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草 ·一木

字数 559阅读 80

我就是喜欢冬季的草,冬季的树。因为这才是最真的草,最真的木。

冬天的草,黄了,枯了,但却是最真实的。我们常说,人只有在临死的时候,才会表现出最真实的自己。因为再也不用顾虑,不用去想明天的生活和那些没完没了、繁琐、让你心烦意乱的小事。你的心情是舒畅的,吐的每一口气,说的每一句话,脑海里的每一个想法,都是最真实的。你不必在为了某些事情或某些违心的话而闹心。人如此,草亦是。草的一生,春生冬亡,与人相比之下,短之又短。冬来,草枯,没有了春季时破土而出的冲劲儿,没有了夏天为了生存而你死我活的厮杀。只有淡然,只是安静。一切都将尘埃落定,什么你强他强,什么尔虞我诈。了了,浮云。

说来,树就更像人了。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每一刻不映照着我们:儿时,犹如初生的树苗,细细的,滑滑的,一切都是新的。我们在如夏季般燥热、高压下生活着。我们坚持着,我们抗争着,我们被迫违背着自己的内心,忍受着虚伪面具带给你我内心的那份焦灼。隐忍,虚伪,违心,背叛,我们用陷阱提防着别人,自己却在不知不觉陷入了泥潭里。为什么,只为能在如秋的暮年时有所收获,不枉今生。争斗一生,伪善一生,也只有这一刻,才释然。云云,我等。

滚滚长江,浪花淘尽。只希望我们多点儿真诚,少点儿虚浮。草枯根尚存,叶落定归根。不忘初心,才是真心。

一草一木,一世界;一生一世,一真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