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在伤冬期待暖春(25)

文|花开半夏香如故

图片原创

目录 | 在伤冬期待暖春
上一章 | 情归前夕

第二十五章 宿命重生

诺大的T3机场,不分白昼,永远灯火通明。这里,人来人往,奔走急驰。匆忙,已经成为这个城市的节奏。每个人,不是正在为生活奔波,就是在为生活而奔波的路上。

依照中国传统,作为女孩,可能世俗引导就不会有男孩子对房子的压力。分手之前,宁心只有工作上的忙碌拼搏,以及生活中被于安呵护宠爱的幸福。她只是随心、单纯、简单的活着。

可经历了这一系列分手风波,她才体会到,生活的艰辛,于安的不容易。于安辛苦地保护着她的单纯和自由,让她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可选择左右为难的他,被生活和爱情撕裂地体无完肤,心被折磨地支离破碎。

他太累了。从现在开始,是需要我成长和呵护他的时候了。宁心心里暗暗告诫自己。

办好登机手续,进入候机大厅,宁心才拨通于安的电话,原本只想报个平安,却不想,拨通电话后,怎么也舍不得他挂断。碎碎念里有逗乐,也更多了叮嘱、关心和安慰。这让电话那头的于安心中惊喜,经历分手后,除了小女孩式的撒娇卖萌,她更多了些成熟女子的体贴和懂事。

依依不舍挂断电话,收拾好情绪,宁心才想起还在南京的楚雪。这个比她大几岁的姐姐,却和她很能聊的来,她把她当亲姐姐看待。她又拿起手机,拨通楚雪电话。问候打趣几句,楚雪问起她和于安,她顾虑了下,讲了这边发生的一切,她也期待听听楚雪的解决办法。

秦淮独游的楚雪,边走边听。她能感受到电话那头宁心的情绪起伏,既替她高兴又为她担心。她答应在南京多呆半天,和宁心想想对策。

挂断电话,楚雪手扶乌衣巷的青砖,陷入沉思。

每一段真爱,都暗藏了无数个支离破碎、血肉模糊的疼痛。楚雪想起了她曾经的剜心之痛,想起青阳,这个相爱十年,却也截止前天,离她整整两年的男人。这次,虽然心依然有些闷痛,但她没有哭。两年里,泪已流尽。泪水冲刷过的回忆,只剩下和青阳闪闪发亮的美好。

她走出乌衣巷,面对秦淮河而立。瘦小的身影,在狭长的秦淮河边,孤独又伤感。

冬日里的秦淮河,河面如镜,安静如素雅恬淡的少女。湖两边是林林总总的树木,宛如橙色黄绿色泼墨的巨大幕水彩画。没有了夏日里的人来人往和嘈杂,这里更适合放逐心绪。

是啊,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没有什么比它,更能承载儿女情长、悲伤离合、历史变迁。有多少凭栏而立的离人向它倾诉衷肠,有多少对酒当歌的诗者向它抛洒豪迈,有多少你侬我侬的有情人向它许下地久天长,又有多少伤冬悲秋的史者向它哀诉历史变迁。

然而,它始终静静东流,不声不响,带走了多少历史,掩埋了多少离愁?

楚雪收回思绪,眼神,拉远到东面最远处的亭台楼阁。那里三三两两的行人驻足观赏,与墨绿的湖面、橙黄的树木、曲折的河道,一同成为别人眼中的风景。转过头向西望,一轮斜阳挂在远山,金黄温暖了半边天,铺满了半边河面,也淡淡的洒落在来来往往的行人身上。

一种莫名的温暖和惬意,在内心升腾。它随着血液扩散至全身,滋润着每个细胞,而每个细胞也仿佛注入新的能量,得以焕然重生。

楚雪不自觉闭上双眼,感受大自然给予的能量。她仿佛看到了,万里无云的蓝天,一望无垠的草原,棉花簇似的羊群,矫健驰骋的骏马。忽然,画风突变,蓝天依旧,只是草已枯黄,无边无际的姜黄色,在风的吹动下,掀起轻轻的草浪,在阳光下窸窸窣窣明媚着。而她就站在草原中间,张开双臂,用力拥抱大自然变幻的美的能量。

她感受着大自然的神奇,也体会到自己的渺小。万事万物,周而复始,生老病死,自然轮回,大自然自有安排。

突然身边过来几个游人,麻烦她帮忙拍合影。沉醉中惊醒的楚雪,微笑着接过相机,按下快门那刻,定格了所有人最美的笑颜,也照亮了她的内心。

活着,珍惜生命和享受生活,比什么都重要。以后的路还很长,生活还要继续。她要放弃颓废,开始全新的生活,为自己,为父母,为在天堂看着她的青阳。

迎着橙黄的阳光,回去的路,楚雪感觉比来时多了洒脱,仿佛踏在音符上。经过夫子庙,她给她和满雨各买了一只桃心粉晶手镯,又给宁心挑了一根红绳系着的,笑态可掬肚大腹圆的小弥勒佛,这才欢快的走向回去的地铁。

而此刻,安静的候机大厅里,宁心正在用手机联网,翻阅明天汇报的材料。突然,手机响了。弹出来张磊的来电,她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悦,冷漠的挂断电话。刚挂断,张磊再次打来,她又没理睬直接挂断,脸上已经凸显厌烦。可就在这时,看到张磊再次打来,她一脸愤怒。她用力接起电话,不耐烦道:“张磊,你想干什么啊,三番五次打?”

张磊一愣,但随即巧笑搭话道:“又大小姐脾气啊,这么地啊,大小姐您消消气,我不是周六约你今晚一起吃个饭嘛,你回来了吗?几点到?我随时听令去机场接你。如何?”

听到张磊的油腔滑调,不知道他哪来这么多自信,宁心仿佛看到他眉目巧笑的厚脸皮。她眉头一皱,厌烦的回道:“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今晚赴约了?我今晚不回南京。”正想挂电话,一想到妈妈对于安做的事,她不想再这样纠缠不休,于是,又斩钉截铁的说道:“你以后也不要打电话找我了,免得引起我男朋友误会,我很在意他。也不要再去我家了,我妈我会照顾,再见!”

张磊半张着嘴,话还未出口,就被“滴...滴...滴...”的挂断声给噎了回去。他有点懊恼的把手机摔在床上,连同自己一起从宾馆椅子上,扔到床上。

他平躺着,感觉内心竟然没有特别痛苦,他安慰自己,也许是被宁心拒绝习惯了。他哑然失笑。可笑自己富二代、堂堂大老板,为何放着爸妈介绍的,门当户对的漂亮千金不理,却在一个臭脾气、倔强、家境普通的美女面前,屡次受挫。

也许,这就是命,他追了她那么久,不是命,是什么呢?他手握拳头在床上使劲锤了一下,内心暗道:“我默默付出这么多年,舔着笑脸照顾你妈妈,她有点势利我这么多年还是能感觉到的。我不相信追不到你,也不相信你妈会同意你嫁给穷酸的那位。”

此刻,他脸上竟然露出势在必得、必胜的狠笑。而他,在不久后,才知道这个当下的自己有多可怕,爱情让人发疯的魔力有多大。

下一章 | 酒店风波
目录 | 在伤冬期待暖春

简书大学堂无戒90天挑战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