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ntain链上的收益

简书最近发布了和Fountain合作的区块链计划的白皮书,其中极富内容社区特色的PoC机制非常引人关注——作者、读者以及社区管理参与者可以通过PoC机制获得Fountain上的代币,从而这三类用户都可以通过社区贡献(写作、交互和参与仲裁)来获利。

本文就是对Fountain上的盈利活动进行一定的分析,来一看Fountain社区上的收益会如何。


Fountain和Steemit

Fountain社区从形态上来说,和国外早有的Steemit社区是非常类似的。

简而言之,就是用户在链社区上发布内容和交互来获取收益,在Steemit上就是Steemi币,或者SBD币。而用户在进行交互时的权重,以SP来衡量,拥有SP越高的用户,一次交互的权重也就越高。Steemit上还有一些隐藏的属性,比如Voting Power和声望值,等等。

Steemit社区是非常成功的,但并不是完美无缺的。用户在Steemit上要赚钱,发文当然是一种方法,但通过社交来“搭帮结伙”在某种程度上更重要,因为只有和那些拥有大量SP的用户达成某种形式上的“同盟”,才能更快更多地获得收益,这是Steemit社区本身的规则设定所保证的特性。

对于这点,Fountain的设计并没有太大的突破。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作者还是参与交互的读者,其收益从整体而言是与用户所拥有的FP相关的:拥有更多FP的用户在收益计算中的权重很自然地比只有少量FP的用户更大,从而获利更多。

当然,并不是说拉帮结伙必然会带来不公,关于这点我们后面会分析。

从代币的角度来说,Steemit的SBD是一个有趣的设定,其本意是与美元绑定,做成一个相对Steem币而言更稳定、波动更小(从设计本意来说是不波动)的代币。从设计本意来说,SBD就是锚定了对美元的汇率为固定值,因此SBD的流通性低,且不上交易所交易。但从实际效果来说,SBD的波动依然足够剧烈,最高涨到过20倍。而假如SBD和Steem币一样可以波动,那么低流通性和不上交易所这两个特性反而不是优点而是缺点。

从这点来说,Fountain抛弃了略显鸡肋的SBD的设计,直接采用FTN与FP的二元设计,对应了Steemit中的Steem币和SP。简化的设计降低了社区的复杂性,从而降低了用户的理解门槛,这是好事。

从获利渠道来来说,Steemit上就是发文和交互,而在Fountain上增加了参与社区仲裁这一途径。从这点来说,个人认为是一种突破,虽然很多人会说这是一种“中心化”的设计,但我们必须要认识到一点:人类历史反复地告诉我们,无政府主义带来的只能是灾难性的混乱。

事实上,在Steemit上并不是完全“无中心”的,而是“多中心”或者说“弱中心”的,用户可以通过点踩(Flag)操作来将一些糟糕的文章和作者的权重下调,而这一操作本身依赖于用户的SP,所以从事实上来说,拥有大量SP的用户就是整个社区中的“法官”,从而构成了事实上的中心化,只不过这种中心化不是规则上的中心化。

一个著名的例子,就是当年Steemit上有一位非常“特殊”的用户,用疑似机器人的行为对整个社区的内容生态带来了一定的影响,最后是SP大户对其进行连续Flag,将这位用户的权重直接踩到了零下。

因此,Steemit本身就带有管理中心化的特色——这点是所有“自由经济”都不可能避免的、必然会自发产生的结构。既然中心化是必须的,何不将这类行为独立出来,从规则上予以保证,并给出相关的收益保证呢?

从这点来说,个人认为这是Fountain相对Steemit在设计层面做的最好的一个突破。

毕竟,它人的成功未必可以复制,只会复制的人最后迎来的九成是失败。


收益

Fountain上的代币分两种:高流通性的FTN和低流通性的FP。

FTN可以上交易所,而FP则不行。用户可以通过持有FP获得增发收益与社交收益,但持有FTN则不行(这里不考虑挖矿收益,也不考虑交易所上的投机收益)。

因此,从形态上来说,FP可以看做是股票,而FTN是购买股票的钱。买股票可以获得更多分红,卖股票则可以获得对应的钱。

为了讨论方便,我们下面将所有的内容与评论合称为“内容”,而将发表评论与点赞/踩的行为合称为“交互”,而每个用户的FP总量扣除保证金后的部分被称为“可用FP总量”。

