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酉年正月十四,二月十日,星期五

回马老师家看望一趟,权当作拜年,虽然并不是亲戚,但毕竟纠葛颇深,时达十多年。

有些事经历的时候刻骨铭心,但时间一过却又不过尔尔,这就是常言说的让时间冲淡一切吧,往事终究会过眼烟云。可那时候谁能想得开,想得开又如何,那生活未免太没乐趣了。

生活,本身就是件麻烦事。因为他不是你自己能选择的,或许你能选择你的离开,但你无法干涉你的到来。

所以不要妄图挑战时间,没有什么在时光的流逝里能一成不变,当初到底只是当初,最多留下些残渣,怎么也碾不烂了。

就像书架上的书。

离开也有四年了,书架上还能找到我的书,这感觉说不上喜悦,但多少有些感触。突然有些后悔没有在书上写上自己的名字,那样其实并不喜欢。

马老师的书也都在,旧的,新的。旧的四大名著,以前没书看,屁大的孩子查着字典看完。当初找不到的红楼梦下卷,现在还是没找到。当初最喜欢的西游记,旁边多了本新的评注本。

新的,旧的,时间的存在感,强行镶嵌着。

还有几本,署名怪怪的,名字写得歪歪斜斜,大概是和我一样的,离开的学生,留下的书。

多了几只毛笔,多了几块枕木。我现在还是买不来毛笔。这里用过的仍是我至今用过最舒服的。

但不会有这么久的了。马老师今年刚还六十,花甲之年。全托带学生,怎么也吃不消了。岁月的痕迹刀削似的,眼角皱纹最明显,眼睛眯得跟细了。眼疾,到现在也是习不习惯的问题了。

明明离开的时候年纪也不小,到现在身高应该不长了,可是凳子看着还是变小了,洗手台还是变矮了。开关到现在没换的,已经发黄了。厨房布置换了,差点找不到电饭煲……

马老师现在也当爷爷了,一如爸爸当爷爷那会。现在,哥哥大嫂又有了个女孩。姐姐订婚了,昨天才知道怀孕了。表姐和表姐夫,现在也说过开始计划了。堂哥表哥现在还没着落,我自不用说。年纪相差有点大。

马老师和阿姨的菜烧的一如既往的好,有些现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烧。我口味偏重,在家盐的多少往往变成众口难调。马老师家的菜刚刚好。

是吧,时间的痕迹抹不去,我们都是时间构成的。

有什么能抗住时间呢……

我想一直当她的朋友。虽然她现在有了男朋友,以后会有丈夫。只希望下一次的反应,会比上一次好些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阴雨天,静静的午后,一个人在办公室,突然想练练字听听十点读书。感觉好久没有这么自在了,主要是有了宝贝时间变...
    小清的日记阅读 175评论 1 1
  • 多肉 呜哇 好难啊QAQ
    一朵小发发阅读 142评论 0 0
  • 一位朋友谈到他亲戚的姑婆,一生从来没有穿过合脚的鞋子,常穿着巨大的鞋子走来走去。儿子晚辈如果问她,她就会说:"大小...
    笨蛋_cf51阅读 116评论 0 0
  • 写作于我,真正的意义在哪? 群里的一起打卡的朋友,今天聊到相互关注的话题,原来彼此间会关注大家在干什么、看什么、写...
    斯诺史蒂芬周阅读 8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