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书屋]爱情相对论:出轨的女同事

CL:htm_data:1911:7:3726294.jpg

如果你不小心当场撞破同事的婚外情,怎么办?
以简悦28年的行事风格和5年的职场经验来说,最稳妥又不尴尬的做法自然是“装聋作哑”并伴随“选择性失忆”。
可是偏偏总有些搞不清状况的“猪队友”,自曝不说还要拖你下水。
刚刚过去的周末,简悦被部门同事吴雅丽拉去看了场不知所云的电影,看完电影两人在商场闲逛觅食,刚好撞见商务部的严雨洁和一男子挽手迎面走过,十分亲昵,当时严雨洁正低头看手机没有发现与她擦身而过的两人。
“简悦姐,刚刚是不是商务部的严经理?”吴雅丽边回头张望边自顾自道:“那男的是她老公?这不挺恩爱的嘛,我看之前公司的传闻都是假的吧。”
而一旁的简悦没搭腔,当下她只想捂住她的嘴巴,顺便戳瞎两人的双眼,因为刚刚那个男人根本不是什么严雨洁的老公。
简悦之前见过严雨洁老公,很久之前一次下班因为暴雨搭了段她老公的车,她老公人高马大,浓眉大眼,身上有明显的北方人特征。
而刚刚跟严雨洁牵手的男人个头中等,斯文瘦弱,明显不是她老公,而且简悦隐约觉得那个男人有些面熟,似曾相识,一时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转周周一的上午,简悦一只脚刚踏进茶水间,吴雅丽那极具穿透性的嗓音就直穿耳膜,“严经理,你老公蛮帅的嘛!昨天我和简悦姐在中心城看到你俩牵手逛街啦,好羡慕哦。哎,简悦姐,是不是嘛?”
简悦来不及躲避,与转头看过来的严雨洁的目光撞个正着,两人都神色尴尬地笑了笑,那一刻她只恨自己为何不会隐身,而吴雅丽为何要长了张嘴巴。
2
简悦想,或许每天都能见到的人身上发生的变化,潜移默化,最易被忽略,不易察觉,直到一个契机,让你认认真真地审视这个人,才惊觉她身上的变化已“翻天覆地”,这个人便是同事严雨洁。
三年前,简悦刚入职这家公司的时候,严雨洁还是商务总监的助理。那时,她刚刚休完产假复工,简悦对她的第一印象是小小的个子,还没有卸下孕期肥,像一团白白软软的面团,圆圆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朴实无华的幸福感,非常讨喜。
每次简悦碰到她脑海里就联想到一句话,“生活很好,只缺烦恼”。
简悦在市场部,因工作需要经常与商务部打交道,久而久之自然熟络起来。
商务部的严助理,虽然为人一团和气,做起事来却半点不含糊。
总监的日常行程安排细致周到井井有条,部门各类客户、供应商名录,销售资料包、销售数据报表、销售计划等都整理得条分缕析一丝不苟。跟人打交道更是一绝,三两句就能让人卸下心防,相见恨晚,所以总监很放心让她协调部门对外的各类事物。
其实以严雨洁的能力,做助理着实可惜,但她非常安于现状,工作只是她生活的一部分,甚至一小部分,比起工作,她更津津乐道自己的家庭。从她的话语间和半永久笑靥如花中可以窥得她自是家庭美满,惹人羡慕。
她和老公许阳是大学校友,她文笔好,他相貌英俊,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女才男貌,一见倾心。”两人相识没多久,许阳跟她告白,她痛快地答应了。
毕业后她在当地的一所中学任教,许阳只身前往本市谋职。两年后她毅然辞了稳定的教师工作投奔他,起初的日子虽然经济状况欠佳,但有情饮水饱,两人感情稳定,顺理成章地成了家。这几年许阳的事业有了起色,家里的条件一年比一年好起来。
更难得的是她连婆媳关系都十分融洽,这点从她每天中午吃的便当可以看出来,两菜一汤,天天不重样,而且不是什么隔夜菜,都是婆婆一早起来给她现做的,就凭这点就足以羡煞旁人,现在又喜得千金,可谓生活完满。
