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已沉沦(十九)在你的世界里,我曾是路人甲

字数 2649阅读 689

目录(接上文)


第二天,一大早赶到办公室,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打开电脑,上网搜索,看看有没有可疑视频。直到浏览完天涯、百度、搜狐、腾讯、新浪、猫扑、优酷、土豆,只看到又爆出某地官员的不雅视频,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刚刚放下的心被背身后传来的一声“你好”又给吓到了嗓子眼,幸亏我身手敏捷,喉咙紧闭,那颗火热的心才没有跳出来。回眸一看,一个美女赫然站在身后,大约1米7的个头,一身干练的打扮。美女面带微笑,大方的伸出修长的手,“宇凡!我是昨天跟你通过电话的王馨雪Sara。”

我愣了三秒钟,赶忙站起来,握住了她白皙的手。“喔,你好!你是小雪?”

“怎么?不可以吗?”小雪脸上掠过一丝淡淡的惊讶。

“没--没--昨天在电话里面我就觉得是个美女,今日一见庐山真面目,果然是绝色美女啊!”在说这些肉麻的话的时候,我依然愣是没有回忆起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在哪里见过。

话说昨天晚上,电话里面无意冒犯了这位美女记者之后,无奈又打电话过去,赔笑兼赔礼,好在美女通情达理,看在我处在生理周期的份上,不跟我一般见识,倒是一番闲聊,似乎熟识起来,相互已然谓之昵称,这就是传说中的自来熟。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生命的过往中,每个人其实都是独自行走,擦肩而过时,彼此是各自眼里的风景。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或者天涯,或者咫尺。也许这就是缘分。

初次见小雪,竟然握着她的手忘记放开了,若不是她提醒,我会像程序般陷入死循环。(不懂死循环,电脑死机总见过吧)

在我一阵尴尬自嘲的笑声之后,我猛的拍了一下脑袋,豁然大悟,眼前这个小雪是跟昨晚那个女神般的记者有那么几分相似。

小雪惊讶的看着我,我说,“没事,我这两天偏头痛,拍一下就好了。Come on ,开工吧。”小雪看了看我,再没说什么。

其实,拍摄的事情很早前就已经准备妥当了。只是负责人临时有事,老板才叫我和Sandy接替一下。虽然说是拍摄纪录片,但是跟演戏没啥区别,导演,录音,灯光,舞美,助理一应俱全,NB的工具,专业的人士,场子铺的很大,以老板为首的“主演们”早都已经准备好了,拍摄很忙碌,却也井井有条,基本上没我太多啥事,我就打酱油。

“宇凡,来给我们客串下路人甲吧。”小雪不知道啥时候又出现在了我身后。

“路人甲?放着那么多帅哥美女不用,找我这样的屌丝,不上镜啊?”

“没关系,红花还得绿叶配。”小雪倒是很不客气,完全不顾我脆弱的心灵,心碎了一地,还被她踩的咯吱一声。

说到演戏,我很早就研修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对于这种跑龙套的戏份,自然不在话下。戏份很简单,就是导演一喊开始,我就走到Sandy的桌子前,说几句台词,然后离开。

“Hi,美女,what is your name?”

“我叫Sandy。”

“你几岁了?”

“……”

还没来得及问她男朋友回来没有,就被导演叫停了,“问题太简单了,能不能问点有深度的。”

“Sandy,我问你个问题啊。有个农场,鸡的数目是鸭的两倍,鸡和鸭的脚加起来一共是……”

再次被导演叫停,导演亲自给我们说戏,要我们自然的演绎一个真实的办公室场景,要有真情实感,我想了想,胸有成竹的说,我知道了。

伴随着导演一声“开始”,我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到Sandy前,把头一歪,含情脉脉的看着她,“Hi,Sandy,听说你男朋友出差了?下了班,我们去看电影吧。”

话音刚落,围在四周的工作人员都笑了,举着像鸡毛掸子似的麦克风的哥们像拿着振动器一样哆嗦着。Sandy闪着大眼睛,接了一句台词,“好啊好啊!我要看007。”导演也憋不住了,笑场了。

小雪上前“批判”我说这不是拍办公室偶像剧,要我正经点,我一脸的委屈,导演不是说要真实嘛,我可是真情出演啊,约她去看个电影,再送她回单身宿舍,就是我真实的想法嘛。不过,我没敢说出这些。在小雪的“指点”下,顺利完成了这段的拍摄。

两个小时后,小雪又像幽灵般出现在我身后,当时我正在积极关注艳照门事件。

小雪不怀好意的笑着,“想不到你还这么关心国事?”

