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鲁溪沟往事……04

字数 1247阅读 59

目  录      上一章


文|老兵

这一年人们压抑太久了,一件接一件的大事发生,隔三差五的到大队上开会,虽然批*斗地没有以前那么凶了,但人们还是连大气儿也不敢出一口!小生命的诞生,无疑给大家沉闷的生活带来了些许的宽慰。但很快,鲁溪沟,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山村很快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毕竟一切都习惯了。

鲁溪沟,全队不过几百户人家,共五个小生产队,除了一队在对门平安寨梁子那边的“黑鱼沟”外,其他四个小队都三三两两地散布在鲁溪沟一河二岸,从沟底到山腰再到山顶,或独门独户,或几家组成一个小院子。沟底小河边稍显平坦一些,一河二岸基本都是陡峭的坡地,到了山顶反而又平坦一些了。沟底河边良田也不多,而山上又都是旱田,基本是望天收,人们脸朝黄土背朝天,一年忙到头,却依然只能勉强吃个半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再加上十*年*浩*劫,百姓尝尽了苦头,人们都禁不住在内心呐喊着“这苦日子何时是个头啊!”然而前途依然是一片渺茫,看不到一点儿希望!可是日子终究还得过下去的。

说起鲁溪沟,其实很久以前这里并不叫鲁溪沟,因这一带山林丛中多有鹿麂(ji)出没,其形似小鹿,其肉味鲜美,算得上是极上乘的野味了,村里的老猎户无不猎之而后快,故美其名日“鹿麂沟”,后来人口渐多,山上到处开荒种地,加上猎户不断地猎食,鹿麂也成了稀罕物了!后来就改名为鲁溪沟了,具体因何更名?其中有何缘由?后人已无从考究了。

鲁溪沟地处鄂西北竹溪县之东,沿竹溪河顺流而下,经丰坝至潭口与汇湾河相遇,直奔郭家洲与兵营河相融,涓涓细流终于在这里汇集成了一条大河,水流至此河床渐宽,不知经过多少个世纪的冲涮,分别在王家套、杨家院子、鲁滩坝形成了几个大沙洲,新洲亦因此而得名,旧称郭家洲!水流至此堵河已初见雏形了!

离郭家洲杨家院子下游约两里地,有一条小河从两座大山之间如长蛇般蜿蜒穿越而出,说是小河,其实也就是条小溪而已,抑或说是一条大水沟更贴切一点。与下游堵河比起来,她更像是堵河的一条毛细血管,在竹溪众多的小河里她并不算多出众,也谈不上有多俊美,但是她却有一个非常动听的名字“鲁溪沟”,既是“溪”,又是“沟”,到底是“溪”还是“沟”?纠结了好多年,后来慢慢习惯了,也就不在乎了,管她呢,古人起名字的时侯何尝不是像现在一样纠结呢!

鲁溪沟上游自永华村入境,经袁家湾曲折而下,在庙垭来了个胳膊肘大转弯,到下湾水流渐缓,途中又有从永胜村流下来的沟水,自响水滩瀑布飞流直下汇入鲁溪沟,一直到五里堰头百步梯,水势陡然湍急,那溪水在峡谷顽石之间纵横捭阖,一路欢歌汇入郭家洲大河。

鲁溪沟河虽小,以至于在地图上可能都找不到她的存在,但是,这条小河水却异常清澈,生饮之甘甜可口,即使在多年不遇的大旱季,小河水也不会干涸,河里小麻鱼、泉鱼、黄膳公子成群,尤其是水中极品野味野生鳖娃子(方言:甲鱼),一到天热时,就游出水面爬到岸边石头上“晒壳”,场面甚是壮观。就是这条小河,沿岸百户人家吃喝灌溉全都靠她,所以称其为鲁溪沟人的“母亲河”也一点都不为过。后来鲁溪沟村也以此为村名,由此人们对这条小河的崇敬可见一斑!


下一章 鲁溪沟往事……05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