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番外 白诺的日记

96
唐妈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6.02.17 22:04* 字数 3646
番外

文/唐妈

“韩起送来的寒星草似乎颇为管用,不过百年,我四肢都能动了。林宗每日都逼着我写字,说对我恢复有益处,可是一个时辰下来,我手腕会酸痛。不过看在林宗每次都帮我按摩的份儿上,我决定不跟他计较了。为何我的字这么难看?”

“林宗出门总是会带着面具,只露着下巴和嘴唇。他其实长得挺好看的,尤其是下巴,有青色的胡茬,特别爷们儿。”

“林宗说今天是中秋。夜里他命人在水榭摆了果品点心,还有一壶酒。不过,他不让我喝,说对身体不好。我记得小时候和娘亲也会过中秋,会吃叫做月饼的点心,不过林宗这里没有。他晚上又捏我的脸,还说让我以后要懂规矩,不可以直呼其名。可是,我该叫他什么呢?前辈?恩人?都不好,我觉得叫林宗就挺好的。我的手确实灵活了很多,字也没那么丑了。今天很开心。”

“今天很郁闷。我屋子的后窗可以看到满园的梅花,下雪了,红梅映雪,十分漂亮。我想去摘一枝梅花回来。可是明明院子就在窗外,我却走了很久都走不到。因为要绕过水榭和中庭。雪很漂亮,可是很滑,我摔倒了,头撞在栏杆上,流血了。脚也扭伤了,我觉得自己好没用,连这么短的路都走不利索。我这样的废人为什么要活着?冬天真冷啊,我是背着下人跑出来的,这下爬不起来也没人知道,我觉得我要冻死在这里了。我快冻死的时候林宗来了,似乎把我从雪地里抱了起来,我已经记不清了,太冷了,冷死了。他好像骂人了。不过,林宗身上好暖。”

“我终于醒了,一睁开眼就看见了红着眼端坐在床边的林宗。他说我睡了三天了,伤寒发烧,差点就死了。我觉得死了也挺好的,不用这么半死不活地活着。林宗听了我的话很生气,扬起手来似乎想打我,不过最后没打,估计怕把好不容易救回来的我再一巴掌打死吧。他说我一定会好起来的,他保证。我其实不太相信,不过,他说能就能吧。林宗一定好几天没刮胡子了。”

“林宗又置办了一处院子,小小的,很精致,院子里栽满了梅树,搬过去的时候梅花还开得十分漂亮。我问他为什么搬来这里住,他没理我。不过我听他的手下说是因为原来的院子太大了,赏梅不方便。真是个奇怪的人。”

“春天来了,梅花谢了。林宗不知从哪里弄了一株菩提树。他说菩提每年都会长出一枝新的树枝,还挺好玩的。”

“寒星草的效用持续了五百年,我已经行动自如了,可是似乎最可怕的日子才刚刚开始。我被林宗救了那年应该是八岁,这近千年的时光也一直维持着当年的身量。但是,最近骨骼似乎开始重新生长了,很疼,从骨头里透出来的疼。昨天晚上我疼的睡不着,又不想喊出声,就咬着被角,今天才发现被子竟然被我咬破了,还沾了点血迹。希望林宗不会发现。”

“林宗早上帮我梳头的时候,说我长高了点。我看着铜镜中那张有点惨白的面孔,咬着牙忍着那深入骨髓的疼。娘,好痛啊。”

“林宗今晚非要在我屋里歇着。床很大,睡两个人没有问题,可是我怕他发现我在疼。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想让他知道。这个人很霸道,我反对无效。夜里是疼的最厉害的时候,不知道我能不能忍住不出声喊痛。”

“昨天是第三天。果然痛得更厉害了,骨头像是被什么硬生生地往开了撕扯着。我躲在被子里,里衣都被冷汗浸湿了,还是没忍住,痛哼了一声。林宗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我抱在怀里的,一直帮我按摩,还是很疼,可是,有个人在身边,似乎能好一点。我三天来第一次睡了一个时辰。不过,林宗熬出了黑眼圈。”

“我已经一个月未曾写过字了,因为疼得太厉害了,根本起不了身。林宗陪了我一个月,他的手背上有好几个伤口,都是我疼的受不住时咬的。他真是个傻子,干嘛让我咬他手呢?咬枕头也一样啊。他每日里都会帮我运功疗伤,每日的药浴不能落下,可是我疼的根本坐不住,他就抱着我坐在木桶里。什么都好,就是他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不把身上的匕首放下,膈得我腰疼。好在现在终于好多了,已经没那么疼了,而且我竟然短短一个月长到了林宗下巴的位置。”

“韩起今天来了,我不想见到他。可是林宗说他是我爹。真烦人。还好五百年才见一次。”

“最近总看到有人在宅子外候着,我让林宗去忙,他却说我是个小孩子,说我在他面前永远是个小孩子。哼,倚老卖老。我总有长大的那么一天。”

“林宗说我的身子好的差不多了,要每日练两个时辰的剑术。我很喜欢剑术,但是更喜欢林宗吹笛子。我要好好练剑,然后才有资格让他教我吹笛子。”

“我今天才知道那笛子名叫玉寒。因为林宗今日用那笛子吹着奇怪的曲子,要了一个刺客的命。那人听到笛声就不正常了,自断心脉而死。林宗说那曲子叫'伤逝',可惑人心智。可是,我听了倒是无事。林宗心中惊叹的时候就会挑眉,他知道我不受笛声影响就挑眉了。他终于答应教我吹笛子了。还把那玉笛送给了我。等我学会了曲子,第一个就吹给林宗听。”

