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封灵——鬼灵篇》第六章:离开村庄

目录

上一章

“你说就这普通家的小孩有能力杀的了你那根骨极佳的爱徒,空岭子师父,这未免有点说不过去吧。”

“这事确实有些蹊跷,因此我也只是想把这孩子带去我派调查一番。爱徒潇进修灵多年,由于悟性极高,因此已入修灵四境界的‘魔定’之界,玉真道人想必也知道,入‘神韵’之界后,修者的灵剑可幻化成剑魂灵兽之形,而入‘魔定’之后,修者的灵魂就会与灵兽相融合,一旦灵兽被灭,灵魂也将随之消散。从这两个方家孩子的嘴里描述来看,潇进的玄武白虎灵兽是被这陈家孩子用这把极其妖邪的红光灵剑所杀。”随即,空岭子从腰间掏出刚才所说的这把灵剑,除去剑鞘,此时灵剑又恢复到了普通时候的样子。

玉真道人接过灵剑,看了几眼便随口说道:“这剑不过就是把普通的长剑而已,也并不像他们两个孩子说的那样会发出什么妖光。空岭子,你也知道即便这是把灵剑,如果没有一定的修为和灵力去驾驭它,那它和一把破剑也就没什么区别。我想这事并非你们想象的那样,小孩的话你们也不能全相信,这样吧,如果这事确有蹊跷,就交给我来调查,两位请先回,待我了解清楚后再给你们一个交代。”

“这,这不妥吧。”空岭子此时的面色有些难看,但见玉真道人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便也不好再说什么,他向含阳使了个眼色,两人便离开了陈家。

这师徒俩走后,陈子天赶忙向玉真道人道谢,玉真道人摆摆手说道:“这个村子你们恐怕是待不下去了,收拾下行李离开这里吧,空岭子他们是不会轻易放过这孩子的。”说罢玉真道人转过头看了看陈天跃。

“可这里是我们的家啊,离开这里,我们还能去哪里?”陈子天深深地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

玉真道人摆弄着手上那把从空岭子那里接过来的剑,微微一笑说道:“我看你们家里是行医的,还是能够帮上些我的忙,不嫌弃的话,就跟着我走吧。”

陈子天没有立即回应玉真道人的话,而是装过身去望向自己的老婆,林素也抬着头看着他,两人的眼神之间都充满着无奈,想到如果不离开,那东空派的空岭子必定还会再找上门,到时候怕是再也保不住自己的儿子了。于是,陈子天咬了咬牙,横下心说道:“行,那我们就跟着小师父离开此地。”

玉真道人哈哈一笑:“我叫周阳玉真,你们叫我小真就行,别小师父小师父的,听着怪别扭。你们收拾一下随身物品,不用带太多,去的地方都有,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先处理一下,两个时辰之后再来找你们。”

另一边,空岭子和他的徒弟含阳正赶向回东空派的路上,两人步色匆匆,在急速行走了一段路之后,含阳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他师父关于周阳玉真的来历。

“刚才那人就是玉真道人,玄风派的现任掌门,别看他年纪轻轻,实力却是高深莫测,传说其他门派的掌门见了他都是要避让三分。但此人作风怪异,平日里神出鬼没,常年不在自己的门派里待着,也不主持事务,所以就是玄风派的弟子对他也是不甚了解。”

“不会吧,其他掌门也要避让他三分,他有那么厉害吗?我看他也就是浪得虚名,平时故意弄得神神秘秘,在江湖上搞出许多传闻,让大家误以为他有多么厉害。”听了师父的叙述,含阳一脸的不以为然。

“混账,为师平时怎么教你的?凡事切忌以貌取人,以形度物,天地浩瀚,人之渺小不可斗量,岂可以区区之肉眼来衡量高低远近?”空岭子对着含阳呵斥道。

“是,弟子知错了。”含阳一脸的委屈,但显然心中仍是愤愤不平,他低声继续说道:“那师弟的仇怎么办?”

听到这话,空岭子脸上微微一颤,显然自己的爱徒所害之事对他的打击不小,他沉思了片刻,用力咬了咬牙齿,狰狞着脸说道:“这仇是一定要报的,我就不相信这周阳玉真能一直护着那小子,等他离开后,我们再去找他,到时候一定让他血债血偿。”

“可是师父,我们为什么不守着在那里,等那玉真道人一走,我们不就可以抓住那小子了吗?”

“哼,你以为我们这一走,那周阳玉真就会马上离开,然后那臭小子一家就等着我们去抓他吗?俗话说送佛送到西,恐怕这一家子早就被他护送着逃离这村子了。”说这话时,空岭子两眼尖锐地注视着前方,仿佛要将他们现在所行走的这片道路给看穿。

“师父,那我们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开吗?”

“你懂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回到东城后,我就派弟子追查他的下落,你别忘了,我们东空派可是继承了倭族人的追踪之术,凡是我们想找的人,还没有找不到的。”说罢,空岭子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含阳也不再追问下去,两人加快脚步向前路走去。

两个时辰之后,天色已是黯淡无光,周阳玉真如约回到了陈天跃的住处,此时陈子天和林素早已收拾好了需要携带的随身物品,两人各背着一个大包裹,在夜色中搀扶陈天跃,跟随者周阳玉真离开了这个他们待了十几年的家乡。

一轮明月挂在漆黑的夜空中,仿佛正在注视着这背井离乡的一家人。那曾经走了无数遍的乡间小径,此刻留下的是三个人最后一次的足印。而在村庄的相反一边,另一户人家此刻也是收拾了行装,夫妻俩带着一个小女孩往村外的另一个方向悄然行去。

没有人知道,从这个村庄离去的这些人,将在未来掀起一场轩然大波,大到足以改变整个天下苍生的命运。而这一切,又是否都在周阳玉真的预料之中,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