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 YOU AGAIN(上)

清晨,馬路上有個跑步的身影帶著耳機,彷彿與世隔絕般的臉孔

眼神堅定的邁開每一步步伐...

跑著跑著進入了某個小型社區

「呼..」

身影的主人停了下來,微微休息喘氣了一下

繼續邁開腳步往前走

眼神中充滿緊張與期待,轉個彎,停下腳步

望著某間房屋,發起呆來,不知過了多久....

「容仙...你過的好嗎?」

在心裡默念後,頭也不回的離開

===殘忍的不是你我,而是時間!===

「byul啊....我交男朋友了...」

被呼喚的人,肩膀明顯顫抖了一下,隨即轉過臉

「誰啊?我認識嗎?」

對方搖搖頭...

「那...他好嗎?」

「應該吧!byul啊,你擔心嗎?」

「我...不擔心啊!」

ㄧ講完立即撇過頭,假裝瀟灑的揮揮手

「容仙,我先回去囉」

背過身的身影,看在容仙的眼裡

感覺到一絲苦澀與不捨

「byul啊...」

ㄧ年前....

每天能看著金容仙的身影,文星伊覺得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時光

「byul啊,我們今天去海邊玩好嗎?」

「好啊,上車吧」

文星伊對金容仙的要求從來不懂得拒絕

就算再怎麼困難的要求,文星伊還是會盡力去達成

「byul啊,我想吃飯捲天堂的內臟湯!」

「好啊,我去買」

就算是車程要來回一個半小時的距離

文星伊依舊揚起微笑的邁開步伐

「byul啊,你為什麼這麼溫柔?」

金容仙在心裡問過數次,但卻從來沒真正問過文星伊

黃昏的海邊沙灘上,兩人隔著一個人的距離席地而坐

沒有話語,直到金容仙開口說話

「byul啊,肚子餓了,我們去吃炒年糕吧?」

文星伊沒有回答,站起身,拍拍沾滿沙子的褲管

朝著金容仙伸出手,將他拉起身

替他拍去褲子上糾纏著他的沙

「走吧」

走在倒映夕陽的沙灘上

文星伊回想起兩人認識的過程....

「星伊onni!走吧,下班了」

識別證上寫著(丁輝人)三個字的女孩拉著文星伊

「我等下要跟設計部門的華莎去吃飯,你要一起嗎?」

文星伊歪著頭

「華莎?你說安惠真噢?」

丁輝人點點頭

「對啊,onni你認識?」

文星伊點點頭…雖然安惠真的名片上是印刷華莎

美國形象的她倒是很適合這個別名

不過認識她之後….安惠真還是好一點

「那就好啦!lego」

一走進餐廳

文星伊便看見安惠真旁的不知名女孩

「呀!安惠真,你怎麼先偷點菜了勒~」

安惠真聽見丁輝人的聲音便站起身…

「誰叫你們業務部的都不能準時下班?很餓耶」

丁輝人走到桌邊順手拿起桌上的炸雞邊啃邊坐下

卻發現跟他同行的人還沒走過來,用空閒的手揮揮手

「星伊onni,快過來啊」

文星伊默默的坐下

直盯盯的看著安惠真身旁的女孩

安惠真似乎發現文星伊的目光停駐在身旁的女孩上…

「輝人,星伊onni,這是我今天來報到助理,叫金容仙」

「您好,我叫金容仙」

文星伊聽到了金容仙的聲音後

馬上回過神

「您好,我是業務部的組長,我叫文星伊,叫我星伊就可以了」

盯著金容仙的臉,文星伊無法移開視線

此刻覺得自己的視線容不下其他人,只看的到金容仙

自己永遠記得第一次看見金容仙的那張臉

在一陣狼吞虎嚥的進食(?)後

四個人決定各自就地解散

文星伊回到家後,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機

點著熟悉的號碼,彈跳出來的名字顯示

「安yonce 」

===看著妳幸福是我最大的目標===

「惠真啊,你那個助理...」

文星伊話還沒講完,就被安惠真打斷

「onni!你對人家有興趣噢?」

聽見對方這麼說,文星伊不回答,但也不急著否認

任由對方繼續說下去

「onni如果想要認識,很可惜我幫不了你太多,只能幫你製造巧遇的機會而已」

文星伊邊聽邊思考著....

「可是onni別欺負人家噢??我可不想少了一個助理」

文星伊沒有多說什麼,只說了句

「知道了」

便按下結束通話鍵

結束通話後,文星伊一臉疲倦的往床上一撲

皺著眉,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怎麼會對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那麼的在乎....

回想著第一眼印象,覺得金容仙像是自帶聚光燈一樣,似乎在閃閃發亮

看不見旁人,只看的到他!

「哎,我這腦袋...到底在亂想什麼」

想著想著,文星伊沒發現微微上揚的嘴角表明了自己的思緒

翌日

「onni!發什麼呆....走了!我們去吃午餐吧」

丁輝人催促著文星伊,兩人停在電梯前等著,電梯門一打開

發現金容仙與安惠真站在電梯裡,文星伊顯得有點開心,但眼神只敢瞧安惠真

「輝人啊,你跟onni要去哪吃飯啊」

趁著講話的時候,安惠真伸手將丁輝人拉向自己,然後偷偷對著文星伊眨了個眼

當然文星伊也很識相明瞭安惠真的小手段

側過頭看著金容仙點了個頭…大膽地開啟話題

「來公司還適應嗎?」

金容仙似乎有點錯愕,卻還是微微點了頭向文星伊示意

想要找更多話題與對方交談,還在思考時

「叮咚,一樓到了」

機械化的電梯這樣說著

懷著遺憾的心情往電梯外走了出去

走沒幾步,文星伊發現金容仙走在自己旁邊

「onni...惠真他們跟我們一樣要去吃拌飯耶,一起吧」

文星伊點點頭,看著身旁的金容仙,心底竄出....某種念頭

「該把握能多看你一眼的機會….」

這天的下班時間,文星伊沒有急著下班

在辦公室拿起手機

傳送著kakaotalk

「惠真啊,你們下班了嗎!?」

過沒幾秒,視窗上顯示著已讀

「準備了,onni你是要問容仙onni走了沒吧?他剛剛已經搭電梯下去了~」

看到這句話,文星伊隨即起身,拿著隨身包包往電梯方向奔去

就這麼剛好,到達時電梯門緩緩地開啟

發現金容仙自己一人低著頭看著手機...

走進電梯後

「嗨!容仙xi要回家了啊?」

金容仙看著文星伊

「啊,對啊,星伊組長也要下班了嗎?」

「對阿...等等要不要....」

話還沒說完,金容仙的手機響起了鈴聲

「抱歉,我接個電話」

金容仙帶著歉意的眼神望向文星伊

隨即接起電話

「內~我在搭電梯了,等我一下喔」

說著話的同時,金容仙微微笑著

「好的,等下聊」

看著通話的金容仙,文星伊覺得她的眼神流露出溫柔

微酸的滋味讓文星伊有點難受

心想……

(是男朋友嗎?)

文星伊迫切的想知道答案…卻又不敢貿然提問

卻心口不一的還是脫口而出

「容仙xi有男朋友啊?」

金容仙聽到後,便搖搖頭

「是我姊姊」

聽到答案的文星伊,覺得剛剛心裡那股酸澀頓時消失無影無蹤

深怕聽到金容仙回答他不願相信的答案

「叮咚,一樓到了」

「星伊組長,那我先離開了,掰掰」

文星伊揮著手…嘴角的笑意並沒有停下

「好的,掰掰」

文星伊一昧的想著令自己開心的回答

卻錯過了,金容仙離開時的臉紅與微笑....