3
具体的变化是从哪一刻开始简悦的记忆已经模糊,但严雨洁的身上确实发生了许多变化。
在工作上,大概一年前她主动申请调岗,从助理摇身一变成了商务主管,因为业绩出色,很快被提拔为商务经理。
另一个更为明显的变化其实是她的形象。曾经的严雨洁带着顽固的孕期肥,怎么打扮都透着股圆润的喜感,好似跟曼妙全然不搭边,但好在老公不介意,她倒也自得其乐,对自己的身姿没什么不满意,每天都乐乐呵呵地跟同事们一起下午茶。
记不得何时起简悦便很少在下午茶大军里看到严雨洁的身影,也是从那时起她开始日渐清瘦,直到有一天简悦把她的背影错认成公司另一位身型纤细的女同事,才惊觉她的变化。
或许因为健身的缘故,严雨洁没有瘦成身型干瘪的麻杆,而是练得凹凸有致,腰肢纤细,胸臀饱满,穿上剪裁合身的裙子,略施粉黛,她已经从当年的那团白软的面团摇身一变成了一位身姿曼妙的御姐。
有过减肥经历的简悦自然知道这条路充满诱惑,道阻且艰,需要强大的意志力和决心,空有一颗减肥心的人很多,但瘦身成功的人却寥寥无几。
到底是什么样的驱力让踏踏实实胖了几年的严雨洁一朝发狠瘦身成功呢,不得而知,有人问起,她也只是从善如流地笑答一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啊。”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句话从公司男同事的态度转变足窥一二。之前大家对严雨洁的态度是喜爱和客气,不带任何明显性别偏向,现在连简悦都看得出男同事们对她的言行举止中无意识地夹杂了对异性的偏爱和讨好。
4
常言道:男人有钱就变坏。那么,女人变美呢?
随着严雨洁瘦身成功跻身魅力御姐行列,关于她的一些桃色绯闻便隐隐约约不绝于耳。公司不正是这样的地方嘛,公事之余,总有一小部分人热衷于生产八卦,搬弄是非。
关于严雨洁的传闻,在公司里流传甚广的是关于她和产品研发三部的经理刘伟卓。
刘伟卓,今年35岁,与严雨洁同龄,个子不高,肚子不小,头发不多,鼻梁上架着一副度数不低的金属框眼镜,永远一身polo衫配西装裤黑皮鞋,是研发部的技术骨干。
有段时间因为严雨洁手里一个项目的关系经常出入刘伟卓办公室同他讨论产品开发需求,从那时候开始,关于二人关系的种种小道消息便不胫而走。
无非就是些两人共进午餐,疑似眉来眼去这种边角小料,还有被加班同事撞到二人一同下班,自然都是些构不成直接证据的捕风捉影,但依然不影响大家娱乐的心情。
起初,简悦对这些不着边际的八卦全然不以为然,何况严雨洁家庭幸福,老公高大帅气,只是感慨有时大家对有点姿色的职场已婚女性的恶意好像不亚于大龄未婚女青年。
直到上次跟吴雅丽在商场撞见严雨洁与其他男人牵手,简悦才忍不住开始回想公司里那些关于她的传闻,心底多了几分在意。
事后,简悦也才猛然想起那天那个牵手男的身份,这个人她之前确实见过。
那是三个月前的一次行业展会,公司有参展,那个男人是一家业内大公司的副总,简悦记得好像姓尹,当时正是由她从咨询台引到洽询区介绍给严雨洁进一步接洽的。
那天稍晚,还发生了一点小插曲。就是这位副总不小心把手机落在了展位,被严雨洁发现并代为保管,大家准备收拾下班的时候,那部手机的主人打来电话,说明情况后严雨洁禀着客户就是上帝的业务精神欲亲自把手机送到客户处。
简悦本想陪她一起过去,但刚巧公司有事,最后严雨洁只身前往。
但简悦未承想这个小插曲之后二人竟发展出这么一段耐人寻味的关系,还偏巧被唯一知道内情的简悦逮个正着。
若不是亲眼所见,简悦打死也不相信严雨洁居然是这种人。她有相爱多年、感情笃定又高大帅气的老公,有活泼可爱的小女儿,还有一个每天早上为她准备新鲜午餐的婆婆,她还有什么不满足吗?
