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细微之处潜移默化——我眼中的英伦(4)

字数 2951阅读 46
目录
上一章节
推荐作品:风云际会
哈利·波特片场

我们的行程是下午去哈利·波特片场,距伦敦30公里。这是大妹、三妹、闺女非去不可的地方,她们是绝对的等离子级“哈迷”。

我们在维多利亚火车站(伦敦有很多火车站,这只是其中之一)附近乘大巴出发。其间匆匆吃了一顿汉堡,还顺便买了BigBus的票,48小时有效那种。
哈利·波特片场不是想象中的主题公园,它是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的摄影地。

在这里花5英镑就能租一个中文导览器,对各景点进行中文讲解。

霍格沃茨学院大厅,配有各个教授的模型,还有各个场景及道具。

决定命运的“分院帽”,现在的鼻子、眼睛、嘴可看不见了。

出现在影片中的各种道具。

对角巷,想在这里买一根魔杖,可惜太贵了,竟然要£30。

最后的霍格沃茨全景模型非常壮观,灯光绚丽,播放着魔幻般的背景音乐。

走出片场,天是阴的,还刮着风,感觉有些冷。英国属温带海洋性气候,冬暖夏凉 。来之前,二妹说天晴下雨一半一半。来了才明白,这里随时下雨随时停。一会儿倾盆大雨,一会儿阳光明媚,一会儿阴云密布,一会儿又多云转晴。天气状况很不稳定,总体来看,晴阴时间分配一半对一半。

圣·吉尔斯酒店

我们订的是圣·吉尔斯酒店,位于贝德福德大街和托特纳姆宫路交叉口,伦敦最繁华的牛津街附近,房价每日£95(不含早餐)。如果要连Wifi的话,还要多付£5。

圣·吉尔斯酒店旁边的咖啡店(这里的咖啡被写作Cafe,不知是不是简体版)。有人用彩色喷漆在桌子上画画,竟然没人管。等我们转了一阵再回来的时候,这个家伙居然已经画满了3张桌子。

我们从哈利·波特片场回来已是晚上9点多钟,尽管天还很亮,周围的店铺却都已经关门了(商铺打烊时间基本在下午五六点之间),只有超市还在营业。英国纬度高,现在是极昼。感觉是下午的时候,已近晚上9点。伦敦10点以后天才黑,早晨4点天就亮了。气温20℃左右,并且没有蚊虫骚扰。

我们办理入住手续,行李就很随意的放在服务台前。当时就我们一家人,所以也没太在意。后来人多了,我才发现别人的行李都很规矩的摆放在靠墙边,以免影响到路人的通行。现在想起来,尽管别人不会说什么,我们的做法却是很不礼貌的。

第一次感到英国人的不靠谱,他们不会因为你们是一家人,而把你们的房间调到一起,他们是随意出房卡。结果我们订的三间房一间在2楼,一间在6楼,另一间在9楼。

房间还算舒适,设施齐全,就是床有点儿小。来之前听说这里都喝凉水,所以我们专门询问过此事。服务员告诉我们,水管里的水可直接饮用,除了冲洗水和有专门提示“不可饮用”的。房间里有一个热水壶,可能是专门为中国游客准备的。

我打算换个大床房,于是去找服务台。吧台服务员正在给别人办理入住,没有理我,她打了个手势——排队。另外的两个服务员前没人,但他们站得笔直,目视前方,对我也熟视无睹。

等我从排队通道过去(此通道当时就没人),吧台服务员立刻换了一副笑脸问我需要什么?我用笔和手势进行了回答,还画了一副图,最后居然说通了。他说大床房现在没有,要等明天才能有,不过可以叫服务员把我房间里的床并在一起(这时大妹也来了,以上内容是她给翻译的)。房间里的床是带轮子的,可以轻松移动。

电梯里的故事

回房间的时候,我在电梯里遇到两个彪形大汉。他们分立在两边,高大威猛。正在我踌躇的时候,他们两个冲着我一点头,齐声说道“Evening”。我下电梯的时候,他们两个又冲着我一点头,齐声说了句什么,好像是“您先请”的意思。我后来知道他们都是服务员,刚给别的客人搬完行李。

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我不小心碰到了一个人,他却先说了句“Sorry”,原因是他认为他的位置影响到了你。弄得我很不好意思,也回了一句“Sorry”。我发现这里的人不论认识与否,相互之间都很有礼貌。