同時也忘卻,在樓上時自己並沒有按電梯

電梯卻在自己樓層停留的事實??

===對我而言,你的出現,是這輩子最好的禮物===

「輝人吶,明天我們和容仙onni還有星伊onni去逛街吧?」

丁輝人拿著手機聽著安惠真的語音訊息後

默默的敲打著手機

「CALL」

丁輝人放下手機後,轉過頭…曖昧的笑了一下

才開口跟認真辦公的文星伊說話

「onni,惠真約我們明天去逛街,一起嗎?」

....無人回應....

見文星伊沒有反應,輝人笑得更陰險了

「好吧,本來想說要問容仙onni要不要一起去的」

聽到關鍵字…文星伊誠實的回答了

「我去」

一聽到文星伊的答案,丁輝人笑的更用力了

「哈哈哈,onni看來真的很喜歡容仙onni喔?!」

丁輝人開心的拿起手機,撥給安惠真

此時文星伊整張臉都漲紅了,羞恥的遮著臉....

不理會文星伊的害羞,丁輝人對著話筒敘述文星伊的見色忘友行徑....

「噢~惠真啊,你說的果然沒錯,onni說要去了,完全中毒啊??哈哈哈哈」

安惠真在大笑後不知道對了丁輝人說了甚麼…

丁輝人接受指令後~便掛了電話

「噢!知道了」

掛了電話後的丁輝人,走回還在羞恥的人身旁

卻是一臉正經

「onni...其實呢,我和惠真是故意約你們出去的,但是呢,我們兩個明天會忽然消失,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

文星伊傻恁的聽著

「所以onni??加油啊」

隔天早上

在約定好的集合地點

只見一個女孩來回踱步,略顯緊張的神情…攪動的手指

完全表態緊張的思緒

「怎麼辦,好緊張啊」

忽然有雙手搭上文星伊的肩膀

「星伊組長,你怎麼了?怎麼一直走來走去?」

「啊啊啊~是你啊??沒什麼沒什麼」

文星伊完全不敢直視金容仙

只能緊張的撥著自己頭髮,左右看了一下

「輝人和惠真怎麼還沒來?」

假借遲到的話題而稍稍遠離金容仙…太過美好的臉龐

文星伊根本不敢直視

迅速拿起手機連絡丁輝人

「輝人啊??」

「onni....我和惠真都睡過頭了!你和容仙onni先去吃早餐吧」

邱比特雙人組表示:我們根本就沒睡過頭!

「知道了~」

文星伊掛了電話後,深深吸了一口氣

才敢正視金容仙

「他們兩個睡過頭了,我們先自己去吃早餐吧」

金容仙些微緊張~也只能點點頭…畢竟這是兩人單獨第一次吃飯

「啊,那個星伊組長.....」

「上車吧??還有現在不在公司,叫我星伊就好~組長兩個字就省去吧!」

金容仙看向文星伊,乖巧點點頭,把原本要說的話給吞了下去

兩人一起去吃了早餐~

發現對方的飲食習慣都非常相近

導致兩人開啟了話夾子

天南地北的聊著各式各樣的食物

在這樣的聊天中 ,文星伊覺得

兩人的距離,似乎沒有那麼遙遠了

丘比特雙人組表示:我們做的不錯吧

在快吃完早餐時,丁輝人來電了

文星伊接起電話告訴丁輝人他們的所在地後便將通話結束

抬頭望著還津津有味地品藏早餐的金容仙

「他們要來了,等等他們吧」

金容仙望著文星伊…殊不知自己的嘴角沾上了醬汁

文星伊看見後自然地抬起手,輕輕的擦拭掉醬汁

金容仙隨即低下頭,隨意想了個話題,好逃避有可能被發現自己紅潤的臉頰

「星伊是比...輝人還有惠真大吧?」

文星伊點頭,將抹去醬汁的大拇指輕輕地舔舐…

此幕更讓好不容易抬起頭的金容仙再度垂頭

「嗯...我聽到輝人還有惠真叫你onni!那我和你誰年紀比較大?」

兩人同時說出自己的生日時,竟然發現金容仙還比文星伊大一歲

「原來容仙是onni啊…..」

得知這個答案的文星伊有點不滿…

因為他不想叫金容仙onni,一點也不想

兩人中瀰漫一股奇異的寒冷感

就在此時丁輝人與安惠真出現了,剛好銜接上瞬間冷凍的時刻

適時的出現讓冰冷的空間慢慢回溫

「對不起啊,我們來晚了」

丁輝人揚起充滿歉意的微笑看向兩位onni

「沒差啦,你們吃早餐了嗎?」

文星伊看著遲來的兩人

「吃了,剛來的路上有買,在公車上解決了」

丁輝人一邊說還一邊摸著肚子…深怕大家不知道他吃很飽一樣

「好吧,那我們走吧~LEGO」

安惠真開心的拉著丁輝人的手,往餐廳門口走了出去

金容仙則是默默的跟在文星伊身旁

逛了一整個下午

丁輝人和安惠真根本開啟血拼模式般的瘋狂購物....

而金容仙和文星伊則像是女僕一般,安靜的待在兩人旁邊!

看著丁輝人和安惠真兩人鬥嘴,然後過沒幾秒又和好

文星伊和金容仙卻是看的津津有味

「輝人和惠真是怎麼認識的?」

此時很少說話的金容仙,提出了難得的疑問

「我們是國中同學啊」

安惠真拿著一件衣服在自己身上比劃邊回答金容仙

「原來是這樣啊~」

「欸欸欸欸,惠真你看這件褲子...」

說著話的同時,安惠真又被丁輝人給拖走了

留下落後的文星伊與金容仙

兩人相視而笑,繼續默默的跟在他們後面走著

突然間金容仙被一家飾品店給吸引了注意力

不假思索的走了進去,文星伊也不疑有他的跟了進去

「文星伊你看這個好可愛喔~」

見金容仙拿起一條星星形狀的項鍊

文星伊並沒有太大反應,對於飾品文星伊一向不感興趣

禮貌上的點點頭

忽然金容仙像是想起了什麼,碎念了一句

「星伊!星星!...」

完全錯過金容仙的呢喃,文星伊一昧的往外看

瞧見斜對角店家門外的丁輝人和安惠真朝著自己揮揮手

便邁開腳步離開了....

回過頭,發現金容仙正在結帳

在旁等著金容仙結帳完離開店家,一踏出店門

金容仙立刻發現丁輝人與安惠真不見了

轉頭看向文星伊

「他們兩個,怎麼不見了?」

文星伊擺了擺手,表示不知情

為了安撫金容仙,只好隨口塘塞了個謊言

「可能往前走了吧,我們邊逛邊找吧」

走了約莫半小時,金容仙感到怪怪的

「還是我們打個電話給他們吧」

金容仙拿出手機後,文星伊發現金容仙並沒有撥電話的打算

而是瞧了下手機,便將手機收了起來

「輝人他們說,遇到好久不見的朋友....」

沒等金容仙把話說完....