可是,转念一想,那些出轨的人,他们的婚姻也未必不幸,他们的另一半也未必真的那般不堪。人性是复杂的,欲望是漫无边界的,婚姻是琐碎又不讲理的,这其间有太多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更不足为外人道的盘根错节、弯弯绕绕,旁人又如何能懂。
可无论如何,简悦始终认为婚姻内的问题还是应该关起门来在内部解决,把身子探出门外寻求外界的解决之道这种行为就是背叛,难辞其咎。
当你对一个人的认知发生变化之后,你看她的眼光,对她言行的解读都会呈现出与之前截然相反的结论。
从那之后简悦越发觉得现在的严雨洁与异性接触时姿态矫揉,总是若有似无地刻意展现媚态,穿衣风格也是凸显身材,引人遐思,浑身上下无时无刻不散发出撩人气场,于是对她的品性多了分鄙夷,觉得自己当初看走了眼。
5
多行不义,一个不小心可能就成为狗血闹剧的主角。
这天下午,午休刚刚结束,大家的工作状态都在缓慢地重启中,办公室里一片昏昏沉沉。
而这懒散的气氛却被一个女人的一声吵嚷打碎,如一道闪电骤然划破寂静夜空,迷迷糊糊的众人被吓了一激灵,纷纷朝声源望去,一场鸡飞狗跳的狗血闹剧即将上演。
这个陌生女人冲进办公区扯着嗓子不住地叫嚷,“严雨洁,你给我滚出来!”
人事主管老张反应迅速,立马上前处理突发状况,“这位女士,这里是公司,请您冷静一点,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到会议室说,别影响大家办公,好吧。”说着,客气地上前欲拉起女人的手臂。
女人一把甩开老张的手,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朝老张怒目而视,那眼睛里像是有火喷涌而出,老张被烫得登时缩了手,碍于性别也不好强行拉扯,本能地后退一步,以免引火烧身。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严雨洁呢,让那个贱人出来!”女人的声音凶狠中透着森然的怒气,人事部的两位女同事在老张的眼色下紧急入阵试图安抚女人把她拉离办公区。
女人面对拉扯突然情绪激动,精神亢奋,力大如牛,谁也控制不住,越劝越撒泼,场面越发失控。
办公室里大家纷纷探头侧目竖起耳朵,有些三三两两凑在一起开始窃窃私语猜测着这个女人的身份,当然大家更注目的自然是这个陌生女人口中的“贱人”严雨洁,视线隐隐约约地投向正笔挺地坐在自己工位上的她。
简悦也不由自主地看向严雨洁,观察着她的表情,只见她面不改色,缓缓站起身,从工位走出来,径直朝这场闹剧的源头走去,女人看到她先是一愣,随即上下打量着她,她声音平稳地开口:“我就是严雨洁,你是哪位,有何贵干?”
女人得知自己面前的人正是严雨洁,不由分说地发了疯般朝她扑了上去,一把揪住她束起的长发,面容愤怒扭曲,眼神仿佛要把她生吞活剥,嘴里骂骂咧咧道:“好啊,就是你这个勾引我老公的狐狸精,臭不要脸的婊子,我今天就要让你同事都知道你是个什么货色!”
场面彻底失控,老张、人事部的两位女同事和就近的几位同事赶紧上前阻止,想把两个人拉开,女人被两个同事架起来,手里依然紧紧攥着严雨洁的头发,嘴里不停尖厉地重复着:“贱人!婊子!小三!”
大家好不容易把两人分开,严雨洁生生被女人拽掉了一撮头发,老张挡在两个女人中间,一脸的无可奈何,压着怒气冲女人道:“这位女士,有话好好说,你这么没头没脑闯到我们公司还对我们员工动手,我是可以报警的!”
女人两只胳膊被人死死拉着动弹不得,声嘶力竭地吼着:“好啊!报警!让警察来评评理,勾引别人老公的贱人,就该抓去枪毙。”
严雨洁捋了捋被女人扯乱的头发,面对如此尴尬的场面依然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神色自若。
鉴于之前对严雨洁的见闻,她此时的处境,简悦并不心生同情,却不禁暗自佩服,如此处变不惊,绝对是个狠角色。
严雨洁冷笑了一声,表情充满不屑,语气不严自威地开口:“我连你老公是谁都不知道,你跟我发什么疯!”
