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倒计时

96
大蚱蜢
2017.10.30 11:22* 字数 5074

“姐,你听说了么?那个神奇的死亡网站?”小乔一走进办公室便跟邻座的张姐聊起奇闻八卦来。

张喻是公司的人事,比同部门的行政专员小乔大几岁,小乔总是亲切的管她叫姐。张喻一口气喝光杯子里的豆浆,吸管把空的纸杯子吸的咕噜噜直响。一边忙把头转向小乔,听她说那个令人恐怖的网站。

“是什么样的网站,比我还恐怖吗?”一阵阴森低沉的声音从二人背后传来,紧接着一张扭曲的大脸出现在二人几乎碰在一起的两张脸之间。

小乔“啊!”的一声尖叫,把脸迅速的向后撤离,看清楚那张扭曲的脸属于阿丁后,双手便开始对阿丁肥厚的肩膀展开了疯狂的攻击,嘴里还不停的叫嚷着:“死阿丁,你要死啊,吓死我了你都。讨厌讨厌讨厌~”。

张喻看着被揍的阿丁脸上吃吃地笑着,刚才也把她吓得够呛,她平时比较文静,不像小乔那样随性,只是静静的看着乔大侠除暴安良。阿丁被拍得咧开大嘴直喊疼,挥动胳膊阻挡着小乔的攻击,迅速的撤离战场回到自己的工位上。

别部门的同事听到小乔的尖叫声,纷纷伸长脖子朝这边看。个别离的远的同事还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意识到失态的小乔暗自吐吐舌头,满脸绯红的站起来向大家道歉,最后还不忘向阿丁狠狠的剜了一眼才坐下。阿丁假装没看见,自顾自的整理着鸡窝般的头发。

阿丁是公司的IT工程师,由于只有他一个人,所以被分配到人事行政部,除负责管理公司的网络,电脑等的维护和维修外,还要负责公司内部系统的维护和开发。

阿丁技术高超,软硬皆通,又是名校毕业,本来可以在一些高端的互联网公司大放异彩。岂料他家底殷实,人又懒散,受不了大公司的各种约束,喜欢无拘无束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所以才会在这家不大不小的传统公司上班,拿着还算丰厚的薪水,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倒也乐得其所。

阿丁为了解决一个技术上的难题,已经几天没回家了,昨天晚上一直忙到凌晨三点多钟,实在困的不行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一直到早上七点多公司陆续有人来上班。醒来后便匆匆到卫生间里简单了洗漱了一下。回到办公室便听见小乔在跟张喻讲那个死亡网站的事情,阿丁突然心血来潮,决定要整蛊一下这个毫无心机的直爽妹子,却没想到招来一顿打。

办公室很快恢复了安静,小乔上半身前倾趴在张喻的桌子上又开始了那个死亡网站的话题。

“听说只要在那个网站上填写自己的真实姓名和出生年月日,还有一张照片,就能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小乔尽量的压低自己的声音,绘声绘色的讲给张喻听。

“而且还有更神奇的哦,它还会知道你的死因。”小乔说完,自己都感觉背后一阵发凉,不自觉的扭头朝后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又转头看张喻。

“太扯了,这种事情你也信。”张喻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十分的好奇,但又有一丝的恐惧。

“起初我也不信,直到……”,小乔说道此处,故意拉长了声音,语气也变得低沉。

“直到有人死了”,小乔对着张喻挑挑眉毛说到。

“人死了?”张喻不解。

“对,死人的死亡的时间和方式和死亡网站上预测的一模一样”,小乔继续用低沉的声音说着。

“而且我还听说,那个网站根本不是人做的,而是来自地狱的开放接口,通过这个网站可以查询地狱的数据库,来获取自己的死亡时间和方式,是不是既刺激又恐怖?”小乔继续向张喻讲述死亡网站,只是恢复了平时的语气。

“噗嗤”,阿丁他一直极力的忍耐着,尽量的憋着不让自己笑出声,可是当他听到地狱的开放接口时,一下没忍住笑出了声。小乔听到笑声猛地把脸转向阿丁,脸上居然挂着甜甜的笑容,只是这笑容假的恐怕连婴儿都骗不过。

阿丁一看小乔在笑立马感到大事不妙,赶忙的咳嗽一声,假装认真的投入了工作当中,只是眼睛还不是的朝小乔瞄上一下,以防这个“小魔女”突然袭击,自己没有招架之力。

“阿丁~” 小乔温柔的喊着。阿丁把头低的更低,当然更不敢回答。

“我们两个小仙女聊天,谁让偷听了,有你什么事儿啊,你还笑我,惹恼了小姐姐有你好果子吃。讨厌。”小乔和阿丁两人算是欢喜冤家,经常拌嘴吵架。小乔一生气,冲着阿丁就是一顿老拳,虽然战争有胜有负,但阿丁似乎输多胜少,可偏偏喜欢逗小乔生气。而张喻则是端杯水看着他俩斗嘴,看得不亦乐乎。