“林宗开始教我修习魔族心法了,因为我体内那股金色的真气已经完全被黑色的吞噬掉了,我额间还出现了一朵凤仙花的印记。林宗说那是堕仙印记,等我修为深了,自可隐去。我终于还是成魔了吧。其实无所谓,是什么都无所谓。”

“林宗最近总喜欢看着我发呆。我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除了样子有了些变化外,并没有啊。奇怪。”

“林宗最近精神不好,在宅子里呆的时间少了,过来也总是窝在躺椅里睡觉。好像很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今日有人来杀我,我认得那几人,是魔族的长老。领头的叫晁章。他说我是魅惑魔尊的妖孽,还说我长的好看。林宗把他们都赶跑了,还说会护着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抱住了他,就是觉得他让我觉得很温暖很安心,想抱抱他。他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我真的是妖孽吗?我总觉得晁章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因为,还有朝洛。”

“林宗将近一年未曾来过这边了,只是会定时让人传话,叫我好好修炼。其实,我已经学会了好几首曲子,他不来,我都不知道该吹给谁听。”

“林宗死了,我在城里看到了告示,他们说是我杀的。告示上有我的画像。韩起忽然出现了,哼,还真是时候。”

“我打听到林宗明日下葬,现在灵柩停在战城的王宫里,我一定要带他出来,我不信他死了,林宗怎么可能会死!我学会的曲子他还没听到他怎么可以死!”

“没想到这么容易得手,灵堂竟然无人守灵。战城乱成一团,晁章他们在争权夺利。也好,林宗,你累了半生,以后换我照顾你了。”

“韩起也说林宗死了。不可能,他不会死的。他明明是睡着了,我那会儿死了最后不又活过来了吗?一定有办法的。林宗,你等着我。”

“以前林宗总会看着我写字,很讨厌,可是现在没人看着我写了,我反而很怀念被人管着的日子。林宗躺在冰床之上,跟睡着了一模一样。”

“我要报仇,谁伤了林宗一分,我便要他们还回来十分。”

“今日杀了一人,他说当年毒杀林宗果然是晁章做下的。那毒名叫钩吻,无药可解。晁章!晁章!晁章!我定要你血债血偿!”

“林宗,我终于为你报仇了。晁章被我喂下了钩吻,原来服下钩吻要吐那么多血啊,我可真傻,当时怎么会觉得那是你穿了新花样的衣裳?哈哈哈……林宗,你知道我遇到谁了吗?我弟弟,言儿。他,长大了。”

“林宗,言儿喜欢上了他的师父。我,可以喜欢你吗?”

“韩起救了我,可是我把言儿弄丢了。还是没能杀了朝洛,韩起也舍不得杀吧。林宗,我又是一个人了,你什么时候才会醒?我想你,很想很想。”

“林宗,朝洛被凶神言回控制了,我不会让你的族人就这么任人屠戮的,不过,这次必然是一场恶战。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你等着我。”

“林宗,你知道昆仑古玉吗?言儿竟然有昆仑古玉。”

“林宗,韩起死了。我以为我恨他,可是自从他在轮回台受伤后,我就发现我心底还是认这个爹的,我可以恨他,但是我不想别人伤害他。可是,他还是死了,自杀,和朝洛一起死了。这恐怕是他们最好的归宿了,恐怕这是韩起这辈子的心愿吧。其实,我想叫他声爹,不过没有机会了。对了,林宗,言儿的昆仑古玉好像可以救你。你马上就可以醒了。”

“等了四千年,我终于等到林宗醒了。我已经和他一般高了,他再也不能说我是个孩子了。言儿跟我说他醒了,我忽然不敢去见他了,我该说点什么?”

“林宗竟然抱了我!他竟然抱了我!他刚醒还很虚弱,可是抱我却很用力。真好,这个人还在。”

“我跟林宗,嗯,表白了。呃,言儿说喜欢一个人就要说出来。林宗很吃惊,眼睛瞪得很大,没有说话。妈的,他是不是不喜欢我?那我可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林宗说他也喜欢我,一直都喜欢……我好开心。”

“林宗竟然偷看我的日记!太过分了!我要跟他决裂!不行,决裂太狠了。算了,不理他三天好了。正好言儿来信让我和林宗去三秋岛过年,哼,带他去,然后不理他。他醒来一直在修养身子,似乎未曾出过远门,他一定会喜欢三秋岛的。妈蛋,我管他喜不喜欢要死啊。偷看人日记的死变态。除非他把他的日记也给我看,我才会原谅他,哼哼。”

“言儿和清远过的很好,院子里种了菜。冰洞似乎不能种菜,待林宗身子再好些,我们还是搬回梅苑吧。菩提树估计都好高了吧。”

“哈哈,好开心,林宗答应让我看他日记了。小样儿,让你偷看我的!”

“我花了一晚上看完了林宗的日记,很奇怪,感觉很奇怪,心口又酸又软,我是不是旧疾又犯了?”

“林宗说我不是旧疾犯了,可是他又说不出我是怎么了。只是说睡一觉就好了,可是,睡觉为什么要压我身上?啊啊啊!救……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侠|六道轮回
仙侠|六道轮回
24.8万字 · 11.4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