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魇

字数 5889阅读 12

我第一眼就看上了他!我要上了他!在大学开学的第一天,我的后四年的目标竟成了这个!

他穿着有点宽松的衬衫,有点泛旧的牛仔裤,脸上有点胡渣,最好看的是那双眼睛,像一潭深水,碧绿碧绿的。

好了,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我叫高默,是你们的班主任,也是你们的辅导员,以后不论是生活上还是学习上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接下来大家都做下自我介绍吧,他充满磁性的声音说到!

其实我根本没在听别人在讲什么,眼睛一直盯着他看,他似乎看到我,看着他,有意的眼神回避,而我似乎也能在空气中感觉到,似乎喜欢他的那种荷尔蒙并不止我一个,有种敌人的气息,好吧,游戏开始咯!

渠梁雨!渠梁雨!

有人好像在喊我的名字,把我从和他正在啪啪啪的遐想中拉了回来,是他在喊我,到我做自我介绍了。

我走上台,冲台下鞠了鞠躬,我叫渠梁雨。然后转身就抱住了他,可怜的我,小鸡般的身材,才到他的肩膀,对他自认为深情的说:高默!我喜欢你!还想要亲他一下,可惜太矮,没够到。

似乎空气凝结了般,安静,只能听到呼吸的声音,接下来就听见满屋子爆笑声,他淡淡的说了一句:下去吧!没有任何表态,

就这样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涯

被分到一个四人寝室,有一个话多看起来还蛮好相处的胖妹子,还有一个只会低头玩手机的,看起来有些高冷的胖姐姐,对,看起来比我大,还有一个空床,至今也没有来人,

我住一个下铺,上面是空铺,把本以准备好的小礼物也放到了她的床头,可我却一直没有看见她出现过!

高默之前在黑板上了留了他的联系方式,以便于大家在四年生活中可以联系到他!

我躺在床上,准备骚扰他一下!

嘟,嘟,嘟!

喂,你好,哪位?

是我,渠梁雨!

有什么事吗,渠同学?

我想你了,

(眼角看到,小胖子强忍的笑意,和胖姐的不为所动,)

没什么事我就挂了!

不不不,高默,我有事找你!

叫我辅导员!

(我小声嘀咕:切,起个名字不就是让人叫的么??

辅导员大人,周围哪里有卖被套的地方啊?我忘带了。

被子完好无损的躺在我身边。。。。

他答道:你可以问同学,我很忙,没什么事就挂了!

别啊,我问了她们,她们也都刚来,都不知道!你在哪里,我去找你,你告诉我,我打车去好吧!

一阵沉默。。。。

半个小时以后来东门找我!

好嘞!

电话挂断!

赶紧冲下床,洗脸,洗头,带隐形眼镜,涂粉底,再抹个自认为少女的玫粉色口红!

一看手机,坏了,还有五分钟,拿着手机就跑下楼了,

气呼呼的跑到东门,发现他已经在了,他看见我说:你着什么急啊,跟个小疯子似的,看你的头发,我很自然的拉起他的手,放在我的头上说:帮我弄下!

他帮我顺了顺头发,我闭眼在享受这刻的美好,心想,他要是亲我一下就好了,,,

他弹了下我的脑门说:好了!

我眨了眨眼睛说:老师,还没吃饭吧,我们一起吃晚饭把!

他说:不用了,你从东门出去,穿过两个红绿灯,右转500米,有一家家居店,应该有,还有下次不要穿拖鞋出门!

转身就走了,,,,

就这样结束了我和他的一次约会。

日子不咸不淡的过着,没事就骚扰他一下,要不然就是买好奶茶等他,他说不喝不健康的饮料,又去装作某题不会去请教他,不经意的往他身上一倒,他又不经意往后一退,Duang,撞地上了,

我瞬间爆发出,奥斯卡般的演技,哇哇大哭,他似乎没有料到我会如此激烈的反应,

有点不知所措的,摸着我头说:对不起,对不起!

我又趁机往他身上凑了凑,在他怀里,蹭了蹭大鼻涕,。。。

过了一会,演技还没结束,眼泪已经结束,他也似乎回过味来,我是在闹~

就推开我说:够了,没有!

我像个小鹌鹑一样,回答道:够了!

我想去吃火锅!好不好,好不好,又挤了挤快流干的眼泪。

他破天荒的答应了我!

