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江南,我这学期都恨你”(一)

李木子跟我正好相反,她一口气入了三个社团,一个耍太极剑的,一个跳街舞的,还有一个禅修的,真可谓可中可西、可静可动。

然后到大一下半学期,她还神奇般的进了系篮球队,而我,也被哄骗了去。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晚自习后我还是要陪木子去练球,5月有一年一度的“健康杯”篮球赛,几位学姐早都已经熟识,我只是拿着水杯默默坐在球场边。


她们休息的时候,“白菜”学姐问我:“听木子说你会打球啊,你也陪我们练呗,就当为咱们系做贡献了。”

“白菜”学姐本命叫张北彩,她个子高长得也壮实,据说还是藏族的,今年大三,所以这是她担任系篮球队长的最后一年。

“学姐,我这身高会拖你们后腿的,赛前练习也是秀实力的时候,你看看这满操场的大高个,我还是算了吧。”我尴尬的笑笑,满以为自己会躲过一劫。


“林江南,你什么素质啊,让你当陪练给你面子了,你不想着为咱系抛头颅洒热血,那你好歹有点贡献啊。”我的颈脖子被木子的脏手压制,我表示反抗的耸了肩膀,虽然并没有什么用。

“我每天在这里喂蚊子,还不算贡献啊!松手!”我小声道,伸手给了她小腿肚子一巴掌。


最后的结果,我从用血喂蚊子正式升级为用汗水洗操场,更有好巧不巧的事情,篮球队的“小粉”一瘸一拐的来告诉“白菜”学姐她参加不了比赛了。“小粉”因为爱穿粉色的衣服而得名,她也是这一届大一新生,下午上体育课的时候脚踝扭伤了。就这么地,我忽然就从打酱油变成了系篮球队正式编制。


其实上中学的时候,篮球也是我的爱好,那时候体育老师响彻操场的中场传球都是“林江南”,我还曾在球场上有指甲断在同学手背肉里的经验。越长大越安静,有很多爱好就停在小时候了。


还好有一些底子,被稍微带带也还能拿的出手,再加上我投篮的准星挺不错,当然也因为身高的限制,我也就只能勉勉强强当个控球后卫。

赛前练习认真的进行,我也越来越放得开,不再看着满操场其他的大高个心生羡慕,当然偶尔也要陪李木子看看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这个男生,是经管院金融系篮球队的小前锋,名字叫杨洛,看不出哪里好,也长得不帅,就这件事情我一直认为李木子欣赏男人的水平远不如她挑选苹果。


但是,杨洛投篮的样子,准确地说,是他托球在空中停留一秒钟的时刻,是我认为最帅的样子。只是木子不这样认为,她说:“我男神,每次休息的时候都坐在操场的边线,拿着罐可乐,眼神略带忧郁的看着端线那边其他休息的同学,眼神里有别人看不懂的东西,真好看。”

“别人看不懂,你看懂了吗?”我问她。

“不需要看懂啊,我喜欢就行了。”她一脸花痴的样子,看得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