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真实故事改编的小说——周家怪事

周家怪事(一)

这几天周家发生了件怪事,周家媳妇王氏,在回家的路上被车撞死了,这按村里的习俗,死者要尽快入土为安,一般的老规矩,三天就要下葬,可他家人忙于四处找凶手,给耽误了几天,这怪事就发生了,大热的夏天,尸体放在家里,居然没有任何腐烂,甚至连一点儿异味都没有,更骇人的是,死者脸色红润,隔家李婶替她换衣服的时候,发现她的身体还有余温,犹如跟活着一样。接下来发生的事更是诡异,每到深夜,周围的邻居都似乎听到了周家媳妇悲惨的哭声,村头张三昨天回家比较晚,路过周家,看见王氏披头散发,血淋淋的站在周家门口,这差点儿把他吓的半死,这事第二天在村里被传的沸沸扬扬,几天下来,附近邻居吓得都不敢踏周家大门,对门邻居张嫂每到夜晚更是心惊肉跳,这几天就带着孩子去隔村亲戚家了,现在还没回来。

农村人比较信神信鬼,这样的怪事,当然在村里砸开了锅,都说是周家媳妇死的惨,有怨气,甚至还有人嘀咕,这样的人死后是不安生的,她这是要找个替死鬼,否则无法投胎,这话一传出去,村里人各个人心惶惶,谁想去当替死鬼呀,都在家里烧香拜佛,以求神灵保佑,但是周家势大,他们不敢多言,只能盼着周家赶紧让这晦气入土为安。

其实周家上下这几天也不好过,他们白天装着若无其事,一到晚上,心里也都各个发怵,王氏的家人夜里都不敢待在家里,可这也无法避免,她的两个儿子,每天晚上都能听到母亲的哭泣,甚至有时候半夜醒来,他们看见母亲披头散发,在向他们哭诉冤屈。这样经历几次,周家再也坐不住了,全家上下,不管王氏二子的反对,赶紧让王氏入葬。

这事结束之后,村里也就恢复了平静,可这事对周家来说,却才是刚刚开始。

这提起周家,村里人向来津津乐道,这本来一百来户小小的村庄,正是有了周家这样的大人物,才被外界广为知晓。这人就是周寿昌,他小时候家境困苦,与母亲相依为命,在家排行老四,村里都叫他周四,周四伶俐聪明又勤奋好学,在那个年代,他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毕业之后,他就留在了北京,走上了仕途,也就在那个时候,娶了官宦王家的小姐——王氏,他以后可谓是仕途平顺,步步青云,没过几年,就做了省部级大官,真可谓是声名显赫。

这么多年,周寿昌很少回村里。这不,他刚料理完丧事,当天晚上就由司机老张载着回到了省里。这几天他可算是身心疲惫,虽然丧事他没操多大心,可每天的行程安排都够他劳累了,可他偏偏这几天,都睡不安宁,每天都做同样的梦,梦里看到王氏满头污血的站在他的面前,一双眼睛直直的瞅着他,时不时发出“嘿嘿”的笑声。这可把他吓坏了,每次醒来,都是满头大汗,浑身哆嗦,睡觉简直成了他的恐惧,可一天两天还可以,时间久了,晚上往往不知觉的就会睡着,同样的梦却再一次发生。

这天,周寿昌再也忍不住了,辞掉一切的事物,让司机开着车径直的往辽宁赶去。他们来到大连市,没有去市区,直接来到偏远的郊区,司机熟悉的穿过几条街道,照着一条小路,又快速的飞驰而去,这一路走来,只见沿路越来越偏,房屋越来越少,到往后,都是一片荒地,车又行驶了半个钟头,他们在一处砖瓦房前停了下来,但见这处房屋有三间大小,带一小院,这房子四处很是空旷,路边有一排树,风儿刮过,发出嗖嗖的声音,放眼望去,这附近可以看到有大大小小的土堆,周寿昌知道那是一大片的坟地,这些土堆,密集的环绕着这个房屋的周围。