说:反正衣服被你弄脏了,正好一起换,带你去吃一家蛮正宗的重庆火锅,再叫上,阿离,以后可以多和他请教,学习不错,而且看对你也有些意思!

我大声回答到:我不要!

他说:那你还吃不吃了?

我:吃!

然后就开始了一顿艰难的火锅之旅,

桌上尴尬的气氛充斥在我和阿离之间,他知道我喜欢高默,我也知道他喜欢我,我们都彼此默认着属于我们的秘密,而该死的高默却装傻充愣般,还是真的不知道一样,撮合着我俩,还说:大学可以恋爱了,只要把握好度,不影响学业的情况下!

就这样结束了原本属于我和他的第一次约会!

但是似乎高二发生的一件事,改变了我和他这种不咸不淡,不远不近的关系!

那天是哪个老师不在,要他帮忙代课是晚上的课,有时候他就会帮忙客串一下,谁让他好心肠,又主修这门课呢!

那堂课有1个半小时,通常我都是睡过去了,听说他要来代课,我又特意打扮了一下,就等着和他共度良宵了,哦,错了,是听他讲课,想想可以听他那么长的声音,就感到幸福。。。

不一会,课就开始了,班上有八成的学生在,听说是他的课,出勤率猛增,

然后还是枯燥的点到,

叫到胖姐的时候,却没听到胖姐应答,我用脚踢了踢前面的凳子,用眼神意示一下,坐在我前面的小胖妹,叫一下胖姐,胖姐终于不在低头看手机,应答了一声,又转头,向我,苦笑了一下,我似乎感觉她今天有什么不对,又说不上来,

我也笑了笑回应一下,

胖姐自开学就有着一段感情,好像高中就在一起了,但胖姐很少提起他,只知道他也在这个学校,却从来没见过他,胖姐说:她自己也没有见过,她们是网恋,她是为他才考到这里来的,本来她要出国留学的,,,,

最近一阵子,感觉他们的关系似乎正在恶化,从偶尔的,胖姐未关的微信语音中听到:胖姐一直想见这个男孩,可他却不同意,她说那这样还有什么意思,认识那么久了,不如分了吧,男孩不同意,又开始无休止的争吵,

对了,还有一件事,前几天不小心发现了一个胖姐的秘密,

那天胖姐在洗澡,而寝室又恰好没纸了,我点了碗麻辣烫,吃到一半,大鼻涕马上就要掉进麻辣烫里了,

我心想,洗手间还有,先拿来用下,而我们的洗手间是没有干湿分离的,我就着急的推开门忘记敲门了,想拿张纸就走的,却不经意间看到,胖姐在发裸照给那个男生,,而胖姐也看到我了,慌忙的收起手机,似乎想解释什么,却又什么也没说,而我当时也只惦记着剩下的半碗麻辣烫和马上流出来的鼻涕,就出去了,吃完饭,我才想起来这件事,想劝劝胖姐,又不好意思开口,

她似乎开出了我的心事,说:自从和他一起一段时间后,他让我发张照片给他,我说我很胖,不好看,他说,没关系,我爱的是你这个人,我就信了,慢慢的,他就让我发,,,你懂的,自从上了大学,还不让我见他,我就很累,我为了他,一个人大老远来到这个地方,却还见不到,图什么呀!

我说:那为什么不分手啊?

胖姐说:我也想,可他最近半年总是拿照片威胁我,说我只要和他分手,他就把照片发给我家人,和学校网络上,要毁了我,

我说:啊,那报警呢,

胖姐:他说我一旦报警,他虽然进去了,但他会让他的同学把备份照片发给网络上,我还是身败名裂!

胖姐又自言自语说道:我一定会和他做个了断的!

我赶忙安慰她,会好的!会好的!

小雨,小雨!

啊,谁叫我?

原来是苏甜。

把我从回忆拉回了课堂,

我问她,干嘛呀

她说:把粉饼借我用用,我要补个妆!

我嘴里说着:切!

然后递给了她。

心想,还是专心听课吧,不想她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我正在美呵呵的听着我家默在讲课,只听见手机微信一条一条的在响,是我的,好像还有别人的手机,此起彼伏的,我心想赶紧关掉,别影响我家默,正好看看哪个不长眼的给我这时候发微信,

但是手机还在响,但是我已经关掉了呀,

我还在低头研究手机,是我妈跟我讲话,

然后高默,拍桌子问道:到底是谁的手机,小胖子是你这边发出得声音,你说是谁!