「那我送你回家吧?」

此話一出,文星伊根本想挖洞把自己埋起來

怎麼會說出這麼掃興的話呢

正當文星伊還在心裡殺千刀自己時

「還這麼早,我們找個地方走走吧?」

聽見這句話的文星伊,彷彿看到天使降臨

只能連忙點頭....

「想去哪?」

容仙歪著頭…如此思考的模樣也讓文星伊覺得心動….

過了沒幾秒鐘的時間,金容仙展開了一個溫暖的笑容

「海邊?!」

「好啊,走吧」

文星伊開著車,看見副駕駛座的金容仙開始打瞌睡

便將音樂關了起來,趁著紅燈時,默默的看著金容仙的側臉,和他待在同一個空間,文星伊覺得身邊的空氣都是溫暖的....

貪戀的伸出手,將金容仙臉頰旁的髮絲勾往耳後

「好好休息吧」

用著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告訴金容仙,而那人似乎也像聽到了一般,沈沈的睡去….

===遺憾或許可以彌補,錯過就再也回不來了===

「容仙,醒醒...我們到了」

進入深度睡眠的金容仙被文星伊給喚醒

睜開眼,看見蔚藍的大海就在不遠處

瞌睡蟲完全一掃而光

開心的打開車門奔向沙灘,文星伊看到如此孩子氣一面的金容仙,會心的笑了笑,漫步的跟在他身後,幫他拎著邊跑邊拖的鞋子與襪子,還有隨手一扔的包包....

「星伊...妳也下來踩踩水啊~」

有著夕陽的加持,在文星伊的眼裡,金容仙的笑容多了名為閃耀的成分

更加深想要注視金容仙的念頭....

感覺到沙灘上佇立的人注目,金容仙悠悠的回到文星伊身旁...

拉起他的手...

「走嘛,都來了」

拗不過金容仙的邀請,文星伊開始脫掉自己的鞋子,並捲起褲管!

金容仙興奮的牽著文星伊的手,兩人慢慢的走向水中,ㄧ踩到水,文星伊的心情瞬間也明朗了起來

看著金容仙未放開的手,文星伊更加深力道的握住那雙手...

「要是能不放開就好了」

正當文星伊這樣想時,金容仙卻被水裡的貝殼給扎到腳掌…

差點跌坐在水裡的那刻,文星伊一把將容金容仙往自己懷裡拉,跌到文星伊懷裡的金容仙,感受著文星伊有力的心跳

金容仙感到緊張,卻也未離開他的懷抱

兩人就這樣呈現擁抱的姿態,卻也沒說話

不知道這樣持續了多久,文星伊低下頭

看著金容仙的腳

「還好嗎?很痛嗎?」

金容仙羞澀地搖搖頭,自己只覺得為別人帶來了困擾….就算疼,也忍著不說

「還好??」

突然意識到現在這樣的姿態太過曖昧

金容仙緩緩的離開文星伊的懷抱

卻因腳掌的疼痛,使得金容仙走起路來有些彆扭

文星伊二話不說走到容仙面前

「我背你吧」

也不等金容仙拒絕,就將她的手往自己脖子上一掛,背起了金容仙,慢慢走回沙灘上,文星伊背著他,低下身拎起兩人的鞋子與包包,繼續的往停車的方向走去,此時金容仙發現兩人的臉只有一根手指頭的距離,發現自己的心跳越來越急促,看著文星伊好看的側臉....

「為什麼總是在你眼中察覺到溫柔?」

糾結著的金容仙,並沒有發現文星伊轉頭看著她!

回到車上,文星伊攙扶金容仙坐上車後,便蹲下檢查金容仙腳上的傷,似乎是有點破皮流血,文星伊這下有點緊張了,慌張地觀望四周…

「我去買藥,等下感染就不好了」

文星伊迅速去買了消毒藥品,回到停車場後幫金容仙上藥

貼上ok繃後,文星伊才鬆了一口氣??

「啊,星伊你的腳....」

金容仙驚訝的看著文星伊的腳,血一滴一滴的滲在地上

剛才太過緊張,讓文星伊壓根忘了自己沒有穿鞋,急忙的衝去買藥,途中踩到了石頭也沒有察覺....

金容仙看著文星伊的雙腳,皺起眉頭

發現自己的窘境後,文星伊只能低下頭,忙亂的播著自己的頭髮

「啊,還好啦,不會痛啦」

金容仙牽起文星伊的手,將人給拉上車

「坐著,我幫你擦藥」

金容仙拿起衛生紙先拍拍文星伊腳上的灰塵,在拿起瓶裝水沖洗著他的腳,擦乾後,溫柔的幫文星伊上藥....

這一幕,輕易的深深刻印在文星伊的腦中

因為大概是文星伊覺得這輩子看過最美的一幕...

擦完藥,沒有人在開口說話

文星伊默默的開著車,而金容仙也乖巧的坐在旁邊

沉悶的凝結讓金容仙有點不適應….

正當他下定決心想要開口說話時

卻被文星伊搶先了一步

「你家在哪裡?我直接送你回家吧!」

被打斷開口勇氣的金容仙,諾諾的告訴文星伊該怎麼往家裡去

說完後,兩人恢復沈默的一路抵達金容仙家

打開門下車,與文星伊道別後

緩緩的往家門走去,打開門前的那刻,又回頭看見文星伊在車上,可以很明顯的看見文星伊向自己揮著手,示意他快進去!等到金容仙家門再度闔上後,文星伊這才放心的離開!

回到家的兩人,一樣的躺在床鋪上

一樣的看著天花板,思考著不一樣的問題

「一個認識不久的人,怎麼這麼輕易的踏入我的世界」

金容仙有點抗拒自己為文星伊跳動的心臟,並不是沒有談過戀愛,可是這麼輕易的被撩動,卻還是第一次!

「是不是太久沒談戀愛的關係了...而且還是...女生?」

另一頭的文星伊....想法與金容仙有些許不一樣

回想著今天在海邊的擁抱

這個擁抱似乎讓自己覺得擁有了全世界....

從沒談過戀愛的文星伊,第一次有這樣悸動的感受

滿滿的幸福感在自己的心中洋溢....

「我....是不是....愛上容仙了?」

從一開始的好奇,到現在的悸動

文星伊沒有任何抗拒,現在,他只想好好的陪伴金容仙

就算金容仙只把他當好朋友也沒關係

好朋友就算只能是朋友,卻還是朋友…..

==美好只存在回憶裡==

「容仙onni...要一起去吃飯嗎?」

聽到安惠真的邀請,金容仙露出一股無奈的笑搖著頭....

「我不餓,你們去吃吧」

說完話,金容仙低下頭繼續處理公事,並沒有想要多回應的意思,眼看金容仙擺明的態度..安惠真也只能識相地離開去找丁輝人....

一走到丁輝人與文星伊的辦公室,安惠真便癱軟的往丁輝人的辦公椅一倒....

「輝人啊,容仙onni為什麼要躲星伊onni啊?都已經一個禮拜了耶!」

丁輝人聽聞,馬上轉頭瞪了文星伊一眼

「那你要問星伊onni對容仙onni做了什麼事情啊!?恩~~~~~~~~~~」

丁輝人和安惠真用著極度懷疑的眼神掃射著文星伊....

被看的人覺得委屈,舉起雙手,像是投降一般

「我什麼都沒做....」

文星伊想起那天的氛圍...其實自己很清楚為什麼金容仙會躲著她,但也不想去戳破!