周寿昌快速的下了车,紧了紧他穿的衣服,这儿的天气确实阴凉,一点儿都不像七月的夏天,空中的太阳发出灰白色的光,丝毫感受不到温暖,他站在门口,不由的哆嗦一下,这种阴凉的感觉——不断的从脚心窜到心口,冷,跟冬天的寒冷不同,是从心底感到发凉,这种感觉就如上次他在古墓的经历一样,就是这种感受,想到这儿,不由的就更冷了,双手不经意的抱紧自己,看着自己前面就有一个坟包,他心中又是一颤!这么多年,不是万不得已,周四是绝对不敢到这儿来的,他强打起精神,使劲的晃了晃头,忽然头上“嘎嘎”几声,一只黑色的大鸟擦着他的头皮飞过,就落在了周四身边不远的坟包上,是一只乌鸦,盯着眼珠直直的看着周四。周四被这一惊吓,顿时有点儿泄气,想赶紧坐车回去,这里邪门他是早就知道的,可还是不能走,周四自己清楚,这回非得找他不行。周四定下心来,让瑟瑟发抖的老张去敲门。

开门的是一位中年汉子,脸黑哟哟的,一看就知道是常年风吹日晒的结果,那汉子见到周四,就客气的把他们请了进去。说来,周寿昌与这房子的主人可算是老相识了,这么多年,他能这么仕途平顺,在民间横行无忌,还多亏了这里的一位高人!那中年汉子与周四寒暄几句,就请周四进里屋!周四给老张使个颜色,就赶紧推门而入,他现在是迫不及待!屋里还是挂着那副老子像,这屋空间不大,像下摆着一张长方形的桌子,桌上摆满了器具,这些周四都很熟悉,那枚八卦铜镜也放在中间,这他可是心馋已久,要不是这位高人的,他早就弄过来了。当年他第一次来着,就一眼知道,这不是俗物!桌上还是一把紫红桃木剑,一些黄纸符,两边摆了几盘供果!而屋里有一位老者,正在蒲团上打坐。

周寿昌轻声轻脚的走到他的面前,二话没说,倒头便拜,磕磕绊绊只喊“大师救我”

这老者看见周,赶紧起身,扶着他站了起来,但看见周的面目,不由得倒吸口凉气,惊讶的问道,“你….最近怎么了……这…..?”这位老者惊讶的看着周四,心里不由的诧异,这周四的印堂曾现黑青色,早已不是凡人所表现的症状。

老者缓了缓神,“你先起来”说着老者扶了下周四,不经意间看到周四的手,隐约冒出红色的煞气。老者让周四坐了下来,看着他战战兢兢的神色,“你最近是不是碰到什么了”

“大师啊,真是吓死我了,我这几天真是连觉都不敢睡,….大师...”周四见到这位大师,不由的把这几天的恐惧都发泄了出来,说话磕磕绊绊,颠头到尾。

“来,不要慌张,先喝口水,慢慢说”

周稍微呷了口水,心急的说道,“大师啊,你这次可要帮帮我啊”

“你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

“这…”周犹豫了一下,“就是家里妻子去世,最近这一段时间,每天做噩梦,我简直连觉都不敢睡….”

“居然有这等事….,我算一下,把她的生辰八字给我”

周于是从怀里掏出一张字条,递给了那位老者。只见老头掐着手指,喃喃自语,嘴里嘀咕着“庚寅年,庚戊月,辛丑日,戌时,恩?这是…..”那老者迟疑了一下,转头向周询问道,“按命相来看,你家那位福大命大,不该有此横祸呀,这,这可不是天意所致?”

“大师,您…您的意思是”

“意外事故可归天意,是命数,故意为之是人为,就是劫难了,如果是那样,那可就难办了”

“啊…大师,这…..,这怎么讲?”

“哎,你妻子命硬,按她的八字,如果是寿终正寝,那还好说,怕就怕在,是突遭横祸,蓄意人为的谋杀,这样的亡魂阴气最重,煞气最深,心中的怨气,是无法再投胎转世的,阴魂会一直逗留在阳间!”

