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贱的“海漂”生活

文|镜湖居士

图片来自网络

Part   01

上海火车站,出了车站之后,就被一股冷气给打倒在地了,那冷气聚集起来的速度真快,仿佛是一下子聚集起来的,其实还真不是,其实原本就是如此,只因为孙小贱是第一次来这边,所以才会这样觉得。

大上海的九月份,是个雨水交加还略微有点冷的时节,下了火车之后,孙小贱觉得自己仿佛穿越了一般,从家里面走的时候,跟我讲说这边这么热,相比那边更热吧,哪里想到过了江,就是两个景象了。

北边的气候是热的,南方现在已经是风雨交加了。孙小贱取出皮箱里面的衣服,套在外面,衣服是书包里面仅有的不多的一件外套,还是运动服的,看起来很显眼,但是显得不合时宜。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反正这里没人认识我,穿得好与丑又有什么关系呢?

提着笨重的行李箱,背着书包,拿着电脑包,在地下通道里面走着,终于在人来人往的通道外面找到了地铁,举目四望,现在倒是什么都没有,现在晚上住的地方在哪里呢?还真是个难题呢?

好容易找到一个歇脚的地方,这时候准备停下来喘口气,没想到刚要做坐,另外一个中年大叔一屁股坐上去,孙小贱额头和内衣已经被汗湿透了。主要是在人群密集的地下通道里面,想要做到不跟别人挤都难,加上这些行李,累的半死。眼见这样,也无可奈何,只好站着斜靠在行李上。

图片来网络

Part  02

“你坐过来,我帮你拿着。”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突然从不远处的地方传过来。

“你怎么会在这儿,你不是要去松江吗?”孙小键问道,原来是络腮胡子哥。

“对呀,我是去松江,可是不是说好了一起走吗?你怎么一个人跑了,也不打声招呼,我找了半天。”络腮胡问他。

“你说你去那边去去就来,我在那边等了你一个小时,你都不见踪影,也不给我个消息,况且我今天还要赶在六点之前去那边经理那里报道呢,所以就想着算了,以后再见赔礼道歉吧。”

“好吧,即便你要走,我们也得吃个饭呀,这边大上海无亲无故的,好不容易遇到老乡,那还不好好吃顿饭。我提议我们在这跟前吃顿饭,如果你要走的话,吃了饭再走,你看着那么样?”

“现在是十二点30分,下午四五点过去应该可以,行我们简单吃顿饭。”孙小贱看了看表。

“那就这么办吧。”

他们走进了一个餐厅里面,点了本地的一种面食,开始吃起来,边吃边聊起来,你打算今天就去松江吗?我其实心里面还不确定呢?我对我去的这家单位情况了解的不清楚,知道是家大公司,在这边有分公司。但是就像你说的,工资太低,我怕活不下去,另外我连地方都没找到,孙小贱自言自语道。

“不用担心啦,这边工作机会多的是,你去网上五八同城投简历,也可以自己劳务派遣机构找进厂的活干,过年前保准挣到钱。”

“谢谢你,但是我还没想过去厂里面去的,毕竟我是想要真正做能提升我自己的工作的,厂里面初中生都可以干,我去做了有什么意思。”

“反正就是机会很多,你不要害怕。不行,你就今天跟我一起到松江吧。然后你跟那个经理好好说一下情况,再过来报道。”络腮胡建议说。

“好吧,就这么办吧。”吃完了饭,络腮胡顺手就结了账,然后走出了餐厅。

“给你。”孙小贱拿着十几块零钱递给络腮胡,络腮胡婉言拒绝了。

之后,就一起坐地铁去了松江,松江站真远,旅途劳顿,找到了座位,将行李箱交给络腮胡,然后自己把电脑包带着,拿着自己书包,之后趴在座位上睡着了。

Part 03

窗外的强光,透过玻璃进了车厢里面,地铁外的景象映入眼帘,原来这边的地铁都在地上建着,不同于西安那种在地下的地铁环境,这里是另一番滋味。

地铁两边的景物,车外的小丘,连绵不绝的物流货运,一切看得很难清除,佘山站外面的游乐园,也看得很清晰。总之,这里的一切都是新的。

“哎,你看这边的地铁都在地上建着哈。”孙小贱没话找话说。

“那是呀,这边地势低洼,不建在地面上,会出问题的。”孙小贱又觉得自己就像个乡巴佬,然后悠长的叹口气道,是呀。

到了松江体育场站,孙小贱跟着络腮胡下了车,之后一路颠簸,住进了宾馆,找了家职介所,安排了行李之后,这才松口气说,现在让我好好看看这里。

当天下午,他们还是一起出现在了徐汇的某个角落,在哪里跟自己的经历见了面,不过这次见面,让他彻底在离开了他所想要去的那家公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镜湖居士 Part 01 上海的阳光穿透了黎明初照的薄雾,朦胧的一大片,遮住了双眼,列车哄哄隆隆的不停的发出在...
    a48927c4b670阅读 226评论 2 5
  • 热到不得了的天气,汗流个不停,衣服脏到不行。工作已经耗尽了绝大部分的意志力,剩下的炎热更加无力对抗了。 今天也是满...
    Kilungly阅读 157评论 0 0
  • 2018年6月30曰晚7点,在CCtalk互加计划群中,吴虹校长在上海市电化教育馆主持了2018“互联网+教育”公...
    雷山416姜文丽阅读 61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