Fountain上的所有收益(挖矿不谈),都来源于用户持有的FP,以及用户在社区上的交互(PoC)。其中,发表内容的收益与用户自身的FP量无关,而与参与交互的用户的FP量以及参与交互的次数相关;由交互而来的收益则与用户自身的FP量相关,并在一定程度上与所交互的内容的整体交互情况相关(“内容奖励分配”部分的尾部抑制);第三个收益来源是参与社区管理,即仲裁;最后的来源是坐等发利息,比较消极。

在这套设计中,有两个很有趣的点:

  1. 所有内容的热度分为自身热度与子热度,而子热度只与子评论的自身热度相关,而与子评论的子热度无关,即孙评论的自身热度不会被累加上来;
  2. 内容收益存在分配存在尾部抑制。

假如说,这两点都没有,即内容热度只和自身热度相关,而与子评论热度完全无关(即由A计算H的公式中取 \alpha = 0),且不存在尾部抑制,那么参与内容收益分配的所有内容的总热度就是所有用户贡献的W的总和,而每个用户贡献的W的总和就是用户自身的可用FP总量,因此参与收益分配的所有内容的总热度,就等于所有参与过交互的用户的总可用FP总量,这是一个平庸的常量(这里不考虑将FP缓释兑换为FTN的量。在统计周期内,因为每个统计周期增发一次FP,所以也就意味着每个统计周期内FP总量恒定):

R_i = T \times \frac{Q_i}{\sum Q_j} = T \times \frac{W_i}{\sum W_j} = T \times \frac{FP_i-D}{\sum (FP_j - D)}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上述两个设计,那么一个用户参与交互后获得的FP的量,就是增发FP总量,除以所有参与交互的用户的总可用FP总量,乘用户的可用FP总量,所以是一个平庸的正比于自身可用FP总量的值,其本质就和拿着FP收利息是一样的,你给一篇文章点赞和给一百篇文章点赞,没有区别。

这样的话,虽然是公平的设计,但也是失败的设计,无法将努力参与交互的用户和随便点点的用户区分开来。

在这个基础上,尾部抑制的作用就体现了出来:

如果用户在Fountain上随便点一些文章,那么很有可能这些文章恰好就落在尾部抑制区域,这样这名用户的收益就会被降低。

虽然,尾部抑制采用的是Zipf定律(即权重与排序名词的乘积为定值,该定律本是文献统计学中的定律,但在很多别的领域尤其是复杂网络、社区和IT领域中也多有应用),权重下降并不会彻底消失为0,但这依然表示:万一不小心落入了这个区域,收益会大减。

如果只单看这个规则,可能还觉得没什么,不就是尾部交互的用户的少了一点收益么?

但这个规则厉害就厉害在,一旦大量用户心里都有一根弦,即万一自己给热度很低的烂文章、烂内容点了赞或踩,那自己等于将部分可以用来赚钱的FP白白给浪费了。

于是,用户会产生一个微妙的心理平衡偏移:不能给太烂的内容点赞/踩。

而,尾部抑制区的阈值由全部内容的平均热度的 \frac{1}{e} 给出,这就是说,如果大量用户都在潜移默化中不给烂内容交互,那么这个“烂内容”的区域反而会越来越大,因为平均热度值在这种微妙的偏移下会被拉高,从而拉宽尾部抑制区。

举例而言,如果有100篇文章,原本的热度值是从1到100平均分布。那么此时社区的平均热度值就是50.5,尾部抑制区的阈值就是18.578,从而有18篇文章的收益权重是会被抑制的。在没有尾部抑制这一规则的情况下,用户可能就会随机交互,因为收益都一样,那么此时这100篇文章都有可能被交互到,如果一个用户交互一次可以让一篇文章的热度上升1(这里不考虑规则1,从而简单一点),那么平均热度值就上升为50.6。

而在有尾部抑制的情况下,抑制区的热度值不在是1到18,而是 \frac{19}{n},其中n取1到18。因此本来抑制区的总热度是171,现在就下降到了66.41。如果此时有人给头72篇文章交互,热度上升量是1;而如果给抑制区的18篇文章做交互,那么上升量就就为0——这些文章的权重已经不再由自身热度决定了。因此,这就是说,给尾部18篇文章做交互的用户的收益增量非常小。于是大量用户给头部72篇文章做交互,平均值从50.5不断上升,最后可能第72篇文章也落入了尾部抑制区。如此循环往复。

