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的智慧】为什么朋友都开始拉黑自己?

图 网络

文 沁蓝 这是说话的智慧系列第十二篇原创文章。


阿平:“祖宗啊,你可终于接电话了!”

阿飞有些明知故问道:“怎么啦?”

阿平:“还不是你,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偏偏这个时候生病。你倒好躺在医院一动不动,我这边都快被女魔头给大卸八块了。”

阿飞心知肚明地笑了笑,他这个同事平时就好躲事,也终于让他尝一尝苦头了。不过,他突发急性阑尾炎也不是自己想的啊。

阿平:“你还笑,快告诉我那个等会要来的专家电话是多少?”

阿飞:“陈专家的电话钉钉里不是有吗?”

阿平:“钉钉?”

阿飞脱口而出:“你不是看都没看吧?”

阿平一般用钉钉就上下班打个卡,要不是公司把工资与每月考勤挂钩,他卡都懒得打,当然口上却不退半分道:“哎呀,我懒得去翻了,你直接发给我吧。”

于是躺在医院的阿飞,忍受着疼痛无奈地摇了摇头,把号码发了过去。

十分钟后,阿飞手机再次响起,毫无意外又是阿平:“又什么事啊?”

阿平略带焦急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那个今天要签的合同你存哪里啦?”

阿飞不耐烦道:“上次不是跟你说过,存放在D盘/2017/合同里吗?”

阿平:“怎么没找到啊?”

阿飞忍住脾气道:“不可能,一定在里面。不过你要合同电子版干嘛?之前不是已经打印好了么?”

阿平有些心虚道:“额,那个,那个,你别问这么多了,好啦,好啦,我找到了。”

然后,生怕阿飞再追问,阿平立马挂了电话,他可不想说自己把之前的合同弄丢了。

一刻钟后电话再度响起。

阿飞简直想按下挂机键。

手机那端传来阿平理直气壮的声音,完全听不出一丝三番五次打扰他这个病号的内疚感。

“阿飞,办公室公章放哪里啦?”

“不是在我桌子右手边第二个抽屉里吗?”

“哦,我以为在第一个抽屉了。”

挂完电话阿飞真心无语了,干脆直接关机。

事后,听说阿平还是把事给办砸了,不仅合同没签成,还把人家陈专家给得罪了,当然,他也没讨得便宜,被女BOSS当着全公司臭骂了一顿不说,还被降职惩罚。

阿飞心想这个病生得也好,至少要让阿平吃点苦头,不然他以为全世界的人都有义务帮他顶着,24小时听他差遣。


职场里,总有一些人如阿平般,以为天有领导顶着,事有“雷锋式”的同事做着,所以不管不顾,不闻不问,过着自己的太平的日子。

生活中,也有一些人,以为老爸老妈永远可以依靠,永远无条件伺候着自己,所以没心没肺,我行我素,过着象牙塔般的生活。

这些人,都有一个共通点,遇到什么问题都喜欢依赖他人,以为只要一个电话,别人就能帮自己解决所有麻烦,甚至视为理所当然

从不烧菜的自己,在家基本远离庖厨,想着反正有老妈在,平时烧菜瞧都不会去瞧一眼。

工作后,身在外地吃腻了快餐,当自己也想烧一手可口的饭菜时才发现原来那么难,只好边打电话请教老妈边实习,却从未曾想过电话那头的老妈是否正在忙碌,以为只要自己想父母就该候着。

从不做PPT的自己,每次都央求同事帮忙,想着能躲就躲,等同事不在非得自己做时,才发现真的没那么容易。

于是深夜把同事从被窝里吵醒,问一些本来度娘就能回答的问题,只是这样对自己而言更简便直接,而不管同事此刻困意多浓。


我们是不是在不经意间常常如此。

明明可以动手去找的文件非要同事再发一次,因为难得找;

明明可以翻一下就找到的聊天记录非要对方再传一次,因为难得翻;

明明领导已经布置的任务非要同事再复述一遍,因为没做记录……

可你凭什么?

我们可以懒,但不能没有度

在一而再再而三地麻烦别人的同时,也在不断透支别人对自己的信任。


而当有一天,朋友不再接你电话、同事不再搭理你要求时,该如何处之?

不管你有多急、有多想,都不该因自己的懒惰与粗心,让别人帮你收场。

不是每个人都是你家人,24小时关心你需求;

不该永远是温室下的花朵,一点风吹草动都需有人替你遮风挡雨;

不要以为所有麻烦的琐事都是别人的,自己只需最后登台谢幕。

你不是上帝,动动嘴皮就能指点江山。

你也非贤者,大家都排着队等着帮你。

我们都一样,饭要自己吃,事要自己做,

现在躲过的,未来某一天终究还回来,而到时我们可能错不起;

现在依赖的,未来某一天可能不在了,而到时我们可能输不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读者原创》中读到“有时候,我热爱纯粹的孤独,不愿意被人打扰;有时候,我希望自己是一缸婆娑葱翠的荷叶,身边有一缸...
    郭晓光阅读 86评论 1 2
  •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一本奇妙的书,记不清是什么时候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了,不过自从在访谈节目里看到许巍的介绍之后,...
    唐斬2086阅读 801评论 0 0
  • 你来的莫名其妙. 却也走的措不及防.
    喃孩儿阅读 73评论 0 0
  • 贾老大可不会去想这些,认为那是继承了贾父的本事,以大为荣,宰猪这事刚开始认为做得不错,可没两天就后悔了,来他家玩的...
    孤独的喜剧阅读 240评论 0 0
  • 稚子五月龄,学人调素琴。 未识琴键音,击打出乱声。 声出展笑颜,垂涎浑不觉。 见亲竖指赞,起落复频繁。
    客居维扬阅读 119评论 4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