小胖子,看了看,好像先听到的是我的手机,就指了指我,

高默喊道:渠梁雨,你给我站起来,做到门口去,手机放桌上,要是再响,你就给我出去!

我不情愿的回答了一声,嗯

手机又响了,他又恶狠狠的盯着我,刚想骂我,

又响了,不是我的。

是胖姐的,

他叫胖姐,抬起头来,把手机调成静音,

胖姐还是低着头。

他又叫一声,还是没有答应他,

他不经意间,在胖姐的地上看见了几滴血迹,暗叫道:不好,要出事!

而就在这时,胖姐像发了疯一般,冲了出去,而我也看到了,

胖姐手腕上的血迹,还有那只手上的水果刀,我也拿起手机冲了出去,看到胖姐往教学楼的东侧跑去,那边是员工宿舍啊,给学校打扫,做饭的住的地方,并不是男生宿舍,可也没有时间想那么多,就在后面跟着胖姐,刚想喊她,手机的电话响了,高默打来的,我急忙接起电话,他问我胖姐在哪里,我说她往员工宿舍跑去了,他说你别动,我马上就到,我说好,就在这时,我看见胖姐的不远处出现两个人,似乎要抓住胖姐,我赶忙喊到,快跑,胖姐,胖姐就赶紧往隔壁的实验楼跑去,而这两个人一个人追向了胖姐,一个却向我跑来,而高默也赶来看到了这一幕,却跑向了实验楼胖姐的方向,而我也努力跑向人多的地方,而这时候前面也来个两个看起来不像学生的人似乎向我跑来,我只能本能的往另一面跑,被逼着跑向了员工食堂的地下通道,这时候一个人都还没有,也不知道为什么地下通道都设置了鬼栅栏,幸好负一楼没有锁,他们也在后面追来,我想负二楼是停车库,也许这个楼层也通,只好往负二楼跑去,而跑下去却没有,打开栅栏,哪也不通,似乎之前是个放自行车的地方,通道也早已被堵死,我只好往上跑,而上面负一楼的,栅栏外站着三个社会青年,马上从栅栏的那边进来一个人,向我走来,我哭着问他,要干嘛!

他也不回答,把手机摔在了地上。向拎小鸡般把我拎到栅栏门前,

有个男生,望着我,可他的眼神里却又不是我,那时我知道了,他就是胖姐口中的那个他,

他说:你是萌萌么,胖姐的小名!

又自言自语回答道:你不是!

又问道:你是谁?

我说:我是她室友!

我又试探性的问道:你是?

他大声喊到:我是她男朋友!

他紧接着又从栅栏中拉出我的手,手被栅栏挂出了血,后面的人,把我的头也按在栅栏上,我无从挣扎。

这时,他似乎像魔怔了一样。

盯着我说:萌萌,萌萌,我爱你,我爱你,我们结婚好不好。我虽然骗了你但是我真的爱你!

又突然,看到我手上的戒指。恶狠狠把它拽了下来,扔到了地上,狠狠地踩了几脚,

说道:有钱了不起啊,有钱了不起啊,

而又渐渐地恢复了神智,拿起了手机,给胖姐打电话说:你来。我们做个了断。以后我再也不纠缠你,要不然我现在就把你的裸照发到网上,我在员工食堂负一楼等你5分钟,不来,,,就挂断了电话,

又对我说道:既然你不是她,我就放过你,不过也顺便让你看出好戏!你也不用喊,今天是下班时间,没有人来!说着就让另一个人把我带到,那个闲置的负二楼里。看着我!

过一会,好像听到胖姐的声音了,我大声的喊道,胖姐胖姐,胖姐也喊道,小雨,小雨。然后问他,你把小雨怎么了,他说:没怎么。只不过让她看场好戏罢了,

胖姐说道:你把小雨放了

他说:事情结束我自然会放了她,

胖姐说:我们分手吧

他似乎又发了疯的喊道:你个贱女人,我都没有嫌弃你胖。你却嫌弃我,你是不是知道我不是这个学校的学校,只是在食堂里打饭的,你嫌我穷?

胖姐也大声喊道:你说什么!

你骗得我好苦啊,你这个人渣,人渣。

接下来就听到厮打的声音,紧接着就听到胖姐啊的一声,然后就是某种重物撞击栅栏的声音,和胖姐越来越弱的呼喊声,我想冲过去看,可又被那个男生推到在地上。过了一会,听见有个声音说道,回来吧,xx,那个看我的男生就走掉了,,,,然后那个男生说,你们走吧,一会警察就来了,

我赶紧捡起地上得手机,躲在墙角,就赶忙发信息给高默来救我!

