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剧风-柯南同人文-赤井秀一&宫野明美-狂想曲(上) 第七章:活埋

字数 2862阅读 620

活埋

鸟取县:

“她要是连在琴酒枪口下逃生的本事都没有就是死有余辜”宫野厚司这句不痛不痒的话简直要了贝尔摩德的命,但此时沉浸在丧女之痛的贝尔摩德却没有听出其中的另一层含义

“她是你女儿……是我们的女儿啊!!”贝尔摩德发疯一样的叫到

“雪梨也是我的女儿,怎么就没见你舍不得?”厚司欣赏着这位影后癫狂的模样

东京:

“你害死了我的女儿!你是怎么照看她的!”贝尔摩德对着安室吼到,鉴于宫野厚司对明美死讯模棱两可的态度,她不敢当面找琴酒麻烦,矛头直指波本

厚司当然不会意气用事,以前没杀琴酒这次也同样不会杀;至少,在没有找到在各方面能出其右并且成功过渡琴酒手上权利的人之前,不能杀

原本取其而代之的候选人赤井秀一被证明是叛徒,并且出现在明美死亡的现场,琴酒有足够的理由咬定明美的不臣之心,轻轻松松为自己洗脱欲加之罪——命运总是周而复始的上演……

厚司很清楚这一点,琴酒也清楚这一点,安室更清楚这一点,轻举妄动就是逼着隐藏二心的人正大光明的造反,其他组织成员的忠心也会跟着动摇

“你以为她死了我有多好过吗!”安室同样吼到

贝尔摩德拔枪要往安室脑袋射

“杀了我,谁帮你一起对付琴酒!”(安室)

贝尔摩德紧紧拿住手上的勃朗宁对准安室,她知道只要有一丝一毫的松懈他就有机可乘,可是刚才的话还是分散了她的注意,安室大步流星上前把住枪管,背手劈向她的手肘,动作之快,她眼睛跟得上身体却没跟上,还是被下了枪

“别在我面前耍枪!”作为一个武器专家,安室警告到,但很快就打住了,没有继续呛下去

眼下他手上有15个亿,捣毁组织可能不够,出口恶气却绰绰有余——赤井秀一不在纽约分部,FBI最近好不热闹

美国 纽约

“狗杂碎…给我!”假扮成琴酒的安室抢过手下的枪,疾步沿着半透明的楼梯通道冲上顶楼,他在向所有人示威,他才不怕美国!

每跑一步,脚下的子弹紧随其后,眼看接近顶楼,却迟迟未见其在任何一个出口现身

“什么?!” FBI的狙击手们没想到安室那么快跳到了另一幢楼,他瞬间占据了这一带的至高点,火力全开的发动攻击

他边开枪心里边骂到:你很喜欢这种感觉吧,赤井秀一?顶着正义的光环对一切看不顺眼的东西杀伐决断,这一点和组织又有什么区别!

接连的防守失利让局子上下一片哀鸿遍野;在场各级官僚在保镖们的掩护下躲入安全屋,即使这样,这些平日里甚少参加真刀实枪演练的高官个个枪不离身只想尽快逃命

这还没完

第二天匡提科总部的官员前来兴师问罪,毫不客气的当着所有下属的面砸了詹姆士的桌子,骂人不带脏字的语调听上去像在训狗

谁知后院再次起火,一个用百米冲刺速度跑来的探员在詹姆士耳边耳语了几声后,一行人以卡梅尔为首慌慌张张的撤离了办公室

“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还有空在这里赔笑?!”另一个高官继续威压

詹姆士正愁如何脱身,立刻接下台阶尾随卡梅尔一行人离去,到达地下层的重症监护室后,惨况令这群见惯血腥的FBI头皮发麻——所有负责监护的员工被关在一个铁笼里,精神错乱互相残杀至死,这些人中不乏有他们熟识的同僚和平日里共事的伙伴;遗留在事发现场的培养皿和久久没有散去的化学试剂的味道让他们大致知道了经过

“那位先生对昨天的行动非常满意”车内,贝尔摩德撕下了高官的面具,向安室传达宫野厚司对他的期许,“他希望你今后的表现能延续今天的胜利”

“我也对今天的安排非常满意”安室撕下了高官的面具说到,有权有势的经历让自小在孤儿院长大的他尝到了甜头,“一个一个,仗着自己批的那层狗皮,在别人的地盘上横行霸道——”

不久,真正的匡提科官员赶到——这对于詹姆士而言无疑是背到家的一天

这一切,秀一丝毫不关心

日本东京

“赤井前辈,也许你该看看这个”卡梅尔拿来平板

近期FBI分部遭遇血洗,各路新闻第一时间播报,更多的是为看热闹

“是连环杀人犯还是银行抢劫案的悍匪” 秀一已经习以为常,总逃不过那几个固定的套路,他全身心的投入到手刃琴酒的准备工作中——黑泽阵,他查到了这个名字

她再一次死去,就在自己眼皮底下……除了干掉琴酒,还有什么事好多想的;事情只要和宫野明美无关他就提不起兴趣

卡梅尔见秀一没有反应,坚持到:“请务必查看!”

