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十一章 一身浩气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情丝缠绕

全章目录


望着依依神志不清地躺在病床上,口口声声在念叨着自己的名字,郑辉心如刀绞。心中纵有百般相思和牵挂,而此时此刻,感情却不容沉溺和放肆。

郑辉眼睁睁看着依依为了他如此受苦,心痛却爱莫能助。他只有在心中默默地祝福依依快点好起来。

如今有陈嘉豪陪在依依身边,郑辉既放心又担心,既难过又妒忌。他望着陈嘉豪那么亲密地俯在依依的脸上,还紧紧握住依依的手。他又心痛不已,真希望自己马上就地魂飞魄散,最好就此消失,也好省去这般痛苦。

一阵清风吹过,几片树叶被无情地吹落在地上。院内的翠柏在这夏季的夜里,也显得如此孤寒。郑辉一再回顾,却还是忍着失落和难过,孤单地飘走了。

郑辉如今只是一个孤独又清高的魂魄,前方似乎很辽阔,此去却不知该去何处。他虽是地府放回阳间的自由魂魄,但由于执念太深,尘网自缚,始终不愿附于任何凡体。只怕这一去再也见不到依依,所以一再孤独游荡于江湖。因为时常与孤魂野鬼作伴,身上自然阴气很重。

如今,郑辉对依依仍旧是初心未改,但却只能远远地望着她。因为他只要一靠近依依,依依便会神思恍惚,身体困倦,郁郁寡欢,寝食难安。

爱她却不能带给她幸福和快乐,反而给她徒添痛苦。靠近她只会使她身体更加衰弱,这种致命的伤害让郑辉非常痛苦和懊恼。

郑辉也曾多次回家探望过父母,但为了父母的身体着想,他也只是远远地望着他们,不敢作任何的打扰和靠近的行为。

眼下父母暂且安好,这让漂泊失落的他得到些许慰籍。只愿父母身体健康,别再因为自己的离去而伤神伤心,他此去也就心安了。

郑辉又回到自己的房间,望着床下那两大纸箱的旧书。这里曾经藏着他的报负和希望,而如今那些心愿都已化为泡影。

那年他与依依在那河畔栽种的许愿树都已长高了几尺,可如今却再也牵不到她的手,这种想见不能见的相思之苦,真不知该去何处诉说。

依依为了祭拜他,居然不远千里来到这种穷乡僻壤。一想到她为自己所受的苦,郑辉又凄然泪下。她还在自己家里住了一个晚上,这是他以前从未想过的事情。房间里没有空调,也没有风扇,蚊虫又多,望着她睡过的床铺,他既感动又心疼。

如果只是身体受苦倒还好说,可让她知道自己和夏宇冥婚这件事,她的精神会受到多么痛苦地煎熬呀。想到这里,郑辉的心都碎了。

郑辉觉得尽管这门婚事从头到尾,自己只是充当一个傀儡摆设。为了成全父母一片苦心,他并未从中作梗。他觉得这件事从一开始就一是个天大的错误,误人也误己。所以,他决定现在自已务必要去处理好这桩被亲情绑架的糊涂婚姻。

郑辉站在自己和夏宇的牌位前,沉思良久。他轻轻地来到父母的房间,父母都已入睡,他跪下来向父母磕了三个响头。

“孩儿不孝,真是对不住父母,还望父母海涵。二老的养育之恩,儿子他日定想办法回报。现在只能在心里祝愿你们福寿安康。”

看望完父母后,郑辉又游荡到自己坟前。这里寄托着两个家族的希望,这里埋藏着荒诞的幸福,这里束缚着两个痛苦的灵魂。

一阵凉风吹过,四周一片淒冷。幽幽的月光照在光秃秃的坟堆上,冰凉的墓碑上笼罩着一层朦胧的寒光。沾满泥土的供果凄凉地散落在墓碑前。四周的矮树怪枝嶙峋,像被捆绑住身子的妖魔鬼怪,张牙舞爪着,想要挣脱牢笼。

蟋蟀在草丛里凄凄切切,唱着悲伤的歌曲。奇怪的不知名的鸟儿不时的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啼叫声。四周被一片阴沉沉的寒雾笼罩着。

突然,一位白衣纱裙的女子轻轻地靠在郑辉身旁。她清秀的脸庞苍白而憔悴,凄楚中带着几分娇羞,哀怨的眼神写满了相思。

“哥哥,你怎么才来,我真的好想你。我等你这么久你都不回来,我真的好孤独。”

这正是夏宇的声音,虽然好久不见,郑辉仍然对这个娇气妹妹的声音记忆深刻。以前她的脸蛋圆而红润,可现在却清瘦而苍白,眼晴深陷。看着她可怜楚楚的样子,郑辉心里又多了一分难过。但这只是对一个小妹妹的爱怜和同情,这份感情和爱情无关。

“傻丫头,你这又是何苦,你不该这般挂念我。从一开始到现在我都是把你当妹妹看待,我对你的感情无论过多久都不可能升华为爱情。我有意中人,所以请你断了对我的任何念想。不论做人还是做鬼,我和你的关系都到此为止吧。”

“我不管你喜欢谁,可我就是喜欢你。你喜欢别人那是你的事,我喜欢你这是我的事。”

“可爱情和婚姻是两个人的事。”

“我们俩是合过八字的夫妻,这是天命玄机,难道你想违背天意吗?”

