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12《送你一朵小红花》--太阳落山之后

打开《送你一朵小红花》,主要是因为看到高亚麟那张充满喜剧感的脸。

没想到的是,在这部电影里,他的喜剧脸背后藏的全是泪点。

导演韩延,也是《滚蛋吧肿瘤君》的导演,这部电影也是关于癌症患者的影片,并且和《滚蛋吧肿瘤君》一样获得了票房口碑双丰收。

但两部影片当然又是不一样的。

《滚蛋吧肿瘤君》是对一个癌症患者个体直面命运、乐观与命运抗争的故事。哪怕她最终没能打败肿瘤,但她帮助了很多人赢得欢笑,获得继续往前走的勇气。

而《送你一朵小红花》更多展示的是一个特殊的病友群,着重讲述这个病友群中一个少年一个少女的爱情,以及他们各自的家庭。但在我眼里,它远远不止两个少年的爱情。

两个少年

故事从易烊千玺饰演的韦一航诊断出脑肿瘤开始。“对这间手术室里的人来说,除了我脑袋里的那颗肿瘤,其他都不值一提。”这是韦一航躺在手术台上时的独白,空远冷漠,仿佛想贫一下,好掩饰自己的恐惧和无助。

而医生让他随便想点什么时,他脑海里出现的场景跟普通少年并无不同,是远方,是美丽的姑娘。可现实是他跟普通少年没法一样,他脑子有病,就算做了手术,也可能会有精神分裂、偏瘫等后遗症。

导演韩延说,“这个人在最好的年华遇到了最糟糕的事,我们就是想看他怎样从泥潭里走出来,怎样成长,去面对接下来的人生。”

能怎样成长呢?是最好的年华,也是叛逆的年纪,却遇到最糟糕的事,休学,离开熟悉的同龄人,不能远行,不知道生死是在遥远的将来还是近在眼前。除了丧,除了离群索居,好像没有其它选择。

医生建议他多跟朋友在一起,妈妈焦虑的声音瞬间提高,从医生办公室传进韦一航的耳里:“关键是他也没朋友啊。”

家有十几岁的少年,父母通常都恨不得拿根绳把孩子绑在家里不要出去野,可韦一航的妈妈却轻言细语好言好语的,鼓励儿子多出去走动多交朋友。

已经离开饭桌的韦一航转身回来坐下,开始了他的表演:“你好,我叫韦一航。”

妈妈微微前倾的身体和满怀期待的眼神都是鼓励和欣喜:“挺好的呀,然后呢?”

“要不要看看我的脑肿瘤切片?”少年一本正经,皮笑肉不笑。

挺好笑的场景,却又透着浓浓的悲伤。

当这个对话真实上演时,对方是个活泼开朗牙尖嘴利的少女,她轻蔑回应:行啊,几级?二级?二级有什么了不起,我五岁就二级了。这下韦一航傻了,开车的妈妈则偷偷乐了。

爱情剧的套路里,一开始针尖对锋芒的俩人,总是会不知不觉爱上对方。影片中 冰块一般的韦一航终于一点点被马小远的热烈积极阳光融化。马小远请他吃烧烤,带他去听动物的叫声,陪他“假想游”,帮他找那片湖,琢磨赚钱去那片湖。

有人评价说影片中的马小远面目模糊,没有人关心她的过去她为什么乐观而热情。我却觉得,马小远是立体的,清晰的,她的热情开朗也是有迹可循的。

马小远跟父亲说话没大没小,看父亲和同事们打赌玩闹,会不耐烦地轰他们“干活去干活去”;看父亲抽烟凶巴巴训他怎么又抽烟。什么样的女儿敢这样管着父亲?打小被父亲无条件疼爱的女儿才有这样的底气啊。

可惜,小太阳一般的马小远却在去那片湖的途中倒下,回到病房。

但她把太阳般的热量传给了韦一航。那个很丧的少年,开始跟父母正常对话,开始理解病友群,开始看见他人的悲喜,开始走进阳光下生活。

爱情故事戛然而止,但生命在继续,爱也在继续。

两个家庭

“你觉得你得病了难,周围的人更难。”吴晓昧的这句话道尽了患者家属的痛苦。韩延说,比起患者本身,家属在精神上可能更压抑痛苦。一方面,他们要照顾患者的情绪,不能在其面前表现自己的伤感,另一方面,要对患者的反应察言观色,对其精心呵护。

