把我的QQ删除了。

正在吃着鸡腿的我迟疑了一下,冷冷地应了一声。

辉走后,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看着泛着黄光的吊灯,不觉矫情了起来,昔日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现。

凌晨三点十九分,床头柜上的手机因收到特别关心的提示信息,闪光灯接连闪了几下,打开一看,是很久没有冒泡的辉发了一条动态:

“有人说,正是之前的所有经历,才成就了现在的自己。虽然这幅照片没有送出去,但那段日子还是要谢谢你。”

枳淮南:一个一脸胡茬的90后抠脚大叔,写得了温情故事,熬得了提神鸡汤,我在这里,等你来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下去么?” “嗯,你还下去吗?” “算了,不下了~” 室友无奈的推开了门走了出去,本来说好的吃过晚饭要去操场转...
    枳淮南阅读 94评论 0 0
  • 一个将军,责任不是让士兵喜欢,而是让士兵在战场上歼灭敌人,活着回家! 一个管理者,责任不是让员工喜欢,而是督促员工...
    子曰语阅读 112评论 3 0
  • 今日功课:种下智慧的种子,定向回向自己有智慧可以种下健康的种子。 智慧种子还真是不好种,首先自己有智慧,还要把自己...
    郝丽2018阅读 18评论 0 1
  • 1.声控灯年纪大了,耳朵有点不好使,我跺了好几次脚它才听见 2.文字的功能不是表达,而是矫饰。 3.上班路上看到五...
    长颈鹿和企鹅胖胖阅读 134评论 0 1
  • 今天阴天没有下雨 现在是下午17点 你跑进我心里的第81次
    世间然而阅读 142评论 5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