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面,我希望你过得好

文:安亦清

“请为我珍重,尽管他们说,世间种种,最后终必成空。”

01

都说丽江是个适合艳遇的城市,洛远不以为意,他来丽江只是为了看山看水,在古街边上喝杯普洱茶。

昨天还坐在高考的考场上奋笔疾书,今天就已在丽江的巷子里悠闲漫步,残留的疲惫感在洛远走进这座城市的时候就消弭了。

丽江,你好,我来了。

古街很挤,很热闹,洛远随着人流缓缓移步,他喜欢这样的民俗感和亲切感。断断续续的琴声传入他的耳中,只是几秒,便被鼎沸的人声盖过了。洛远拨开人流,拼命挤出去,他想找找这声音的源头。

隔着花花绿绿的衣衫,他看到斜后方的女孩,站在一处茶社门前,吟吟而立,正专心调试小提琴的琴弦。身旁的小吃摊被人群团团围住,小贩的叫卖声交织在一起,她,与这里的热闹格格不入。

洛远在离她两米远的地方驻足,她的指尖摁在琴弦上,冲他微微一点头,便开始拉琴。红蓝色的棉布长裙,很俗,穿在她身上,却不俗。

耳畔人声嘈杂,这女孩却心如止水一般,任琴声堙没在人海之中。曲子是《梁祝》,洛远听过许多遍,在今天这样的场合却是第一次。

驻足的人不多,一曲过后,她只是深深地鞠一躬,便开始演奏下一曲,有人拍照,她便轻轻转过身,避开镜头。

洛远也不知自己站了多久,女孩的曲子自然比不上大师的演奏,洛远却听得入神了。他将身上所有的零钱放在地上的琴箱中,不声不响地离开,所有的动作仿佛对她都是过分的惊扰。

走了很远,洛远再回头看时,她依然静静地立在那里,裙摆在风中起起落落。

02

洛远没有想过还能见到那个女孩,在丽江之外。学校的联谊舞会上,他瞥到了在角落里演奏的她,在人群中,洛远一眼就认出她来,原来她是隔壁音乐学院的艺术生啊。

许漫,活动名单里写着她的名字,名如其人,简单文艺。

“嗨,你还记得我吗?” 休息的片刻,洛远递过一杯果汁。

“你是?” 许漫面露疑惑,不记得在哪里见过面前的男孩。

“你瞧,我都忘了!” 洛远一拍脑袋,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她那样专心,怎么会注意到路过的自己。

“丽江,你在丽江的茶社门口拉小提琴。” 他指着她握在手中的琴。

“你那时也在丽江吗?” 许漫感到既欣喜又惊讶,没想到会有人提起丽江的行程。

“嗯,毕业旅行,你呢,也一样吗?”

“算是吧,第一次穷游,自己赚路费,没有多想,便动身去了丽江。”

“为什么要去丽江?”

“那座城市很有味道。” 她喝着果汁,思绪回到漫步古城的那个黄昏。

“漫漫,开始了!” 身后的女孩叫她。

“抱歉,我得去演奏了。” 许漫收回思绪,回到原来的位子上。

一个人的穷游,想来便很美好。洛远的视线随着她的动作起起伏伏,她翻曲谱的动作也如音符一般跌入他的心里……

03

“喜欢就追吧。” 一向沉默寡言,沉迷于游戏的室友抬起头,极为认真地说出这句话。

“对啊。” 寝室成员在这件事情上的观点惊人地一致。

“不……再等等吧。” 洛远关掉手机,他刚刚向许漫道过晚安,原来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哪怕一声轻轻的晚安都要思考很久,不敢轻易说出口。

“这周末可以一起去听音乐会吗,朋友送了两张票,我想你应该会喜欢。” 洛远在心里打了不下八万遍草稿,才找到一个看似天衣无缝的理由,做古文题时都没有这样反复斟酌过。音乐会的票是他买的,特意买了前排的位置。

“好啊!” 许漫秒回,她很早就想去了,一直苦于买不到票。

她的回复让他欣喜不已,他差点儿以为自己要拖着室友去演出大厅,戴上耳机听两个小时的流行音乐。

一向睡到十点的洛远竟在七点的时候自然醒了,音乐会是下午三点,他花了整整五个小时的时间收拾自己,他第一次这样认真。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他不止一次地看时间,手里的票都要被看穿了。

他在学校门口等她,许漫隔了很远便向他招手,风吹掉了她遮阳的帽子,她回头去捡,扶着帽檐轻快地向他跑来,咯咯直笑。

“等很久了吧。” 她耸耸肩,练琴时忘记了时间。

“几分钟而已,走吧。” 洛远不介意等她很久。

对于洛远来说,两个小时的音乐会很漫长,若是在平时,他会选择去看一场电影,或者看一场球赛。

身旁的许漫与他不同,她的目光一寸也不曾离开过舞台,手指在空气中流畅地画着曲线。洛远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光线不明亮,她循不到他眼中的笑意。

洛远在很多年后才意识到,原来喜欢一个女孩便会试着去喜欢她所热爱的事物,再慢慢变成自己的习惯,长长久久地无法改变。

“喜欢就追吧。” 室友的话突然地又在洛远的脑海中冒出来,试试吧,万一身旁的女孩答应了呢?