“嗳,那你预测了吗?”张喻把小乔拉近自己接着问到。

“没有,我可不想知道我什么时候死,再说了,万一我的生命倒计时就剩一天,多影响今天的心情啊。这种事我可不干,我就是明天死,也要开开心心的过完今天。”小乔回过头来回答张喻之前,还不忘狠狠的给了阿丁一个大白眼。

人固有一死,很多人都想知道自己还有多长的寿命,但又害怕知道,一旦知道,就像是被判了死刑,剩下的时间岂不就是在等死,再说了,万一死期就在最近,那还有什么心情生活。可这事的吸引力太大,真是难以抉择。张喻右手托着腮,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电脑屏幕陷入了沉思。

“这傻丫头,年纪轻轻的就今天死明天死的,让我们这些黄土埋半截的人怎么办啊?”小乔的暴风雨刚过,阿丁又开始蠢蠢欲试。

“怎么就不能,你天天气我,没准儿用不了明天,今天就被你气死了”。小乔见阿丁又开始搭腔,撇着嘴开始新的攻击。

“别怕,气死你了我负责,我给你抵命。”阿丁嬉皮笑脸的说。

小乔脸一红,嘴里小声的嘟囔着“谁稀罕你给抵命啊”,便低下头开始工作。阿丁难得胜利,伸手朝小乔比了个耶,见小乔没有理他,自己也觉得无趣,便全身心的投入到自己的难题当中了。

他们谈论的是一个叫做“死亡倒计时”的网站,就像小乔所说的那样,只要输入姓名,性别,出生日期和一张照片,就能预测出自己的死亡倒计时和死亡的方式。

这个网站最早在日本流行,不过没用多久便风靡全球,大家在各种地方晒自己的死亡时间和死亡方式。虽然网站的设计风格阴森恐怖,但功能却十分有限,渐渐的失去新鲜感和神秘感的人们开始慢慢将它遗忘了。

可是就在前几天,国外的网站上出现了大量有关“死亡倒计时”应验的文章,文章以纪实的方式报到了有关网友死亡的消息,不但时间相同,死亡的方式也是一模一样。这样的文章被翻译成各国文字在各个国家疯狂传播,“死亡倒计时”网站再一次的火了起来。所以小乔一来到办公室便迫不及待的跟张喻聊起了它。

阿丁终于搞定了困扰他几天的难题,他挺直腰板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指针已经指向九点钟,阿丁依稀记得下班时小乔和张喻向他打过招呼,自己应了一声便又开始忙,不知不觉已经这么晚了,既然问题已经解决,阿丁又闻了闻自己满身的汗臭味,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打卡下班回家了。

此时的张喻却依旧奋战在电脑前面,她今天一整天都在想着那个死亡网站,工作时频频走神。所以一下班她丝毫没有停留,急急忙忙的赶回了家。一到家就开始打开电脑上网搜索有关“死亡倒计时”的消息,一直到现在这个时候,连晚饭都没有顾得上吃。

一张阴森诡异的网页显示在电脑屏幕上,页面的背景一条深邃的走廊,走廊的尽头是一扇高大厚重的石门,石门紧闭,在石门的两边各挂着一支火把,绿色的火焰无规律的跳动着,像是走廊里的阴风吹动着火焰一闪一闪的,整个走廊在火焰的跳动下忽明忽暗。

一支白色的光标在输入框里跳动,也在张喻的眼睛里跳动,她已经盯着这个网站快半个小时了,输入框里还是一片空白。虽然大家都把这个网站当作是一个娱乐的方式,而且网上流传的那些应验死亡预言的消息也未必是真的,但在张喻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让她觉得这个网址的结果是真实可信的。

终于,张喻下定了决心,她放下手里的马克杯,双手在键盘上飞快的敲击着,不一会儿就把信息填写完成,照片也上传成功。她把鼠标的指针放在网页提交的按钮上时,又犹豫了一下,然后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用自己修长的手指点击了鼠标左键。

张喻睁开眼向屏幕看去,恐惧顿时充满了她的双眼,她张开嘴巴想要大声喊叫,双手不自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不能让自己喊出来,她要镇静。张喻现在浑身发抖,全身几乎都失去了知觉,双眼直直的盯着电脑屏幕,一眨也不眨。

几分钟过去了,恐惧不再像刚才那样强烈,知觉也慢慢的回到了张喻的身上,她一回过神来就赶忙把笔记本合上,不让自己再看一眼那个结果。颤抖的双手慌乱的在桌子上摸索着,哆哆嗦嗦的拿起杯子一口气将大半杯的水全部灌进自己的肚子里。她告诉自己,那只是一个游戏,不是真的,但不管说多少遍也无法彻底说服自己。

张喻把自己严严实实的裹进被子里,只露一张脸让自己呼吸,她想赶快的睡着,不再去想那个网站,可是一闭上眼睛就看见两盏绿油油的火把和写着死亡倒计时的数字,以及滴着鲜红液体的两个字“车祸”。