“我就不信这个理。我只信自己,我尊重自已的内心。我从来不想伤害任何人,对你也是如此。我真心希望你不要为了我担误你下辈子的前程。”

他们俩越说越激动。夏宇因为太久没见到郑辉,本来想诉苦,撒娇,然后温柔地投入到他的怀抱里。没想到等了这么久,换来的却是他的冷漠和指责。她痛苦又悲愤,而他却只想把自己压抑太久的愤闷一吐为快。

“你这都是为我好,真是好笑。”

“随便你怎么想,你最好把我当成一个混蛋。”

“你的心上人是那个叫依依的女孩吧?可你已经死了,你和她不是同一世界的人,我们俩才是同一个世界的。虽然你可以到处游荡,但你只是一个不能接近她真身的游魂。她现在来来去去都有那个叫陈嘉豪的陪在身边,为什么你还不死心呢?”

“好妹妹,你说的没错,但在我心里你只是妹妹,永远不可能成为我喜欢的人。地下寒凉,希望你别再等我,早日去投胎转世,你一定会碰上个好人家,重新过上好日子。”

夏宇气得哭了起来,从小到大她想要的东西,她总是会理所当然的得到。她漂亮又可爱,在学校里也有很多男同学向她暗送秋波,可这个郑辉为什么就这么一根筋呢?

“我到底哪一点不好了,难道你一定要对我这么绝情吗?”

“我从来就没有对你用过情,又何来绝情一说。别把希望再寄托在我身上,我永远不会再回来这里,你再等一百年,一万年也无任何意义。希望你为自己早做打算。”

“我恨你。”

“恨吧。就让我做一个被你恨一万次的孤魂吧。”

郑辉本来还想再讲一些道理给夏宇听,但他又担心自己如果再温柔一点,夏宇反而会纠缠不休。既然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他也没什么遗憾和欠疚了。希望她长痛不如短痛。

此刻他感到无比的痛快。他对着天空长长的呼一口气。他不知道犯了天规会遭到怎样的惩罚,但他觉得为了自由,作任何牺牲都值得。

突然郑辉觉得有件重要的事情,自己必须马上去做。他搬动一个石块用力地在自己的墓碑上来回摩擦,片刻功夫,夏宇的名字便被磨平,墓碑上只留下郑辉一个人的名字。

夏宇急得瞪圆着眼睛,问郑辉这是在唱哪出戏,郑辉却神情镇定地望着她。

“从现在开始,你也自由了,你不必再为我受苦,结束寂寞吧,你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吧。”

“郑辉,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呢?你可以到处游荡,我只要守着一个墓碑,难道你连一个姓氏和名字都不肯给我留下吗?”

夏宇“呜呜呜”哭了起来,郑辉沉默了片刻,转身飘走了。夏宇在后面边哭边追。远处传来一声声鸡叫,夏宇只得转身消失在夜幕中。

过了些时日,夏宇的父亲来给女儿烧纸钱,发现墓碑上不见了女儿的名字,只留下郑辉一人姓氏。他觉得此事非常蹊跷,便请阴阳师来占卜。花去了三千元人民币,总算问清楚了缘由。

阴阳师告诉夏宇的父亲,夏宇在地下因为和郑辉感情不合,两人已自行解除婚姻,所以抹去自己姓名。地下寒冷,她忍受不了孤独和寂寞,如今已转世投胎到五里之外的上坡村。

夏宇的父亲半信半疑,便去打听上坡村最近可有小孩刚刚出生,一问才得知,果然有一姓贺的人家刚添了一个宝贝儿子。这孩子满月的时候,夏宇同村里有人去喝满月酒。她用手机给那孩子拍了一张像片,拿回来给夏宇父亲看。没想到这孩子竟然和夏宇小时候生得一模一样,白白胖胖的,很是可爱。

唉!这郑辉又孤身去了何处,世人皆知他还埋在黄土之下。

一杯薄酒祭君前,一身浩然立世间,无愧天与地。

此情已了,看似无情之人,其实最是长情。


第十二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