我谦虚的说,“一般一般,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嘛。”为了避免更多视频弹出在电脑屏幕前引起不必要的尴尬,我得尽快打发走她。“怎么?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尽管吩咐。”

小雪一本正经的说,“还真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原来,导演观看我们之前年会拍摄的视频片段的时候,相中了我们拍摄的一个片段,导演希望我们能够再现一遍,这回用高清摄像机来拍摄。这个好办,不过,当小雪告诉我还要化妆的时候,我的嘴惊讶成了O型,“不会吧,只是跑个龙套,不用这么夸张吧?”

但没办法,在小雪的威逼利诱下,只能任其摆布了,谁叫已经上了贼船了呢。

10个人,化妆耗时2个多小时,轮到我的时候,小雪似乎特别“关照”我,不断的给化妆师提意见,甚至不惜亲自动手。嫌我脸黑就直说嘛,小雪把那些个我叫不出名字的东东,使劲往我脸上涂,一层一层的,让我想起了鸡蛋煎饼。小雪给我化妆的时候,和我离的很近,我几乎能感受到她呼吸的气息,还有她身上淡淡的香味。看着她高耸的胸部,心头竟然升起一丝柔情,弄的我心猿意马的。不敢再胡思乱想,乖乖的,静静的,那感觉,犹如一个受了伤的小工兵,躺在最温柔的女护士怀里。

“鬼啊!”当我看镜子里面我的剧照的时候,我不由自主的叫了出来,这还是我吗?估计我妈都认不出来。吸血鬼似的苍白脸颊,血红的嘴唇,犀利的眼神,高耸的睫毛,最要命的是高耸入云的头发。我不是要求她们给我弄成五四时期进步青年的发型吗?这时候哭也没用了,只得作罢,看着小雪在一旁得意洋洋的样子,我心想,别高兴太早,总有你好看。

谁都觉得匪夷所思,不就是拍个跑龙套的场景,导演竟然搞那么大的场面,巨大的探照灯把屁股都能烤糊了,干冰的气味快要把人几乎熏倒了。折腾了近三个小时,终于杀青了。我问导演我们这个片段在剧中能放多久,导演说你放心,起码10秒钟。我当时就被雷倒了,幸好小雪扶着我。

真是忙碌而又充实的一天,下班回家,在小区遇着个戴小兔子头套的漂亮娃娃,萌的我忍不住去揪了揪她毛茸茸的长耳朵,结果小孩抬起头看到我一声惊恐大叫:啊,有妖怪!尼玛……不就是发型被弄的像顶了一堆干粉丝,至于嘛!

当然了,我受的苦还不止这些。第二天,去隔壁写字楼办事,前台那个风骚无敌的妹子趁机调戏了我,含情脉脉的看着我,娇滴滴的说,“你是不是想泡我啊?”

我瞅着她傲人的胸部,问“姑娘何出此言?”

“矮油,你对着人家猛眨眼睛,不是想泡人家是什么?”

我心想,泡你妹啊,昨天小雪给我睫毛刷的跟芭比娃娃似的,洗了半天没洗掉,一天都在眨眼。(后来才知道,原来睫毛膏要卸妆液才能轻松的洗掉)

正暗自伤神,小雪的电话打了过来,她的一个小本子落在了我桌子上了,我逮着这个机会狠狠的宰了她一顿,算作精神损失费,对了,还包括眉毛损失。

未完待续......

点击查看全文其它章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依然很怀念大家说着无关紧要的,却笑得很开心。 我就好像死在那样的日子里,对当下的生活没有半点知觉。 你,们,还好吧...
  • 敢不敢来点不一样? 1.《Swoon (Lindstrøm & Prins Thomas Remix)》 所属专辑...
  • 现在是在出差的火车上,补昨天的自由写作文。 昨天又是密集的一天,晚上哄小宝睡觉自己也睡过去了,半夜醒来12点多了,...
  • 怎么说呢,很不顺利啊。 二月末的时候报了健身房。 之后没过多久,染发时染坏了头皮,前几日尽量不要沾水,口服外用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