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路口的二胡老人

字数 660阅读 39

最近太忙了。

其实很想记录些最近的心情,可是我连自己的心情都没时间照顾。下班路上又发现一条安静的路,人烟稀少,沿着一条河,还真是难得,静得迷人,可以不被打扰,一路上自言自语,也不会觉得无聊。迎面有一些赶路人,我们擦肩而过。

下雨了,一位收垃圾的老者和他的拖车在树下躲雨歇息,不知道为何,很想上去和他聊聊,但却终究还是不忍心打扰他这般清静。

每天在路口按时出现的二胡老人比始终还要准时。晴天不管太阳多么毒辣让人眩晕,他仍然像樽佛像一样坐着,以不变的姿势拉着他的二胡,尽管他的皮肤已经被晒得黝黑,眼睛也快睁不开。下雨天,若是小雨也是无法驱赶他的,若是大雨他便稍微转移,颤颤巍巍地挪到附近楼房的屋檐下坐在地上暂时躲避,啃一两个馒头便当作一餐。

上下班的路上总是能在那里看见他,日出而起日落而息,这种难得的自律他一直坚持着,仿佛成了那个路口的一座标志。偶尔有时路过那里,那个地方空荡荡的反而觉得有些不习惯。而那把二胡也许是他唯一的陪伴与寄托了。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在每日拉奏的曲子里,或悲伤或轻快。

这或许是他抵抗时间流逝的唯一办法了。

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有着怎样的人生故事。从哪里来,是否有老伴子女···

偶尔会有人拿DV记录采访他,也有人坐在地上和他聊天,希望了解些什么。

他看着路人来来往往,行色匆匆,虽然也有一些熟悉的面孔,那些每天从他身旁经过的人,熟悉又陌生,偶尔相视一笑,却终究不过是陌生人。

其实我也很好奇,是什么让他坚持这样日复一日的演奏。想问却又不想打扰他的生活。也许有一天当我实在按耐不住好奇心的时候,可以走上前去揭开这个谜底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