只能告訴眼前的

可能她有她的顧慮吧,畢竟每個人交朋友的方式不一樣

聽文星伊這麼一說,安惠真和丁輝人也只能聳聳肩然後悻悻然的去吃飯,並將文星伊給帶上,其實倆人猜想的到那天一定有發生什麼事情....只是解鈴還需繫鈴人!他們也不方便多嘴,兩位當事者都不提,總不能他們在外圍瞎攪和吧!

老實說文星伊也有點耐不住性子,好幾次想要去找金容仙解釋

可是解釋?到底要解釋什麼?文星伊實在也沒有頭緒.....

什麼關係都不是,根本當天也沒發生什麼需要解釋或道歉的事情,沒頭沒腦的去找金容仙...反而此地無銀三百兩

文星伊的腦袋一直在轉啊轉,轉到都快冒煙了....

趁著午休時間還沒結束,文星伊打算上造訪,從來到公司後從沒去過的頂樓透透氣??

一到頂樓發現門是開啟的,那代表有人也在那,文星伊本來打算回頭搭電梯,殊不知聽到熟悉的聲音傳進耳朵,帶著好奇心走了過去,發現是金容仙背對著自己坐在椅子上唱歌....

文星伊發現自己好多天沒看到金容仙了,一股思念的感覺忽然湧上,忍著不走過去攀談的意念,靜靜的站在他身後,聆聽他的歌聲!

金容仙感覺有人站在身受,沒有想太多便回過頭看了一下

文星伊站在他後面....

金容仙並沒有太多表情

默默的站起身,略過文星伊

就逕自下樓了.....看著下樓的人

文星伊只能苦笑...只好提起步伐返回辦公室

專注的在公事上才能讓文星伊不去胡思亂想

快下班前夕,只見丁輝人走了過來

拿著紙張往文星伊的桌上一放

這才發現竟是兩張電影票

還在疑惑的同時??丁輝人開口解惑了

「onni!已經約了容仙onni了..剩下的還是要靠你自己了」

文星伊心想,總算沒有白疼這兩個妹妹了

但是還是有些顧慮,拿著電影票,擔心兩字全寫在臉上

「她會去嗎?」

丁輝人亮出手機~顯示著

(Honey candy : 搞定!)

「別擔心,搞定了」

當晚,文星伊強迫員工大家準時下班

急忙的回到家...洗了個澡

整理好儀容後,懷著期待與些微擔心前往電影院

還沒步行到約定地點,文星伊早已在人群中看見那到熟悉的身影

慌張的加快速度前進,深怕那人等待太久

金容仙看見有人往自己接近,猜想也知道是誰,僵硬的抬起頭....

「妳....來了啊」

似乎有點生硬的問候,讓文星伊有點受挫,看來這個禮拜又讓兩人的距離變得更遙遠了

但還是打起精神的跟金容仙說話...

「離開演還有一點時間,我們去旁邊逛逛吧」

為了不讓氣氛尷尬,文星伊提出了意見

見金容仙點頭後,兩人一前一後的往商場走去

兩人不發一語的走著,直到電影開演的前十分鐘

正當金容仙要提議返回電影院時

文星伊猛然的停下腳步

金容仙站在她的身後納悶的問道

「怎麼了嗎?」

文星伊轉過身,一臉嚴肅….

「你今天怎麼會答應跟我出來?」

金容仙有點緊張,她沒想到文星伊會這麼直接的切入主題

「我......我....我.....也不知道,其實我本來想拒絕,可是惠真說你有話想跟我說,所以我就答應了....」

只見文星伊不說話,金容仙接了下去

「所以妳有什麼話想跟我說嗎?」

思考了幾秒後,文星伊給了金容仙一個無害的笑容

「電影不看了,先跟我去一個地方吧」

金容仙並沒有拒絕

兩人來到文星伊的車子,紛紛上了車

金容仙沒有詢問文星伊目的地,便坐上車,一路上兩人都沒有說話,直到抵達目的地

這才打破沉默

「到了」

一下車金容仙發現是住宅區!

看見金容仙的疑惑的表情....

「這裡是我家」

講完後便邁開腳步,往自家門口走了進去

「進來吧,隨便坐」

兩人進了文星伊家後,主人走往廚房替金容仙倒了杯水,將水杯遞給他後,一屁股的坐在金容仙旁邊,金容仙些微的心顫,硬是忍住那股悸動,但低下的頭掩飾不了自己的慌張

「討厭我離你這麼近嗎?」

金容仙搖搖頭

「那什麼躲我?」

金容仙還是搖搖頭

「這樣叫沒躲我?不然你是躲輝人嗎?」

容仙依舊搖頭

見金容仙只有搖頭,文星伊泛起苦笑

嘆了口氣

「唉...那是怎麼了?可以告訴我嗎?」

金容仙緩緩的抬起頭,看著文星伊的側臉

「星伊....我們是朋友對吧?」

文星伊點點頭,等著金容仙說出重點

「那....就只是朋友對吧?」

金容仙這句話,讓文星伊更明瞭他到底為何躲著自己,文星伊內心著實無奈

卻假裝冷靜與自在的轉過頭看著金容仙

「當然,不然呢?」

看著文星伊的態度,金容仙有點內疚,自己在文星伊眼裡發現的溫柔,是絕對不會在朋友的眼中出現的!

知道自己很矛盾,想躲著文星伊,可是卻又常常想起那雙溫柔的眼眸,也明白自己的貪心,想用著朋友的名義把文星伊給理所當然的留在身邊....

文星伊發現金容仙陷入沈默

為了不讓氣氛繼續尷尬下去,只好假裝豁達的帶動氣份

「哎呦,別苦著臉,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欺負你耶!既然剛剛沒看到電影,在我家看吧!」

沒等金容仙回答....文星伊隨手挑了幾部影片讓金容仙選擇

電影開始播放後,文星伊將電燈全關了

為的是不讓人發現自己泛紅的眼眶…與顫抖的雙肩

只剩下電視上的微弱光線,兩人並肩而坐??如此接近的距離,金容仙早已發現文星伊的不對勁,可自己卻也不敢多說些甚麼

知道文星伊是故意不追究答案,還找了台階讓自己下,一想到這裡,更加感受到文星伊的溫柔及貼心....

金容仙思考著,想要將文星伊的行為給合理化,好讓自己能放開心胸的與文星伊當好朋友

回想著他對自己的行徑,金容仙覺得文星伊根本沒有做過超出朋友範圍的事情,說不定這一切都是自己多想了....而且文星伊也說….

「就朋友啊!」

催眠自己的金容仙,輕易的卸下了心防??

「星伊,謝謝你」

聽見金容仙沒頭沒腦的道謝,快速的回覆心緒的文星伊笑笑的挑著眉毛

也不想追問道謝的理由??那些總是會讓自己受傷的理由

「不客氣,誰叫容仙這麼可愛~」

文星伊用著油膩的口氣稱讚金容仙

讓金容仙噗滋的笑了出來

「你這噁心的口氣是跟誰學的啊!」

兩人對視後便哈哈大笑了起來

電影再演什麼,這兩個人完全沒在看

多虧文星伊的油膩口氣,讓氣氛舒緩了一點

兩人聊了起來,好像是要把這禮拜沒講到的話通通講回來,兩人從購物聊到音樂

再從小時候聊到出社會....

文星伊突然覺得今天沒有去看電影是正確的決定..

