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到深处(甜虐长短结局不定)

情到深处时——

有人因为一个笑,而想把全世界给他;

有人因为一个笑,而想毁掉他的全世界。

有人因为得不到,而不惜不择手段地想摧毁掉。

郁风走向小城西北方向的那间酒吧时,心口已被偏激得可怖的欲念占得满满的。

很多年以后,K被反绑着双臂按坐在木椅上,昏暗的地下室被点亮的那一刻,望着四周一片茫然,已经恐惧到麻木的他忽然笑了起来。

——

“他欠你多少?我替他还!”

“K!K!你真的不用受他强迫!”

……

郁风想伸出手去阻止K缓缓凑近抱着胳膊倚着墙嘴角勾着胜利者弧度的J,但是他觉得自己这双手却怎样都抬不起来。

在最危险时刻奔向弃自己而去的男人,柔和而又喜悦的笑意泄露在嘴角的模样,曾经一听就会崩溃的《宝贝》却再次成为手机铃声……

都是他从未见过的K。

郁风很想自欺,却骗不了自己。

那些自然流露的感情都不是被强迫该有的表现。

K的唇瓣停在距离J不到五厘米的面前,顿了一下而后落在了颊上。

对方却不满意地扣住他的脖颈,将欲退离的K再次拉近自己堵住唇瓣,舌尖蛮横地破开他的牙关一个深吻死死地堵住他口腔的呼吸宣誓着主权和占有。肺里的空气仿佛在消失殆尽,汲取彼此唾液的黏腻声盖过水流声令人脸红心跳,K陷在呼吸急促大脑逐渐缺氧的昏迷不清里听见了郁风怒极反笑:

“这就是你不肯告诉我你的住所,一直不接我电话的理由?”

“K,你好样的。”

“你他妈真的是名副其实的——”

J终于放过被欺负狠了的K,搂着恋人的腰臀以免他发软的双腿支撑不住身体滑下去。细腻的指腹宠溺地在他的唇瓣上摩挲着。

“真乖。”

“好了伤疤忘了痛!”

郁风冷冷地吐出这句话的时候回过神来的K身体猛地痉挛了一下,J自然没有忽视他这个举动。

盯着K的脸色理智逐渐回归的J察觉到今晚有些过分了,低下头去询问他:

“走得动吗?”

K一声不吭地推开J,连招呼都不敢再和郁风打一个,踉跄着走出洗手间。

餐桌上的轻松熊蛋糕搁久了的淡奶开始融化变得黏糊糊一片,蜡烛东倒西歪,菜也凉了。

K无视了所有一切径直走出餐厅,晕乎乎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走的他直到被J抓住手腕往回拖才发现自己停到大马路中央。

J直接把他塞进车里,自己坐到驾驶座,两人相对无言。好一会儿,J才打破尴尬的沉默。

“你怎么认识他的?大学学长?”

“……”

J啧了一声,耐着性子和他解释:“你最好不要用沉默来解决问题,我希望你能和我说说国外的事,挑着说也行,我不想去查你的过去。”

“你心里怎么想都好,我无所谓。”

K疲倦地闭上眼,不想去看对方。他心里其实是有些欣慰J的心态,从来都认为过去就过去了,不会去追根问底,倒挺让自己省心。

“K,我们认识有,十一年了。”

对方忽然来这么一句,K有些莫名,睁开眼睛。

“十五岁认识你,到现在,你只求过我两次。”

“一次是上次,在林大酒吧里,你求我带你走;一次是刚才,你求我,别让郁风发现我们。”

J伸出手抚上他的面颊摩挲着扳过他的脸让两人视线相对。

“我们第一次帮彼此的时候,我压制住你不让你舒坦,你死活不肯开口示弱。”

K涨红了脸想推开他的钳制却被掐得更紧。

“九年前分手的时候,你明明那么绝望,只顾着叫骂,却什么都不肯多说一句。”

“那么高傲的你,是有多害怕林大,才会忍着屈辱求我?”

“……”

“同理,郁风对你有多重要,你才会死活为了不让他发现我们的关系,而求我?”

“……”

沉默越久,双方死拧着,误会便如同死结一般越拧越紧,最后稍一用力,便生生扯断。

K被动地注视着J深不可测的眸底,发现自己和他的距离隔得很远,很远。

说不上自己还爱不爱他,也许是爱吧,但又能如何?他们二十六七岁将奔三的沧桑到底不是十六七岁的懵懂,不是有误会只要抱住对方亲热甜言蜜语就能解决一切问题。

“你别说了……”挣开他的束缚,K的脸色惨白。

“那些都过去,你现在说又有什么意义?”

“没有意义?”J强硬地抓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以后离他远一点知道吗?”

“凭什么?”

“他喜欢你,你会看不出来?”J皱着眉瞪他,他抱着一丝自认为渺然的希望,K只是拿郁风来任性气自己。

“他喜欢我我他妈就要离他远一点?”

压抑了一整晚的怒气就像火山一般汹涌不断地喷发了,K用劲地甩开J的手大骂:

“王凯莉也喜欢你,你他妈怎么没离她远一点?”

J显然愣了一下,两人都瞪着彼此无言以对。

“你要是这么在意,我也可以和她保持距离。”

J心里有丝舒坦,想着放纵不羁的王凯莉除了嗜酒如命也没有其他问题了,酒一时半会想戒也难,不用一直操心她。

K哪知他这些心思,光自己气得特别厉害,因为这一顿吼而微喘着气。所有的委屈涌上心头,话也越说越不像样了。

“是啊,和她关系暧昧又不肯发展进一步,你是看她那张和我一样的脸觉得恶心下不去手是吗?”

“K!!”

J紧扣他手腕的手指倏然松开,表情阴郁。

“在你心里,我是这样的人?”

“彼此彼此,在你心里,我是怎个人,你最清楚。不是吗?”

K并不是不在意,那些封尘已久的不堪,隐藏着无数的愧疚折磨自己,却也会在疲倦之际,忍不住去反击。

所以不想再和他重新来过,K明白,重新来过的代价就是时刻被揪着剜着心永远逃不开过往。

“让我下车,我累了。”

“在我心里,你一直都这么冷血。”

J额角青筋因为怒火而暴起,冷冷地反击回去后,没有再挽留地打开车门。见他真的下了车后便狠狠地踩下油门,扬长而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五 J从梦中惊醒的时候已经是接近晌午了。 他梦见了两人还如胶似漆的学生时代,寒冬中约会,他吻住了他;躺在床上坦诚相...
    紫月临晗阅读 1,653评论 0 1
  • fdsafdasfdas fdsafdasfdas fdasfdasfdsa baidu.com
    codedog996阅读 59评论 0 1
  • 第二章上帝粒子 炎黄神光主控室是一个二千多平米的圆筒形房间,高十米,一台全球最先进的巨型计算机控制着整个工程的运行...
    红林主人阅读 167评论 1 2
  • Context的字面含义是上下文环境。应用的上层代码通过Context类提供的接口来操作Android的4大组件和...
    PrivateGO阅读 854评论 0 1
  • 我喜欢他吗?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很累。所以我不喜欢他吧。我眼睛是有问题吗?他明明这么优秀,又喜欢着我。我不想放手,可...
    袭人归_阅读 4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