既然这样,我也要做做姿态,比如说让女士先行和帮别人按楼层什么的。我给一个胖子按了楼层,他就很高兴,并给我讲了英国的楼层标识:G是一楼大厅,1楼实际是2楼。最后他还对我说了“Thank you”。

电梯里发生的故事很多,我在这里大致讲几个。

在电梯里,我碰见过一对白人老夫妻,有七十多岁了。他们特别爱聊天,一见我拿着行李箱就开始喋喋不休。我只听懂一句“Go home today?”,其他一概不懂。他们也不管我懂不懂,一直指手画脚的和我说话,还冲我微笑,我就一直傻笑着应付,直到他们下电梯。

有一次回房间的时候,我在电梯里遇到2个女的。黑眼眶,黑指甲,浓妆艳抹,奇装异服。她们1人拎1瓶啤酒,边笑边喝。她们是干什么的?我没敢多想,怕想歪了引起国际争端。

最有意思的是在一次等电梯时,遇到一个不会说英语的白种人。他用手比划着问我,我也用手比划着回答。最后我们俩用手语交流了一下对电梯的看法以及楼梯间太难找的问题。

说起楼梯间,实在太隐蔽了,真的不好找。墙上贴着楼梯间的标志,就是找不到。

有一次我等不到电梯,就开始找楼梯,很是费劲。旁边一个人示意我跟他走。他把我领到电梯间里,我们就开始下楼。由于他走得太快我没跟上,结果推门一看是G层和1层间的间隔层。原来这中间还有个H层,电梯上的H按钮就是这里。我只好返回来接着下楼,只见那个人一直在G层的门口处等我。见我顺利出来后,他才走。

这件事刚过去没多久,我又遇到一对母女在找楼梯间。我指着墙上的标识问:“是找这里吗?”她们回答:“Yes。”我就领着她们把我刚才的路重走了一遍,一路上她们一直在感谢我。帮助别人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超市

酒店对面有一家超市,晚上11点才关门。我们非常有必要逛一逛超市,补充一些给养和买第二天的早餐。

一进超市,最先感觉到的是冷。这间超市的冷气全部大开,我穿着速干衣都有些受不了。尤其是在食品区,简直就是深秋。

我们匆匆买了些面包和牛奶就出来了。在结账区有十几台自动付款机,一个黑人女服务员招呼我们在这里结账,因为人工结账的地方人很多。她手把手教我们使用。先把物品放在付款机左侧的一个平台上称重,接着刷条形码,然后把刷过的物品放在右边的筐子里,最后按显示器上的价格付款就可以了。

这太方便了,媳妇立刻就喜欢上了这种模式。为了练习并能够熟练掌握,她返回去又买了一些水果、蘑菇汤和方便食品。

这里的方便食品大多是意大利面,还有中国式饺子和寿司,我们买的是蛋炒米。米饭是凉的,不合胃口。大妹就问服务人员有没有可以加热的地方,服务员说,只有披萨可以加热,不过买披萨的已经回家了。没办法,我们只好回酒店碰碰运气。

热饭

我们抱着一大堆食品去问酒店吧台服务员,我还用我的翻译神器——有道翻译官输入了“微波炉”的字样给她看。那个小姑娘很热心,用手指着旁边说,酒店里没有,旁边有个酒吧里可能会有。

可就在这时,旁边一个低着头干活的领班模样的人,用很严肃的语气同她说几句什么,还瞟了我们一眼。顿时那个小姑娘脸色一变,连忙对我们说,没有,对不起。

这是什么意思?歧视中国人吗?我当时很不爽,想问个清楚,无奈不会英语,只得作罢。过了几天,我听说了一个故事,可能和这种事情有关。不过说起来太过丢人,还是以后再讲吧。

媳妇还得是媳妇,在如此恶劣的环境里居然也能想出办法。为了显示她的英明,她打算用我们自带的热水壶热饭。她的理论是,既然万里迢迢带来了,就一定要用一用,况且用酒店里的也不合适。

蘑菇汤非常好喝,得到了妹妹们和闺女的赞赏。炒米饭就差劲多了,除了一股浓重的油腥味,别的什么也尝不出来,还没有一点儿盐味。和我们的中华蛋炒米至少相差一万两千公里。

目录
下一章节
推荐作品:风云际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