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连载】饭没了,还秀吗?53

文/好运

吴尘伸手过来扶起老校长,鼻子一阵酸涩,眼睛不敢看他,就想把他背到自己的背上。

  老校长再一次推开他的手说,你们带着孩子快走吧,往高处走,别耽误了孩子。声音更游弱了,仿佛梗在咽喉里出不来,快走啊……

  吴尘使劲往山上爬的时候,一股泥浆喷薄而下,淹没了山脚下的路,霎时成了一片汪洋,王弥看到只有吴尘回来,哭着问道:“校长伯伯呢?”

  吴尘迟疑了一下,沉重的说道:“校长为了救我,自己牺牲了。”说完,颓然的跌坐在地,只听见王弥可怜的哭叫声。

  吴尘知道,他需要先让王弥相信,老校长是见义勇为牺牲的。

  吴尘回到村里的时候,跟每个老校长有关系人的人说,老校长是见义勇为牺牲的,他不厌其烦的跟别人说这个事,大伙觉得他说得有点多了,于是跑来问我是怎么回事?

我说,也许他是受刺激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之我们又在珍珠村逗留了一天,村长带了很多人来料理老校长的后事,我们就坐车回来了。

  我又开始了无休无止的失眠,对于失眠的人是有权利胡思乱想的,从珍珠村回来以后,我没有出门,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每天都是昏天黑地的睡觉,可是总是觉得自己在做梦,梦里经常出现老校长的身影,他憨憨的笑容,讲着过时的新闻,还有吴尘眼睛里的那种无法理解的神情,总是让我把这两人联系在一起。

  吴尘自从那天送我回来后给我打过两次电话,催问拨款的事情,我说我都见不到我爸爸。

  后来他就不做声了,也没了声息,不过从他朋友圈里看到,他又去下乡忙去了,有时他也会晒出几张跟小孩的合照,也有开会的照片,总之给我的感觉,他永远都在工作中,这让人觉得是个踏实的人,也是个有安全感的人,记得妈妈说,找男朋友,就要找给你安全感的男人,在这点上我跟妈妈出奇的一致,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或者我在他眼里会是怎样的?我想想那两天给他的印象,应该不是个内向敏感的人吧,我故意让自己显得开朗一些,所以在车上我生平开口当众唱了一首歌,至于歌词我到现在已经忘光了,不过我用余光感觉到,他在全神贯注的听我在唱歌。

又过了几天,周末的时候,接到一个电话,有点陌生的号码,拿起了一听,原来是吴尘,他问我晚上有空吗?可以出来聊聊吗?

我激动得说,有的,在哪里?几点?

他说,出来喝杯咖啡吧,地点你定,距离你家附近的最好。

一听他的提议,我的心差不多被融化了,多么贴心的提议,距离我家附近最好,就省去了我早早吃饭,早早出门,艰难打车的过程,这是一个典型的暖男啊,我心里喜滋滋的,饭也吃得特别多。

  约好八点半到我家楼下的咖啡厅的,他八点钟给我电话说,他已经到了,要我不要急,洗了澡再出来也行,我想想也是,就去洗了个澡,感觉清爽了许多,八点半的时候,我准时出现在他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