「就算是以朋友的身分,那也夠了…」

==天黑,就是我想你的時間==

「星伊,我們等下去妳家煮晚餐?ok?」

文星伊看著手機屏幕上彈出的對話框

迅速的點開,甜笑著回著訊息

「ok!」

簡短的話語,實在無法表達文星伊的喜悅,那種被需要的喜悅

期待著下班時間快點到來,提早著迅速整理著業務以及桌面

看著文星伊又在偷笑

丁輝人實在忍不住的想要逗弄這位姊姊

「onni??等下又要跟容仙onni出去啊?」

丁輝人賊笑的等著逗弄對象的回答

「亨,幹嘛一副看好戲的臉」

發現對方來者不善

文星伊有點畏縮,深怕丁輝人取笑自己!

「onni??最近和容仙onni感情好像很好哦?」

丁輝人也不等文星伊回答,便默默飄開

自從在文星伊家談話過後,文星伊自己也發現最近金容仙好像越走越近,文星伊一方面覺得很開心,這代表金容仙真的把自己當成好朋友,但另一方面文星伊感受到痛苦,看著喜歡的人就在自己面前,不能真正敞開心胸的去關心她、疼愛她,隱忍著自己的情緒....讓文星伊時常陷入兩難!

在自己煎熬的同時,又貪婪的想看著令他眷戀的笑容,這下文星伊覺得自己越陷越深了......

終於來到下班時刻

兩人一同到了超市...文星伊推著推車

而金容仙走在前頭,一手拿著年糕,一手又拿著試吃的餅乾

邊吃邊研究食材,而文星伊就這樣安靜的陪在金容仙身後

金容仙發現自己太過認真在挑選,便轉頭詢問文星伊

「星伊,你想吃什麼?」

看著嘴角還留著餅乾屑的金容仙小朋友

文星伊笑著往金容仙靠近,用大拇指輕輕的將餅乾屑給撥掉

看著他往自己走近,做出這個動作

金容仙覺得小宇宙都要爆發了

害羞的轉過頭,假裝不經意的隨便亂看

好隱藏自己蹦蹦亂跳的心臟

知道自己還是會為了文星伊的一個動作而小鹿亂撞

容仙安撫著自己

「不要想太多」

但一想到文星伊的溫柔,金容仙還是止不住的依戀

明知道自己這樣很貪婪,卻又忍不住的想靠近

每天每天,都在天人交戰

但事實擺明了

罪責打不贏內心的慾望......

「就這樣維持朋友關係就好」

而兩人....擁有著相同的想法

文星伊看著金容仙很認真的在挑選食材

感覺有點無聊,眼睛開始左右亂飄

看到前方的酒架,心血來潮的想喝一杯

隨口詢問金容仙

「要喝一杯嗎?」

「可是我不太會喝酒耶,我怕我會睡著!」

文星伊看了眼金容仙

「沒關係,不喝也可以,陪我聊個天也好」

逕自講完後,走到酒架前挑選了起來

特意挑了酒精濃度偏低的酒....

看著遠遠的金容仙,文星伊又微笑了

「有你陪著,應該喝什麼都會醉啊….」

兩人結束了採買,回到文星伊家

接踵而來的是一陣的忙碌,但其實都是文星伊在忙

金容仙就在一旁技術指導,眼看料理要完成了

急忙的拿著餐盤到飯桌擺設,然後等著大廚將料理端出

看著桌上的美食,金容仙感到飢腸轆轆

催促著文星伊快點坐下,好可以飽餐一頓

兩人開動後便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

直到有點飽意了....

文星伊忽然站起身,走近廚房將酒拿了出來

默默的打開為自己倒了一杯

「你不喝吧?」

金容仙看到是水果酒,挑起他的些微興趣

「喝一點應該ok!」

文星伊聽見回答後,也幫金容仙倒了一杯

金容仙喝了一口後,發現沒什麼酒精的味道

而且喝起來甜甜的,放心的大口大口喝了起來

「這好好喝喔~」

說話的同時,又為自己倒了一杯

兩人越喝越開心,天南地北的聊著….

就這樣兩人都有點醉了

文星伊發現不能再喝下去,連忙制止

「你先去沙發坐著吧,我收拾一下」

站起身,發現自己好像也喝多了,有點站不穩

「算了,不收了,我們去客廳休息吧」

眼前的人眼神迷茫的看著前方沒有回答

文星伊知道金容仙不行了,用著最後的一絲意志撈起金容仙

兩人搖搖晃晃的走到客廳,在要坐下的那刻

文星伊的手突然失去力氣,兩人就這樣摔進沙發...

文星伊看著金容仙離自己不到一根手指頭的距離

覺得自己好像更醉了些,將自己的頭又往後移動了一點

好讓金容仙的臉可以全部映入自己的視線

就這樣看著金容仙的臉龐....連自己睡著了都不知道

金容仙緩緩的睜開眼睛

發現文星伊就在自己眼前

在酒精的催化下,金容仙感覺自己身處夢境

想也沒想的就往文星伊的嘴唇上ㄧ啄

看著沒有反應的文星伊,金容仙碎碎念了起來

「哼,為什麼長這麼好看,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好,為什麼連做夢都夢到你....算了,就是個夢嘛,不過有一個秘密你一定不知道,第二次再電梯相遇,你一定不知道我是故意在等你的吧!」

金容仙的手隔著一絲距離緩緩的描繪著玟星的臉龐

「byul啊...我...一直想這樣叫你呢....」

金容仙說完後,又沈沈的睡去??

沒有發現在自己閉上眼的那刻

文星伊將自己緊緊的抱住,並告訴自己....

「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陪伴,也許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

想像著興致高昂的金容仙

文星伊覺得帶金容仙出門遠行應該會是個正確的決定

本來想邀約那兩顆大燈泡

不過那兩顆大燈泡,非常識相的在文星伊詢問要不要一起出遊時,斷然拒絕

「onni??你帶我們兩個去根本就是砸自己的腳啊,你就和容仙onni自己去吧!」

丁輝人一邊咬著棒棒糖,一邊看著文星伊

戲謔的口吻,讓文星伊感到害羞

「還有啊,說真的....這次該告白了吧」

在丁輝人的建議下,文星伊認真思考這個可能性??

上次的喝酒夜,他也清楚了容仙的心態

看來金容仙對自己也是有一定程度的在乎

想起那夜,文星伊的笑容更深了!

一個月後,來到了兩人要出遊的日子了

文星伊前一晚像是要畢業旅行般的興奮

完全睡不著,整個晚上都一直在檢查行李

以及想像著告白的橋段,越想越興奮.....

就這樣瞪著兩顆眼睛到天亮

文星伊一點也不覺得累

在到金容仙家前,還特地繞道,去買金容仙愛吃的早餐

再約定時間的前半小時,早早的到達金容仙家

卻沒有急著聯絡金容仙....

此時忽然金容仙家的門被打開了

文星伊下意識地抬起頭,卻在同一時刻臉色凝重

因為他看到一位男士從金容仙家門走了出來

文星伊開始納悶這位男士的身份時

卻在下一秒....玟星幾乎能確定他到底是誰

因為那人....在金容仙的臉頰上輕輕的落下一吻

文星伊整個人開始天旋地轉

爆炸的字眼不停的文星伊腦中徘徊

「男朋友?什麼時候的事…..」

金容仙沒有發現...文星伊的車就停在對面

逕自的再度闔上大門

眼看約定時間要到了,可文星伊都沒有跟自己聯絡

疑惑的拿起手機...