疯女人正欲开口,一个声音从角落传出,“你到这里来发什么疯!”女人顿时哑口,众人寻声望去,是脸色十分难看的产品经理刘伟卓。<mark></mark>
6
这个女人是刘伟卓的老婆,被刘伟卓喝斥后便开始哭哭啼啼,最后被同事连哄带拉扯进了最僻静的一间小会议室,一同进去的还有老张、另一位人事部女同事、刘伟卓和严雨洁。
一场闹剧因男主的现身而转移阵地暂时平息,但大家还沉浸在刚才的狗血剧情里无法自拔,拉帮结派地交头接耳开起小会来。
吴雅丽凑到简悦身旁,开口道:“天呐,严雨洁跟刘经理真的有一腿啊,他老婆受多大的刺激才能跑到公司来撒泼啊,都是已婚男女,做这种事,啧啧,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啊。”
简悦心想,为了婚内出轨这种丑闻老婆跑到公司来闹,刘伟卓在公司也真的是颜面尽失、名誉扫地了,而严雨洁呢,之前关于她的种种传闻也仿佛被做实了。
她变瘦变美,也变成了一个红杏出墙、对婚姻不忠、还破坏别人家庭的坏女人。简悦还依稀记得曾经那个每天都乐呵呵、无毒无公害、心宽体胖的严雨洁。
一个女人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性情大变呢?还是这其实才是最真实的她?行走于成人世界,谁不是几副面具,尤其在职场上,隔着职业滤镜,谁又真的认识谁呢。
虽然有心平息遮掩,但公司没有不透风的墙,这场狗血剧的下文很快就在同事间传开。
刘伟卓的老婆收到了条匿名信息告诉她她老公有外遇,外遇对象是他公司一个叫严雨洁的女人,如果不信就让她去查刘伟卓最近的消费记录。他老婆一查果然有鲜花、项链的消费记录,而这些东西她连半个影子都没见到,一时急火攻心就冲到公司来兴师问罪了。
但据说严雨洁和刘伟卓都否认了“控罪”,不过这种事没有捉奸在床谁会傻得承认呢,还有就是这个给刘伟卓老婆发匿名信息的人到底是谁,其用心又是什么呢。简悦觉得这出闹剧不仅狗血,竟还透着丝扑朔迷离的悬疑味道。
事后,刘伟卓和严雨洁分别被“请”到人事总监办公室“谈心”,之后刘伟卓休了年假去处理家事,而严雨洁被安排了出差,去外地跟一个合作商续谈明年的合作全案,和简悦一起。
7
抛开个人私生活不提,简悦对严雨洁的工作能力十分认可,可刚发生这种事,要单独一起出差,同住一间酒店房间,简悦也难免觉得尴尬。好在两人共事已久,也都随和健谈,彼此心照不宣地避开敏感话题,同行的气氛也算融洽。
临下飞机前,严雨洁由衷地感慨了一句:“说实话,我很庆幸一同出差的人是你。”简悦微微一笑没多话。
二人去到酒店办好入住放下行李便直接赶往合作公司开会,一整天的会议下来,简悦觉得脑力消耗过度,整个人都晕晕乎乎,好在谈得很顺利,两人回到酒店熬夜对方案做了修改,转天又去合作公司,终于敲定了最终方案。
完成工作放松下来,俩人才有闲情逸致想出门逛逛,晚餐过后刚巧路过街角一家风格别致的酒吧,驻唱的爵士乐队正在表演,二人索性决定进去喝一杯。
许是灯光昏暗让人彼此靠近,许是酒精作用让人卸下防备,两人聊了些无关痛痒的闲话后,严雨洁忽然真挚起来,说:“简悦,你知道我最欣赏你什么吗?”没等简悦回应便自顾自地答道:“我最欣赏你的分寸感,和没有那么旺盛的好奇心。”
简悦知道她有话要说,便也不搭腔,微微一笑,举起酒杯跟她轻轻碰了一下,严雨洁会意,继续说道:“刘伟卓的情人不是我,他确实追求过我,但是我拒绝了,他送的花和项链我也没收。”
她勾起嘴角露出嘲讽的神色,“他那种货色,我还真看不上,背着老婆不停偷腥,他以为平时跟自己女下属勾勾搭搭的那些事没人知道?这次就指不定是他哪个小情人借刀杀人的报复。”
