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逆》第十章

96
鲤修缘
2017.02.08 17:14* 字数 2159

第十章 有你就好

来上学后悔了吗?

开始还蛮担心的,不过还好有你在。


我叫夏安然,顾南方你可要记住了哦。

这是女孩离开教室的时候对顾南方说的话,保罗还在旁一阵唏嘘,女生都三三两两的离开。夏安然跟着室友去看宿舍,顾南方原本想要约着一起吃个饭的想法也就泡汤了。教室里很诡异,就只剩下四个男生,杨宇轩恶狠狠的看了一眼顾南方就离开了。保罗不怀好意的看着顾南方,“什么情况?你魅力什么时候这么大了?”顾南方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于洋说话了:“应该是之前就认识吧?不过南哥你为什么会认识她?”

顾南方看着于洋有些不解,想了想又似乎明白了什么,女孩的背景他从未了解过,可能住在锦绣山庄的,自然不是普通人。“哟,听着小鱼儿你知道不少秘密啊,快说说。”顾南方还没有开口问,保罗已经开始八卦起来。于洋白了保罗一眼,往两人这边凑了凑,小声的说起来:“帝都夏家,其实就是帝都三大家族之一,夏家家主现在是帝都曙光卫队的队长,妻子是曙光科技曙光塔科研所长。儿子夏无恙是帝都有名搜查团搜查官,女儿应该就是我们班的这位班花了。”“我擦于洋你小子可以啊!一眼就看出她是班花,没想到你小子外表斯文,观察女生还是挺仔细的吗!”保罗关注的点显然跟于洋说这些话的重点不在一起。

来帝都两月,听三爷说了很多故事,关于曙光的故事。帝都曙光卫队,在圣者联盟中有另一个身份,叫长老会,那么曙光卫队长其实就是圣者联盟的长老会会长。曙光科技曙光塔科研所其实就是曙光科技的董事会,设有十个科研单位,那么科研所长就是曙光科技董事长。有名的搜查官,每个地区的搜查团设一个团长,三个搜查官,有名的搜查官其实就是副团长。那么夏家实际上就是曙光大陆的“皇室”,而那位叫夏安然的美丽公主,实际上真的是个“公主”。

“不过,于洋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顾南方看着面前有些消瘦,整天带个黑框眼睛,低调到不行的于洋,心中不禁有些惊讶。于洋推了推眼镜,坐直了身子,“其实,我爷爷叫于天辰。”“我擦!新型光能铠甲的发明者是你爷爷?”保罗瞬间狂喜,“你这身份分分钟把那个杨宇轩秒成渣啊!”“额(°_°)…低调低调!”于洋有些头大,感觉自己好像说的太多了。“我们还是去吃饭吧。”“吃饭吃饭我请客!”保罗积极的拉起于洋,那样子看上去要多亲密有多亲密。见顾南方闷闷不乐,不由开始安慰,“我说老顾啊,别不开心,有些事情顺其自然就好,天涯何处无芳草……”

吃完饭,顾南方准备回一趟三爷那,顾南方当初心血来潮就来了帝都,仔细想来自己一直以来要做的事情。回家,回到光壁外的那个家,雾都,即便那里残垣断壁,总要给母亲在那立个墓碑的。这一次得到准确的消息,真的有光能铠甲,光视里见过的,现在听到的,光能铠甲一直在更新换代,那么总有一天人们要走出光壁,而他要这么一个机会。这需要充足的准备,足够的壁外经验,足够的光能等级,还有足够的学分。按照课程表的安排,这个学期自己只要学分足够,就可以接触到光能铠甲。这么想着,顾南方已经骑车出了学校。

南鸢稳稳的蹲在顾南方的肩头,顾南方越骑越快,感受到周围的风,倒是来了兴致,真准备再加速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喊声:“顾南方!”这时车速已经快到没法减速,于是顾南方干脆跳下车,一手扶住车头空中甩了一圈,然后稳稳的接住。转身,顾南方正纳闷是谁喊自己,那人已经到了自己身前,粉红色的脚踏车,淡蓝色的裙子,水晶凉鞋。“夏安然?”女孩把车停稳,“我在车棚里就叫你了,你就一直没听见?”“额,还真的没听见,你这是要去哪?”“我准备回家一趟,你不是这回去的吗?我从宿舍出来的时候遇到保罗和于洋了,他们说你也回家去了。”

顾南方看了看面前的姑娘,这裙子虽然是长裙,可骑车还是不怎么方便。“要不我带着你吧,你这样骑车也不方便啊。”“诶,是啊,这衣服是我嫂子帮我选的,真的很不方便。不过,你可不可以晚上去我家吃个饭?”“啊?”“我这次回家想拿着换洗衣服,今晚我想回学校住,可是听他们说你晚饭前就会回学校的,我想让你等我一下,最好可以等我吃完晚饭,今天我大哥要回来的。”“额,吃饭就不用了,我等等你就好了。我先把你车子送回学校。”

送完了夏安然的车子,顾南方回到停车的地方,女孩靠在车上,向着他挥手,顾南方觉得这是一幅画,极美的画。“上车!”女孩侧身坐在后座上,双手不知道往哪放。顾南方把南鸢放到女孩腿上压住调皮的裙摆,拉过女孩一只手放在自己腰上。“出发!”脚踏车骑得很轻快,就像顾南方的心情,也像是女孩的心情。

车水马龙的街道上,男孩女孩脚踏车这样的组合,让人看着很舒心,行人们都会不自觉的看过来。女孩觉得很不好意思,看着男孩的脑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其实你可以选择坐公车,学校门口的站台坐1号线就可以到锦绣山庄。”女孩被男孩突然的声音吓了一下,连忙低下头,差点掉下车去,于是抓在腰间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顾南方感受着来自腰间的剧痛,努力把车稳住。

“我不会坐公车,我以前跟爷爷奶奶在农场长大,来帝都也才两个月。我没什么朋友,平时也很少出门,那天要不是你,我连百货商店都不知道在哪。”“原来是这样,来帝都上学后悔了吗?”“啊?其实开始的时候很不适应,后来就还好,很多新鲜的东西呢,原本去学校我还挺担心的,不过还好有你在,你知道的好多,顾同学,以后请多多关照咯!”后背上传来柔软的感觉,女孩在轻拍着男孩的后背,笑起来眼睛像是弯弯的船。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