另一邊車上的人凝視著震動的手機

文星伊不敢面對...同時害怕金容仙聽到自己哽咽的聲音

索性讓鈴聲繼續充斥車內,聲響一結束後迅速的傳了封簡訊給金容仙

「抱歉,我睡過頭,我馬上起床整理,到了跟你說」

傳送完簡訊後,文星伊將手機丟至一旁

雙手掩面的嚎啕大哭了起來...難受的情緒瞬間潰堤

「為什麼.....」

無助的人只能一直重覆著這句話??

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好不容易穩定了情緒

看著鏡子裡紅腫雙眼的自己,停頓了好幾秒,才整理儀容,順道瞥了眼一旁已經放涼的早餐,默默的走下車至附近的超商,將它們丟進垃圾桶,隨手拿了兩個三明治與兩罐牛奶

結帳的同時拿起手機告訴金容仙已經到家門口了.....

再車上的這段時間

文星伊腦中閃過了非常多的念頭

但,還是怎麼樣都捨不得離開金容仙

捨棄不了那令自己癡迷的笑容

文星伊勉強的振作打起精神??宛如沒事般的與金容仙交談

一上車便看到那雙微腫的雙眼

而,玟星從來不是會賴床的人

不接電話加上傳簡訊說睡過頭

金容仙就是覺得怪....

心底閃過酸澀的...卻又不敢開口詢問

兩個人就這樣各懷著心事.....展開了旅程

車內的兩人安靜的聽著音響傳來的音樂

而文星伊顯得有點躁鬱不安

看了一眼沈默的金容仙

同時也發現金容仙盯著自己,衝口而出的問句讓文星伊後悔

「你,有話要說嗎?」

金容仙的肩膀微微的震了一下

隨即陷入沈默…

到了文星伊早先預定好的飯店,兩人一前一後的走著

由文星伊帶路,登記好房間後,上到了5樓

ㄧ打開房門,眼見是一張雙人床

文星伊停頓了好幾秒,連行李都沒有放下,拿起電話

這讓一旁的金容仙只能盯著她看,卻不知道文星伊的目的

聽見他與飯店人員的對話後,心裡一沉

「您好,我這裡是510號房,不知道能不能幫我們換成兩張單人床的房間?.......好......謝謝你,我馬上下去換鑰匙」

掛上電話後便逕自的離開房間

在踏出房門前,轉頭看了一眼金容仙

「走吧」

有點不是滋味的金容仙撇了撇嘴,也只能安靜的跟在文星伊身後

換完鑰匙後,兩人來到新的房間

金容仙背對著文星伊兩人各自坐在床上

身後的人則是閉上眼撲倒在床上

讓自己的臉與棉被做最親密的接觸

發現文星伊的動作後,室內一片沉靜,金容仙其實有些慌張

猶豫了好一陣子,打破令人難受的僵局

「星伊,不出去嗎?!」

聽到金容仙開口了,文星伊反省了自己,實在不該這樣對待金容仙,自己的膽小懦弱

不應該讓他來承擔,金容仙該是有美好未來的人,而自己必須…也只能在他身後觀望

緩緩的起身,整理了自己的衣服

「走吧」

文星伊帶著金容仙來到飯店附近的知名景點

彷彿剛剛的詭異氣氛都不存在一樣,金容仙迷惘了...但又說不上來....詭異的地方是甚麼

兩人沒有吵架,更沒有所謂的引爆點

見文星伊很自然的在與自己互動,金容仙過沒多久便拋開了那奇怪的感覺??

兩天的旅程很快就結束了,文星伊其實非常不捨,捨不得放手讓他投向別人的懷抱,可自己卻沒有足夠的勇氣開口將金容仙給留住

最重要的是,金容仙願不願意留下,陪著自己

在回程的路上,文星伊的手機響個不停,卻也不願意接聽,直到中途休息時,文星伊趁著金容仙去廁所,偷偷聯絡剛剛找的急促的人,沒多久,眼見金容仙逐漸靠近,才迅速的結束這段通話

遠遠的金容仙其實瞄到了文星伊正在通話,但自己選擇忽視,這份忽視來自於甚麼情感,金容仙已經不願多想了

文星伊送金容仙回到家後,體貼的幫著金容仙將行李提下車....

家門口,瀰漫一股說不上來的不捨感,包括金容仙也是

文星伊卻只有在離別時刻特別果斷

「那我先回去了,早點休息吧」

說完後快步離開,他深怕再多看一秒,自己就再也離不開了

原地不動的金容仙對著那背影忽然開口....

「byul啊...我交男朋友了.....」

被呼喚的人,肩膀明顯的顫抖了一下,隨即轉過臉

沒有一絲表情...

「誰啊,我認識嗎?」

金容仙搖搖頭

「那...他好嗎?」

「應該吧,byul啊,你擔心嗎?」

「我不擔心啊!」

為了不讓金容仙看到自己在眼角打轉的眼淚

執意的背對著金容仙,不願意面對金容仙

假裝瀟灑的揮揮手

「那,我先回去了!」

那道背影,讓金容仙嚐到苦澀與不捨

含著眼淚回到車上的文星伊,ㄧ關上車門

眼淚像水龍頭般的止不住

無論怎麼擦拭,就像永遠都擦不乾淨一樣

抬起頭看見還站在家門口不願離去的金容仙

文星伊拿起電話,深呼吸了一口氣

撥出電話...

「怎麼還不進去?」

文星伊刻意壓抑著哽咽的嗓音

「那你怎麼還不走?」

金容仙此話一出,文星伊的眼淚更是停不下來

掛上電話,毫不猶豫地打開車門,往金容仙奔去

一見到過來的人臉上盡是淚水,金容仙慌張的撥去臉頰上滾燙的淚

如此溫柔的容仙,文星伊忍不住的將他圈進懷裡

「你知不知道我喜歡你.....」

沒有推開擁抱的金容仙在文星伊的懷裡點點頭,手還踹著文星伊的衣角

「我知道,可是我沒辦法回應你....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和一個女孩在一起....」

文星伊聽著金容仙的回答,沒有反駁

因為他知道、他也懂這樣的答案

將兩人的距離拉開了一點....

「我了解,那容許我以朋友的身分繼續陪你,好嗎?」

金容仙點著頭,內心深處的她還是不想失去文星伊,金容仙明瞭文星伊在自己內心的地位,有交往的對象....其實也是想讓自己轉移...不想再過度依賴文星伊!

而恰巧的出現了一個對象,或許有那麼一點原因吧,

是想測試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文星伊吧,還是只是因為文星伊對自己很好,而短暫陷入對方的溫柔中,金容仙想搞清楚的心態,所以才答應男方的交往....就算自私,也想弄清楚自己的心意!

「你...為什麼喜歡我?」

金容仙也不知道為什麼想問這個問題,可還是想知道文星伊的答案

只見文星伊認真的看著自己....

「沒有為什麼.....就因為你是金容仙,所以喜歡你」

聽見文星伊真摯的回答,金容仙的心臟又止不住的心動

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把抱住文星伊

無法回應對方的愛戀,只能抱著她

「對不起...對不起...」

文星伊的手撫上容仙的背,輕輕的安撫她

「容仙,只要你幸福,我只要你記得我會一直陪在你旁邊...這樣就夠了」

從自己再度走回金容仙面前,文星伊很肯定的知道金容仙很在乎自己,對文星伊而言,有些幸福自己給不起,卻能見到金容仙對自己的在乎,覺得這樣就夠了,起碼在對方心裡是特別的...雖然苦澀,雖然難過!