刘伟卓跟自己部门女下属的传闻简悦也有耳闻,公司里捕风捉影、欲盖弥彰的各色八卦,真真假假地参差混杂,极大丰富了大家茶余饭后的业余精神文化生活。简悦对这些向来听完就过,不会挂心,真真假假都与己无关。
对于严雨洁的这套说辞,简悦也只是不置可否地听着,她婚内出轨已是简悦亲眼所见,区别只是她出轨了几个男人的差异而已。
严雨洁喝了口酒,漫不经心地继续道:“对了,我要离婚了。”
而这句话简悦终于无法淡定了,尽管她清楚严雨洁的婚外风流韵事,但发展到离婚这一步,还是难免惊讶,毕竟在她的印象里严雨洁的家庭美满,她应该不会傻到为了外面一时的风流快活毁了自己原本幸福的家庭吧。
而且客观来讲简悦与严雨洁算得上是关系比较好的同事,但也仅此而已,谈不上什么私交深厚,严雨洁忽然这么坦然地把自己的私事跟自己分享,实属意外。她回想起刚刚严雨洁的那句开场白,心下了然,这是让自己守口如瓶的意思。
“为什么?”简悦问出了这个让话题可以继续的问题,当然她也确实想知道。
严雨洁脸上闪过一瞬即逝的苦涩,淡淡地说:“人到中年,生活开始狗血,无非就是那些俗烂的故事,我怀二胎快三个月的时候,发现许阳出轨了。”
8
严雨洁的老公出轨?等等,“你什么时候怀的二胎?”简悦脱口而出。
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严雨洁的脸上始终挂着笑意,但这笑容却与简悦三年前初识她时迥然不同。
那时胖乎乎的严雨洁笑容纯粹,幸福感满溢,让人感同身受地见之忘忧;而此刻她的笑容成分复杂,夹杂着苦涩、坦然、自持,还有一种别样的风情,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笑容。
“你不知道吧,公司上下没人知道,我悄悄做掉了。”
简悦看着她,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我记得你们感情很好,怎么会……”
“简悦你还年轻,也还没结婚,有些事你还不懂。感情是这世界上最脆弱的东西,而变了心的男人是这世界上最令人寒心的动物。”她的眼神有些迷离的闪烁。
“什么时候的事?”简悦小心翼翼地问。
“一年多了。”
尽管简约现在单身未婚,还没机会理解遭遇老公出轨的女人的感受,但是她仍然是个女人,不管严雨洁说得多么轻描淡写,她知道这种打击对任何女人来说是毁灭性的。

不然刘伟卓的老婆也不会受了刺激不顾一切地跑来公司歇斯底里地大闹,没有被逼入绝境,没有女人会想成为令自己都厌恶的泼妇。
可是,共事这么久简悦相信自己乃至全公司上下没人察觉出严雨洁身上一丝婚姻不幸、老公出轨的气息,她依旧每天笑意盈人,乐观积极,像从未被生活迫害过一样,至于她在人后经历了多少撕心裂肺没人知道。
这般清醒、隐忍和强悍,她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说没受伤当然是假的,只是一个男人如果变心了,你伤心痛苦自我折磨又有什么用呢,没人在乎。”严雨洁的语气依然轻描淡写,“我不想像我母亲一样,在得知父亲出轨后只会哭闹却其实束手无策,当父亲的那点怜悯和愧疚都消耗殆尽,母亲就被他如同垃圾般扔掉了。”
简悦自是不知严雨洁是在离异家庭长大的。严雨洁叹了口气继续道:“我母亲这一生的不幸,一半因为我父亲,一半因为自己的软弱。我不要像她那样,我不要做婚姻里坐以待毙的女人。”
“我骨子里是一个骄傲的人,我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和理解,唯一能让我从痛苦中真正解脱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找个比他更好的男人,让自己过得更好。所以我咽下许阳的背叛、小三的挑衅,开始减肥,变美,调岗拼工作,还有,物色新的男人。”她的语气里多了孤注一掷的坚决。