“大师”周急了,声音颤抖,“您给想个办法呀,这该怎么办…..”

“难呀,这是命数,就是鬼府阴差也没辙”老人想要再证实一下,郑重的问道,“她死后是否身体不烂,脸色如常”

“是是,就是”周是亲眼看见王氏入棺的,就是殡葬的当天,她身体还完好,一点儿都没有腐烂的迹象。

“果然如此,周先生,看样子,你妻子现在还回不到阴间,她这是要在阳世找替死鬼呀”老者转身,又一次盯住周的脸,不安的说道,“果然,你的印堂,一股阴气已到眉心,恐怕是要….”

这老者话语一出,周寿昌脸色瞬时变得煞白,朝着老者,又一次倒头下跪,口中慌不择言,“大师,请….请救救我,大师,大师…..”

“你且起来”老人拉着周的胳膊,“冷静一下,照理来说,这亡灵自会去找那害人的报仇,不应该会找你啊”

“大师,我….,我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我杀她也是出于无奈,大师,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你一定要救我啊…..”

“你…..”老者惊讶的看着他,一时语措,过了一会儿,他转身看见桌上八卦镜微微颤动,旁边的桃木剑,被一股黑色阴气环绕。他叹了一口气,又看向周,见他焦急的正看着自己,摇了摇头,

“周先生,恐怕这次,老朽也无能为力了,你还是找高人相助吧”

“大师”,周又起身下拜,“大师,你一定要救我,这个世间,除了你,还有谁有这个能力,求大师再一次帮我,我….”

“哎,她已经来了,丝毫不惧这屋子的正气,跟上次的不同,这次,我也没把握,你还是,另找他人吧”

“什么….”周惊恐的看着四周,“她来了,我….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周惊慌失措的一把拉着老者的手,“大师,你要救我,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我…..”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黄色的小包裹,小心翼翼的把它打开,居然是一块青色玉石方印,玉石周围镶嵌着八卦图纹,“大师,我把这个给带来了,只要大师能帮我摆脱这次难关,我知道您不爱财,我愿意把这送给大师”

“这…”老者迟疑的看着这块石印,不由的想到了什么,赶紧把桌子上的卦镜一块儿拿了下来,放在了手里,老者不由的神色一变,“是它,真是它”老者眼睛直直的看着这块石印,“这就是镇魔印,是祖师爷留下的…总算到我手里了…”老者激动的抚摸着这块青色的石头,喃喃自语,眼神只放精光,可以看出他看到这块石印,是多么的欣喜!

周四看着老者的表情,心中不由的窃喜一下,他就知道,只要有这个,这老家伙肯定会同意,想当年,他能有法子,让老家伙乖乖的帮自己镇压这附近的冤魂,这一次他也成功了,哼,人都是有弱点的,周四心中想着,只要这老头肯答应,那还有什么可怕的,就是鬼,他也不怕!至于人,他就更不怕了!人的弱点更多,谁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大师,我们是多年的朋友,就请大师帮我赶紧收服了她吧,这对我们都好,也让她早日投胎”

“不忙”老者说着,小心翼翼的轻地把两件法器放到桌上,“要丑时才可以,那时阴气将衰,也最好降服,只是,我们要准备一下,我怕今晚子时,那时阴气最盛,她就来要你的命”

“那大师….我们该怎么办,需要准备什么,您只管说”周四底气不由得壮了起来。

“黑狗血,墨线,银杏木剑,柏树长刀,如果可以,再弄一批菩提子”

“行,这我都让老张去准备,对了,大师,这回还需要陈年糯米吗?”