不想失去金容仙的心情,讓文星伊不斷的退後,不管以什麼樣的身分...只要能陪著金容仙,文星伊覺得在苦似乎都能吞下??

但自己卻不知道......

名為慾望的漩渦,是會慢慢擴張

總有一天,會將你我給吞噬....

===會好起來的,對吧?===

「onni....你這樣我和惠真會擔心!」

丁輝人坐在沙發上看著躺在另一頭的文星伊

「你打給我一直哭,現在我趕過來你又不說話,要急死我們兩個啊?」

丁輝人有點怒氣的轉過身不想看著癱在沙發的文星伊

知道丁輝人擔心的心情,拍著輝人肩膀的安惠真開口了

「onni...告白失敗了?」

文星伊聽到安惠真的話後緩緩坐起身,無神的點點頭??

「所以失敗就放逐自己?你對容仙onni的好我和輝人都看在眼裡,可是我們也不能勉強她去接受一個她從沒遇過的感情問題,onni!我可從來都不覺得你是一個會輕言放棄的人呢!」

聽著安惠真的話??文星伊像是開竅了一般

閉上眼,在睜開後,訴說著來龍去脈

「不過真意外容仙onni??會選擇交男朋友!」

丁輝人有點難以置信,安惠真倒覺得不意外

「其實在我眼裡看來很正常,這是一般人遇到如此的感情問題,有可能做出的選擇,倒不是很難懂的心態,不過聽來容仙onni應該滿在乎星伊onni的....不然容仙onni不應該是這樣的反應!」

丁輝人表示同意的在一旁點點頭

「onni!我們與你同在」

看著為自己打氣的兩人,文星伊有點想哭的衝動

能被好朋友理解,更是高興

文星伊被與兩人暢談一番後,感到心情舒緩了一些....

兩人好幾天沒見面了,再次見面就像初次見面般的生疏

文星伊的沈默,金容仙的安靜

讓電梯裡的另外兩個人好尷尬

沈悶的氣氛讓一向灑脫的安惠真實在忍不下去了

「呀~你們兩個今天給我自己去吃飯!」

電梯門一打開便拖著瞪著眼的丁輝人離開

留下電梯口尷尬的兩人

文星伊見金容仙似乎不太想搭理自己

再一次撇頭離開

「那我先走了」

還沒邁開腳步卻被金容仙給拉住衣角

「一起.....吃飯吧!」

文星伊知道自己無法拒絕,金容仙的開口總會讓自己心軟

嘆了口氣,跟著金容仙往外走了出去...

兩人就這樣睽違已久的一起吃飯

卻不知道,這頓飯為兩人帶來巨大的翻覆

餐廳內,用餐時間高朋滿座,每個人都愉悅的用餐

只有角落裡的兩人,無心吃飯,心裡滿滿的疑問

直到飯菜都涼了,文星伊才開口

「你....男朋友對你好嗎?」

文星伊低著頭攪著碗裡逐漸成塊的麵,貌似不關心的發問

金容仙面對突如其來的問題,尷尬了幾秒

「還不錯..人很好!」

聽見金容仙稱讚自己的情敵,心情瞬間跌到谷底

有點怒氣,但絕大多數的成分是吃醋

「我不認識他,那代表你也認識他不久,你怎麼能斷定他人很好?」

金容仙見文星伊語帶怒氣,也不甘示弱....

「我覺得他好,他就是好」

文星伊被金容仙的劇烈反應震的不輕??

明白自己冒犯了金容仙,況且自己也沒有任何資格可以過問

下意識地想要逃離這尷尬的空間

隨口掰了個爛理由,匆促的逃開

「我去廁所」

金容仙看著落荒而逃的人

其實當下脫口而出的話讓自己十分懊惱也很過意不去

明知道對方的心意.....

卻只能這樣收場

「byul啊,你知道我也很難受嗎?」

金容仙望向窗外...猛然的站了起來

往廁所走去

一踏進門便看到文星伊雙手撐在洗手台上低著頭一動也不動

沒有任何徵兆轉身將門給反鎖

文星伊聽見聲響,抬起頭納悶的看著金容仙

還沒開口,金容仙一個靠近便將自己的嘴唇給堵住了

金容仙這樣的舉動,無疑點起文星伊的慾望

沒有過多掙扎,用力的回吻著自動送上門的金容仙,兩人就像火焰般的升溫

文星伊雙手緊緊環繞著金容仙的腰

而金容仙的雙手則是圈著文星伊的脖子

兩人的軀體完全密合,沒有一絲空隙

感受著對方身體傳來的體溫以及唇齒碰撞間發出的聲音,更讓兩人陷入瘋狂....

直到無法呼吸時,文星伊才不捨地離開那令他迷戀的人

看著眼前臉頰微微發紅,輕喘著的金容仙....

文星伊怎麼能無視如此誘人的可人兒

「你知道,你這樣...很誘人嗎....」

金容仙看著對方

「就一次...讓我自私一次....」

「惠真啊,有收到簡訊嗎?」

「嗯....」

丁輝人只有嘆了一口氣,安惠真也投以無奈的神情

「好人當到底吧,我們去幫他們請假吧!」

再幫兩人請假的同時,丁輝人低著頭傳了簡訊給文星伊

「onni,搞定了」

公然翹班的兩人,手牽手的一起漫步在街頭

沒有目的地,沒有對話.....

看著眼前自己渴望已久的人

文星伊有說不出的滿足感

「byul啊,你去對面買冰沙給我喝好不好?」

「嗯,再這裡等我,我去買」

見文星伊越過馬路後,立即轉頭走向後面的店家

趕在文星伊回來前倉皇的回到原位

文星伊拿著冰沙回到金容仙前面後

將冰沙遞給對方,好讓他能夠解渴

貼心地又拿著面紙為金容仙擦拭...眼神溫柔的盯著她看

兩人就又繼續漫無目的的走著....

走了好一段路後....

文星伊赫然停下腳步,轉過身面對金容仙

扶著她的雙肩,好讓對方正視自己

「就當我24小時的女朋友吧?好嗎?」

金容仙遲疑了幾秒後,點點頭

「走吧,我的女朋友...」

金容仙看著自己被文星伊牽住的手....