感情的事往往旁观者清,有太多婚姻不幸的女人深陷其中耽于自己的痛苦,沉沦往复,做不到这般清醒狠绝,严雨洁真的是个狠角色。
“我唯一心疼的是女儿,她那么懂事可爱,每次我看到她,就觉得所有痛苦都不值一提。”提起女儿,严雨洁的脸上露出了无比柔和又幸福的神色。
“你上次和小吴在商场碰到的那位,尹锋,不知你对他还有没有印象,展会之后我们一直有联系,上周他向我求婚了。”
这一晚严雨洁对简悦突如其来的敞开心扉,信息量之大,情节之反转都让她始料未及。
异乡的夜晚,两个彼此欣赏的女人,借着酒意把自己的隐秘心事坦露,天亮后,她们会心照不宣地把这些秘密留在昨夜他乡,然后旁若无事地回归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中。
9
出差回来的周末,简悦睡了个难得的懒觉,刚起床赵秀秀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赵秀秀是简悦的大学同系学妹,比自己小一届,感情不错,以前经常周末约着吃饭逛街看电影,这一年两人工作都日渐繁忙便鲜少有空聚会,上一次见面还是一个月前赵秀秀碰巧来简悦公司附近办事一起吃了餐午饭。
“学姐,我突然想起一事儿,忍不住要跟你确认下。”
“嗯?什么事神秘兮兮的?”
“上次我跟你在公司楼下吃饭,碰巧遇到过来跟你打招呼那个同事叫什么名字啊?”
简悦回想了一下,答道:“严雨洁,怎么了?”
“啊,那就对了,我就觉得眼熟,只是她变化还是蛮大的,我这么火眼金睛居然都一时没认出来。”
“你认识她?”简悦纳闷地问。
“不算认识,见过,她老公是我们部门总监。”
“啊?这世界也太小了吧。”简悦不禁哑然。
“谁说不是呢,她看起来状态还不错啊,不容易。”
简悦听出她话里有话,果然赵秀秀随即开口道:“她老公的情人就是我们部门的。”得赵秀秀之口,简悦竟然意外了解了严雨洁这场曾让众人艳羡,却行将分崩离析的婚姻的全貌。
10
严雨洁的老公许阳是赵秀秀供职的那家珠宝公司的品牌总监,一直以来给同事的印象都是工作上专业生活中顾家的好男人,之前公司团建他还带老婆参加,那会儿严雨洁刚生完孩子没多久,所以赵秀秀对她有印象。
薛璐璐是一年半前入职品牌部的应届生,年轻漂亮,个性活泼张扬,对自己的领导许阳总是一副无限崇拜的样子,屁大点事儿也要往许阳的办公室跑。
虽然公司提倡扁平化管理,但她这种频繁低效的越级沟通还是引来了部门同事的反感,明里暗里也示意过她许多次,但她全然不在乎,依然我行我素。
许阳对这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下属也表现得颇为宽容,觉得年轻人激进好学也是好事,旁人也不好再说什么。
没多久,许阳就亲自带着这位“激进好学的下属”薛璐璐出差见世面去了,那几天薛璐璐的朋友圈也是精彩纷呈,各路美景美食,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去度假的。之后,经常有同事撞见她坐着许阳的车离开公司。
后来,薛璐璐就恋爱了,开始高调地在朋友圈晒起幸福,鲜花巧克力、酒店泳池、烛光晚餐、名牌包……还有情侣牵手的特写照,只是她的“神秘男友”却从未露脸。
千万不要小觑同事对八卦的好奇心和探究心,在这个全民娱乐的时代人人都是狗仔,人人都是名侦探柯南,有人凭一张牵手照片的手部特写细节就指认出这个不能抛头露面的“神秘男友”就是许阳。
品牌部一个与薛璐璐走得稍微近一些的女同事也说,薛璐璐曾经私下跟她吐槽许阳的老婆,说她“又老又肥又丑,根本配不上许阳”。