“这个不需要了,对了,除了黑狗血,还要准备一黑色大狗,你们自去准备,有不懂的问阿二,我这段时间要闭关,你们不可打扰”。

接下来的一下午,周四气定神闲的翘着二郎腿,一个人在大厅喝茶,老张跟阿二,则四处忙着准备,黑狗,墨线这都比较好找,柏树刀,也可以随时用柏树给做一个,但是银杏剑,菩提子,倒是费了一番功夫,司机老张开车到市里,找了好多家,到了晚上八九点钟,才把所要的东西备齐,这时候天已经黑透了,这郊区的夜晚本来就冷,但今晚却感到更是出奇的阴冷,老张跟阿二在院子里张罗着,一阵阵微风吹过,这风特别小,但刮在脸上的感觉特别的别扭,像是有人在他们身上吹气一样,想到这,他俩都不由得哆嗦,四处张望,今天的夜晚真是阴沉的可怕,远处望去,外面黑的更是渗人,这白天还晴的还好好的,晚上的天空却是浓云密布,把所有的星光都遮住了,一轮月亮,也只发出暗淡的光,而院子里灰暗的灯光,几乎都要被黑暗所吞噬。这时周四从屋里跑了出来,这大晚上,他一个人也不敢在大厅坐着,他们几个瑟瑟发抖,站在这院子里,紧紧的挨着对方,看着这诡异的气氛,周和老张都不敢说话,连阿二都觉得浑身不自在,更别说干活了,他们都呆望,心理盼着大师赶紧出来。

过了半刻,只听门“吱呀”一声,在这寂静的时候,突然这一声音,顿时把他们吓了一跳,他们赶紧回头,见是法师走了出来,这才舒了口气。这法师身穿八卦道袍,脚穿紫绸靴,头戴三教巾,胸口佩戴八卦铜镜,左手持青玉真印,右手执桃木红剑,脸色红润,在周四他们眼里,犹如看到仙人一样,顿时胆色增强了几分。法师抬头看了下天空,见一股股阴气直冲云霄,在四处弥漫,渐渐的变大,天上的月亮慢慢的被这乌云所笼罩,而这附近的黑气,以这个房屋为中心,不断向他们涌了过来。老者心里暗觉不妙,赶紧让阿二和老张拿刚才蘸过黑狗血的墨线,把整个院子给围起来,每根线上各放一个铃铛,又在大门上贴了张黄符,把黑狗拴在了门口,法师还觉不妥,在他们周围用古币摆了八卦图,让周坐在中间,他们三人围着阴阳两极,各站在周四的周围,他们每人都怀着菩提果,脑袋上贴着黄符,老张拿着柏树刀防着周的右侧,阿二手持一把杏树剑站在周的左边,法师站在中间,他们四人摆开阵势,看着那外面的雾气越来越大,但就是在房屋的周围弥漫,周惊慌的坐在他们的中间,过了一会儿,院子没有丝毫动静,而吹在身上的风,也不像刚才那般阴冷,心中不由得舒了口气,暗自想道:果然还是这老头有手段!这时候周四恢复了神色,也不在慌张,脸上显出了不耐烦的样子,想赶紧挨过今晚,后面还有很多事,需要他去处理,还有海丽,他这次来的仓促,都还没来得及跟她说一声呢。

“大师,速战速决,我们赶紧把她解决了吧,还有两位兄弟,过了今晚,我要好好报答你们,哈哈,有你们在,我看她也奈何不了我”

“周先生,您的事就是我的事”,阿二赶紧答道,老张也随口附和,他们三人都面露喜色,各想自己的心思,只有有大师,在前面不吭声,他眉目紧缩,眼睛直直的瞅着外面的雾气,一脸焦虑。这时,他看到那雾气在慢慢向他们涌了过来,那黑色大狗也像是察到什么,立即旺旺大叫,围着门口乱转,那门这时也“咚咚”的响个不停,像是有很多人在敲门一样,但他们都清楚,这荒凉的地方,除了他们,哪里还有人啊。但那清晰的叩门声又是什么,院子的铃声这时无风自响,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那三人刚才还说笑,现在立刻变得神色慌张,战战兢兢簇拥到一起,惊慌的看着这离奇的一幕,突然门被“嘭”的一声撞开,那黄色纸符无火自燃,而那大黑狗突然痛苦的嘶吼一声,像断的弦一样,被甩了出去,狠狠的砸在院里的石磨上,摔的脑浆迸裂。