整整一夜,张喻断断续续的睡了不到一个小时,凌晨4点钟,她最后一次醒来后就怎么也睡不着了。她起床洗了个澡,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窝在沙发里发呆。一直到早晨6点钟,她从沙发上起来,开始洗漱准备去上班。毕竟还要生活,她不能被那种虚无缥缈的事情打倒,她告诉自己,她需要战胜的,只有她自己内心的恐惧。

从阴暗的地铁站出来,张喻看着明媚的阳光照耀着朝气蓬勃的城市,密密麻麻的人群在阳光下穿梭,有人匆忙,有人悠闲,有人开心,有人沮丧。这一切让张喻感受到了生活的真实,渐渐的从昨夜虚幻的不安中走了出来。

张喻踏着和以往一样的脚步走进办公室,她看到阿丁已经在座位上了,她跟阿丁打个招呼问他是不是昨天晚上又没有回去,阿丁回答张喻今天早晨来的,便埋头继续忙了。

张喻看了一眼小乔的工位,空空的,她还没来。张喻心想,这个丫头总是掐着点儿来,每次都急冲冲的跑去打卡,却舍不得早起几分钟。张喻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打卡,便放下东西朝打卡机去了。

今天上午的工作有些忙碌,有人入职,有人离开,张喻一上午几乎都在各个领导负责人的办公室里来回穿梭,等忙完一个段落的时候,已经要吃午饭了。

她长出一口气瘫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伸长双腿让自己有些发酸的双脚暂时脱离高跟鞋的束缚,短暂的放松一下。她转头向小乔,要向她倾诉一下工作的辛苦,可她看到小乔的工位还是空的,也不见小乔的包放在桌子上。

张喻的心猛的一沉,就像是被巨大的锤子重重的一击,让她眼前一黑。昨夜的那种恐怖的感觉又开始慢慢的升起,在全身蔓延开来。她话音有些颤抖的问阿丁。

“小乔没有来吗?”

“好像还没来,怪不得我觉得一上午都静悄悄的。”阿丁抬起头,回想了一下告诉张喻。

张喻开始慌张,她拿起电话拨通了小乔的手机号,几声等待音后便断了线,没有人接。张喻手心里全是汗,她在想小乔是不是直接跟经理请假了,而经理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她。她颤抖着拨通了经理的分机号。小乔也没有向经理请假,张喻感到全身麻木,手脚冰凉,难到……

张喻已经不记得怎样跟着阿丁一起吃了午饭,甚至不记得午饭吃的什么,现在的她正坐在自己的工位上发呆,恐惧的感觉始终没有离去,她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一幕。

她始终无法说服自己在那个死亡网站上填上自己的信息,却把小乔的信息填了上去,她想用别人的信息来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不过出来的结果完全出乎她的意料,让她恐惧,内疚。

页面上的信息都以血淋淋的方式呈现,死亡倒计时写着8小时23分,死亡原因是“车祸”。也就是第二天早晨的7点多。张喻当时几乎崩溃,她觉得是她害了小乔,她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小乔,难道真的要见死不救?可是该如何开口呢?用别人的信息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小乔会怎么看她。她感到自责,她觉得自己很卑鄙。

张喻此时的感觉就像是独自一人坐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仿佛四周热闹的办公室都不见了,她只能感受到黑暗与恐惧,还有来自内心深处的不安,她看到离黑暗不远的地方就是阳光,可她却没有勇气向前踏一步。她害怕别人的目光,怕别人把她当作刽子手。她甚至看到了满身是血的小乔,朝自己缓缓的走来。

“噔等等等等噔等等”,悦耳的电话铃声将张喻拉回现实,她拿起电话看到屏幕上写着“小乔”两个字,张喻的手指悬在屏幕的上空,她害怕接到小乔家人的电话,带来不好的消息,她又希望是小乔打来的,她依然平安无事。

“喂,姐,你找我?”电话那头的小乔甜美的声音传入张喻的耳朵,似乎还很开心。

“你到哪儿去了?不上班也不请假?”张喻听到是小乔的声音,心里的重担放佛一下子没了,她冲着电话大声的喊叫着,宣泄着内心的压力,像是在责备小乔,更像再责备自己,责备自己的卑鄙,懦弱和天真。

“姐,你听我说,假条我昨天下午就给你了啊。”电话那头的小乔被张喻的大声训斥吓了一跳,她从来没见过张喻发这么大的火,赶忙弱弱的向张喻解释着。

张喻挂断了电话,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她那颗揪着的心和绷得似弦神经终于都松弛了下来,只要小乔还平安,假条不假条的已经不重要了,她也顾不上同事们向她投来的异样的目光,她只感觉到一丝丝的困意。至于该怎么向小乔道歉,在张喻的心底早已经想好了。

网上有关“死亡倒计时”应验的消息被证实是谣言,而那个网站也不是什么来自地狱的开放接口,那只是无聊的网友们的恶作剧而已,作为死神的我,怎么会如此轻易的让你们知道我下一步要做什么呢?

短篇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