公司里关于二人的桃色新闻传得沸沸扬扬,两人的关系成为了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就像一层窗户纸,只是没人捅破而已。
而捅破这层窗户纸的人正是薛璐璐自己。
一个平平常常的周末之夜,许阳的一条朋友圈却如深水炸弹把大家炸得一片哗然、夜不能寐,那是一张许阳和薛璐璐的亲昵照,照片中薛璐璐的手臂勾着许阳的脖子,许阳的手臂揽住她纤细的腰肢,两人脸贴脸一脸陶醉,配文:“100天,我们。”
虽然这条朋友圈随后秒删,但依然被许多人看到,还有人截了图。
“不管怎么说许阳都是有家室的人,再怎么鬼迷心窍他也不会疯到公然发这样一条朋友圈,那么这条朋友圈是谁发的,不言而喻。小三作到这种地步,用这么猖狂的手段‘逼宫’,也真的是又蠢又坏。”说到这儿赵秀秀的语气里满是鄙夷。
果然,周一一上班许阳便被请去人事总监那里“喝茶”,公司一般对这种私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如此大张旗鼓、闹得全公司沸沸扬扬也不能坐视不理。毕竟事关公司中层管理,且又受公司器重,为了保全许阳的颜面,尽快平息丑闻,公司辞退了薛璐璐。
“也不知道是许阳被美色冲昏头脑中年失志,还是干脆薛璐璐给他下了蛊,这么作的小三,居然还纠缠不清,被辞退之后薛璐璐的朋友圈晒得更加肆无忌惮了,后来听说她还不要脸地怀孕了。”赵秀秀最后说道。
11
没多久,严雨洁向总监递交了辞呈,她的工作表现一向出色,总监极力挽留,说如果是因为上次刘伟卓老婆的事,事情已经澄清大可不必介意,但严雨洁执意要走,最后总监无力挽留只好同意。
话说刘伟卓老婆大闹公司后,事件的后续反转更加精彩,当然女主角的确不是严雨洁,而是他部门的一位年轻女下属赵鑫,刘伟卓的“正牌”小三。
许是刘伟卓对严雨洁的追求激怒了赵鑫,于是阴毒地给刘伟卓老婆发了匿名信息,可怜毫不知情的正室就这么被小三利用当了炮灰。
但老婆这么一大闹刘伟卓碍于颜面开始怂了,再一细想发现自己的小情人发起疯来毫无理智心生惊恐,于是提了分手,小三一气之下离职并给全公司群发了一封邮件公开了两人丑事。
严雨洁告诉简悦她终于同意与许阳离婚,简悦问她婆婆那么疼她不反对?她笑了笑说:“小三肚子六个月了,做了b超,是儿子,老太太恨不得早点抱孙子呢,我算什么。”
话锋一转,严雨洁继续道:“我也答应尹锋的求婚了,婚后直接去他公司上班。”说着她娇羞地示意了一下无名指上那枚明晃晃的钻戒,“之前一直拖着让小三大着肚子进不了门,现在我遇到更好的男人,也拿了我应得的散伙费,那对狗男女老娘就不奉陪了。”
严雨洁的这个准老公尹锋确实跟许阳不是一个档次,海归博士,又是他那家公司的股东,安排自己的未婚妻去上班自是不在话下,何况这未婚妻能力出色,也算是替公司挖到了宝。
严雨洁说最让她感动的地方不是他对自己好,而是他主动接纳她女儿,他有能力并且愿意跟她一起照顾陪伴女儿。
优秀如尹锋自是不比许阳傻,可见严雨洁是块宝,只是有人瞎眼盲心才不知珍惜。
半个月后,严雨洁离开了公司,关于她婚姻的真相,简悦会为她保守,如她所说,她不需要同情,不在意误解,她只需要把幸福和尊严紧紧握在自己手里,向前走,不回头。
当婚姻的城墙轰然倒塌,有人懵懂无措,有人拼死挽回,有人同归于尽,有人黯然离场。如果是自己遭遇背叛会如何选择,简悦不敢想,但严雨洁选择了不动声色的“报复”,用同等“背叛”平衡了自认为体面的尊严。
对于严雨洁,简悦做不到十足的否定或认同,但却真心佩服她的清醒狠绝。最后,她叹了口气,心生感慨:“如果我们不知道别人经历了什么,也许不去随意评价别人的人生就是一种体恤的善意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