周四看到这狗的惨状,一下子就想到他的妻子,他在车上清楚的看到,当时她就是这样飞的出去,那血淋淋的头颅仿佛就在他的面前….他吓得“啊”一声大叫,摊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脑袋,不住的狂叫,“是她,是她,她来了,是她…”

老张跟阿二也心下骇然,看着那雾气慢慢的飘了过来,顷刻之间,整个院子都弥漫着白色的气息,他们胸口感受一种压力,从上到下,犹如千钧之势向他们压了过来,连呼吸都感觉一种钻心的刺痛,摇摇晃晃,站着都很困难。

法师见他们三人脸色发黑,顿觉不妙,立即从袖子里掏出一张黄符,抛向空中,口中捻着五雷诀,脚踩八卦步,突然左手执剑,伸向空中,大喝一声,“五雷压顶,降魔除鬼,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着”,那黄符瞬间起燃,空中响雷震震,黑色的天空随即被一道道闪电所划破,老者见如此,执剑迅速往地一插,“嗤“了一声,那硬硬的水泥地,居然一下而入,进了半截,院子的铃声一下就消失了,但雾气却围着墨线旋转,法师稍微舒了口气,回头看他们三人脸色稍微恢复点儿红润,老张也摊在了地上,跟周一样,战战兢兢,柏树刀被他扔到了地上,阿二拿着杏木剑,虽没倒下,但脸色发灰,恐怕也快顶不住了,

“阿二,拿好杏木剑,站在前面,助我作法”见阿二气喘吁吁的往前走了两步,法师又叮嘱道,“千万记住,只要手不离剑,就不会有事”说着,他弯腰捡起柏树长刀,捻着避鬼诀,一道黄符又抛向了空中,左手一立,“嗤”一声,柏树刀瞬间插在了地面上,这才回头看向周,见他大口的在喘气,知道已无大碍,周四虽说心狠胆大,但哪儿见过这样的场面,他眼神慌张的看着前方,兢兢发抖!

“周先生,老张,你俩感觉怎么样”

“好…..好多了,法师”周四紧紧抓住老者的衣服,“这,这回没事了吧”

“是啊”老张也说道,“法师,这鬼是不是已经被镇住了”

“唉…..还没,跟你们实说,刚才用桃木剑引五雷,柏树刀避鬼,才稍微把他们驱逐出这八卦之外,但可怕还在后面,马上就要到子时…..我要你俩的帮助,来镇住这帮恶鬼”

“大师,这….不是一个吗?这是怎么回事?”

“待会儿再说,老张,你上前,握住桃木剑,记住,不管多难,千万不可让剑脱离地面,周先生,你来握住柏树刀,千万要记住了…..这是我们的避身符…你们赶紧,我要施法,一定要熬过这子时”

法师说着,从袖筒掏出一支大笔,现在也不管额头豆大的汗珠,他咬破食指,对着笔毛,一口鲜血喷了过去,把青玉真印放在地上,摊开黄纸,画起了神符,左手捻诀,这法师所使的诀目,其实就是指掐诀手势。他师傅曾经告诉他,祖师爷心传诀目,可以通幽洞微,召神御鬼,其神奇已远远超越凡人能力所为。据说有上清诀、五雷诀、灵官诀,召神诀,清鬼诀,五行诀等。可有些早已失传,法师知道的也不多,能用的也仅仅只有单手诀,只见他捻着五行诀,黄纸画着金木水火土,画完,拿起玉印,口中念道“五行归位,镇邪避鬼,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着”说着,一手把玉印抛向空中,突然电闪雷鸣,狂风呼啸,而地下的五张纸符随风而动,分别贴在了他们的四周,其分别代表着东方木;南方火;西方金;北方水;中央土。这五行诀一出,院子外面顿时鬼哭狼嚎,空中隐隐约约有气息相撞,激烈的碰撞声,阵阵不止,而现在正好是子时,凌晨已到,阴气最盛,空中白气迅速旋转,在院子的上空徘徊,他们清清楚楚的看见,那白气是由一颗颗张牙,嘶声烈吼的白色骷髅头组成,这股白气不断地向他们冲去,可每一次冲撞,都伴着恶鬼痛苦的嘶吼。