因此,尾部抑制的设计,让用户会倾向于对高热度内容进行交互,而对低热度内容的交互预期下降。

假如整个Fountain社区在社区运营上可以更加突出好的内容,那么好内容就很有可能变成高热度内容,从而下面用户自然地就会将交互其中到这些好内容上来。

因此,这个设计对于社区选拔好内容是有帮助的。

当然,并不是说这个设计就万无一失了,因为这里的前提就是高热度内容是好内容。由于Fountain上点赞和点踩其实作用是一样的,在不考虑DAPP上的内容筛选机制对赞与踩的不同处理的情况下,只看代币生态的规则,我们会发现,点踩很多的内容和点赞很多的内容一样会吸引大量用户来交互,反而是点赞和点踩都不多的“新”内容,会缺乏交互的热情。

这里的“新”内容不是指刚发布的内容,而是指在统计周期内还没怎么被交互过的内容。这是Fountain社区与Steemit社区不同的一个细节点,Steemit上内容交互的收益与内容发布后经过了多少时间是相关的,所以所有内容都存在一个交互的最佳时间段,这本身也是的老内容不容易被继续挖掘价值;而Fountain上内容是每个统计周期都重新计算,也就是说,发布了一周的内容与发布了一小时的内容,其实是在同一起跑线上的。虽然从社区网络的传播上来说老内容可能有一定的优势,但从社区代币生态规则上看两者没有相对优势可言。这样的规则设计个人认为比Steemit更合理。

换言之,在不考虑Fountain上的社区运营的情况下,代币生态本身无法筛选出好与坏的内容,因为赞与踩的效果一样,从而高热度内容未必就是好内容。

当然,一个成熟的社区怎么能离得开社区运营?何况Fountain与国内优秀的、勉强也算得上老牌的内容社区简书合作,内容运营方面相信是没什么问题的。

因此,和简书合作的Fountain上,尾部抑制机制的引入将使得好内容的收益更多,从而有利于好内容的作者。

回到尾部抑制的收益上来。

如果考虑机器人玩家,情况会变得很有意思——对头部内容的交互所带来的收益几乎无法通过算法来提升,算法有用的地方是对于那些抑制区边缘的文章的交互,因为将一篇文章从抑制区中拉出来,可能会获得更多的收益。

然后我们来看第一条规则:总热度等于自身热度加上子热度。

这一设计很值得玩味。

因为,这会带来一件有趣的事:给一篇文章的评论点赞所带来的收益,可能会大于给这篇文章本身点赞带来的收益。

事实上,给评论点赞的收益都有可能大于给文章点赞的收益,这是因为文章没有“上级内容”,从而一次交互所产生的热度增量就是 W_i;但评论都有“上级内容”,因此给评论点赞/踩所产生的热度增量事实上是 (1+\alpha) W_i

因此,如果所有用户都是理性的,那么他们会发现,写评论比写文章具有更高的赚钱性价比:在内容质量基本一致的情况下,既然给评论点赞的收益更高,那大量用户都会找好的评论来点赞,那么此时,但写文章与写评论的成本相同的情况下,写评论当然可以吸引更多的用户来点赞,从而自己的这份评论才能有更高的热度,从而自己收益才会更高。

因此,规则一会吸引更多的理性用户参与到对文章和内容的评论上来,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可能会降低用户写文章的积极性。

综上所述,Fountain特色的两条规则,分别在吸引用户参与交互和引导用户更多地参与到对好内容的交互上,是很有意义的。

当然,实际效果还要等Fountain正式上线跑起来后才知道。上面的讨论都是基于“理性用户”,就如经济学中的“理性人”一样。而实际上的用户可能未必有这么理性。

最后来看下仲裁收益的部分。

这部分个人认为才是Fountain最具特色的核心部分。

通过写内容和交互来赚钱,说到底还是传统互联网的那一套,只不过是从积分换成了代币,不算太新鲜——当然,区块链上更看重代币的经济生态,这是传统粗放型的积分体系所少有考量的,但这属于细节。

仲裁部分算对传统互联网社区中权力结构的一次改造,极富区块链特色。

当然,大家都说区块链要去中心,这是一种非常浅薄的误解或者说偏见。区块链是将权力结构进行规则化与架构化,但绝不是乌托邦化。

仲裁部分中,参与仲裁的人的选择本身还是很去中心化的,而且具有临时性与随机性,保证了仲裁的相对公正性——虽然我们不排除正好随机到一群意见与主流严重不符的非主流的可能,但这种概率很低,而且申诉与扩大仲裁人数的机制保证了这种随机涌现出非主流的概率是收敛的。

