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个带着有色眼镜的社会

农民的孩子,加上常年出门在外,虽不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但也能清晰的体会到整个社会的阶级分化。

长途的时候不是很喜欢高铁,一来耳膜受不了高速的运行,二来也会尽量选择二等座。也清楚想要人上人,必定是要接触比自己身份地位更高的人和场合才能更好的提升自己。却是在真正相处的过程中,不愿意看到偶尔的民工打扮的人倍受其鄙视与嫌弃。

社会的发展,不能再强调底层的人群成就了上层的精英,却也不得不承认没有他们,这个社会确实不能如现如今正常的运行,起码得混乱一段时间,长短不计,精力有限。

总是会忍不住,在遇到他们的时候上前搭讪,指指路也好,解决一些当时在陌生城市的尴尬感也好,公共交通工具上让个座也罢,只是希望可以帮到他们,让他们在陌生的地方也拥有一些浅淡的代入感。毕竟,他们为了这个城市付出了很多。

昨晚南京站匆忙进站的时候,遇到六七个被检票员赶出来的年龄偏大的大爷,就那样灰头土脸却不知所措的排着队小声嘟囔着躲开人群走了出去。因在后面,不知道具体原因,但却看清了他们捏着车票的手指骨节分明的苍白,脸上不知该哭还是该笑的尴尬劲让他们与这个社会显得格格不入。现在想到,都有种想哭的委屈,只因我也是农民的孩子。也后悔昨晚到站太晚,却不能帮他们什么,起码帮他们问清楚为什么不能入站。晚上的车上有那么多没有买票上车的人又是怎么上去的呢?值得深思的背后,是整个社会的病态和不公。

只是想要抱怨,为了那些被社会分到最底层的人儿们。希望你们可以不要因为外界的眼光就丢掉自己的尊严和自信,虽然很难。也请相信,像我这样的人应该也有很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