韩延的话,直抵人心。或许照顾过生病亲人的人,对此会更有体会。虽然病人的恐惧和疼痛是最亲的人也无法感同身受的,但身边陪伴照顾的人经历的,是另一种煎熬疼痛。

承载着如此沉重话题的影片,却是温暖的。影片中两个特殊的家庭,他们的生活被癌症压得艰难,灰暗,但他们一直在努力拨开那阴霾,让阳光透进来,哪怕一缕也好,如同韦一航妈妈说的:“认真活好每一分钟,每一秒钟”。

韦一航的父母承受的压力是双重的,经济和精神。

为了省钱,做财务的母亲精打细算,在菜市场掐菜叶、停车场为五块钱说好做歹、省下五块钱乐呵得如同中了彩票;做普通科员的父亲,则在周末偷偷去开专车,夜深了回来还没吃上一口饭。

家族聚会上,年迈的奶奶说,孩子最重要,要是钱不够,回头把房子卖了,自己住养老院;叔叔说,妈的房子不能卖,哥住的是一航姥姥留下的也不能卖,真要卖房也是卖他家的房子;姑姑说不怕,还有我们呢……

父亲突然扭头擦泪的动作,瞬间打开我眼泪的闸门。

精神上的压力就更难了。一直对一航小心翼翼说话的母亲,在听到他说“癌症患者有多少个三分钟”时,突然就失控冲他吼:“前前前患者”;看起来性子极温和怕老婆怕儿子的父亲在听到一航说“还不如死了算了”时,竟然直接一巴掌呼过去。

但他们努力快乐地活着。父亲醉心于雕刻,哪怕作品在艺术品和车祸现场之间疯狂游移,也不气馁,还一本正经地扯上“格物致知”,逗着家人开心。

母亲热心地邀请那个跟儿子年纪相仿的少女上车,送人回家,还一个劲鼓励儿子跟人自我介绍。而匆匆出门的一航不知道,他的亲爹妈不仅在窗口偷看他的动向,还忙着在他身上下赌注,赌他是否会跟那个姑娘出门玩。

他们为了让儿子放心,专门拍了一天的活动视频,假想儿子不在以后他们的生活,在镜头里,努力而认真地快乐着。

那些小小的细节,让人不禁嘴角上扬,却又有一点酸涩在心底丝丝缕缕。

马小远家里只有父亲,她对母亲已经没什么记忆,因为去世得太早,而且是患癌症去世。

她的父亲由夏雨饰演,初出场我是真没看出来是他,不修边幅、咋咋呼呼没个正形,实在不像个靠谱的父亲,而且还给第一次见面的一航表演可笑的硬币魔术。

可其实呢,他只是,为了逗女儿开心;他只是把这种笑着生活的状态,展示在女儿面前;他只是用不常规的方式,给女儿宠爱。

所以马小远才那么热情欢脱,善良不羁。她是大大咧咧的,也是心细如发的。如果说韦一航之前一直生活在浓重精神压力的阴影里,那马小远就是牵他走出阴影,走向太阳的那只温暖的手。

结语

还有很多细节,很多感动。那个为女儿买假发的父亲;那份“女儿”点的外卖;平行空间里的美好;病友群聚餐时那个捂脸哭泣又挥拳喊“我不怕癌症”的少年;马小远和韦一航的“户外探险”等等。

当然不是一部尽善尽美的电影,但依然很好。特别是上映的日期,选在2020~2021跨年夜这个特殊的时间,在某种程度上像是对充满磨难的2020告别,也是向充满感动的2020致敬。

片中关于死亡、关于病痛,在这个敏感的时刻更容易击中人心。而影片最后,韦一航想象出马小远心目中美好的平行世界,也许就是不久的未来。

温柔的坚持,温暖的坚强,不管命运给了什么,我们只管,活好每一分钟每一秒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