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风里 3

2.

上一章

在初中三年里,我和陆晴枫这个名字结下了不解之缘。

年级考试排名前十的名单里,我的名字紧挨着“陆晴枫”;

广播员名单里,我的名字紧挨着“陆晴枫”;

学生会名单里,我的名字紧挨着“陆晴枫”;

学校文艺汇演司仪名单上,我的名字紧挨着“陆晴枫”;

写作提高班的名单上,我的名字紧挨着“陆晴枫”;

语文知识竞赛获奖名单上,我的名字紧挨着“陆晴枫”;

在三班班干部名单上,我的名字紧挨着“陆晴枫”;

……

就连班级身高排名榜上,我的名字还是紧挨着“陆晴枫”!

有一段时间里我甚至会想,以后我的结婚证书上,我的名字会不会也是紧挨着“陆晴枫”?

陆晴枫,女,年龄跟我一样,身高跟我一致,体型跟我无二,学习成绩跟我相近,性格几乎和我相同。我们最喜欢的学科都是语文,最讨厌的学科都是历史,同样的心高气傲,同样的不善辩驳,同样的脸皮薄……

我们有很多相似或相近的地方,最大不同就是性别,这也是最值得庆幸的地方。

陆晴枫是我的同班同学,是个容貌清秀性格乖巧的女生。

初一那年,班主任跟别的老师闲谈时无意地开了一下我们的玩笑。那一句“他俩真是一对金童玉女”被四班的数学课代表小明逮住了,后来小明笑着告诉了二班的小强,小强上课传纸条给同班的小芳,小芳又告诉了同村的小刚,小刚又告诉同班的小军……最后整个年级都知道了,后知后觉的我俩最初面对同学的取笑还一度面面相觑。

于是接下来的事情很自然就这么发展起来了:

“嘿,你们家晴晴笔芯写完啦!还不快点给她拿一支新的过来?!你这金童怎么当的!”某女生扯着嗓子怪叫。

“嘿,你们家晴晴忘了擦黑板了,金童哥快帮她擦一下呗。”某男生不怀好意地奸笑。

“嗯,谁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金童……哦不,XX你来回答一下。”某老师尴尬地改口。

伴随着整齐的笑声,我和她的脸红完了又白,白过了又红。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学生该有多无聊啊,我不过一点点帅气,她不过一点点漂亮,就这样我们也成了明星一般的存在。几十双眼睛整天不倦地盯着我们,我们随随便便的一言一行都可以成为新闻。

我们的教学楼男女厕所都是连着的,偶尔上个厕所在走廊上碰到了也能引来大呼小叫:“哇,你们真有缘啊,连上个厕所都能碰上!”后来我和她有了默契,下课十分钟里,前五分钟我上厕所,后五分钟她上厕所。要是哪个老师拖堂超过五分钟……呵呵,我必定在心里对其家属致以热情问候!

绯闻这东西某程度上来说也算是一种清醒催眠,大家都说我们般配,说多了我也开始觉得“对啊,我们真他娘的般配!”何况我一直是个很好说话的人,既然大家都要我喜欢她,那我就喜欢她好了。

终于有一天,在我眼中的陆晴枫怎么看怎么顺眼,我知道我又被射中了,然后我蓦地一慌:“那我跟莉莉算是怎么回事?!”


3.

在我二十几年的人生岁月里,我一直为一个问题感到困惑:遇上莉莉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莉莉是我的小学同学。在我们那个偏僻而封闭的乡村小学里,孩子单纯得可怜又可怕。平日里总爱唱着“谁喜欢谁”的调调。那个“喜欢”跟它的本意完全南辕北辙,仿如最狠毒的诅咒:“你死定了,小红喜欢你!”

对,那时候“喜欢”这样浪漫的字眼是用来骂人的。

我在六年级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对莉莉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如果丘比特之箭分等级的话,那我中的肯定是威力最猛的一种,日思夜想、心如鹿撞、呼吸困难什么的一应俱全。可惜那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情窦初开,丝毫不敢往“喜欢”这方面去想。不敢想象,如果在那时候我含情脉脉地对莉莉说“我喜欢你”,她会不会这样回应:“我喜欢你全家!”

上了初中之后我才慢慢弄清楚这个词的真正意思,并深深感叹愚昧落后真是害人不浅!每每看见莉莉跟她班上的男生说话我都止不住心伤。

那时候我分在三班,莉莉分在六班,相隔几个班就像隔着天涯海角。虽说我们在同一个年级,可一星期也见不了几面,一年下来我对莉莉的单相思渐渐变淡了。

只是当初那份情太浓烈太深刻,以致于成了一种诅咒:干吃完蜂蜜之后,可乐就不甜了!

我喜欢陆晴枫,却不如当初喜欢莉莉那么强烈,这大抵不是爱情吧。既然从一开始就不是爱情,那就没必要跟她开始了。

那时候我真可爱,傻得可爱!好像只要自己愿意就真能发生点什么浪漫故事一样。很久之后,我知道了这种神经质心理还有一个通俗的名字:中二病。

虽然我没有打算跟陆晴枫发生点什么故事,可我也止不住偷偷喜欢着她。那种偷偷想念的味道清清的,淡淡的,让人想起夏日阳光里青草的气息,温暖,清甜。

在蜚短流长的年月里,我和陆晴枫之间有一种默契,我们都是孤独的战士,为了自己的名誉独自奋战。如非必要,我们基本上不交谈,私下里也没有什么交集。我们画出两条平行的直线,让彼此的生活轨迹各安一方。

很偶然的情况下,我和她独处过几次,每次谈话的感觉都很不错。我们的性格本来就很相似,跟我的铁哥们狼子比起来,我和陆晴枫其实更加情投意合,我们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直到初中毕业后,我们也没有被抓到过什么把柄,这一场为时三年的名誉之战我们都打赢了。

然而多年后再回过头去看,我们其实输得一败涂地。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