04

“谢谢你的票,今天的音乐会真的很过瘾。” 许漫的眼底泛着明媚的笑意。

“我……”

“你怎么啦?” 她摘下帽子,整理自己的长发。

“我想给你拍几张照片。” 洛远鬼使神差地转了话锋,那句话还是再等等吧。

“噢,好……” 她有些惊讶,没有拒绝。

向晚的街道投下两个人长长的影子,行人很少,车辆很少,没有正午弥漫的汽油味,许漫走走停停,洛远删了一张又一张照片,愠恼地摇摇头,他总是拍不出她举手投足间的那种感觉。

“照片,可以删掉吗?” 她左右为难,终于开了口。

“为什么?” 洛远看着仅有的五张照片,手指僵在删除键上,难道是她不喜欢。

“照片很好,就删了吧。” 她有些执拗,不愿说出原因。

洛远无奈地笑了,删了照片,背着她,又偷偷留了一张,他很喜欢那张,许漫踮起脚尖,仰头看天空,阳光模糊了她的侧脸。

“希望有一天在台上演奏的人是你。” 洛远的眼中,没有比舞台和晚礼服更适合她的东西。

“估计没有观众。” 她自己打趣道。

“不会啊,至少还有我。” 洛远几乎是拍着胸脯说出这句话的。

许漫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年轻的时候总会因为这样的话感动很久很久。

05

“这周六的校乐队演出,记得来哦!” 这是她的毕业演出,第一排正中间,三年来,洛远固定不变的位置,她总会记得为他空出来。

大大小小的音乐会听了不下百场,洛远起初只知流行歌手的名字,现在能把知名小提琴演奏家的名字挨个数一遍。

起身,谢幕,许漫做了千千万万遍的动作依旧优雅,她安静地坐在学校的小礼堂里,眼角泛着泪花,四年了,终究要与这个小舞台告别了。

“毕业快乐,前程似锦。”洛远捧着大束的玫瑰花,浓重的红色,昏暗的灯光下,宛若盛放的烈焰,鲜艳而杂乱。

洛远的思绪也是杂乱的,最该说出口的那句话却悄无声息地再次滑向心底,消散了……他承认这样的祝福毫无新意,可是他真的希望她一切都好,以后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好。

喜欢你,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他始终未说出口。三年来,每一次想大声说出来时,便失了底气,她文雅而高贵,身边优秀的男孩很多,她可是众星捧月一般的存在啊,而自己普普通通,在她的才华之下黯然失色。

“我可以抱你一下吗?”他轻声说。

“当然。”她主动抱住他,面前的男孩给了踽踽独行的她最大的温暖。

“谢谢!真心的。”细细数来,她对他说过最多的话竟是这一句。

三年的喜欢,一句谢谢,仅此而已……

06

洛远设想过多年后和许漫相见的场景,他想她一定吃西餐,喝红酒,款款而来,眉眼带笑,轻道一句,“好久不见。”

可惜他想错了,在地铁中遇到她时,他睁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这样的惊诧不亚于看到世俗中的缪斯。她也看到了洛远,呆呆地僵在那里,神色躲闪着,避开他炽热的,询问的目光。

“你,还好吗?”

“嗯。” 许漫的声音低到只有自己能听见。

“小提琴呢,还在继续吗?”

“不了,很久没碰了。” 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漫不经心,嘴角却不经意间泛起苦涩的笑容,再华丽的梦想也抵不过现实的无奈。

“那……现在呢?”此时的洛远很矛盾,他不想掀开她的痛楚,却迫不及待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现在,做个小职员,工作挺清闲的。”许漫轻轻叹了口气,这番话像是在安慰自己。

“我们终究都是普通人,不是吗?”她看向他,眼中早已没了曾经的光芒。

洛远不再问下去,原来你过得不好,一点儿都不好,为何还要故作轻松,强颜欢笑?

“我到了。” 许漫随着人流匆匆挤下地铁,其实她还有三站路程,慢慢走过去吧,她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洛远匆忙之中想要抓住她,却只抓到了旁边人的衣角。地铁的门关上了,他穿梭在人群中拼命朝她张望,曾经那个妆容精致,光鲜亮丽的她现在穿着再平常不过的衬衣,随意地绑着长发,在拥挤的地铁中低头前行。

洛远翻出曾经那张偷偷留下的照片,换了手机,换了号码,唯独这张照片一直都在。生活早已将自己喜欢了很多年的女孩磨平了棱角,她不再抬头仰望,不再提起引以为傲的才华,现在的她只顾低头走路。

而他,恰好撞见她窘迫的样子,于她,该是多么残忍。

“漫漫,我依然希望你过得好,哪怕现在不如意,也希望你有人疼,有人爱,有人轻声道晚安。若是累了,便再去一次丽江吧。”

他还记得她曾经的手机号码,漫漫,希望你不曾换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