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姐的花房 3

王老板很少来店里,但是他却很介意我有其他异性朋友,大男子主义嘛。所以店里来的兼职大学生中有男孩子这件事,我也不曾跟他提起。小枣隐约知道我跟他的事,但是从来没有两人深夜畅聊过此事。人间不值得,闺蜜也是。

还好,他从来不可能在周一的上午来。周一的上午,一般都是冗长的总结会,我也曾在那种会议中喝着咖啡打着瞌睡做着笔记,以前的我也像很多年轻人一样,周末晚上游戏看剧直到后半夜。现在我都不了,我喜欢早睡,然后早起侍弄花草。花草和钱财才是最不会欺骗你的。

四月份的一个星期一,客人订的一束花有999朵,我一个人根本没法搬动,店里其他的帮手都走了,只剩下肖文还在做最后的清场。我印象里,他总是最后一个走,顺手再把那些残枝断叶一起拿走扔掉。我问他着不着急回学校,他摇摇头,然后就让他跟我一起去送这束巨无霸,当然我就负责开门关门这些不用力气的活。

说是999朵,真实数量却是没有到的,应该没有哪个客人会把花束打散一枝一枝地数,数到天荒地老眼冒金星也是数不清的。我就不喜欢这种太大的花束,收到之后都不知道要怎么打理。在我心中,这也就是个美好的寓意吧。不过王老板从来没有送过我花,我有这么多花,他肯定觉得我不缺这个。其实,哪个女人会嫌浪漫?花姐我也喜欢有人突然对我举起一朵花,含情脉脉地看着我。那时候花是花,花也不是花,是我们眼里冒出的爱的信息啊。

当时开花店也是很偶然的想法,觉得特别美好,听说每个女孩心里都有一个开花店和开咖啡店的梦想。所以王老板提议开花店的时候,我欣然接受了,并且马上去参加了花艺师培训,王老板则转身帮我租了店面。

王志没什么好,就是对我很大方,长得也还行吧,没有肥头大耳大腹便便,架着眼镜颇有社会精英中的斯文败类的样子。公司里雷厉风行,但是下了班倒是没有太大的主意,所以当初离婚时,他也是自知理亏毫无挣扎之意,就算我提醒他女方也可能外遇,他却说没有证据好聚好散云云。

说到底,他还是养着我。我们见面的次数已经越来越少了,他说越来越忙,而我也并没有那么希望他来。也许,他已经又在追求小姑娘的路上了。

我正走神想着我的前世今生,我们已经到地方了,西川路666号,一个三层小洋房,这样的门牌看着就非富即贵。没想到,这有一个炸弹等着我。

开门的是个女人,长得小巧好看,一看那脸,就是时常进出美容院的,用的都是贵妇化妆品,但是面无表情,完全没有其他人看到这么好看的花的惊喜溢于言表。不过,客人有各种各样的,我只负责赚钱,并不在乎对方是什么嘴脸。

“谢谢,这里真的有999朵吗?”你看,上来就是我最怕的问题。

“应该有,你可以清点一下。”我说得不平不淡,虽然心虚,但是也不能表现得理亏。

“我看肯定没有,你们敢对天发誓吗?”哦哟,对方这气焰,真是不得了,还让我对天发誓。

“您可以清点一下。”我依然淡定面对,并且在心里发誓再也不做这样的生意了,999朵,包得我们几个小姑娘擦破了皮,还遇上这样的主人,还真是不正当啊。

对方到底没有数,无非是要刁难一下。肖文按照她的要求,帮她把花端进了屋子。

我们正打算离开,她突然叫住了我。

“你是王志的女朋友是吗?”

我听到王志的名字,瞬间就炸了,你看看,我的直觉有多准。但是,在这场感情游戏里,至少我是正牌女朋友不是吗?

“我们快结婚了,我劝你趁早离开他。”

对方哼了一声就要转身进屋,我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冲上去就一把扯住她的头发,把她摁倒在地,扬手就是两个巴掌。

叫你嚣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花房的金主是王老板,也是我曾经就职的公司的老板。王老板是我对他的昵称,他也算不上老,四十来岁,疏个大背头,油光发亮...
    晓初Tina阅读 1,302评论 31 48
  • (-) 何燕阳台上全是花,有月季,三角梅,茉莉,山茶。她喜欢养花,看着阳台一片花团锦簇的样子就开心。每天下班回家除...
    康妮的后花园阅读 302评论 7 7
  • 我坐在黑色的椅子上 回想着过去那快要遗忘的记忆 原来,什么都没有变 时间没有变 时间不过是人们用来衡量生命的产物 ...
    落叶无风阅读 73评论 4 10
  • 现在是10月底了,距离11月还有两天。这一个月的计划做了一些,还有一些没有做,尤其是在读书这一点上,一直想放在心里...
    沾衣兮雨阅读 10评论 0 1
  • 最近编辑部女同事为“小美好”疯狂,茶余饭后乐此不疲地追剧议剧,可谓春心荡漾……为了口粮不得不向微博热搜低头的我,跟...
    TianyeGuan阅读 53评论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