而法师捻完诀,已真气溃散,面色如纸,身形遥坠,胸口气血不平,忍不住,“哇”一下,吐了口鲜血,身体摊在了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周四看着天空张牙舞爪的骷髅头,不由心中大骇,这时,他似乎又听到了他妻子狰狞的笑声,抬头一看,他妻子王氏正披头散发在空中盯着自己,周四心理一下崩溃,大喊一声,“哎呀…”就朝屋子跑了过去。

法师见如此,大喊一声“别走”,但为时已晚,那插在地上的柏树刀,一下子就飞了出去,只见空中白气迅速膨胀,越变越大,突然汇聚一起,变成一颗巨型头颅,张着血盆大口,向院子正中冲了过来,空气中夹杂着千冤万鬼的怒吼声,他们呆滞的仰望着这颗头颅,清晰的看到那上面有无数的眼睛,射出黑色的光芒,瞬间这院子漆黑一片,大家都感受不到对方的存在,只听那铃铛掉地,墨线噼噼啪啪断裂的声音,随后老张和阿二痛苦的撕心裂肺般的“啊,啊”吼叫,

“引火诀” 法师用最后的一丝气力,大声喊道,“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着”,迅疾捻出纯阳之火,但见院中立即飘出一缕真火围着他和身后的周四,隔住了那股白气,周四通过火光看到了老张和阿二,他们已躺在地上,体无完肤,全身血琳琳,身上被掏空几个大洞,鲜血直流,周四胆颤心惊,他不想死!

地上的鲜血不断的往白气中间汇聚,法师眼睛惊悚的看着这一幕,口中磕磕绊绊的喊道“血染魂灵,血染…..”

这时,院中的白气在慢慢的变成红色,空气中渐渐的显出人形,红色,血红血红,整个院子都充满了血腥的味道,法师摊在地上,看着这人形越来越多,一个个围着他们,咧嘴嗤笑,这时候法师木讷的看着这些魂灵,突然,他被人往前推了一下,直接与红色的人影撞了过去,随即法师听到“砰”一声响,自己就已毫无知觉。

“镇鬼诀,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这时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站在了门口,他单手捻诀,手里一张黄符如破竹之势飘了过来。

(二)

“师叔,师叔…..”少年扶着一位血染胡须的老头,一脸焦急的喊着,这地上的老者渐渐有了知觉,挣扎着睁开了眼睛,“师傅,师叔醒了…”

这位少年欣喜的向前面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喊道,而这位老人正手持一柄断裂的木剑,只见他随手一挥,就把整个院子的红色人影给阻了回去。说来也怪,这个褴褛的老人只是轻轻的挥了一下木剑,外面的鬼影像是被束缚住一样,乖乖的立在老人的身边,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暴戾之气。

老人瘦削的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别怕,别怕…我不会伤害你们”老人说着,这才转身,颤巍巍的朝地上的老者走去,而地上的老者也正疑惑的看着他,“师弟啊,你还好吗”

“你?是你?”老者一脸慌张,口不择言,“你,你怎么会,你不要过来…不要”

“师弟,别怕,别怕,我是人,不是鬼”老人温和的向老者解释,慢慢的弯下腰来,“如心,你去屋里拿三注香来”

“噢…”少年答应一声,放下他师叔,就赶紧走了过去,到门口,他使劲的推了下门,却怎么也推不开,“师傅,这门……”这少年话还没说完,屋里突然冒出歇斯底里的叫声 “你不要过来……不要…我什么都可以给你,我不能死,不能死”

“师傅,屋里有人…”

“周…周先生”老者气喘吁吁的说道,“是我……,是我师兄!你开门吧”

“哼,无界!你骗我,这屋子是安全的,这屋是安全的,不开门,我不开门”

“这位先生,你开门吧,门是挡不住鬼怪的,鬼都被我师傅镇住了,我要进去拿香,超度亡魂,请你开门”