「就今天,就好......」

文星伊帶著金容仙去了各式各樣的地方

直到兩人都有點累了....金容仙也露出疲態

「byul吶,我們回家吧」

回家前,文星伊深怕金容仙餓著,提議去趟超市

到了住家附近的超市,文星伊體貼地讓金容仙待在車上休息

自己則是快步地走向超市,簡易且快速買了點食材後

踩著急促的步伐回到車上,一開門卻沒有見到金容仙的身影

文星伊堂皇了,著急地四處觀望,意外發現兩台車的距離附近

有金容仙半個身體的蹤跡,膽怯的…卻又好奇,緩慢地悄悄地靠近金容仙

像個小偷般擔心起自己的倒影被發現,東躲西藏的…一顆心臟跳得飛快

兩人的距離,只剩下一台車…

聽見微弱的聲音,文星伊肯定那是金容仙在說話,仔細一聽,後悔的感覺立刻湧上

「喔~OPPA!我今天和惠真他們去聚餐,你不用等我了,早點休息!」

這是文星伊始料未及的,當親耳聽見金容仙和她男友的對話

椎心刺骨都還不足以形容文星伊現在的劇痛,卻只能自己舔舐傷口

文星伊黯然地回到車上,等著他們倆結束通話

金容仙終於和另一方結束通話,急忙地回到車上

撇見文星伊虛弱地靠在方向盤上,一股不安感油然而生

剛剛的行徑讓羞愧全然地壓在肩上,卻膽小的不敢告訴文星伊

「跑去哪了?害我擔心了一下」

文星伊假裝不關心的態度,只會讓金容仙更加的愧疚

「byul吶…我剛剛和他通電話了」

金容仙誠實地說出口了,或許只是不想讓愧疚更加重

或許是,捨不得文星伊一個人獨自難受

更或許是,金容仙…真正在乎的人其實是文星伊

意外坦白的態度,讓文星伊當下立刻釋懷

起碼…金容仙沒有說謊,沒有隱瞞

文星伊甚麼話也沒再多問,轉過身

緊緊的抱住金容仙…

靜謐的車上,只有兩顆溫熱的心依偎著

全然地相信…彼此

看著文星伊在廚房忙進忙出,金容仙望著那可靠的背影

默默的從後方抱住了文星伊...

感受到背後傳來的體溫,微笑的轉過身

凝望著對方

文星伊輕輕撫過金容仙的臉頰,延著臉頰來到耳朵旁

順道整理了凌亂的髮絲,親暱的舉動讓金容仙害羞地紅了耳根

「天知道我有多想要這樣看著你…」

金容仙眼眶不自覺的泛著淚,文星伊此刻的甜言蜜語

像極了一把美麗的刀刃,不留情地刺向自己

金容仙明白自己毫無疑問愛上文星伊

同時卻又被那道名為道德感的高牆給困住....

努力的想要跨越那道牆....可理智一直控制著自己

兩人沉靜的吃完飯,感覺多說一句話都是浪費時間,整理完後兩人一同坐到沙發上,互相依偎著,整個空間充滿著幸福感與濃烈的苦澀??

「容仙...知道為什麼我不常叫你onni嗎?因為叫了onni,我們好像就只能是朋友.....」

這時金容仙摸摸褲子的口袋....出現了一個微微發亮的東西

文星伊定眼一看,發現是一條項鍊,一條有著星星墜飾的項鍊!

「這送妳….我幫你戴上」

金容仙示意文星伊起身背對自己,接著輕輕的替文星伊戴上項鍊??

突然的再文星伊的臉頰上留下一吻…

「星星...會一直閃亮對吧?」

「容仙....這樣我會離不開你的....」

文星伊轉過身面對金容仙,用力的擁著他

竭盡瘋狂的吻著她,邊呢喃著

「容仙....我愛你...可是...對不起......星星也會有殞落的那天....」

沈浸在親吻中的金容仙並沒有聽到苦澀的呢喃....

因為她也知道....她的幸福就只有這24小時....

兩人都沒有離開對方的唇,雙手也沒有閒下來的將對方的衣服通通脫去,雙腳默契地往房間移動著....

一同倒向床鋪,文星伊撐著手,從上方凝視著金容仙...

兩人都明瞭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文星伊一臉慎重…

「不會後悔嗎?」

金容仙沒有多說話,伸手一撈....讓文星伊再次閉上嘴....

火熱的唇彼此交織著,文星伊渴望的搜索著金容仙美好的身軀

一在地撩起金容仙的慾望,慎重地替金容仙脫去上衣

眼神裡平常蘊含的溫柔此時轉變成熱烈的情慾

看的金容仙也入迷,連此刻的文星伊也讓自己心動

深怕自己在也逃離不開,強迫自己閉上雙眼

選擇眼不見為淨,卻沒有發現,心底的眼早已看的一清二楚…

如同親吻珍寶般的珍惜,金容仙再度紅了眼眶

主動地弓起上半身,文星伊也配合地親吻上高峰

搔癢又舒適的感覺從頂端一路蔓延到全身

讓金容仙的喘息更為劇烈

文星伊抬起頭將此刻的美好納入眼中

多想要將此刻的金容仙深深的刻印在腦海裡

金容仙的手指爬上文星伊一頭柔順的金髮裡

十指沒入髮絲中,像是在大海裡尋求浮木一般

文星伊親吻著金容仙的肚子,逐漸地向下

越靠近…金容仙的嬌喘更顯激烈

文星伊動手解開金容仙的褲頭,拉鍊此時發出的聲音極為曖昧

就像催情曲一樣的融化兩人的理智

文星伊再也不顧不得溫柔體貼這些詞彙

現在他只想要更多

脫去金容仙的長褲,沒有讓底褲待在金容仙身上太久

輕輕的拉扯調礙事的布料,雙眼緊盯著那美好的地帶

沒有多想,低下頭親吻著

每一下都讓金容仙為之崩潰

溫熱的舌尖旋轉著,這下金容仙在也不是喘息

而是讓文星伊精神崩盤的呻吟

一聲一聲的迴盪在耳旁,文星伊得到莫大的鼓舞

更加深的取悅著金容仙

到了此刻,已經沒有所謂的理智

只剩下感官主宰著一切的行徑

說穿了,只有愛支配著…

文星伊離開了他逗留已久的地方

燥熱的體溫不斷催促著自己,抵

擋不了熱氣

文星伊雙手一伸脫去自己的上衣

高溫的身軀貼上另一軀火熱的軀體

只會更加沸騰,唇回到金容仙無法閉合的嘴

兩舌不斷糾纏著,胸膛的起伏顯示著兩人的氣息

手逐漸游移向下,金容仙緊閉的雙眼

也在此刻打開,印入眼簾的是文星伊火熱的凝視和通紅的臉龐

動人的緊盯著,不願放過這頹靡的一刻

手悄悄的沒入,悶哼聲迴盪在兩人的耳裡

文星伊心疼地吻上金容仙的額頭

手卻沒有停止動作,逐漸地加快速度

引起更大的呻吟,分不清是痛楚或是愉悅

大概是兩者兼具,一步一步將金容仙推向不同的感官世界

金容仙的緊擁,讓文星伊明白…

不停歇的手,更加緊的擁抱,突如其來的抽蓄….讓文星伊停下了所有動作

只能抱著金容仙,此刻的呼吸與任何一切

都如此純粹,純粹地為了彼此



--------請看下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離開,不見得是錯誤的決定=== 隔日一早,文星伊率先醒來,見到金容仙安穩的枕在自己的手臂上 微微的笑了起來,...
    heomoomoo阅读 786评论 0 2
  • 了解性、超越性 目錄 第一部 從性到超意識五個演講 第一章性--愛的根源 第二章從壓抑到解放 第三章靜心的頂點 第...
    一念谭崔空间阅读 6,981评论 3 54
  • 到现在为止,已经谈了几场恋爱的我,除了初恋。其他都是姐弟恋,这也不能怪我,因为我读书比较晚,所以跟我同级的男生,或...
    灿烂的梧桐树阅读 76评论 0 0
  • 我触摸到大片潮湿 被子、床单 房间里幽暗的光线 而其他人感觉不到这样的潮湿 我不知怎么向他们表明 我的皮肤在粘稠的...
    叶虚愚阅读 29评论 0 4
  • 欲言又止,每次话到嘴边却又不想说出来,还是感谢埋藏在心里比较适合~
    牵强的生活阅读 45评论 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