秀一意识到卡梅伦这样说的动机:这是份内部资料,带出来冒了风险。他一手拿过平板查看监视器拍下的画面

背景音乐:倒退的华尔兹 http://music.baidu.com/song/8281284?fm=altg_new3

监视器画面:

局子里的警报声显示进入一级戒备,一行三人,打头阵的是持双刀的梅酒,她干净利落的削断警卫手里的枪,解决掉守在大门的寥寥数人,而后出现的是基安蒂和库拉索,后者的双眼此时还不是异色

“人在哪里?”梅酒插回双刀,向挡在最前面的朱蒂问到

“别让她们靠近这个房间!”朱蒂喊道,霎时,所有还能动的人全都聚集到了一起,尽管在人数上占据绝对优势,但对手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我赌50块”基安蒂嚼着口香糖跟库拉索打趣到,“30秒”

“25秒”库拉索稳操胜券的回答

梅酒舒展了一下筋骨,再次拔出固定在背部的2把村正妖刀向人群冲去,刀上高碳钢花纹反射的画面显示她果然在25秒内下了所有对手的武器

“进去!”基安蒂呵令到;失去了武器,朱蒂为首的人群只得听命退到一旁用来隔离罪犯的铁笼里

就在库拉索把奄奄一息的明美从病房里扶出的一刻,秀一脸上的表情是一种抑制不住的兴奋

“在枪的另一头感觉如何?”尽管身体状况容不得强撑多久,明美表现出的却是前所未见的狠厉

听到她说这话,铁笼里已经有人开始祈祷上帝

“你…出来!”明美指向朱蒂

朱蒂乖乖从铁笼里出来,脸上是视死如归的坚定

“很好…用这把钥匙,把门锁上”明美冷冷的说到

秀一挑了下眉头

朱蒂锁上铁笼后举起双手缓缓靠近

明美拿过库拉索别在腰际的化学药烃,扔向朱蒂:“倒进去”

朱蒂打开冷气阀门,倒入化学药烃,耳边是明美虚弱但不死心的报复:“你们知道规矩的,在所有人死绝之前不会停止!”

不、不——!!人群开始骚动

“留她活口”明美已到达极限,在三人的小心护送下成功脱逃

秀一合上平板,表情已经恢复了平静,同时打消了明美可能是梅酒的怀疑

他连谢谢也忘了说背起狙击枪径直下楼

美国纽约

茱蒂正在接受审问:“为什么单独留活口给你!你怎么解释!”

“重症监护室的人手被抽调出一部分参加‘灾后重建’,在这样防备松懈的情况下前来捞人是最好不过……”朱蒂顾左右而言他的回答着

詹姆士知道是为什么,因此这只是走个流程,演给那2个匡提科看

闪回:

死后的世界是一片黑暗,那里什么也没有,难怪那么多人想永生了

在阴阳两界兜兜转转,明美体会到了什么叫生不如死

法医经过初步鉴定,结果为流血过多死亡,当他们准备从胸口下刀解剖的时候,明美突然回过一口气——

“她这样叫下去会虚脱,赶紧给她止痛药吧!”茱迪向詹姆士请求到

“我说的是别让她活在赤井的视线里,没说要杀她”詹姆士扶了一下眼镜说,“她足够强壮,能扛得下来——不要把同情浪费给这种小畜生”

稍晚,茱迪还是送来了止痛药

“这是止痛片,能持续6个小时,快,吃下去”趁着四下无人,茱蒂赶紧喂药

明美狼吞虎咽的张嘴去吞

“很抱歉让你遭受这些……我不知道那群人晚上怎么能睡得着!”茱蒂看着明美狰狞的伤口,“吃完睡一会,多少恢复一点”朱蒂快速的结束交代后离开

“谢谢你…这份恩情我不会忘记”明美用嘶哑的嗓音回答到

你当然不会忘了我……my lady 朱蒂心里说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