他回:别怕,马上到,

没过一会,就听见一大群人的声音,和女生的尖叫声!

高默跑到我身边,却又拽不起我紧紧把在墙角的身体,我嘴里一直嘟囔着:不要,不要!,他又硬生生把我把拽了起来,紧紧的抱住我,

我捶打着他的身体说:你怎么才来,又一抬头看见他头上的鲜血成了半凝固的状态,头发也乱糟糟的,就不在说话,只是紧紧的抱住他。。。

过了一会,我喃喃的问道:胖姐呢?胖姐呢?

他不回答,

我说,胖姐死了是不是!是不是!

我要去看胖姐,在怀里想要挣脱出来,他却更加用力的把我抱紧,他说别看了,一会警察就来了,

我大喊道:我不,我不

我要看,我哭着说道:我还要看看胖姐,

我要看看她,

他说好,我陪你一起,

拉着我的手,往负一楼走去,

胖姐死了,头被栅栏硬生生的撞死的。。

血哪里都是,栅栏上,地上,衣服上,

那个男生没走,腹部被胖姐砍了一刀血还在流,而他似乎一副解脱了的模样,

我亲了亲胖姐,似乎在和她做最后的告别,不经意间胖姐手上的五彩绳,漏了出来,我终于开始嚎啕大哭,,,,

录完口供,已经到了凌晨,高默和小胖子还有几个同学一直陪着我,这时警察说:送她回去吧,最近你们要陪陪她,不要让她心里造成暗影,

有个同学说,那我送你们回宿舍吧,我和小胖子同时说道,不要!

那同学马上说道,是啊,是啊,那晦气的地方,

又似乎感觉到:自己说错了,又连忙说道,你看我这嘴!你两别在意奥!

这时候有个女同学说,那你们去我那凑合一晚吧,正好有两个室友不在,我和他们打声招呼就行,

我还在死死拉着高默的手,不作声!

这时他说道:大家忙了一下午,也,累了,明天还有课,小胖子,你和她去吧,我来照顾渠梁雨,

小胖子也知道我受了很大打击,只想要高默陪我,只说道,好,小雨,你要乖乖的哦,今天我们就分居了!

然后他们就走了,

我和高默两个人走在路上,

他说,我帮你开个房间,你去睡,

我摇了摇头!

他沉默了一会儿,

说,那去我家好么?

我点了点头,

就这样我第一次这样去了他家

并非是一个单身公寓,而是一个小户型的居家。

一进门有一股狗的味道,

说着就有一只巴哥扑了上来,

似乎在讲: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一样!

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讲到:家的没收拾,有点乱,

我,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嗯了一声,

他说:你还好么?

我也不吱声,

呆呆的坐在客厅里,巴哥在上串下跳的欢迎他的主人回来,而我却还是呆呆的。

过了一会,狗狗安静了许多,我似乎觉得很困

我问道:有睡衣么,我要洗澡睡觉,

他尴尬的讲到:这里没有女式的衣服

我说:你的t恤有么,

他连忙说道:有有有

我魔怔般洗了澡,身上还有几丝血迹,似乎好像洗不掉一样,

我穿着他肥大的t恤走到卧室,他不在这个房间里,在另一个房间里再看资料,

而我又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并没有电视里的婀娜多姿,皮肤黑黑的,衣服已经到了膝盖上方,更谈不上性感,

我走到他旁边,

命令般说道:给我吹头发,

他又默不吭声的从客厅拿出吹风机,

帮我把乱糟糟的头发弄顺,吹干!

吹完说:很晚了,去睡吧,

我说:我要和你一起睡

他马上回绝道:不行!

而我似乎像受了刺激一般,大哭起来

而且猛的一下把他撞到在床上,

紧紧的抱着他,说

我怕,我怕,

然后像大螃蟹一样,压在他身上,

喃喃的睡了过去

半夜起夜时,发现他不在了,

跑到大房间了,

我又气冲冲的跑到大房间,蹭到他的怀里,还把手伸进他的裤裆里,握住他的。。。心想这样他就没办法把我推开了,就又睡了过去,醒来时发现自己还在抓着他的老二,但是已经硬挺,而他好像早早已经醒了,我尴尬的说:早啊,他也说了声:早啊

就快步出了房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