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缘

【1】人面桃花相映红

一扇掉了漆的朱红色小门前,一青衣男子抬手轻轻敲着门。

好一会儿,门才微微打开一些,却并未见人,只有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传了出来。

“是谁?”

“一个过路人,踏青经过,不想口渴,见此处有户人家,故来讨口水,不知主人家可否方便?”

门后,回答崔护的是一阵沉默,崔护看着再无半点动静的门,说道:“既是不便,那就此别过!”

崔护转身走了几步,却又不舍这一片桃林,驻足看着这美景,尤其是院内那束从高墙之上爬出来的桃枝,粉色花团,娇嫩欲滴,想来这院中出墙桃树定是最美,只可惜自己无缘见到了。

崔护将手中的折扇收起,轻叹一声,就要离去,门却是“吱呀”一声打开了。

“公子留步,既是讨一碗水,小女子这就为公子端来,请公子进院中稍等片刻!”

说完,姑娘竟是先转身离去了,崔护自是走进了院中,果然如同他所想的,院中两棵大桃树,竞相开着花,虽只有两棵,但比起墙外的小桃林,却更胜一筹。

崔护坐在树下石桌边,手微微一动,手中折扇已是打开,崔护轻轻摇着纸扇,地上的落红因微风,轻轻的打着旋儿。

“良辰美景,四月桃花,怎的一个美字了得,看来郊外踏青,果真没错!”

崔护感叹着,小姑娘却已端来一碗水,走近石桌,姑娘伸出纤纤玉手,将茶碗放在了崔护面前,嫣然一笑:“公子,请用茶!”

崔护端起茶,轻呷一口,看向姑娘轻声说道:“谢谢姑娘好茶!”

姑娘盈盈一笑:“公子多礼了!”

说完,便和崔护隔开了许多距离,轻轻倚靠在院内的一棵桃树边,崔护这才是看清了眼前的姑娘,凝脂玉肌,一双黛眉配着乌黑大眼炯炯生辉,青葱鼻子下是一张殷红小口,一头青丝垂在腰间,体态婀娜,姑娘不施一点粉黛,素净布衣,平添几分韵味,见惯了京城浓妆艳抹的女子,看着眼前的姑娘,崔护不由得发起了愣。

姑娘大抵也是被看的不好意思了,白皙的脸庞爬上一缕红晕,微微低下了头,额上的碎发恰好遮住了她的眼睛,配着身后桃树的粉嫩,竞相映衬。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人面桃花相映红,相映红!”不由自主,崔护发出一声感叹,惹得姑娘的脸越发红了。

崔护到底是饱读诗书,虽是欣赏,却也知道自己失态了,稳住自己的情绪,轻轻咳嗽一声:“小生姓崔名护,字殷功,今见姑娘,自是有缘,不知姑娘是否愿意告知在下芳名,也算是不枉相识一场!”

“小女小字绛娘,随父亲蛰居在此!”

“想来,令尊定也是一个儒士?”

绛娘却是不愿意多说自己父亲,崔护无趣,移开了话题,大赞此地风景,一时诗兴大发,崔护本就是风华正茂、气宇轩昂,此时更是才情逼人,绛娘虽是不答崔护话语,但那微微颔首下的微笑,却是一丝不落,被崔护看在眼中。

崔护高谈阔论许久,终是忍不住,吟出一句诗来:“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绛娘本也就是一个情窦初开的灵慧女子,怎会听不出崔护语中之意,但自小爹爹的教导,诗书礼仪的熏陶,她知道自己不可以敞开心扉,只能微微一笑,默默不语。

崔护本是在等着姑娘回话,但姑娘一直不回答自己,反而是偷偷瞄着自己,脸上带着红霞,崔护心下吃不准,绛娘到底是对他恼怒,还是对他害羞,偏偏日暮已是西垂,崔护也不好再逗留,只能是满心遗憾起身告辞。

绛娘送崔护到了门口,离别之际,绛娘小声问了一句:“公子,明年春上,可是会来此地踏青?”

因为微风,以及林间鸟儿的鸣叫声,崔护并未听清姑娘的话,但见姑娘红唇微启,只好问道:“不知绛娘方才说了什么,可否再说一遍?”

绛娘却是脸色绯红,刚刚是她发乎于情,现在已是止乎于礼:“没什么,只望公子保重,他日金榜题名!”

还有 69% 的精彩内容
支付 ¥1.00 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