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的坚强,一捅就破

   杭州白天大大的太阳,室外有39度,而现在外面又在刮着狂风,下大雨了,这多变的天气。

    中午我一个人顶着这39度的高温,从公司请假,到医院去看病。今早醒来,觉得左胳膊接近胳肢窝那地方很疼,心想就是普通的蚊虫叮咬吧。到公司还是感觉痛,就让同事帮我看下,结果她说都发黑了,也拿了她的小镜子自己照着看了下,是的,一圈黑黑的,里面有瘀血,感觉好像中毒了。联想着昨天在腾讯看的一个新闻,说江苏昆山的一男子因蚊虫叮咬,脸部肿成球,还有医院甚至发了病危通知单。想着这个,觉得还挺恐怖的,就决定中午去医院看下。

   到了医院,排队挂号,排队看病,排队抽血,再排队看病。排队的过程中,看着好多人,要么家人陪着,要么朋友陪着,要么男朋友或女朋友陪着……看着自己一个人抽血,一个人捂着针孔同时,艰难地拿着自己的随身物品,想想有点心塞。好在化验的指标都还算正常,只有两个偏高,医生说是因为发炎了。

   就这化验抽血拿药,一个叮咬的小包花了我将近200元。因为新工作刚做没多久,加上租房,朋友前段时间又借些钱,所以这段时间经济挺拮据的。为了省钱,39度的天,我还是决定坐公交回来了,公交还要转班。

    回到社区后,去超市买了灭虫剂。当时跟超市老板交流的时候,他是个年轻的爸爸,我也不管男女之间授受不亲了,他说可以将里面的毒水挤出来,我当时就说你帮我挤吧,因为回来也没人给我挤。不过因为当时天热,我浑身是汗,很光滑,不好挤,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回到住处,四点多了,我想开空调乘凉,结果发现这个房间的空调遥控器是不好使的。于是我就开着我的小风扇,也没想着凉快会,就抓紧时间将床彻底清理下,因为回来的路上我就很困,我希望有张床给我睡觉。

   5点多的时候,我就开始躺床上睡觉。外面很吵,但我也渐渐地沉沉睡去。将近8点的时候,被外面的狂风大雨吵醒了。醒来后悲催地发现自己又发高烧了,浑身发烫,四肢无力,阵阵的酸爽。本来打算在随身的一个小笔记本,用笔写下这些,发现自己可能连握笔都比较费劲。

   就在这时,我崩溃了,我一直告诉我妈,告诉我的好朋友:我一个人过得很好。可事实呢,伪装的坚强,被自己一捅就破,可以骗好多人,但却始终骗不了自己。我这个人不善于交际,跟新同事的关系并没有打得火热。我们项目经理跟我说,你要学着融入大家。我有努力,可性格使然,努力的效果并不是很理想。每天在公司说不几句话,多数的时候说的话也是与工作相关。下班后,看着社区人们的喜怒哀乐,顿时强大的孤独感就席卷而来。有时我会没出息地消极地想:只要在杭州,有个男生追我,我就答应他,因为我觉得并不是能很好地照顾自己,需要一个人来帮我照顾,需要一个人帮我分享喜怒哀乐。这只是傻傻的想法罢了,不合适,将就之后,可能更难过。

   其实上面文字看起来,可能有很多抱怨,但其实我的想法只是记录下今天,记录下此时此刻的所思所想,也算是给自己一个发泄的方式。中午在医院等血常规检查结果时,我有拍照想发朋友圈看,说下自己这个看起来有点小悲催的遭遇,让自己廉价地去获得关心。结果还是忍住了,需要自己坚强,自己成长。以前发朋友圈之前,总是有个固定的其他人选,希望ta看到。现在发朋友圈之前,目的大多数只有一个,自己做个纪念。可能看起来有些自私,有些多疑,有些变态……但在我理解看来,这其实是种成熟吧:不再是那种觉得自己做了件事,希望全天下都知道;也不再矫情地说自己哪哪又不好了……自己的世界开始自己主宰,是种成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