少年叫了半天,屋里的那位却死活不开,少年情急之下,一脚给踹开了门,那位老人想要阻止,也来不及了,少年进屋,发现一位秃顶的中年,正躲在桌子底下,瑟瑟发抖,这人就是周四,刚才他见鬼影一步步逼近,就一把把身边的法师无界向鬼影推了过去,自己赶紧躲在了屋子里。这时候他见一位少年走了进来,心中才慢慢相信,哆哆嗦嗦的从桌底爬了出来。

少年从里屋拿了三注香,又端出几盘贡品,而那位衣衫褴褛的老人,则把他师弟给扶到一边,周四也从屋里走了出来,见院子里那些鬼影都呆立不动,心中大石总算落了下来,微笑的向无界问道“大师,这位老人是??”

无界苦涩看了一眼周寿昌,周四的为人,无界是再了解不过,可他内心知道,还是不能跟周四翻脸,“这是我的…师兄,无尘”

“哦!无尘大师,您好”周四说着,就要过去握手,但一见到无尘黝黑满是污浊的手掌,不由的犹豫一下,但神色却立刻恢复了过来,口中满是感激的说道,“这次我能获救,真是多亏大师神通啊”

“不用谢……不用谢”无尘一脸微笑道,“我什么也做不了,只不过是尽点儿心力而已”

“师兄,你要……你要放走他们”,无戒惊恐的看着无尘,他这一辈子都不了解师兄是怎么想的,

“什么……,你说什么……”周四听要放走这些鬼怪,急忙抓住无尘的衣服,着急的喊道,“大师,你这要干什么,你想纵鬼行凶吗,别以为你救了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你赶紧给我把他们除掉……”

“师弟,这些年,你把他们禁在此地,才有今天如此的戾气,还有周先生,你身上鬼气缠身,还是收手吧,回头是岸啊,要是一意孤行,怕是要连及子孙”无尘见周四一脸的怒气,正在强忍怒火,没有发作,不由的叹了口气,“哎,收手吧,收手吧,回头是岸,回头是岸……”说着,无尘走到院子中间,准备施法,

“你给我住手”,周四快步赶了过去,一把抓住了无尘的手,“大师,我敬你是位高人,才对你客气三分,我告诉你,你敢把他们放了,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哼”说着,周四一下把无尘推倒了地上,

“师傅……”如心赶紧去扶无尘,怒气的喊道“我师傅这是在化解戾气,你别不知好歹,你的罪恶太大,还是尽早收手,这些鬼,如果戾气不除,会连累更多的人!”

“哎呦,你个小孩,还敢来训我”周四怒气腾腾,劈脸朝如心就扇了过去,“你们看看,这天马上就要亮了,哼,你们还是听我的,赶紧把这些给我解决掉,我周某人保证你们以后的富贵”周四这时候脸上又露出了笑容,缓和的向地下的无尘说道,“无尘大师,你觉得怎么样?帮我解决掉他们,以后你们也有好日子过”

“哎”无尘无奈的摇了摇头,“自作孽啊……”

突然狂风大作,一团团乌云从东边蔓延而来,顷刻就笼罩了整个大地,那原本呆立不动的红影,像是着了魔一样,撕心裂吼,冲了过来,把周四、无界团团围住,这些红影渐渐显出人形,一个个张牙舞爪,周逐渐看清这些鬼影,狂抓自己的头发,使劲的把头往地上撞,口中大声的嘶喊,“大师,不要啊…,怎么会大师救我…”,随即周痛苦的嘶吼,“啊…不要”………

大雨倾盆而至,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充斥整个院子,雨一直下着,雨滴声淹没了撕心裂肺的吼叫。

过了很长时间,周寿昌的大儿子领着警察找到了这个地方,那辆车还在外面停着,车上积了一层的灰,他们走了进去,见到院子一片狼藉,地上洒着铃铛,还有断裂的木剑,木刀,石磨旁边,有一滩血迹,他们仔细的寻找,除了发现地上有几处人的血迹,什么也找不到……

                                                                                                                         作者:随缘公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