而在这种去中心化之后,仲裁人这个群体整体掌握了争议内容与争议用户的命运,这是权力的集中化体现,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却又是更加公平的代议民主制。

毕竟,所有人为所有争议投票这种很古希腊风范的操作本身是不适合时代的逆历史行为,效率低下且毫无意义。而传统的代议民主又容易导致代表无法真正代表所有人。Fountain这种基于随机与若干条件的代表选择,就如海洋法系中的陪审团,在两者之间做出了平衡,很有意思。

从收益上来看,因为目前没有具体数据,只能看个定性的大概,还是很吸引人为了社区的公义而时刻关注仲裁的,未来说不定会诞生专职仲裁人,自发地为Fountain社区做运营与管理——真能这样的话,那Fountain社区倒也算是很成功了。

最后收利息,这个就没啥好说的了,很区块链,很代币,很传统,很没什么新意。

整体而言,Fountain的PoC增发体系整体来说,在Steemit上还是有不少很亮眼的改进的。

当然要说十全十美肯定是谈不上。未来肯定会有不少规则修改。但可以看得出,Fountain在社区规则和代币生态上还是很下功夫的,至少不是抱着割韭菜的心来走一波肾。


更多玩法

Fountain白皮书中有一些一笔带过的点是很有意思的。

比如在一开始的“定位和愿景”部分有提到“策展者”和“IP 投资者”,这两个概念应该是不同于普通作者和读者的,可能是未来Fountain主打的方向。

从名字上来看,应该类似与内容推广人,是一个强运营的用户类型,不知道具体玩法会怎么样。

合作伙伴扩展方向部分有提到“付费阅读平台”和“IP投资平台”,这也是很有趣的概念。前者还好理解,简书本来就有付费阅读,和简书合作的Fountain往这方面走也很正常,事实上也是内容领域的必然。而后者就有意思了,在技术部分来看,应该是每个作者都可以发布自己的代币,利用这些代币来筹款,因此这个IP投资看起来是一个内容众筹的概念,可以算是非常区块链的一个特色项目。不知道未来会玩得怎么样,但想法本身还是很让人眼前一亮的。

当然,Fountain上的FP和FTN的消费途径目前几乎没有。唯一的消费途径就是从FP缓释兑换为FTN,然后FTN上交易所兑换为法币。这部分和Steemit是一样的。

Steemit上有很多文章在鼓吹用户不要兑现,这个在我看来是一种玄学版的信仰灌输,从实际角度来说就和炒股票的时候买涨不买跌是一个意思,只不过说得仿佛更有情怀和追求而已。因此当Steemit的市值还在增长的时候,肯定会有不少人不兑换Steem币而选择长期持有。但一旦Steemit的市值开始下落,也必然会涌现一波兑换潮,因为说到底Steemit缺少真正有价值的抵押物来支持其币价,光靠信仰是没用的。

同样的,Fountain也存在这样的问题,FTN和FP如果没有交易所之外的消费出口,那么其自身的价值就是基于信仰而非基于经济与社区。而信仰这种东西,是没前途的(割韭菜的时候当然还是很锋利的)。

但,Fountain在我看来有所不同,虽然在目前的白皮书上看来和Steemit一样走的是信仰路线,但在白皮书中所提到的一些未来发展,以及与Fountain合作的简书的社区本身来看,却能看出一些不同。

首先就是前面提到的收费阅读,这东西本身就将内容与法币挂钩了,从而代币就有了法币支撑。

比如一篇收费阅读的文章在简书上的价格是1元,而在Fountain上的价格是100FTN,那自然就表明1FTN至少价值0.01元,否则两边的账就对不上了。

另一方面,我们都知道简书是有积分商城的,积分商城中的东西都是有价值的,而既然简书和Fountain合作,如果说Fountain上的FTN无法与简书的积分商城,或者未来的类似等价物,进行交易,那这个合作就显得有点奇怪了。

这样,FTN就可以通过类似积分商城中的各类货品或服务,产生对应法币的真正价值。

因此,FTN通过这样的渠道就一样获得了法币支撑。

未来,如果更多的玩法下,FTN真正有了更多的消费渠道,从而不再是通过长期持有来绑架用户价值,而是通过经济活动与消费行为来获得价值,那么FTN就有希望成为真正有实实在在价值对应的代币,而不是完全靠信仰来支撑的空气币。

这样的货币,才是这个后炒币时代的区块链世界真正需要的东西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